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事情要是傳揚出去,那些認識他的老傢伙肯定一個個都會笑掉大牙,把他當成樂子看!

「可惡至極!范浪,雲冬鷹,鴛鴦俠侶,飛羽幫……你們統統都要死,否則難消吾恨!比人數,碧煙谷豈會怕了你們?等我回去調兵遣將,將你們一舉殲滅。」

碧煙老祖恨得咬牙切齒。

他受傷不輕,飛到半路,見無人追擊,騰出空來為自己療傷。

瞳術·長生之眼!

碧煙老祖一雙白眼大放光明,釋放出濃郁的生氣,滾滾生氣遊走全身,開始修復傷勢。

萬物生靈都有壽元,壽元一旦枯竭,就會開始衰老。

人越老越怕死。

修鍊生死輪的生氣可以延長壽元,為了活的更久一點,碧煙老祖下苦功修鍊了長生之眼,將平日里盈餘的生氣儲存到了雙眼之中,這才導致他的雙眼變成了白色。

靠著一雙特殊的長生之眼,碧煙老祖的外傷迅速修復,至於內傷還得一段時間才能完全治好。

「哼!」

碧煙老祖冷哼一聲,朝著東北方向飛了過去,那裡是碧煙谷的方位。以他的速度,一天時間足以飛到。

半路上,碧煙老祖注意到了一個小村子,村內有房屋幾十棟,村民加在一起不過幾百人。

妖魔鬼怪叢生,越是在人多的地方生活就越是安全,一小群人生活在野外是非常危險的,睡覺都睡不安穩。

像是這種人數稀少的村子,往往都是為了謀生才聚集起來的,村民一個個都是苦命人。

碧煙老祖心情不好,也沒有多想,直接甩手打出一道有毒的勁氣,轟擊在了小村子內。

轟!

勁氣爆開,毒煙擴散,瞬間席捲整個小村子,可嘆這些村民稀里糊塗的就中了毒,而且是致命的劇毒。

毒藥很快發揮效果,一個個村民的肌膚迅速潰爛脫落,鮮血順著傷口流淌而下,痛的他們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畫面慘不忍睹。

片刻之後,就有人化為膿血而死,剩下的中毒者很快就會步後塵,其中年紀最小的還只是扎著小辮的孩子。

碧煙老祖冷眼看著那些村民中毒慘死,就好像是在看戲。

「呼,心情好一些了。」

碧煙老祖面色稍緩,收回了目光,加快速度破空而去。

被劇毒侵染的村子無一倖免,全都被毒死了。

……

當晚。

范浪身在飛羽幫的一間客房內,盤膝坐在地上,正在吸收戰鬥所獲的玄鐵精華。

就見一團團的銀色粉塵飄散在半空中,這些就是玄鐵精華,乍一看就跟金屬粉末一樣。

范浪直接用身體吸收玄鐵精華,割開了手指,露出一截染血的白骨,將玄鐵精華吸收到上面。

玄鐵精華注入白骨,令白骨泛上一層銀色,就好像是在鍍銀。隨著玄鐵精華的大量注入,銀色越來越多,令霸骨發生了本質上的改變,由骨質轉變成為了金屬質感。

這個轉變的過程會吃一點苦頭,范浪咬牙忍受,額頭冒出了豆大的汗水。

強者之路,布滿荊棘,這點苦頭算不了什麼。

整整八斤的玄鐵精華,被范浪吸收一空,終於淬鍊出了完整的玄鐵骨。

【玩家的霸骨進階為3星玄鐵骨,防禦力+12%,生命值+12%,自愈速度+10%,攻擊力+10%。】

「試試效果!」

范浪猛睜雙眼,眼中精光乍現,從儲物卡中取出一柄5星級的鐵鎚,一把抓在手中,施展出空手碎白刃技能。

咔!

一聲爆響,鐵鎚竟然被范浪空手捏癟,整個扭曲變形。

空手碎白刃這一招對於霸骨有很高的要求,霸骨越強,這招越強。范浪獲得玄鐵骨,受益最大的就是這一招。

「有了玄鐵骨,我變得更強了,但是跟軒轅骨比起來還差得遠,等到處理完碧煙谷,一定要去把軒轅骨弄到手!」

范浪握緊拳頭,對於強大的軒轅骨充滿期待。

……

轉眼到了隔日,聯軍再次上路,比之前多出了五萬飛羽幫的人馬,還多出了六位玄尊高手,實力大大增強。

飛羽幫只留了一位玄尊高手守在老巢以防萬一,這次算是精銳盡出,只許勝,不許敗。

聯軍的前進方向是東北方,碧煙谷在那邊,百草谷也在那邊,兩處山谷彼此相連,是多年來的鄰居。那一帶區域土地肥沃,人傑地靈,非常適合種植各種草藥,是煉丹師夢寐以求的寶地。

碧煙谷種植藥草是為了煉製毒藥,百草谷恰恰相反,煉製出來的多半都是對人有益的丹藥,兩個勢力的理念截然不同,雖然是鄰居,卻各走各的陽關道,老死不相往來,平日里兩處山谷的接壤之地都是封閉的。

百草谷的當家人名為百草仙姑,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婆婆,駐顏有術,保持著很年輕的樣貌,被人尊稱為百草仙姑。

很少有人知道,其實百草仙姑在很多很多年以前與碧煙老祖是師兄妹的關係,兩人師出同門,一起學習歧黃之術,結果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一個精於毒藥,一個精於丹藥。

由於種種不合,兩人從此反目,已經斷絕了同門之情。

多年過去,這些往事都已經被塵封與淡忘。

范浪對此知道甚詳,而這個關係正是可以利用的地方!

如果換成迂腐之人,或許會被各種遊戲任務限制住,按部就班的做任務,范浪卻不會拘泥這些,而是會根據現有的情況去利用所知的一切,不介意去打亂那些任務,過去發生的,或者以後將要發生的,在他看來都可以利用。

他要將天下大勢玩弄於鼓掌之間,讓世界在指間翩翩起舞。

碧煙谷那邊就算要報復也要時間去調遣與籌備,這為風雲聯軍爭取到了趕路的時間,以免提前爆發全面大戰。

半路上,范浪暗中差遣城主府的死士幫自己送出了一封密信,這封信是他的一個後手,以防萬一之用,關鍵時刻,或許會成為壓彎碧煙谷的最後一根稻草。

一路星夜兼程,聯軍接近了兩處山谷,明天就能抵達目的地了。

夜幕降臨,聯軍就地紮營,天亮才會繼續趕路。

范浪有心把大軍留在這裡,一個人連夜前往百草谷擔當說客,以便儘快完成結盟。

就在范浪即將出發的時候,一縷丹藥的幽香突然絲絲縷縷的鑽入了他的鼻孔,引起了他的注意。 「小時,你就看在趙叔,如此辛苦跑回來的份上,趕緊說說唄。」

姜小時,「……」一個男人怎麼能這麼八卦。

「小時,你要是說了,趙叔我帶你出去玩。」趙花顏拋出好處。

姜小時抬起漂亮如同水晶石的大眼看著趙花顏,「趙叔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從小到大趙叔什麼時候騙過你,。」

趙花顏這話一落,姜小時就沙發隨便拿來一個小包挎起來,往外走,「走走我們出去說。」

趙花顏一愣,看著姜小時,「小時,我們說完了在出去。」

姜小時笑眯眯的看著趙花顏那張俊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趙叔,您從小到大忽悠了我這麼多次,您覺得我還會上當嗎?您今天要是不帶我出去,那麼等會兒五叔回來了,我就告訴他,您不遠萬里回來就是為了幫我,還舉雙手贊同我交男朋友,您說到時候五叔會不會體量你最近太過於悠閑,給您早點事做。

趙花顏聽話,一張笑臉逐漸消失不見,眼皮都不由自主的跳了跳,小丫頭今天怎麼就較真?平日里小丫頭最多白他兩眼,不理會他,今天真是見鬼了。他要是今天真的把姜小時帶出去了,某人回來不給他找點事做才怪。

咳咳……

趙花顏乾咳了兩聲,來掩飾尷尬,「小時,那什麼剛才導演打來好幾個電話,估計是叫我回去拍戲,其實吧,趙叔我是偷偷跑出來的,等趙叔我拍完戲在帶你出去玩,我就先走了。」

趙花顏一邊說一邊就在開始往外溜,姜小時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能出去的機會,伸出手腳就攔住了他的去路,笑眼眯眯,「趙叔,我剛才還聽見您說是專門請假回來看我的,您這前後說的話都對不上,您當我智商只有三歲啊,您今天帶也帶,不帶也帶,反正我就是要出去。」

姜小時說的認真,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帶,趙花顏知道自己今天算是被這小丫頭給訛上了,無奈的說道,「小時,帶你出去可以,不過你五叔回來,你得幫趙叔說話,不然以你五叔的手段,你是知道的,趙叔我是靠臉吃飯的,行嗎?」

「好。」姜小時爽快的點頭,只要能出去什麼都好說。

「那你等我幾分鐘,我換身行頭。」

「我跟您一起。」姜小時跟在趙花顏身後,寸步不離。

趙花顏,「……」本來想溜的。

……………

時代廣場咖啡廳

姜小時吃著冰淇淋,玩著手機,旁邊的凳子上全是逛街的戰利品,今天下午讓她體驗了一把,買衣服不用看價錢的奢華,讓她不得不感嘆有錢真好。

「小時,時間差不多了,在晚你五叔回家,我們兩都別想有好日子過。」趙花顏戴著口罩和帽子,求著自己旁邊的小祖宗。

「不要。」姜小時一口就拒絕了趙花顏的提議,「趙叔,剛才在車裡,您不是還跟說要帶我去酒吧玩嗎?我還等著。」

趙花顏,「……」自己有說過嗎? 毒藥?

范浪第一時間聯想到了毒藥,懷疑是碧煙谷暗中使壞,但是檢查了一下之後發現自己並沒有中毒。

如果進入中毒狀態,他安插在系統中的小插件是會有提示的,免疫不等於查看不到。

不是毒藥,卻又這麼香,實在很奇怪。

范浪提鼻子使勁嗅了嗅,向身邊的人詢問他們有沒有聞到香氣,結果周圍的人都說沒有聞到,這意味著只有他自己一個人能聞到,這個香氣是有人故意施展特殊手法送到他鼻子里的。

這就有意思了。

香氣肯定有來源,范浪沿著香氣尋找,走了一圈,發現香氣的源頭竟然在自己的營帳內!

原本昏暗的營帳,忽然亮起了燈光,一道人影在燈光的照耀下印在了營帳上,接著裡面響起了女子的聲音,聲音沉穩而又帶著些許沙啞,絕不是年輕女子能夠發出的。

「不請自來,冒昧造訪,還請莫怪,請閣下獨自進入帳內一談。」

「你是?」

「進來一談便知,老身並無惡意。」

「好,那晚輩進去了。」

范浪揮揮手,示意別人不要跟上來,獨自走進了營帳。

裡面端坐著一名氣度雍容的老婆婆,身穿深色牡丹花紋長裙,外披著一套草環披肩,一頭銀髮高高挽起,打理的整整齊齊,插著一根木簪。儘管受到了二百年的風霜洗禮,她的容顏依舊青春美麗,肌膚紅潤光滑,唯獨眼神里的沉穩是年輕人難以擁有的。

滿頭白髮卻長著一張漂亮的臉蛋,這位老婆婆給人的感覺實在很特別,有老人的成熟穩重,又有年輕人的傾世容顏,別有一番魅力。

而她的身份也已經呼之欲出——百草仙姑!

本來是范浪要去求見對方,沒想到對方主動找上門了,這倒是省去了不少路程,是一件好事。

范浪心中暗喜,恭敬打了個招呼:「參見百草仙姑,晚輩這裡有禮了。」

「你認識我,我也認識你。你是范浪,來自風雲城,最近聲名鵲起,做了好幾件大事,殺了葉不群父子,還聯合了血殺閣與飛羽幫,甚至連碧煙老祖都在你手上栽了跟頭。」百草仙姑一一細數。

「不愧是百草谷的谷主,消息真是靈通。」

「既然彼此了解,那就有話直說吧。你率兵來到這裡,不朝著碧煙谷進發,卻將帶兵逼近了百草谷,這是何意?」

「原來谷主是為此而來,請不要誤會,我們確實是要趕往百草谷,但並沒有什麼敵意,更不敢對百草谷無禮,去貴山谷只是想與你們聯手一起對付碧煙谷而已。」

「百草谷與碧煙谷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會打破這個局面,你們想要進攻碧煙谷,那是你們自己的事情,百草谷不會插手。另外我得提醒你一句,碧煙谷內暗藏了很多屍毒,一旦遇到滅頂之災,就會將屍毒釋放出去,荼毒萬里,沾染屍毒的人,如果修為不濟,很快就會變為殭屍。你們進攻碧煙谷,就算贏了也會付出很大的代價,還是掂量掂量比較好。進攻碧煙谷,百草谷不會出手,如果是談和,老身倒是願意幫忙說幾句話。」

百草仙姑給予了明確的答覆,一口拒絕了聯手的邀請,並且透露了一個重要的訊息。

這個訊息,范浪是知道的。

按照遊戲的劇情,碧煙谷是一個支線副本,攻破之後就會釋放大量的屍毒,使周圍爆發屍毒瘟疫,製造出多個殺殭屍的副本,這段劇情被稱之為「殭屍狂潮」。

以前是遊戲,現在卻是活生生的現實。

一旦屍毒爆發,將會生靈塗炭,死傷無數。

范浪對此早有準備,屍毒有葯可解,利用百草谷的煉丹能力,足以化解危機,避免災難發生。

眼下的難題是如何說服百草仙姑,只要說服了她,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范浪肅然直視百草仙姑,質問道:「難道你想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兄一錯再錯下去嗎?碧煙老祖以及碧煙谷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你比我更清楚,他們與毒為伍,害人不淺,欠下血債累累,如今天下大亂,碧煙谷變本加厲,越來越猖獗,為各方勢力販賣毒藥。不滅掉碧煙谷,以後不知道還會有多少人被毒死。我不是為了自己才來求你,而是為了蒼生請命!」

這一番話擲地有聲,百草仙姑聞言有所動容,臉上的平靜被打破,愕然道:「你知道我跟碧煙老祖是師兄妹關係?」

「略知一二,其實也不是什麼太大的秘密。」

「雖然不是秘密,但也很少有人知道了。」

「聽說當年你曾經出手制止過碧煙老祖,可是沒能成功,後來反目為仇。你在碧煙谷旁邊安家落戶,為的就是震懾碧煙谷,以免更多的人受害。由此可見,你有一顆醫者仁心,以前你實力不夠,如今有了這麼多幫手前來,為何還要拒人於千里之外?你若是真心救人,真心想清理門戶,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別讓自己後悔!」

「這……」

百草仙姑猶豫不答,內心糾結,天人交戰。

很多年過去了,她已經失去了年輕時的種種衝動,而且碧煙老祖這些年一直在閉關,危害大不如從前,她幾乎放棄了對付碧煙谷的念頭。

如今聽到范浪的一席話,百草仙姑陷入兩難境地,難道真要她在晚年出手,終結掉師兄的性命?

當年,師兄妹反目成仇,如今,兩人再次對立。

也許,這就是命運。

「屍毒怎麼辦?」百草仙姑說出了另一個顧慮,「我剛才已經說了,碧煙谷有屍毒這張底牌,一旦陷入危機,就會釋放屍毒,與所有人玉石俱焚。」

「屍毒不成問題,我這裡有解開屍毒的丹方,按照此方煉製,將丹藥融入水中,只要喝下去就可以解除碧煙谷的特製屍毒。」范浪開啟儲物卡,從中抽出一張早就寫好的丹方,遞給了百草仙姑。

百草仙姑接過來一看,這張丹方頭頭是道,種種藥材契合藥性,絕不是胡亂寫成,具體是真是假,煉製出來試一試就知道了!

如果丹方有效,化解了屍毒的難題,那麼碧煙谷也就失去了一張重要的底牌,就算滅掉碧煙谷也不會引發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