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念頭憑空出現,灼燒得園主夫人玉一樣的肌膚粉紅滾燙起來。

“玉青竹,你從師門出來時,就發誓這輩子不能動情,不能與男子結合的。”

園主夫人心頭默唸,竭力穩住自己的心神。

反而是林絕,漸漸的心平穩了。

“夫人,你亂想什麼?你的真氣走岔了。”

聽到林絕的疑問,園主夫人又羞又囧。

這個傢伙,一臉正氣的,搞得自己倒貼似的,真是羞死人。

只是當林絕吸扯着她體內的真氣時,園主夫人還是不可抑制的發出一聲啼叫。

如泣如訴!

簡直要命啊,林絕差點瘋去。

園主夫人還是他這輩子遇到最有誘惑力的女人。

“不行,心不能亂,意不能亂。”

林絕咬牙,丹田的吸力加大。

園主夫人體內有一道詭異的真氣,非常頑固。

三小時後。

林絕已經是滿頭大汗。

園主夫人更是香汗淋漓,身上僅有的薄衫緊緊貼合在凹凸有致的身體上。

“林絕,要不下次再試吧,這真氣是一個鬼道修者留在我體內的傷勢,一時半會解決不了的。”

園主夫人輕聲道,她怕林絕受不了,做出什麼事來。

“不行,再有一次我不能保證自己忍得住。”

林絕語氣有些埋怨:“夫人,你這樣,讓我這個處男很爲難啊。”

園主夫人羞澀得無以復加:“你別說了,專心點。”


面對這個小男人,她真是束手無策。

最終,廢了老大的力氣,園主夫人體內那道真氣終於被林絕吸扯出來。

林絕大喜,臉色隨即一變。

“夫人,你這是要突破的徵兆啊。”

園主夫人又恢復那神聖不可侵犯的神態:“我馬上就要八品大成。”

林絕任務完成,不敢再呆下去。

多看一眼,他就多一份衝動。

“那我先走了,夫人你太……那個了,我怕犯罪。”

這略有挑逗的話,差點讓園主夫人運功走岔氣。

不過她現在不方便說話,只是睜開眼,恨恨瞪了一眼林絕。

“妖精,居然用眼神勾引我。”

林絕走出靜室,嘀咕了一句。

沒想到這壓得很小聲的話,直接讓園主夫人身體一顫。

趕緊收攝心神。

要是可以,她保證要打死林絕。

這個登徒子,居然說自己勾引他?

她冰清玉潔,不可能有這種想法。

凌思雨見林絕出來,疑惑道:“絕絕,你怎麼滿頭大汗的?你和夫人在裏面幹嘛?”

林絕乾笑道:“幫夫人療傷,小事,我們走吧。”

凌思雨有些狐疑,直覺告訴她,林絕沒說真話。

只是她心思單純,是想不到其他方面上去的。

林絕可不敢給這妮子一五一十的交代出來,就算凌思雨不在乎,園主夫人那麼暴躁,說不定會追殺他。

林絕並未回森林莊園去,而是取道納蘭家的房地產工地。

金誠已經把這處樓盤命名爲:京都花園。


剛纔林絕接到電話,京都花園那邊龍家和金家的人來要人了。

而且氣勢洶洶,如果不放人,就踏平京都花園。


對此,負責京都花園安保的巫鵬都倍感壓力。

畢竟被林絕扣押的,是龍家和金家的直系子弟。

“一個也別放。”

林絕話是這麼說的。

可做起來就難了。

巫鵬此刻正帶着人和龍家及金家的人交涉。

龍家的人厲聲道:“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扣押龍王少爺,他如今是龍家的獨苗,如果出什麼事,你們負責得起嗎?”

巫鵬有些忌憚龍家隊伍裏的高手,但還是冷笑道:“龍王炸我們大樓,被扣押下來算什麼,沒直接弄死他就算好的了。”


林絕教他,態度一定要硬,甚至是囂張。

巫鵬無法,心想要是老子被龍家高手一個回合滅了,你林絕陪我命嗎?

林絕當時非常輕鬆地道:“放心,巫老你按我說的辦,不會有問題。”

巫鵬無法,只得遵照林絕說的那樣,囂張就行。

金家的人冷笑道:“金宇齊少爺是金家繼承人,你們把一個世家繼承人扣押下來做苦力,是不是太放肆了?”

巫鵬鼻子朝天哼道:“世家繼承人又如何?誰讓他作死的?人我就是不放,你們要是不服,想動手也行,反正林少馬上就過來。”

聽到林絕馬上過來,龍家和金家高手都有些臉色難看。

而正在工地上頂着烈日搬磚的龍王和金宇齊有苦說不出。

“龍少,我實在受不了了,太累了,這日子,何時是個頭啊?”

金宇齊耷拉着臉,整個人都瘦了一圈。

龍王也好不到哪裏去,都曬黑了:“宇齊,你能不能別這麼慫,家族那邊已經過來交涉了,相信很快林絕就頂不住壓力,放我們走。”

金宇齊痛苦道:“龍少,你覺得林絕真的會放我們嗎?他可是說過要讓我們把大樓修起來再走。”

龍王冷哼道:“不放也得放,等本少脫身,一定要夷平這處工地。” “你們兩個不好好幹活,嘀咕什麼呢?”

這時金誠過來了,手上拿了一根皮鞭。

龍王冷笑道:“你不過是金家的棄子,在老子面前神氣什麼?”

他嘲諷未完。

啪一聲!

身上就捱了一鞭子,打得龍王痛吼:“你敢打我,我弄死你。”

只是他剛要動手,就感到丹田一陣抽搐,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來。

啪啪啪!

接連三鞭子,抽得龍王倒吸冷氣,話都說不出來。

倒在地上慘叫。

金誠冷笑道:“我還會怕你們?有林先生給我撐腰,我甚至可以讓你兩個不知不覺死在這工地上,你們信不信?”

金宇齊恨聲道:“金誠,你以下犯上,遲早要被我將你收拾到死。”

金誠不發一言,上前就是一頓皮鞭伺候。

抽得金宇齊在地上打滾:“別打了,我求你了,別打了。”

金誠這才罷休,又去巡視其他地方了。

他從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將金家得的人踩在腳下。

踩的還是金鎮雄的大兒子,這滋味太過癮了。

這一切,都是林先生賜予他的。

好不容易龍王和金宇齊才從地上爬起來。

“混蛋,如果是以前,我一根指頭就能捏死這個雜種。”

金宇宙齊破口大罵。

龍王連罵的力氣都沒有了。

只是殷勤地盼望着家族的人來接他走。

這地方,他一秒也不想呆下去了。

可是等了好半天,龍家和金家的人還是沒來。

兩人原本期待的心境也變得浮躁起來。

工地入口處。

林絕的車停下,帶着凌思雨下車。

“巫老果然還是有兩把刷子的,鎮住了這兩家的人。”

林絕都怕巫鵬頂不住,被兩家的人搶走龍王和金宇齊。

林絕一到,龍家和金家的人就不糾纏巫鵬了。

“林絕,你終於來了,誰給你的膽子,私自扣押龍王少爺和金宇齊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