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有反應了,只見戰鬥力那一欄默默的變成了1。

孫成有些淡淡的尷尬,趕忙翻頁。

屏幕的左上角有一個倒計時,現在顯示的是23:48:36,而且表示秒鐘的數字不斷的在減小,孫成猜想這應該是自己在這個世界能待得時間,或者任務還剩的時間。

而在屏幕的右上角有著五個選項,其中一個標著「人物」的是灰色的,其他四個「消息」、「任務」、「成就」和「錢包」都是藍色的。

用猜的也知道灰色的是已選項,藍色的是可選項。

「居然沒有商城和背包?」孫成默默的將心中的評價從「金大腿」降到了「金手指」。

沒有商城和背包這兩樣大殺器,孫成有些接受不能。

「消息!」默念了一聲。

屏幕畫面果然轉變到消息頁面。

第一條就是孫成聽到的那句電子音:叮!能量已滿,成就系統開啟!當前宿主情況危急,默認選擇世界旅行!傳送!

一看到這個消息,孫成最後的擔憂也煙消雲散了,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不過這條消息他已經知道了,關鍵是後面的幾條,應該是在他愣神的時候發布的,所以他沒有聽見。

叮!獲得成就「開啟逆天之旅」,獲得成就點100;

叮!當前世界《獅子王1》;

叮!獲得成就「第一次世界旅行」,獲得成就點20;

「呵呵,獅子王?辛巴?我來是幹嘛的呢?」孫成摸著下巴,尋思著,實在是《獅子王1》世界沒事可干啊!最重要的是沒有寶貝!

幫辛巴複位?

想起那個可恥的「1」,孫成還是算了吧!

不過逃了一命算是不錯了,何必苛求太多!

「看來成就很重要,連繫統的名字都叫成就系統!以後一定要多注意這方面!」孫成將注意力從獅子王上面轉走,又開始思索成就起來。

「話說,刷成就什麼的咱最愛幹了,想當年玩魔獸的時候,咱可是一不刷副本,二不上戰場,只為成就和坐騎!老本行了!」

繼續翻頁,任務界面除了一個大大的「無」字,空空如也。

跳過!

成就界面顯示的是兩個徽章,正是孫成所獲得的那兩個成就。

「第一次世界旅行」的徽章還算中規中矩,圓圓的,黑框,上面是一個人背著旅行包徒步前進。

可是那個「開啟逆天之旅」的徽章設計簡直亮瞎了孫成那對圓溜溜的猴眼:形狀也是圓的,這點倒沒什麼;全身金燦燦的,壕氣衝天,這也沒什麼:但上面的圖案是一根豎直朝天的金手指是怎麼回事?而且看樣子還是一根中指!

「難道這個系統就是那位前輩留給我的?」孫成不無惡意的猜想。

接下來就是孫成最期待的頁面—錢包!

跟孫成想象的不同,沒有什麼金幣、銀幣、軟妹幣,只有成就點和能量點。

成就點:120/120(前面一個數字為可用成就點,後面一個數字為總累計成就點);

能量點:42

註:成就點用於抽獎,初級抽獎100點一次,中級抽獎1000點一次,高級抽獎10000點一次,超級抽獎100000點一次;

能量點用於穿梭位面,100點起步,具體數據視情況而定。

「成就點來源可查,那能量點是怎麼來的?」孫成有些迷糊,不過他很快就拋諸腦後了,因為他的成就點滿一百啦,豈不是可以抽獎了?

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呢!

至於存起來進行高層次的抽獎,孫成想都沒想過,現在如果死了,還未來個屁啊!

「我要消費100點成就點,進行初級抽獎!」孫成激動的說道。

這次那個電子音終於有響應了:

「叮!非主位面中,抽獎的物品都只能在宿主所在的位面中隨機獲取,宿主確定消費100點成就點進行初級抽獎?」

「哎等等!」孫成微微有些蛋疼,在本位面的物品中隨機選取,【我擦,獅子王世界有個毛啊!難道抽一坨獅子粑粑回去?】

「還是算了!」

心中雖然像貓撲一樣,直痒痒,但孫成覺得為了前途,咬咬牙忍忍,一天很快就過去了!

這時—

「叮!任務發布!

獨自擊殺至少三頭土狼(0/3)!」 「叮!任務發布!

親手擊殺至少三頭土狼(0/3)!」

「任完成獎勵:本位面初級抽獎一次;在完成任務的基礎上,每多擊殺一頭土狼,獎勵成就點5點。」

「失敗懲罰:倒扣成就點20點。」

……

一連串的電子音飄過,孫成花了零點三秒的時間來消化任務內容,然後下意識的摸起了下巴,他盤膝而坐,腦海中飛快思索著如何能又快又好還不用涉險的完成任務。

想要完成擊殺任務,無非兩種方法,正面剛和智取。

「正面剛?」

想到自己那可憐的1點戰鬥力,又看了看自己瘦的跟火柴梗似的細胳膊,孫成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還是算了吧!

別看普通話版《獅子王1》中張口閉口都是土狼,其實丫的孫成更相信那幫齜牙咧嘴的貨是斑鬣狗,那可是敢於與非洲獅爭鋒、號稱非洲二哥的牛逼存在,其戰鬥力和危險性,遠不是已經淪落到吃白蟻的遠方親戚土狼可比。

單個斑鬣狗本身就已經很兇殘了,何況人家還喜歡成群結隊,善於打群架,正面剛什麼的,那是勇士該乾的事,孫成就算要找死,也不會選這麼個殘忍的死法。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撕扯成碎塊的過程。

那該多痛啊?

蠻力不可取,那就只能用智慧壓制了。

孫成準備實力分析一波。要說智取,大概框架也有三個方面。

最騷的操作莫過於利用高強的智商設計一套陰謀詭計,布置一個大局,將目標玩弄於鼓掌之間,最後玩膩了再為目標量身定做一個死法,結束戰鬥。

然而,孫成自問不是一個笨人,但也絕對不是什麼多智如妖的策劃師,玩不了這種高技術含量的操作,而且,他的停留時間只有一天……

所以,這條直接過!

除此之外,還可以效仿獵人捕獵,設計機關,引獵物上鉤,同樣能達到目的。

所謂「君子生非異也,善假於物也」,意思就是說:孫成自己是干不過土狼,但可以利用工具乾死土狼。

這一條關鍵是如何引對方上鉤,至於製作機關陷阱方面,對孫成來說反而難度不大,畢竟被朱小雞鞭策了那麼久,手殘黨也進化了技術達人。

之前在森林裡,孫成屢屢利用機關陷阱成功的捕獲獵物,並不表示在草原上他也能,草原太寬太闊,很難說有什麼必經之路,而且孫成的目標還定死了土狼,再加上利用陷阱捕獵,太隨機也太好費時間,孫成消耗不起。

所以,這一條同樣直接過。

最後,他自己能想到的僅剩的辦法,就是借刀殺人了。

借誰的刀?非洲草原上能夠對土狼構成威脅的動物有很多,非洲五大獸都可以,大象、水牛、獅子、犀牛、花豹,除此之外,還有鱷魚、河馬,甚至斑馬都能一腳踹死土狼。

但,這裡是哪裡?

動畫電影《獅子王1》中的世界啊!

當然是要找獅子咯!

而且最妙的是,孫成穿越過來的時機剛剛好。

孫成透過洞口望向洞外那黃茫茫的土地,按照原劇情發展,前期的獅子王國是生機勃勃的萬獸樂園,長頸鹿、斑馬、羚羊、大象各得其所,但這一切隨著老獅王木法沙的死去、主角辛巴的出走、大反派刀疤的上位而開始發生轉折,劇情也來到了中後期,因為刀疤的不善經營,再加上土狼群的過分肆虐,百獸被逼遷徙,生物鏈頻臨崩潰,獅子和土狼餓著肚子苟延殘喘,最終導致一個好好的草原王國變成了孫成現在所看到的鳥樣子。

綜上所述,我們得出一個結論:一門心思玩政治鬥爭的傢伙往往肚子里都沒有乾貨……咳咳,開句玩笑,言歸正傳,這個時候正是獅子們(除刀疤外)最恨土狼的時候,而且,她們正好有這份能力——對付其中幾頭的能力,比如三頭。

孫成現下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說服那群母獅子幫自己。

人家恨土狼不假,人家能殺土狼也不假,但並不代表人家就願意幫孫成,現在那群母獅子正餓的肚子咕咕叫,看到一隻猴子送上門來,啥也別說了,正好打牙祭。

而且,怎麼接觸她們也是個大問題,母獅子們都住在榮耀石,周圍全是土狼,除非她們出來,否則孫成根本無法靠近。

「頭疼啊頭疼,要是穿越成土撥鼠就好了。」

除了爬樹,猴子能幹什麼?偷桃嗎?真是技到用時方恨少啊!

要不是任務失敗還有懲罰,孫CD準備放棄做任務,直接在這個洞里窩到時間結束,然後順順利利的離開此界,悄悄地來,悄悄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

所以說,所有完不成還有懲罰的任務都是耍流氓!

不過不管怎樣,打鐵還需自身硬,孫成決定先把裝備準備好。

兩個小時后,孫成滿副武裝的走出洞府,雄赳赳氣昂昂的往榮耀石方向走去。只見他頭頂一尊樹葉帽,腰間纏著一圈又一圈的黃草桿,左右各斜掛著一根一端被削尖,一端緊緊捆綁著鋒利石塊的石矛,一副老子不好惹的姿態。

榮耀石離孫成之前藏身的地方並不遠,沒有脫離視線之內,但有一句話叫做「望山跑死馬」,所以如果不是捨不得那50點成就,孫成真不願意出來,實在是太刺激了,自他出洞后,他的那顆小心臟就一直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身高越走越低,轉眼間從一隻挺拔的直立行走的智人進化成南方古猿,縮肩塌背勾著腰,屁股還翹得老高,右腰間的石矛不知何時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上,眼珠子咕溜溜亂轉,盡顯怕…謹慎本色。

沒辦法,這裡雖然是動畫電影世界,看電影的時候覺得裡面非常和諧,可再怎麼和諧,這裡也是非洲大草原,深受眾多荒野求生類小說的熏陶,對非洲草原的危險性,孫成可是心裡有數的很,用步步殺機來形容,一點兒也不為過。

當然,畢竟是動畫電影世界,以和諧為主,危險性肯定沒有現實那麼誇張。

【千萬別先給土狼撞見啊!】

孫成貓著腰,踩著小碎步,以龜速前進,心裡不斷的默默祈禱。

一路有驚無險,加之他正好又是逆風行走,安全係數大大增強,如此,大約走了小四十分鐘,前方的榮耀石在他眼中漸漸由西瓜大小長到汽車大小,目的地在望,稍微放鬆的神經再次繃緊,他的手心也都沁滿汗水。

【不能緊張,不能鬆懈,越到最後就越要小心!】

孫成如此還自己打氣。

然後——

吧唧一聲!

軟軟的,滑滑的,頓時油然而生起一股惡寒,讓他忍不住打了個顫,汗毛都豎了起來。

他僵硬的低頭望去,繼而眼角一抽,一臉嫌棄的挪開右腳,在旁邊的草桿上使勁蹭啊蹭的。

這運氣,出門就踩「狗屎」,最要命的是,他沒穿鞋,尼瑪,太噁心了!好不容易營造的緊張氣氛一下子成了泡沫,導致心神大散,這個時候要是有食肉動物偷襲……

萬幸,踩了屎的人運氣都不壞,孫成沒能享受到雪上加霜的待遇。

不過,等將腳上的粑粑蹭乾淨后,他又突然對地上的那坨便便產生了興趣,不由得蹲下身子,圍著它研究起來,別誤會,豬腳肯定不是變態,他只是好奇這到底是什麼動物的便便,話說,就剛才從腳下傳來的感受,這坨便便還是溫熱柔軟的,他估摸著應該還是新鮮的,剛被拉出來不久,換而言之,其主人離此不遠。

完美。

為了進一步確定糞便主人的身份,孫成也豁出去了,小心翼翼的將腦袋湊近一點,以便觀察的更仔細一些,結果,卧槽,一股極其嗆鼻的惡臭撲面而來,他的眼淚瞬間就奪眶而出,支撐的雙腿更是差點一個沒穩住,那張英俊的猴臉險些就和便便來了場親密接觸。

如果真要是親了上去,他寧可去死!

面對威力如此驚人的生化武器,說什麼他也不願意再來第二次。

孫成不是動物學家,沒有聞便識物的高超技能,但是,他可以簡單的區分動物的腳印。恰好這附近草木並不是很茂密,認真找找的話,很大可能能在裸(^_^)露的土地上發現完整的腳印。皇天不負有心人,事實證明孫成的一波分析完全正確,人一旦認真起來,許多平時下意識會忽視的地方都會被注意到,很快他就在便便附近找到了清晰的腳印。

那是大型貓科動物的腳印。

這個發現頓時令孫成豁然開朗,胸中一股惡氣撫平,一掃之前的不愉快。

非洲的大型貓科動物,常見的就那麼幾種,而其中,只有非洲獅是群居的(忽略辛巴),抓住這點,想要最終確定腳印的主人並不是難事。

得到了激勵,孫成鬥志昂揚,渾身充滿了熱血,繼這個腳印之後,他又陸續發現了大片同類生物的腳印……

沒說的,就是你們了,母獅子們。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騷包的吟了一首詩后,孫成就果斷的朝著腳印離開的方向跟了過去,運氣好點,或許能趕在她們回巢之前追上她們。 孫成悄悄尾隨,但腳印時斷時續,需要不時的停下來尋找,速度怎麼也提不上來,眼看著離榮耀石越來越近,空氣中甚至偶爾會傳來幾聲屬於土狼那特有的鬼嚎,孫成躊躇了。

「不是咱不夠勇敢,實在是沒必要啊!」孫成兀自安慰著自己,就要轉身離開,至於任務什麼的,就只能等待下一個機會了,實在不行,20點成就也不是不能忍痛。

但是,按照套路,每當豬腳產生退縮的想法時,劇情總是會出現轉折,孫成很榮幸的享受了一次豬腳的待遇。

風,裹挾著支言碎語,從斜前方飄來,傳入孫成耳中。

「There…se…be-something…hind.」

孫成瞬間渾身一僵,腳下動作一頓,雙耳連忙豎起,朝著風吹來的方向仔細傾聽。

額,沒聽懂。

他一臉迷茫的咂了咂嘴,「聽著好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叮!檢測到當前世界官方通用語——英語,是否學習?」

「原來是英語啊,怪不得覺得熟悉呢!」孫成臉頰微熱,也顧不上吐槽動物世界為什麼說英語,急急忙忙點頭道:「學習,學習,必須學習。」

這一點是他一初忽視的地方,現在想想,真等他找到了獅子,結果卻因為語言不通,然後猴入獅口……不由得,孫成開始懷疑起自己的智商來,好在他是一個開了掛的猴子,系統爸爸是他最堅實的靠山,總會在關鍵時刻查補他的失誤。

孫成記不起是哪位哲人說的,姑且當是魯迅三世說的吧,一個幸福的男孩,可以沒有玻璃球,沒有辣條,沒有變形金剛,沒有女朋友,就是不能沒有爸爸。

真的,爸爸我愛你。

「叮!確認學習,扣除成就點10點,技能開始灌入……」

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