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外宗長老神色帶著一份不屑,道:「你有什麼疑問嗎?」

「我對你宣布此次新人試煉榜首是葉辰,有著疑問。」

青衫少年自然是林寒,此時他出聲說著,嘴角帶著一份淡淡的笑意。

「葉辰一共六千數目的內核內丹,比西門無歌都要多上一倍,榜首不是他,還能是誰?」

這外宗長老冷笑出聲,猛地道。

「那是因為你還沒有清點我的內核內丹。」

林寒繼續出聲。

「你的意思,你才應該是此次新人試煉位居榜首的那個人?」

這外宗長老神色愈加不屑,語氣帶著一份譏諷道。

三生三世之花非花霧非霧 「可以這麼理解。」

林寒點點頭。

「這青衫小子是誰啊,竟然這麼狂?」

「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敢當眾說自己才是位居榜首的那個人。」

「狂妄!這小子是什麼東西,也敢揚言超過葉辰師兄!」

周圍,諸多弟子都是嗤笑出聲,暗道林寒的不自量力。

「林寒,你怎麼能這麼衝動。」

不遠處的人群中,薛長冬和韓蠻都是神色一變。

「胡鬧!」

而這個時候,那外宗長老再也忍不住,猛地看向林寒,不耐煩道:「你有什麼資格,說出這樣的大話。」

「有沒有資格,你清點完我身上的內核內丹不就知道了?」

妃要成仙:霸道妖王求寵愛 林寒微微一笑,臉上毫無慌亂。

「好,我倒要看看,你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到底有多少內核內丹。」

這外宗長老冷冷出聲,森然笑道:「若是你超越不了葉辰的數目,那本長老就要以你無理取鬧為理由,將你交由執法堂囚禁,以儆效尤。」

聽此,無論是葉辰,還是一眾弟子,都是譏諷一笑。

顯然,沒有一個人相信林寒身上的內核數目,能夠超越葉辰那恐怖的六千數目。 面對周圍眾人的冷嘲熱諷,林寒神色無波,嘴角依舊掛著一絲笑意。

他踏步,走到了那負責清點內核內丹數目的外宗長老面前。

「快點取出你獲得的內核內丹,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給你的自信,敢說出這樣的話語?」

這外宗長老心中對林寒打斷他的話,十分不爽。

此時他說著,一股龐大的氣息,從身上緩緩散發,鎖定住林寒。

一旦確定林寒是在耍他,這外宗長老便會立馬出手,囚禁林寒,降下罪罰。

不過對於這外宗長老的小動作,林寒只是冷冷一笑。

「嘩啦!」

林寒手中出現了一個儲物靈戒,他微微搖動,無數內核內丹,轟然傾瀉而出。

不到片刻的時間,空地之上,已經快要堆起一座內核小山。

其數目,粗略估計,已經快要趕超西門無歌的三千數目。

「什麼?」

「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子,竟然有三千內核數目?」

眾多弟子,包括那些外宗長老,都是神色帶著一份詫異。

不過隨即,當他們看到林寒那儲物靈戒中的內核內丹,如同一條大河之水一般,還在瘋狂傾倒而出。

眾人眼中的詫異,逐漸變成震動,隨即顯露出驚駭,直到林寒所取出來的內核內丹數目,達到了六千,所有人已經開始身軀顫抖。

不過,這還沒完!

林寒的內核內丹,依舊在不斷傾倒之中。

「七千枚!」

「八千枚!」

「九千枚!」

「一萬枚……」

眾人看著那一堆堆傾倒出來的內丹內核,到最後,幾乎是異口同聲吼了出來。

直到林寒像倒垃圾一樣,倒出整整一萬枚內丹內核的時候,所有人都是猛地倒吸一口冷氣。

「一萬枚!」

「整整一萬枚!」

「我靠,我沒眼花吧?」

「我一輩子也沒有一次性見過這麼多內核內丹啊!」

無數弟子們傻眼了。

一眾外宗長老也傻眼了。

就連那最為神秘強大的丁長老,看著林寒面前的那一堆內核內丹,都是微微傻眼。

乾坤劍宗歷代的新人試煉中,也沒有出現過擁有一萬枚內丹內核的弟子啊。

但是這名不經傳的青衫少年,卻是做到了。

「嘩啦啦!」

而讓無數人震驚到麻木的是,林寒依舊在傾倒內核,像是倒分文不值的垃圾一樣。

此時,整個場上,一片死寂。

只有那內核內丹撞擊地面的清脆聲音。

別說薛長冬和韓蠻神色獃滯到極點,就是葉辰,此時都是長大了嘴巴,獃獃的看著那達到數萬的內核內丹。

「這…怎麼可能……」

葉辰喉嚨艱難動了動,有些發乾。

「長老,這些夠了嗎?」

突然,林寒微微抬頭,看著面前那外宗長老。

不過,此時這外宗長老本是冰冷的神色完全散去,卻而代之的,則是那無窮的震驚。

一萬多枚內核內丹!

那可是一萬多枚內核內丹啊!

這外宗長老心中暗暗大吼著,但表面上卻是神色微微僵硬,從嘴角擠出一絲十分難看的笑容,道:「夠…夠了……」

這個時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

這看似平凡普通的青衫少年,絕對是隱藏在所有新人中的最大黑馬。

禍水老婆揣兜走 甚至是超越六大天才的存在!

老婆,入婚隨俗 「擊殺石猛和易水寒,就是這少年無疑了!」

不遠處,丁長老看著林寒,眸子中陡然爆發一絲精芒。

而此時,整個場上,經過短暫的死寂后,便是爆發一片狂熱的沸騰。

林寒所做的一切,讓這些本是譏諷冷笑的弟子,都是神色震撼到極點。

畢竟,那整整一萬多枚內核內丹,太過不可思議了。

「好,下面繼續開始宣讀此次新人試煉的排名!」

那外宗長老深吸一口氣,直接出聲道:

「第十名,沈無雙,共計兩千數目內核內丹,獲得貢獻點兩百。」

「第九名,燕欣雨,共計兩千三百數目內核內丹,獲得貢獻點兩百三十。」

……

「第三名,西門無歌,共計三千數目內核內丹,獲得貢獻點三百。」

「第二名,葉辰,共計六千數目,獲得貢獻點六百。」

「第一名,林寒,共計…」

當那外宗長老說到這裡的時候,似乎依舊有些不敢相信。

他頓了頓,隨即才輕吐一口氣,似乎在壓下心頭的震驚,緩緩道:「林寒,共計一萬三千數目內核內丹,獲得貢獻點一千三百,位列榜首,獲得此次新人試煉的新人王成就!」

嘩!

一語落下,無數弟子紛紛目光集中到了林寒身上。

那目光中,有著艷羨、嫉妒,亦或是敬畏……

但無論如何,林寒,已然從一個被人冷嘲熱諷的普通弟子,變成了讓人敬畏的存在。

甚至是,眾人此時對林寒的敬畏感,已經超過了六大天才。

「我不相信你有這麼多內核內丹,你的實力,不可能這麼強大!」

驀地,一道氣急敗壞的冷喝聲陡然響起。

是葉辰!

此時他眸子森冷,盯著林寒,眼瞳中滿是不甘。

「就是,這什麼林寒,原來根本就沒聽說過,肯定是作弊了。」

「沒錯,說不定這林寒在新人試煉之前,從外界買了這麼多內核內丹。」

被葉辰這麼一說,周圍眾多弟子紛紛出聲,神色帶著一份懷疑和冷毒。

林寒的成就,讓不少人嫉恨。

此時有著葉辰這個六大天才之首出頭,不少人自然是緊隨其後,落井下石。

「林寒,這一切本都屬於我,但現在卻是被你以卑鄙的手段搶奪過去,我要讓你死!」

葉辰看著周圍人的應和聲,神色陡然閃過一絲陰毒之色。

唰!

他背後瞬間浮現一片星空武魂,璀璨星光凝聚成一桿長矛,被葉辰握在手中,他冷喝一聲,爆發殺氣,要將林寒當場擊殺。

「葉辰師兄出手了,那林寒死定了!」

「沒錯,葉辰師兄可是六大天才之首,這林寒以卑鄙手段搶奪榜首,自然要被狠狠鎮殺。」

周圍不少弟子看到葉辰強勢出手,神色滿是激動。

他們似乎已經迫不及待,要看到林寒身死道消。

而這個時候,不遠處站著的一眾外宗長老都是無動於衷。

若是林寒真的作弊,被葉辰殺了也算是以儆效尤。

若是林寒沒有作弊,那就說明他有獵殺數萬頭妖獸的強大實力,葉辰殺不掉他。

丁長老站在原地,也是沒有動彈,只是目光緊緊盯著那空地。

「林寒,給我死吧!」

葉辰大吼出聲,神色滿是猙獰殺意。

自從當日在北疆城中遇到林寒后,葉辰發現自己到哪,風頭都是被林寒搶走。

尤其是,當日入宗的時候,他看到林寒覺醒的不過是區區黃級一階武魂,更是從心底鄙夷。

林寒,這個從邊緣鄉野之地來的螻蟻,有什麼資格處處壓制他葉辰?

因此,此時葉辰對於林寒的殺意,簡直是濃郁到極點。

「嗡!」

星空武魂釋放,葉辰渾身沐浴在一片璀璨星光之下,看上去十分華貴、高冷。

他簡直是如同傳說中的星神轉世,能夠藉助九天星辰的力量。

所有人這一刻,都是深色激動。

他們可是第一次,看到葉辰這個六大天才中最強橫的存在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