這巫族天魔,明明族中大部分族人都是不善戰鬥,但好似非常鍾情於演武場的打造?

眼前的這塊演武場,佔地極廣,與那黑石城中的巫閣一樣,此處演武場乃全是用淨石鋪成,且石料品質都是最爲頂尖的。


言演武場周圍,還有着許多間隔相同的圓柱豎立,這些圓柱以一個陣法方式排列,每根圓柱之內,都是放置有靈石,當演武場中發生戰鬥之時,這些以陣法方式排列的圓柱便可以阻隔戰鬥餘波的濺出。

衆人來到演武場之後,顧不凡卻是率先走進了場中,而後對着紫衫三人一鉤手指,嘴角一咧,一股極其狂傲的意味從他臉上顯出。

總裁大人,情深入骨

“你們是一個一個上?還是一起上?”

“狂妄!”

顧不凡話語剛落,紫奎便是再次衝身而出,他一定要讓顧不凡爲他的狂妄付出代價!

紫衫見狀,眼中也是猛地爆發出了一陣精光,今日的紫凡,身上有着一股讓他很是興奮的味道!

紫衫有感覺, 下一站不再戀你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吧!”

紫衫看着已經進場的紫奎,他自然不可能再跟着進場,不過通過紫奎,紫衫也正好能看看顧不凡的實力到底能達到何種地步。

而一旁的紫荊心中雖是也是涌上了一股怒火,但他也並未動作,三名候選者之中,他的境界最低,實力也是最低,若是紫奎都不敵,那自己也必要上了,那麼最後自然便是隻剩下身旁的那位同族第一人了。

而在另一旁的巫杏看着場中的那道身影,也是微怔在了原地,這紫凡,竟快狂傲至此了嗎?

巫杏微微轉頭,看到了眼中好似冒着星星的阿牛,心中也是莫名了些瞭然。

……

再看演武場中,隨着紫奎的進場,戰鬥也是瞬間觸發。

紫奎手中,一把紫色呢細長軟劍憑空而顯,紫奎手腕不斷以一種詭異的角度與頻率翻動,手中長劍瞬間如同幻化出了無數幻影,每道幻影都是如同一條靈活無比的長蛇一般扭動着身軀,以極其刁鑽的角度向着顧不凡襲殺而去。

而這也是紫奎在感受到顧不凡打進自己體內的那股精純劍氣極其震撼的原因,因爲紫奎的武器,便是劍,紫奎的一名老師,便是族中的劍道大能之一!

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無數劍影,顧不凡也是不敢有着絲毫的大意,在每一道劍影之中,顧不凡都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極其陰冷詭譎的氣息,這代表着,那每一道劍影都表虛則實,每一道都能對自己造成傷害。

“這劍招,還能夠擾人心神!”

顧不凡也是手握長劍,強力壓制住心境的波動,不斷切散連綿不斷而來的劍影。

一時之間,演武場中,因爲紫奎那詭異陰森的劍招,顧不凡漸漸處在了下風。

“紫凡,你就這點能耐嗎?”

紫奎面色猙獰,冷哼出聲,握劍的手腕抖動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身前劍影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根本沒有窮盡,每一劍的角度也是越來越刁鑽與毒辣。

顧不凡的身上,也是因爲紫奎的劍招出現了些許細長的傷口,長袍之上,也是出現了片片血花。

紫奎心中,陣陣快意涌出,劍意,不是隻有你紫凡才有,即便你劍意精純又是如何,還不是被自己用劍壓着打?

顧不凡不善劍招,紫奎早在那見證了顧不凡與紫衫一戰的長老口中得知了,對於一個可能威脅到自己地位的潛在敵人,紫奎又怎麼會不提前瞭解對方的信息呢?

“呵,你還真是容易,行滿意得啊!”

驀然之間,只聽得顧不凡一聲冷呵,一股更加濃郁的劍氣自他身上涌出,一時之間,顧不凡身周劍氣翻涌,如同有無數飛劍環繞。

顧不凡右手持劍,一劍劈出,左手下指,劍決掐出,一大一小兩道璀璨劍光先後向着紫奎激射而去。

“呲呲呲呲!”

大型劍光先行,不斷劈散紫奎身前劍影,爲身後劍光瞬間劈開了一條羊腸小道,顧不凡手中劍決不斷,小型劍光如臂揮使,速度再快幾分,瞬間繞到了紫奎身側。

“怎麼可能!”

紫奎看着自己身前不斷潰散的劍影,心中的快意散去,漸漸泛起了一絲懼意。

這紫凡的劍道造詣,到底達到了何種地步,居然直接以濃郁的劍意便是破了自己的幻蛇劍式,且還能同時分心化作另一道劍光襲殺而來。

但紫奎也並非弱者,顧不凡這一擊自然不可能就此讓他落敗。

紫奎手中軟劍翻動,瞬間形成了一個小型劍氣漩渦,顧不凡襲殺至紫奎身側的劍光瞬間被那漩渦吸入,隨後紫奎身影翻動,竟然就是如此切斷了顧不凡與劍光之間的聯繫,化解了顧不凡那道劍光的殺力。 小型劍光陷入了紫奎的劍意漩渦與顧不凡失去聯繫之時,顧不凡身影也是趁着紫奎化解自己劍光的同時快速欺身上前,手中三尺青峯嗡嗡微鳴,又是一道劍光直奔紫奎頭顱而去。


紫奎身影翻轉,整個身軀也是如同遊蛇般滑溜,以一個極其反常的動作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顧不凡的長劍一刺,但顧不凡長劍與紫奎臉龐錯過之時,附着其上的的劍意卻是在紫奎那佈滿了紫紋的臉上劃出了數道細小的血痕。

感受到臉上傳來的微微刺痛之感,紫奎心中又是一凜,這紫凡用劍,已是有些超出了他的常識了。


шшш● ттkan● Сo

一般劍修,都是要於體內時刻溫養劍意,劍修與人對敵之時,需以劍意化氣,破體對敵。

而這劍意化氣看似簡單,但每個修劍之人卻都是知道,這其中也需花費一番功夫,但這紫凡,卻是劍氣不斷,如同時刻瞬發,根本毫無阻礙。

莫看紫奎先前能夠使出漫天的幻蛇劍影,但其實並非每道劍影都是實體,而面對那漫天劍影的顧不凡之所以能在每道劍影上都能感受到威脅,那便是紫奎劍道中最含奧祕之處了。

這也是紫奎修道至今最爲的得意之處,即便是族中的兩位劍道大能,都是對自己的天賦稱讚有加。

紫奎的劍道之祕,便是在一個虛實相加,虛幻與實質之間,可憑紫奎隨心掌控,且紫奎更是憑藉了自身天賦將這一特性發揮到了極致,每每與人對戰,再憑藉着自己劍意中的詭異之發,對手必會先受自己劍影影響,從而導致心境波動,心神不穩,如此一來,自己一出手便是會佔據了上風。

而紫奎與顧不凡開戰之時,事情也確實是按他意料之中發展,但不過片刻,場中情況卻是突然來了一個大反轉。

紫奎如何也沒能想到,顧不凡居然能直接以劍意化氣便是突破了自己的進攻,且同時還以一道精純劍氣發起了反攻號角!

紫奎心思不斷變化之際,又是一抹寒光速至,紫奎手中軟劍轉動,瞬間宛如溪水流動一般與自己身前形成了一護身水幕。

“叮!”

兩劍相接,顧不凡手中青峯劍尖直直刺在了紫奎手中軟劍之上,瞬間發出一聲脆耳輕叮。

同一時刻,紫奎藉助了顧不凡長劍之上傳來的衝擊之力再次與顧不凡拉開了些許距離。

“這紫奎劍術,變化多端,極其詭異,他的劍道天賦很強!”

顧不凡一劍未中,卻是並未再次追擊,剛纔那一劍,並非顧不凡瞄準了紫奎手中軟劍的劍身,而是因爲紫奎使出的那如同水幕般的劍招在關鍵時刻擾亂了自己的劍路。

在那一刻,顧不凡的長劍如同被牽引而行一般直直刺在了劍身之上。

“你的劍招不錯,很強,但不過你偏偏遇到的是我!”

顧不凡看着身前不遠處再次凝起了無數劍影的紫奎,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在這個世上,能與自己比拼劍術的同輩,便只有那個蕭天命而已罷了!

他顧不凡對於其他劍修,天生便是有着壓勝之意,而這,卻並非戮仙劍給他帶來的,而是當顧不凡第一次握劍的那一刻,他便是知道的事!

“既然你想用這個方法與我對敵,那我便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鋪天劍影!”

顧不凡心念一動,身上長袍無風自動, 聖魔 ,演武場四周,所有圓柱瞬間爆發出一陣亮光,將顧不凡的劍意泄露控制在了場中。

“怎麼可能,你怎麼會有如此磅礴的劍意!”

紫奎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臉色逐漸變得有些猙獰,他不相信,一個不過化神境的小子,竟然能擁有足以讓他無法匹敵的劍意。

“這就受不了了嗎,接下來,纔是重頭戲!”

顧不凡冷笑一聲,劍意催發,身旁白光大盛,無數精純劍氣逐漸聚集,一把劍氣巨劍瞬間立與顧不凡頭頂。

“去!”

顧不凡一聲敕令,伸手一指,頭頂巨劍驀然下劈,直向紫奎碾壓而去,巨劍所過之處,彷彿空間都是扭曲了幾分。

“不,不!”

紫奎看着頭頂快速下落的劍氣巨劍,面色猙獰的大聲怒吼着,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他紫奎什麼紫晶天魔一族中劍道天賦最高的天才,即便紫衫如今頂着族內第一人的名頭,但紫奎也從未因此有過任何一絲膽怯,因爲他堅信,堅信憑藉着自己的劍道天賦,紫衫遲早有一天會被自己踩在腳下。

到了那時候,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纔是最強的天才!

但如今,面對着這突然冒出來的紫凡,親身感受着身前的那股劍意,紫奎的道心開始出現了動搖,甚至,已經是有了一絲裂縫。

“會死的,不能接,不能接下那道巨劍!”

“不,我怎麼能退縮,我不能退縮,假的,這一定都是假的!”

劍氣巨劍瞬間下落,紫奎的心中,卻是出現了兩道截然不同的聲音,他的驕傲讓他不要退縮,可他的身體卻是不斷在怒吼,讓他不要硬接那劍氣巨劍!

“嘭!”

劍氣巨劍落下,白光炸開,即便是在場外有着圓柱大陣護持的紫衫等人也是不自覺地微眯雙眼。

片刻過後,劍光消散,演武場中,顧不凡持劍而立,胸口起伏不斷,臉色也是稍顯蒼白,即便是他,一下消耗如此多的劍意凝聚劍氣巨劍也是極其吃力,這一劍,看似只是無數劍氣的凝聚疊加,但顧不凡卻是消耗了大半心神才能穩定住那些劍氣不讓他們崩散。

紫奎原先站立之處,此時早已是沒了人影,那由最高品質的淨石鋪墊而成演武場地面之上,此刻竟是出現了絲絲細小的白痕,那可是足以抵擋住龍門境大修擊打的地面,此刻卻是因爲顧不凡的一擊出現了損傷,可見顧不凡那一道劍氣巨劍威力之大,即便是一些窺道境中期的修士,可能也是無法做出這等成績。

這說明,顧不凡的那一擊劍光巨劍,很有可能直接能秒殺一位窺道境修士!

“躲得倒是挺快!”

顧不凡沒有見到紫奎人影,但也知道他並沒有在自己那一擊之下身死,因爲落劍之時,顧不凡特意爲他留下了一條生路,並未全部封死紫奎的逃生之路。

顧不凡所要的,只是一次徹底的打擊,好讓紫衫三人不會再那麼輕易的來找自己的麻煩,紫衫三人的性命,不是此刻的他能取的,若是真的殺了他們其中一人,怕是自己的潛伏之路也就到頭了!

演武場邊緣角落之處,紫奎此刻橫躺在地,氣息紊亂不堪,腳邊也是有着一灘鮮紅的血液。

紫奎臉上,此刻早已是一副呆滯模樣,最後一刻,他還是選擇逃跑了,他沒有勇氣去接下顧不凡的那一劍,他的道心,此刻已是出現了一條大大的裂痕,若是他無法對擺脫顧不凡那一劍的恐懼,那麼從今以後,顧不凡將是他永遠的夢魘!

“還不去將紫奎帶回來?”

演武場邊,紫衫眼中泛着一股無比危險的目光,出聲將身邊同樣已經是有些呆滯的紫荊從失神中拉了回來。

紫荊聞言,眼神有些複雜地看了一眼場中的顧不凡,再看了看躺在地上遲遲未動的紫奎,這一刻,看到同爲候選人的紫奎完敗成了如此模樣的他心中本該幸災樂禍一番。


但紫荊此刻卻是並沒有一絲欣喜之意,因爲他知道,自己的身前,又有了一座難以逾越的高山。


紫荊上場,將紫奎扶了下來,但直到下場,紫奎都還是一副面若死灰的模樣。

因爲在他心中,已是有了一個驚天想法。

“他,難道有着空明劍心?不,不可能,這世上不可能有擁有空明劍心的人!”

念頭一出,紫奎便是連忙壓住心中想法,他知道,若是再這樣下去,那自己便是真的完了! “紫凡,你還真是讓我一次又一次地意外啊!上次在黑石城中,倒是我有些侮辱你了!”

紫奎下場之後,紫衫衣袍飄散,瞬身進了演武場中,他看向顧不凡的眼神之中,此刻滿是戰意與憤怒!

剛纔顧不凡與紫奎一戰之中表現出來的戰力,與那日黑石城中兩人的一戰雖不能說是天差地別,但其中差距,紫衫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現在想來,那日自己說出的八成實力在這紫凡眼中,應該是當個笑話來看吧,這紫凡,藏拙藏的讓人很是不喜!

“額!”

面對紫衫那突然涌現而出的怒火,顧不凡微愣了一下,隨即明白了紫衫話中之意,不過也不打算解釋什麼。

上次在黑石城中,顧不凡無法使用青光宗劍招,只能用那樣的方法與紫衫對戰,到最後不得已才使出了一招威力縮減版的化一劍式。

而在那之後,顧不凡爲了預防黑石城中的情況再次出現,也是思考了一些應對之法,現學魔界劍招是不太現實的,一是無法馬上找到高階劍術祕籍,二是時間不允許,即便顧不凡劍道天賦妖孽無比,也是無法在短時間內掌握一門劍技的。

因此纔有今日這種情況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