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還說,自己這幾天時常經受良心的譴責,最後終於忍受不住決定實話實說,帖子中這傢伙宣城自己已經意識到了錯誤,希望能夠得到師生二人的諒解。

該帖子一經上傳就立刻被管理員置頂,然後迅速再次引爆了整個論壇,所有看過此貼的人立刻罵聲一片,既有對事件兩個受害者的同情,更多的是對發帖人的怒罵,幾乎所有人都在大聲喊著人肉這個傢伙。

不管怎麼說,這個師生戀的八卦算是徹底的被澄清了。至於姚波會不會被校友找出來揍一頓,那就不是蕭陽關心的事情了。

因為一直對上次槍擊事件心存愧疚,這幾天凌瀟瀟一直跟蕭陽保持著聯繫。兩人的關係也增進了不少。

從海邊回來,凌瀟瀟主動提出一起吃飯。蕭陽不好拒絕。選了個時間兩人見面。

當看到站在樓下的蕭陽時,凌瀟瀟頓時滿心歡喜,自從上次賽車事件之後,她對蕭陽產生了一些特殊的感情。

"給!這兩天去海邊度假山莊旅遊,順便給你買了一個小禮物!"

接過蕭陽遞過來的一個小禮品盒,凌瀟瀟笑著打開,看到裡面的東西時眼睛猛然一亮。

"竟然是蘭蔻的化妝品!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拿著吧。我覺得你的氣質很配這款香水。"

"你現在不是學生嗎?哪來的這麼多錢?"

"我和朋友合夥做了點小生意,每個月還能賺點小錢的。"

"喲,瞧不出來你還挺有經商頭腦嘛。"

"走吧,我們去吃飯去!"

"你想吃什麼?你送我這麼貴的禮物,那今天我請吃吃飯好了。"凌瀟瀟笑嘻嘻的說道。

"走吧,這麼好的天氣應該去吃羊肉串!"

蕭陽邊說邊揮手攔下一輛計程車,剛上車就愣住了。

"咦?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計程車司機看到兩人上車后笑著說道。

蕭陽一愣,"沒有想到又是你啊。"

"哈哈,晚上我經常跑這一片地區,所以見面也是很正常的,讓我來猜一猜,這一位一定是你的女朋友了吧!和你上次的那個姐姐一樣漂亮!而且有氣質。"

蕭陽惡寒了一個,轉身看向凌瀟瀟,果然對方正疑惑的看向自己,蕭陽乾笑著解釋道,"這是德哥,上次載過我!"

"你還有個姐姐?我怎麼沒有見過!"

"呵呵,這位姑娘,你沒見過蕭陽的姐姐嗎?那可是和你一樣充滿知性美的一位美女!"德哥渾然不覺的笑著說道。

蕭陽再次惡寒,德哥,你這是要害死我啊!

果然凌瀟瀟滿臉略含深意的看向蕭陽,"你還有一個姐姐嗎?"

"額……這個……其實是我認得一個干姐姐!是學校的老師,幫我補習功課的!"

"哦!你還挺厲害啊,竟然能夠和老師成為姐弟關係!"

聽到凌瀟瀟這句包含歧義的話語,蕭陽只好一個勁的乾笑,不敢多做解釋。這種事情越解釋越亂。

兩個人到了小吃街,然後付錢下車,蕭陽主動介紹道,"這一代的小吃十分出名,我以前經常過來吃飯。"

兩人就近找了一家燒烤攤坐下,這家老闆是個上了年紀的中年人,雇了幾個年輕的小夥子幫忙,但是依然忙的滿頭大汗,生意實在是太紅火了。

"老闆,先給我來三十串羊肉串,然後再來十串蘑菇,五串魷魚,五串烤饃片,一盤辣炒花蛤,四瓶啤酒……先要這些吧!"蕭陽十分熟練的點了幾樣特色小吃,然後將菜單交給老闆。

"好嘞,請稍等!"年輕小夥子記下菜單,然後立刻轉身去忙。

誰料小夥子一閃開,蕭陽就看到了對面桌子上兩個女孩子,其中一個正有些疑惑的看向這邊,當聽到蕭陽聲音的時候不禁一驚,幾乎就是脫口而出。

"衛生巾男?"

蕭陽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還有這麼奇特的打招呼方式。

"你們認識?"凌瀟瀟有些好奇的問道。

"額……這個怎麼說呢,也不算是認識,之前在超市的時候見過面,但是鬧了點小矛盾!"蕭陽尷尬的解釋道,上次的事情實在是有些尷尬,說實話恐怕就算是解釋都有些解釋不清。

蕭陽苦笑轉身看向對方,不料對方已經轉移了視線,低頭和一旁的一個女孩低聲說著什麼,緊接著對方突然噗哧一聲將滿嘴的東西噴了出來,再然後兩個人就彷彿是看公園的猴子一般轉過腦袋打量著自己。

蕭陽一陣無語,這個女人真夠狠的,竟然拿著自己上次的事情到處亂說,還給自己起了一個這樣的外號。

不過看到對方並沒有和自己打招呼的習慣,而且凌瀟瀟在這邊,蕭陽也只好咽下這口氣,心中暗想,小娘子,下次不要栽到我的手中。

一頓飯吃的十分盡興,事實上這段時間蕭陽自從進入學校之後,生活變得規律了不少。

之前沒有正式工作的時候,整天無所事事,和阿飛那群傢伙在一起瘋鬧,然後在酒吧喝酒到深夜,都造成了蕭陽生活的極其不規律。

一群光著膀子的傢伙突然從隔壁的酒吧中走出來,一看就是社會上不學無術的混混,整天泡吧玩遊戲,頭髮弄得和核爆炸現場一樣,還自以為十分時尚,一個個不男不女,整天在學校打架鬥毆,再加上許多人年齡未滿十八歲,打架犯罪后並不會負法律責任,因此,這樣的人打起架來格外拚命。

這群傢伙一二十個人晃晃悠悠的叼著煙來到烤肉小攤邊,對著忙碌的老闆喊道,"喂!老闆,過來一下!"

一旁的年輕服務員立刻拿著菜單過去,笑著問道,"幾位幾個人?想要吃點什麼?"

"草,讓你們老闆出來!你在這裡瞎摻和什麼?我們是來收保護費的,不想死的話趕緊給老子滾一邊去!"

說完帶頭的紅毛一把抓住男服務員的頭髮然後狠狠地向下一拉,向後猛地一推將對方退了一個趔趄噸坐在地上,立刻引起身後一群同伴的哈哈大笑,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最大就是說的這樣的一群人。

正在裡面忙著算賬的中年老闆聽到這邊的動靜,立刻跑了出來,一臉客氣的笑道,"幾位,發生了什麼事?"

"老闆,知道保護費是什麼么?就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你每個月按時給我們一筆錢,然後我和我的兄弟們負責每個月保你生意平安?這樣吧,先拿出五千塊錢,怎麼樣,五千塊錢保你生意興榮,十分的划算吧?"

中年人一臉苦笑道,"幾位你們也看到了,我這都是小本買賣,每一月除去物料費,水電費,再交去租金,一個月剩下的就不多了……"

"草,誰要聽你說這個!"中年人一把奪過中年人手中的菜單然後狠狠地扔到地上。

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之後從腰間掏出一把摺疊的小匕首,猛地翻開,在老闆面前比劃了兩下子,笑著說道,"怎麼樣,要不要好好的考慮一下字,五千塊錢保你生意平安,上哪去找這麼划算的買賣。" "幾位,我這確實沒有錢……"中年人還想講話,不料卻徹底的惹怒了這個紅毛。

"操,還真是不把哥幾個當回事啊!弟兄們先給他點顏色看看!"

說完就上來幾個小青年,二話不說摁倒老闆就一頓拳打腳踢。

"喂,你們要幹什麼?放開我爸爸!"身後的一個年輕人上前拉架,不料卻被其餘的幾個傢伙摁倒在地一起揍了起來。

其餘的三個服務員看到事情不妙,立刻嚇得後退不敢上前,只剩下中年攤主的老婆站在原地大聲哭泣著求幾個小青年不要打了。

突然出現的狀況令周圍的顧客有些意外,不過大家僅僅是看著,並沒有人上前制止,蕭陽甚至發現,其中有幾個人竟然趁機沒有付賬偷偷溜走了。

"蕭陽……"凌瀟瀟有些緊張的開口,"我們要不要報警吧?"

蕭陽做了一個稍等的收拾,還未有所動作,對面那桌的兩個女人已經有了行動。

"住手!我要報警了。"趙欣一臉寒氣的站起來,絲毫不露怯的直視著面前這群傢伙。

身後的同伴伸手拉扯了一下趙欣,不過卻被趙欣輕輕的推開了,眼神堅毅的盯著這群傢伙,沒有絲毫準備退讓。

"吆!這年頭竟然還真的有打抱不平的喂,竟然還是為美女姐姐!"一旁的紅毛興奮的轉身看過來,笑著朝趙欣走過去,"姐姐,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到,能不能麻煩你再說一遍!"

"你們趕緊離開這裡,不然的話我就報警了!"趙欣拿出手機沉聲說道。

"姐姐,我勸你不要那樣做,就算是警察來了把我們抓起來,最多也就是打架鬥毆,再加上我們還都是未成年,頂多也就是批評教育一番,等我們出來的時候,我可是認住你的模樣了,姐姐,你若要真那樣做了,我們以後可是會天天去找你哦!"

趙欣神色一愣,似乎有些猶豫,紅毛抓住機會一把奪過趙欣手中的手機然後狠狠地扔到地上。

"媽的,敢報警!小心我弄死你!"

紅毛一把抓住趙欣的手腕,然後笑著說道,"要不要我陪姐姐玩一會啊,我的那方面功夫還是很強的!"

"啪!"

趙欣突然給了對方一耳光,臉含怒氣,聲音響亮。

紅毛頓時發狂,立刻反手給了趙欣一巴掌,口中惱怒的喊道,"媽的,賤人竟然敢打我,今天老子就要嘗嘗你這顆仙桃的滋味!"說完就要伸手去摸對方的胸口。

"蕭陽,幫幫那位姑娘吧!"凌瀟瀟有些緊張的說道。

蕭陽剛剛站起來準備行動的時候,遠處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一陣摩托聲響,看清楚遠處的來人,蕭陽突然又緩緩地坐了回去。

"看來用不著我們了!有人來收拾攤子了!"

摩托車的聲音由遠及近,很快十幾輛摩托車出現在眾人面前。

嘎!

沖在最前方的摩托車速度不減,就在所有人以為對方即將撞到小攤的時候,車上的那人突然一個緊急剎車,然後摩托車與地面發出一聲刺耳的摩擦聲,輪胎在地面上劃出一道漆黑的划痕,一個漂亮的漂移停在了紅毛面前不足一米的地方。

紅毛整個人直接嚇得癱坐在地上,臉上冷汗直流,剛才的情景嚇得他以為自己這次死定了,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堪堪停在了自己面前。

緊隨其後的十幾輛摩托車也隨後停下,十幾輛摩托車強烈的車前燈照的眾人直接睜不開眼睛,所有人全都用手遮擋前額,眯著眼睛打量著面前的這群不速之客。

"這裡好熱鬧啊,是不是有什麼精彩大戲正在上演啊!"

剛染了一頭飄逸黃髮的小白鴿從愛車上下來,突然一愣,因為他看到了坐在一旁的蕭陽,面色一喜,立刻想要上前打招呼,不過卻被蕭陽一個眼色給制止了。

小白鴿立刻明白陽哥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當看到陽哥身旁的那個美女時,小白不禁恨恨的想到,媽的,老光棍踩了狗屎,這幾天竟然經常美女環繞!

既然強哥不願意現身,那麼這件事情自然要自己來處理,小白神氣活現的一甩飄逸長發,然後踩著牛皮長靴走上前幾步,一腳踹翻擋在自己面前的一個小混混,對方身體猶如沙包一樣直接撞飛出去,然後摔倒在地,身體劃出去很遠,撞翻了幾張桌椅,另外臉頰與地面來了個親密接觸,頓時鮮血淋漓。

周圍的幾個人因為太過緊張與恐懼自己的同伴被一腳踹飛出去竟然沒有人敢說一句話。

紅毛臉色慘白,震驚的看著面前的這群人,身體不斷顫抖,明顯認出了小白的身份。

"剛才怎麼回事?好像是有人在打架?我看是活的不耐煩了!是不是你?"

小白突然一把抓住紅毛的衣領,然後單手將其提了起來,紅毛身體懸空,整個人臉色慘白,嘴唇一陣顫抖竟然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突然小白有些疑惑的低頭,不禁一愣,這個傢伙由於過於害怕,竟然小便失禁了!

"我靠!"

小白一陣惡寒的將紅毛扔到地上,然後有些無語的怒罵道,"媽的,竟然相嚇得尿褲子了,你還算不算是男人!"

"哈哈,鴿子,看來你長得實在是太凶神惡煞,直接把人家小寶寶給嚇哭了!"

"靠,毛都沒有長齊竟然就想要學著人家出來收保護費!難道不知道附近這一片不允許收保護費么?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

小白一腳再下去,壓在紅毛的腦袋上,對方完全沒有反抗的意識,已經被嚇得不知所措,傻掉了。

"你們幾個,全都統統給我把衣服脫了!"

小白突然轉身對著一旁紅毛的同夥大聲喊道,"全都給我脫!"

十幾個人對視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一旁的一個跟小白一塊來的兄弟突然閃電一腳踢出去將面前的一個傢伙踢飛出去。

"媽的,讓你脫就趕緊給老子脫!再慢直接把你們全都扔到海里餵魚!"

這一次沒有人敢反抗了,所有人全都顫顫兢兢的脫掉衣服,站在原地,紅毛更加可笑,竟然穿了一件可愛小豬的卡通四角褲。

小白冷笑一聲,"想不到你還蠻有童心的嘛。"

小白的話立刻引起身後兄弟和面前顧客的一陣笑聲。

"啪!"

毫無徵兆的小白一個耳刮子扇過去,紅毛整個人在原地轉了一圈,一顆門牙被打飛了出去,整個人猶如是一隻喪家之犬,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盛氣凌人。

"媽的,小小年紀不學好,學抽煙,泡吧,收保護費?也不看看自己褲襠里的毛長齊了沒有!"

"明天一個個給我回學校上課去,若是讓我查出有誰沒去,立刻砍斷雙手扔到海里餵魚,還有,現在馬上給這位大叔道歉!然後從這裡圍著市區裸跑一圈才能回家!"

紅毛等人面露難堪之色,不過看到小白冰冷的臉色之後,只好一起光著身子朝著市區跑去。

等到眾人離開了,小白才對中年老闆大聲說道,"以後有人再來鬧事,直接報我小白鴿的名號!"

小白原本還想學著強哥的樣子整出一大片洋洋洒洒的長篇大論,最後半天也沒有憋出幾個有用的辭彙。

心中暗罵,看來老大教導的平時沒事多看幾本書提高一下文化素養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兄弟們,我們走!今晚濱城路還有賽車比賽呢!去干翻那群傢伙!"

想到既然強哥不願意露出身份,那麼小白也沒有留在這裡的必要了,凡身上車,然後一踩油門,整個人彷彿是一陣風瞬間飈出去,轉眼已經消失在街尾。

等所有人全都離開,眾人才哄得一聲開始討論起來,一旁的老闆娘緊張的幫著中年老闆檢查有沒有受傷,中年老闆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抬頭看了一眼遠處消失的那群傢伙,喃喃道,"好人啊!"

"你沒事吧?"

趙欣正站在原地發獃,身後突然傳來蕭陽的聲音,趙欣有些意外的一扭頭,"要你管!"

心中卻在想,窩囊的男人,連一個女人都不如。

蕭陽無奈苦笑,只好對著一旁的凌瀟瀟說,"我送你回去吧!"

付過錢之後,蕭陽直接攔了一個車,然後送凌瀟瀟回去。

因為時間已經很晚了,蕭陽不好意思上樓,將對方送到樓下后便告辭離開了。

剛剛走出小區就被一陣喇叭聲驚醒,蕭陽眯著眼看過去,不知道路邊什麼時候停了一輛嶄新的藍色的瑪莎拉蒂跑車。

看到對方的喇叭一直在響,而且遠燈立刻變成近燈,一閃一閃,蕭陽就知道對方在叫自己,於是好奇的走過去,才發現此刻坐在車裡的竟然是剛才的趙欣!

這娘們,這麼晚跑這裡幹什麼?難道是來找我?

蕭陽有些疑惑的敲了敲窗戶,玻璃緩緩降下,露出裡面趙欣那張純美的臉龐。

"你在這裡幹什麼?"蕭陽有些疑惑。

"等你!"

"等我幹什麼?"蕭陽更加疑惑了,貌似你一直都對我不怎麼感興趣啊!

"先上車再說!"趙欣沉聲說道。

蕭陽無奈,只好打開車門坐了進去!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這兩價值近三百萬的跑車,笑著說道,"這麼名貴的跑車,還是第一次坐呢!就是不知道跑起來的感覺怎麼樣!"

"我可以現在就讓你體驗一下!"趙欣沉聲道,雙手放到方向盤上的一瞬間,整個人的氣勢大變。

蕭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輛昂貴的跑車已經像是一輛藍色的幽靈一樣飛了出去。 深夜當所有人都幾乎已經進入了夢鄉的時刻,寂寥的大街上突然一陣藍色的幻影閃過,就好像是夜色下的幽靈,來去無蹤。

蕭陽坐在車上有些詫異的打量著面前這個女人,與白天的溫婉端莊不同,現在的趙欣瘋狂,執著,雙眼隱隱透露著一抹興奮,彷彿她的雙手一摸上方向盤,整個人的性情大變,成為了另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