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條件卻讓孔志強愣住了。

不去省隊訓練?

比賽前提前通知一聲?

這傢伙怎麼這麼囂張狂妄!

以為省賽事和國家賽事是鬧著玩的嗎?

就算你再有天賦,也必須經過專業的訓練,才能在賽場上揮出高水平啊!

任何一個體育天才,奧運冠軍都是經過艱苦的訓練才有傲人成績的。

「這……好像不太妥當吧?如果我答應你了,就等於說我們省隊有一名隊員是不受我們管控的啊!」孔志強無奈道。

「那樣的話,這個什麼省隊我就不參加了,失去自由的事情,我可不想做。」鹿一凡道。

孔志強心裡有些憤怒。

這個鹿一凡也太傲了點吧!

自己堂堂省體育局局長都不放在眼裡?

「同學,實話實說,我們體育隊人才濟濟,真的不缺你一個!我今天親自來邀請你,已經表現出很大的誠意了!」孔志強言語間帶著明顯的怒意道。

「人才濟濟?呵呵,好,那你告訴我,你們省隊有能打破奧運記錄的運動員嗎?」鹿一凡不屑道。

「這……暫時沒有……」

「那有所有項目都精通的全能型體育隊員嗎?」

「不可能!運動員要想精通一項就要耗費自己一輩子的時間來練習!」

鹿一凡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如果我告訴你,我可以呢?如果我告訴你,在校運動會上,我連五成的實力都沒揮出來呢?」

「什麼!」

孔志強豁然站起身,神色激動地看向鹿一凡,道:「你是說,你可以跑得更快,跳得更高!」

「對於你們普通人來說可能很難,窮其一輩子也達不到。可對於我來說,不過如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罷了。」鹿一凡淡笑道。

「不可能!」孔志強脫口而出道,「其他的不說,就跳高那一項,以你的成績,哪怕想再提高一厘米都需要大量刻苦的訓練和教練精心的指導以及研究對策才行!

更別說跳的更高了!

如果你能證明你說的話,別說是一個條件了,就是十個一百個我都答應你!」

「好!咱們就去學校的跳高訓練場吧。」鹿一凡自通道。

三人來到訓練場內。

鹿一凡對工作人員道:「麻煩給我調到最高的位置。」

「最高的位置?那可是八米多!」工作人員無語道。

「讓你調就調,少廢話!」張一博一聲呵斥,工作人員立馬沒脾氣了。

所有準備工作都弄好了,工作人員將橫杆交給鹿一凡,鹿一凡卻搖頭笑道:「我不需要這玩意。」

不需要橫杆怎麼撐桿跳?

要知道這項運動最主要的精髓就在這個杆子上!

所有的力和借力都需要藉助杆子,沒有它,運動員絕對無法完成哪怕最低的高度!

孔志強也忍不住道:「我說,一凡同學,你吹牛就吹牛吧,咱別吹的這麼誇張行嗎?不用杆子你難道還想用雙腳彈跳嗎?」

這不天方夜譚嘛!

鹿一凡咔嚓咔嚓的扭了扭脖頸,自信笑道:「所以說,孔局長你很無知啊!」

言罷,鹿一凡腳下生風,朝著那撐高跳的高桿猛的用力,起跳!

砰!

大地都被鹿一凡的腳蹬的出了爆炸般的響聲!

在孔志強瞠目結舌的目光中,鹿一凡的身軀如同鳥兒一般飛了起來,輕鬆的越過了橫杆。

單單靠腿部的力量,就能彈跳過八米多的高桿!

這尼瑪還是人嗎?

孔志強被震驚的嘴巴都合不上了,整個人愣在當場,久久都沒說一句話。

鹿一凡淡淡的走到孔志強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何,孔局長?」

「啊?哦哦,好!!!太好了!!」反應過來的孔局長握著鹿一凡的手就不放了,「你的條件我全都答應了!

以你的彈跳能力,一定能得世界冠軍的!」

(本章完) ?孔志強像是得了一個寶貝似的,和鹿一凡簽訂了運動員協議。

之後,他又跟鹿一凡吃了個飯,聊了好久關於奧運會的事情。

臨走前,孔志強問道:「對了,一凡同學,不知道你想參加那些運動項目?」

鹿一凡抬頭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我能參加所有的項目嗎?」

孔志強登時眼睛睜得老大,整個人都凌亂在了風中。

就這樣,鹿一凡莫名其妙的成了省體育隊的隊員,而且還報名參加了奧運會所有時間不衝突(有些項目是同時進行的)的國家隊預選賽。

……

……

搞定了體育總局局長后,回到宿舍時,鹿一凡突然收到了河雯的微信。

要鹿一凡去學校東門等她一起去吃飯。

回宿舍收拾打扮了一番,已經到了晚上六點多,夜幕夜幕悄然降臨。

來到東門時,鹿一凡掃了一圈,並沒有現河雯的影子。

「這個女人,該不會是在耍我吧?」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還是沒等到河雯,鹿一凡嘆了口氣,當下朝著宿舍方向走去。

然而當他路過學校人工湖的時候,卻聽到一些學生在對著湖心小島正只這點點。

「哎,你說這李校長怎麼這麼不要臉啊!人家河老師都說了,自己不喜歡他,他還死活要請河老師去外面吃飯。」

「你知道什麼啊!這新調來的李彬李副校長,可是隔壁漢東省大世家李家家主的兒子!到什麼地方都是橫行霸道的!聽說,他曾經還把好幾個學生搞流產過呢!」

「我也聽說了,這傢伙可不是一般的囂張。在之前的學校里,曾經光明正大的去女生宿捨去搞學校里的女學生!這次他調到咱們學校來,據說就是因為看上了咱們河老師,看來河老師這次是難逃魔掌咯!」

「真是可惜了!河老師雖然平時為人刻薄、嚴格了點,但實話實說,現在哪還有這麼複雜的大學老師啊!其他大學老師一個個恨不得當甩手掌柜,誰願意去管你啊!

這次要是被李彬這個王八蛋糟蹋了,不知道全校會有多少人恨死這個混蛋呢!」

眾多學生小聲的議論著,一個個臉上滿是惋惜憤恨之色。

鹿一凡聽到這些人的議論后,眼睛微眯,朝著湖心小島上望了去。

此刻河雯正站在湖心小島的邊緣處,面容冰冷,怒視著前方一名手捧鮮花的男子:「李校長,你好歹也是學校領導,這麼做真的合適嗎?我已經告訴你了,我不喜歡你,我不想和你吃飯!」

這名男子目光掃過河雯那隱藏在教師職業套裝下豐滿的雙峰,和黑絲下修長豐盈的雙腿,內心滿是貪婪:

「河老師,我也實話跟你說了吧!我從上次你來我們學校做交流時,就看上你了!

這次我是為了你,才動用關係,調來江大做副校長的。」

說著,李彬欺身上前,色迷迷的伸手就要摸河雯,嘴上還囂張的道:「我可是漢東省賭博世家李家的長子,未來李家的家主!以我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

我為了追你這麼辛苦,你就從了我吧!」

「李彬我告訴你,你是誰的兒子,你有什麼身份背景跟我一毛錢的關係都沒有!

我再次鄭重的告訴你,我河雯不喜歡你,請你自重!」

河雯現在對李彬已經厭惡到了極點,尤其是對方那充滿了貪婪的目光,看她就好像看一個獵物一樣,這讓她感覺極其的噁心。

相比之下,河雯甚至覺得鹿一凡那種色迷迷的目光都無比的純潔!

起碼鹿一凡雖色,卻是實打實的正人君子,從來沒有逼迫過任何一個女人。

河雯堅決的話語,讓李彬面色陰沉了下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公開了身份,這個河雯還如此的不識抬舉!

望著河岸上,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學生,隱約看到那些學生嘲諷的表情,這更讓李彬怒火攻心。

抓住河雯的領口,李彪惡狠狠道:「賤人,你以為你是誰?不過是個小世家的長女罷了!老子看上你就是給你面子,別特么不識抬舉!」

被抓住領口的河雯,胸口幾乎是一陣波濤洶湧,豐盈的被黑絲包裹著的翹(和諧)臀也因為憤怒而不斷晃動著。

美眸怒視著李彬,河雯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李彬不依不饒,面上猙獰之色閃現,厲聲問道:「河雯,我再問你一遍,你答不答應做我李彬的女人!」

「李彬,你聽著,我不管你是李家,還是狗家的長子,我河雯就算死,也不會做你的女人!!!」河雯毫不畏懼,言語中完全沒有迴旋的餘地。

「很好,你個臭碧池!給臉不要臉是吧?行!」

李彬憤怒至極,一張臉因為憤怒而扭曲的厲害。

他抓住河雯的脖子,對著人工湖狠狠按了進去。

咕嚕嚕~~~

一陣氣泡過後,河雯喝了好幾口湖水。

周圍的學生看到這一幕,皆是敢怒不敢言。

這個李彬簡直是狂妄囂張之極!

居然敢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逼迫、蹂躪女老師!

此時的河雯全身被湖水一沾,玲瓏的身材幾乎展露無遺。

李彬臉上抹過一絲愉悅,再次說道:「哈哈哈,賤人,你不知道我最喜歡玩的就是這種虐待p1ay吧?你越痛苦,我玩的就越愉悅!」

言罷,李彬再次按著河雯的脖子把她的臉往湖裡按。

真特么爽啊!

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玩虐待女教師,這比島國小片上的情節可爽多了!

就在這時,李彬突然感覺自己的脖子上有一隻力道巨大的手掌掐了上來。

吃痛之下,他放開了河雯。

只見一名青年正冷冷的看著李彬單手掐著他的脖子,將他舉到了半空中!

「你玩的很爽是嗎?」

啪!

言罷,鹿一凡右手一巴掌扇在李彬的臉頰上,李彬的臉頰瞬間高高腫了起來。

他感覺自己口中腥甜無比,當下往外一吐,竟然連牙齒夾雜著血液一起吐了出來!

「你……你特么是誰!敢打老子!信不信老子分分鐘弄死你!!」李彬雙目死死的盯著鹿一凡,狂暴的怒火讓他幾近瘋狂。

(本章完)

:。: ?鹿一凡鄙夷的看著李彬,目光中滿是鄙視:

「妞兒是用來泡的,不是用來打的!就你這種人,泡妞不成就用強,真特么讓老子鄙視!」

「艹尼麻痹的小雜種!老子的事情,用得著你來管?你敢打我,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李彬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打,此刻他早已面色猙獰扭曲,拳頭揮舞著沖鹿一凡俊逸的面孔揮去。

然而,當他以為自己襲擊成功時,鹿一凡空閑的左手卻突兀的抓住了他的拳頭。

「就你這臟手不知道毀了多少姑娘的清白!你不是喜歡玩**嗎?

行啊,哥今天就陪你玩!」

言罷,鹿一凡左手狠狠一握!

只聽咔嚓咔嚓一陣恐怖的骨裂聲后,鹿一凡左手掌中鮮血迸濺,骨肉淋漓!

李彬的拳頭,竟被鹿一凡生生給捏碎了!

看到這一幕的學生們不禁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太可怕了!

這個男人的狠毒和實力一樣可怕!

鹿一凡根本就沒把李彬放在眼裡,當下轉身,去湖裡把河雯給撈了上來,柔聲道:「河老師,你沒事吧?」

只見河雯俏臉通紅,雙手捂住胸口,低聲道:「我沒什麼事……就是……這衣服太薄了……」

鹿一凡聞言,定睛一看,此時被湖水泡過的河雯的白色打底小背心已經全部濕透,因為太薄了,緊緊貼著河雯的皮膚。

而她的黑絲也全部濕透,緊緊貼著皮膚,裡面姣好的身材暴露無遺。

鹿一凡當即脫下外套披在河雯身上,還寵溺的摸了一下她的鼻頭道:「遇到事了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我還以為你又在耍我呢!」

如此親昵的行為讓河雯沒由的心臟一陣亂跳。

這個鹿一凡,正經撩妹的時候實在太吸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