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岩漿不是普通的岩漿,溫度極高,就連真命境的強者,若是被碰到一下,都要受傷!

大地震動的更加猛烈,在那方才炸裂開來的地方,地面突然又高高隆起。

韓宇的臉色,變得更加嚴肅。

「難道是某種妖獸? 尋寶全世界 這裡和妖族有關?」韓宇喃喃自語。

「不是妖族。」毛球當即就否定了他的想法,「這不是妖族的氣息。」

「那就麻煩了,這傢伙肯定是誕生在上界,再次沉睡,實力必定不簡單,事情麻煩了!」

韓宇雙拳緊握,雙眼中滿是不甘心的神色!

好不容易來到了這個地方,找到了救蘇眉欣的關鍵物品,若是因為這種事情要被逼迫放棄,誰能甘心?

「他的實力在不斷下降,可能是在此養傷,現在被驚醒了。」毛球淡淡說道。

韓宇頓時一愣,這毛球為何懂得比自己還多?

他異樣的眼神看了看毛球,滿是疑惑。

毛球白了他一眼,解釋了起來:「我覺醒之後恢復了很多記憶,這一點小事自然了解的比你多,這可能是曾經某位強者養的凶獸。」

「養的?」韓宇眼中一陣駭然,這簡直是駭人聽聞!

什麼樣層次的強者,居然能夠養出這樣一隻強大的凶獸?

一聲暴怒的嘶吼聲再次響起,頓時間,周圍一道道強大的能量波動,彷彿是水波一樣,四散開來。

一時間,幾名躲閃不及的強者身體紛紛倒退出去,嘴裡都是吐出一大口鮮血!

僅此一擊,便是讓很多真命境強者受了傷!

「現在看來,我們沒有辦法進入玄冰空間了?有這凶獸擋在這裡,還真的是麻煩?」韓宇不甘心的問道。

毛球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好不容易找到了希望,這就要放棄?我都說了它的實力在不斷下降,現在它應該是兵祖境的實力。」

兵祖境!韓宇如若遭受雷霆一擊,這種層次的凶獸,豈是他們這些人能夠招惹的!

但很快他又稍稍放鬆了一些,畢竟毛球也說過,這傢伙的實力在不斷下降!

此刻,在所有人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

這怪物渾身被岩漿所包裹,彷彿是一輪烈日從蒼穹墜落下來。

因為它的出現,周圍的溫度再度升高,比之前的溫度還要高上幾分!

很多修行者的臉上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韓宇的面色也是更加凝重了幾分。

「它在吸取我們的力量,難道是想要恢復自身?」韓宇震驚問道。

但是毛球並沒有回答他,韓宇身體一顫,看向了那熔岩巨獸所在的方向!

一道婀娜的身影已經飛了過去,那道身影正是毛球!

「什麼,這女人不要命了?居然和這強大的凶獸硬抗?」

「算了,今日看來這玄冰空間是進步得了,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

已經有膽小之人,提前打了退堂鼓。

但是並沒有人想要聽從他的建議,這些人實力都是真命境強者,能夠達到這種層次,什麼事情沒見過?

這熔岩巨獸雖然強大,但很多人相信,總歸是有方法可以進入玄冰空間。

人群中,之前沒有加入田睿一方的那名無塵宗強者,臉上的神色顯得極為詭異。

他並沒有和其他的人一樣,在拚命抵擋這熔岩巨獸散發出來的高溫。

反而,從他的樣子看起來,好像還感覺很舒服!

「火屬性的法則?」韓宇自然也是第一時間注意到了那人的一樣,心中疑惑起來。

但很快,他便是滿臉擔憂的看向了毛球。

毛球早已經和那熔岩巨獸大戰在了一起,那熔岩巨獸雖然實力強大,但是毛球卻是身形敏捷!

如此看來,那熔岩巨獸倒是顯得笨重了很多。

毛球一次次的躲閃,也是完全激怒了它,更加瘋狂的攻擊了起來。

周圍的修行者,紛紛再度後退,生怕被這種強大的能量波動所波及到。

「毛球這傢伙,究竟是多強?」韓宇有些看不清毛球的實力。

他完全沒有想到,毛球居然二話不說,和這可怕的熔岩巨獸硬剛了起來!

毛球一直沒有攻擊,一直在躲閃,但是她的這種行為,還是有用的。

這熔岩巨獸之前散發出來的壓迫感在快速減弱!

同時,韓宇也感到了自己身體輕鬆了很多,體內的力量,沒有再繼續被那熔岩巨獸吸收!

「它的實力果然再下降!」韓宇心中駭然!

他突然之間發現,那熔岩巨獸的實力,已經從兵祖境完全跌落了下來!

如此一來的話,這道給了韓宇不小的希望。

周圍的修行者也是注意到了這一幕,就連之前打退堂鼓的那人,也是放棄了要離開的想法!

若是毛球這樣耗下去的話,這熔岩巨獸最終必定被他們斬殺!

但是現在不行,熔岩巨獸雖然現在實力和真命境層次相當,那也是真命境九重!

「這毛球果真不簡單,星月妖族居然如此強大。」韓宇心中感嘆起來。

就在感嘆的時候,毛球突然調轉了方向,向著韓宇的位置沖了過來!

周圍的修行者見狀紛紛大罵出口,再次向著四周散開!

這不是禍水東引,給其他人惹禍上身嗎?

韓宇的表情卻是徹底僵住了,這毛球,居然是把那熔岩巨獸往他這裡引!

毛球究竟在想什麼?韓宇也顧不上這麼多了,當即掉頭就跑!

相當於真命境九重實力的熔岩巨獸,可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但就在他想要逃跑的時候,毛球直接出現在了他的後方,韓宇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然後,發生了一件韓宇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毛球直接給了他身後一腳,頓時間,他的身體便向著那熔岩巨獸撲了過去!

「毛球,你這是要害死我啊!」韓宇大吼了起來。

但是他也反應極快,第一時間動用了自己的極致速度,躲過了暴怒的熔岩巨獸致命一擊。

那熔岩巨獸顯然沒有太高的智慧,只要有人出現在它面前,便會瘋狂攻擊!

韓宇躲過它的一擊之後,二話沒說,再次決定逃跑。

毛球嘴角浮現出一抹怪異的笑容,來到韓宇身後,再一次給了他一腳。

「這是給你的懲罰。」淡淡的聲音浮現在韓宇耳邊!

韓宇徹底崩潰了,這懲罰也太要命了吧!

再試著跑一次?韓宇瞬時間否認了這種想法,這毛球顯然是不會給他逃跑的機會!

「我艹!這是什麼鬼啊!讓我來送死嗎?」韓宇心中大罵了起來。

但是他也知道,毛球是不會害他的,只是搞不明白,毛球的用意到底是什麼。

「我現在很累,接下來的任務,就交給你來解決吧。」毛球簡單留下了一句話,便是躲到了老遠,一副看戲的表情。

累了?你這小祖宗這個時候居然累了?這不是坑人嗎?

韓宇心中可謂是有千言萬語,有苦說不出…… 熔岩巨獸一聲狂吼,巨大的手臂高高舉起,直接向著韓宇轟擊而來。

如此一擊,韓宇根本沒打算硬抗,就算是他的身體極度強大,也不可能抗住這相當於真命境九重強者的一擊。

好在,這熔岩巨獸攻擊雖強,但是反應遲鈍。

憑藉著韓宇的極致速度,一次又一次躲閃過了它那致命攻擊!

周圍的修行者幾乎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珠子,眼珠子都要掉一地了。

這種速度,在在場的所有人中,無人能及!

以真命境一重實力,去不斷躲閃著強大的熔岩巨獸的攻擊,周圍的所有修行者可是連想都不敢想。

毛球嘴角浮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微微點了點頭,似乎是對韓宇很滿意。

本就沒有多少智慧的熔岩巨獸,在此刻已經是完全失去了理智!

在不斷的狂吼聲中,它揮舞著巨大的雙臂,開始胡亂攻擊起來,也不管面前是否出現目標。

韓宇一次次的躲閃,已經完全激怒了他!

頓時間,便是有距離較近的修行者被這強大的力量波動震得倒飛出去。

韓宇也是突然之間躲閃不及,被熔岩巨獸的手臂擦過身體。

他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鮮血,臉色變得慘白。

毛球的目光也是凝重了幾分,韓宇出現這種失誤,是她根本沒有想到的。

周圍的修行者紛紛投去了憐憫的目光,這可是相當於真命境九重強者的一擊,即便是輕輕劃過,恐怕韓宇也受傷不輕。

但反觀韓宇,似乎並沒有因為這一擊而想要退縮!

他的目光變得嗜血,整個人居然變得更加亢奮,直接手持七寶血刀,衝殺上去!

「什麼?他居然只是受了輕傷,這時候居然要上去攻擊這熔岩巨獸?」

「我看他也是失去理智,已經瘋了,這簡直就是找死!」

周圍的修行者看到韓宇如此行為,已經完全震驚,這簡直是無法理解!

毛球的臉上也是露出了擔憂的神情,已經做好了準備,隨時準備上去救援韓宇。

人群中有一名無塵宗弟子,一直表現的很平靜,但在方才的一刻,他也是目光微微一凝!

在外人看來,韓宇似乎只是受了輕傷,但是韓宇卻是知道,方才只是被那熔岩巨獸輕輕擦過,他的肋骨就已經斷了三根!

這還是在他的身體強度極為堅韌的情況下,若是以往的他,早就變成肉醬了!

韓宇手中的七寶血刀直接劈了過去,這一擊,不光光是七寶血刀的力量,還夾雜著一種特殊的力量!

和其他的某種單一的法則之力不同,韓宇的這一擊,周圍只有透明的能量波動。

但就是這透明的,完全不引人注意的能量波動,讓在場的人都感到了心悸。

很多修行者感到自己的雙腿發軟,無法動彈!

就好像是一隻小白兔遇到了猛虎,就算猛虎沒有攻擊,但是那氣勢,那種天生的威壓,就讓其無法動彈!

儘管如此,但是韓宇的一擊,卻是沒有對熔岩巨獸造成任何傷害!

「果然還是實力不夠強啊!」韓宇心中不禁感慨了一聲。

但實際上,他的這一擊的目的,不是為了對面前這大石頭造成傷害,韓宇雖然自信,但是也有自知之明。

他現在畢竟只是真命境一重,還不具備這樣的力量。

韓宇所做的,只是為了再次激怒這熔岩巨獸,讓它變得更加瘋狂!

熔岩巨獸嘶吼著,高舉巨大的手臂,再次砸向了韓宇的胸膛,這一次,韓宇沒有躲閃!

「什麼?他真的瘋了!居然想要硬抗這熔岩巨獸的一擊!」

「這叫不自量力,這可是相當於真命境九重實力的一擊,這一下下去,不死也殘廢了!」

周圍的修行者再度議論紛紛,沒人相信韓宇會抵擋住這一擊。

人群中的田睿也是面色變得更加嚴肅,其他人不了解韓宇,但是他多少了解一些。

面前的這人,雖然總做一些超乎人想象,極為大膽的事情,但是每做出這樣的事情,都是有把握的!

毛球動了!她臉上的擔憂之色更濃,心道:這個笨蛋!這不是找死嗎?

儘管以前在韓宇身旁待了很久,但是她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韓宇能夠抵擋這熔岩巨獸的一擊!

毛球雖然第一時間便出手,但是還是來不及了,在她到達的一瞬間,熔岩巨獸的攻擊,也落在了韓宇的胸膛處!

韓宇哇的一聲,不斷大口的吐著鮮血,神色變得更加萎靡,臉色慘白如紙,身體也開始顫抖。

他的身體,直接滾落在了面紙上,胸口處的位置,居然還凹陷了下去!

周圍的修行者眼珠子已經要和眼眶分離,嘴巴大的都能塞下兩個雞蛋,這是什麼妖怪?

扛下了熔岩巨獸的這一擊,居然沒有死?這怎麼可能?

田睿的目光閃爍不定,他看出來了,韓宇的這一擊,受傷不輕,如果出手的話,韓宇必死無疑!

他的雙拳緊握起來,內心搖擺不定,就算如此,真的能夠對韓宇出手嗎?

就在田睿心中即將做出決定的時候,一道尖銳的目光,直直看向他。

他的身體頓時一顫,這種目光,讓他如墜冰窟,方才做出的決定,剛剛萌芽,便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