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名字在姬昊的腦海中轟然炸響。

師父紅塵仙王曾跟他說過,遠古世代的仙域,有一人曾獨斷萬古。

那人便是奪天神王。

也是那個世代真正意義上的舉世無敵!

這一切都源於他自創的秘法。

奪天!

奪天,奪天,顧名思義,就是他能奪取任何有利於自己的東西來強大自身。

氣運、資質、體魄。無不可奪者!

曾有人傳言,奪天神王已經可以奪取天道來給養自身。

只是後來那奪天神王為追求更高的境界,離開了永恆仙域。

從此下落不明。

他的傳承也隨着他的消失,泯滅在了歷史長河之中。

「雖然我得到的傳承並不完整,不能做到真真意義上的奪天地造化為己用,但想要奪一人的資質和體魄卻還是可以做到的!」

聽到此處,姬昊終於明白了蕭湘湘要做什麼。

她想奪取自己的根骨資質與仙人體魄!

「三年來,我不斷的在這中樞古星上佈置,就是為了等你到來那天!」

「等你將那萬古無雙的體質送到我的面前。」

說道這裏蕭湘湘再次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

姬昊劇烈的掙扎著,想要破開那金光的束縛!但一切終究只是徒勞。

「沒用的!我知道你身上必定會有紅塵仙王留下庇佑你的手段,所以我花了三年的時間在這中樞古星之上佈下了奪天之陣。」

「這個獻祭了中樞古星所有生靈的奪天陣法,就算紅塵仙王親至也無法短時間內破開,更別說現在的你了!」

「現在來吧,乖乖獻上你的一切!」

說完,蕭湘湘抬起手向著姬昊的頭頂抓去。

————————————-

蕭家會客廳。

此時的蕭家會客廳里除了蕭湘湘外已經空無一人。

只有那屋頂處破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還在不斷掉落的木屑,好似在訴說着方才的慘烈!

蕭湘湘看着那巨大的窟窿嘴角邊露出一抹古怪的微笑。

「不愧是中樞古星第一人,當真是有些手段。」

方才在她奪取了姬昊的資質與體魄之後,便欲將奄奄一息的姬昊徹底擊殺!

但此時那奪天之陣卻失去效用。

原來是這中樞古星上所有的生靈都已徹底的獻祭殆盡。

就連蕭家大宅之內,那修為驚天的姬家族老也已被那金光所消融。

但出乎蕭湘湘意料的卻是那歐陽天望。

他竟然沒有被奪天之陣所吞噬,在陣法失去效用的同時,他飛身上前,一下擊退了蕭湘湘,帶着已經昏迷的姬昊衝破屋頂,向著星空深處逃去。

歐陽天望在奪天之陣中,通過一些未知的手段保住了性命,但也已是強弩之末。

不過好在蕭湘湘雖然奪取了姬昊的天資,但修為卻並沒提升多少,自己才能在倉促下將她擊退,把姬家少尊救了出來。

此時已逃的失去的蹤跡。

蕭湘湘也並沒有追去,只是抬起自己的雙手,雙眼在雙手之間不斷的來回打量。

她感受着身體里那澎湃的力量,品味着那恐怖仙體內孕育著的極致強大。

狂笑之聲再次的響起,在這死寂的蕭家不斷的回蕩。

顯得是無比的詭譎。

————————————-

永恆仙域姬家。

此時的姬家已經亂成了一鍋粥。

昨日滿身鮮血的歐陽天望帶着奄奄一息的姬昊回到了姬家。

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徹底的嚇傻了。

誰不知道姬昊乃是整個姬家未來的希望。

此刻竟然變得如此模樣,怎不叫人心驚膽戰!

此時姬昊正躺在奢華的錦榻之上。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正坐在他的身旁替他把著脈,檢查着他身體的狀況。

老者身後站着一身材偉岸的中年男子。

只見他穿着彩虹色方格獸紋錦鶴氅,一條薄荷綠戲童紋金帶系在腰間,一頭烏黑光亮的頭髮,有雙深不可測的虎目。

此刻他的臉上佈滿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他就是姬昊的父親。

姬榮軒。

也是現任的姬家家主。

他站在老者的身後,臉色陰鬱不已!

在歐陽天望將兒子送回來后的第一時間,他便派了族內高手前往中樞古星查探。

得到的結果卻讓他的心沉到了谷底。

那中樞古星之上已沒有一個生靈,徹底的成為了一顆死星。

那蕭湘湘也早已不知蹤影。

在這廣闊的星域要找一個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這蕭湘湘既然已經做出如此慘絕人寰之事,必然會覓地遠遁,想要尋她更是千難萬難!

此刻姬榮軒心裏對蕭湘湘可謂是恨意滔天。

恨不得能生啖其肉!痛飲其血!

這時那老者檢查完了姬昊的身體,緩緩的站起身來。

姬榮軒趕忙上前兩步來到老者身前,躬身問道。

「仙王我兒身體如何?」

原來這位老者便是仙域的唯一至尊,紅塵仙王。

紅塵仙王對着姬榮軒面色難看的搖了搖頭。

「雖然性命無憂,但仙體已失,修為更是丁點不剩!」

說完嘆了口氣。

「昊兒的仙路從此徹底斷絕,以後就讓他做個閑散的姬家少爺吧!」

說完紅塵仙王不再停留,轉身朝着屋外行去,獨留臉色已變得異常蒼白的姬榮軒在原地不住的顫抖!

只是紅塵仙王和姬榮軒不知道的是,那看似還陷入昏迷的姬昊,此時的靈魂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了。

「竟然穿越了……」

「這樣一個萬眾矚目的絕世天驕,怎麼突然就廢了!這個劇本好像不太對……」

「本來應該是完全體主角模版,現在好了又他么的變成廢材了,對了金手指!我的金手指呢??」

一夜宿醉過後,醒來忽然發現自己變成了舉世矚目的絕世天驕姬昊。

從融合的記憶里知道,他剛出生之際,紫氣東來三千里,天地為他祝賀。

萬道光明照耀,聖光為他洗禮,化夜幕而成白晝。

靈韻潮汐向他蜂擁而來,天道激蕩,連下九天九夜的靈韻甘霖!

又是這片星域最頂尖的姬氏家族世子。

簡直是標準的高富帥。 ,

第860章

「別不開心嘛宋三喜!你說的,公平競爭嘛!這一局,我贏了,浪漫燭光晚餐,是我和有容的。你開心一點,人嘛,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啦!」

宋三喜在門口停下,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謝謝你最後的話,心靈雞湯分享。回去吧,風大,別閃了舌頭。好好等有容下樓。」

說完,表情一臉的嚴肅,走了。

顧東,有點不自在。

但,還得硬著頭皮,裝出瀟灑的勝利者姿態。

「回見啊,宋三喜!」

「放心,有容我平安的接走,又平安的送回劇組,反正她也不回家住。」

宋三喜心裏微微一跳,突了一下。

但,沒回頭,一直走。

狗·日的,挺厲害啊!

有容住劇組這種事,也知道?

宋三喜,只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顧東的手下,在監視老子和蘇有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