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正是老傑克想要先跟對方談談,看看能否和平解決此事的原因。

一來,正如他剛才所說,他和傲龍商會還是有些交情的,這種交情讓老傑克不想看到對方和洛奇刀兵相見。

二來,他也是在為洛奇考慮,回來的船員已經說了,傲龍商會將背山村建設的相當不錯,所以如果能在不交戰的情況下讓對方和平撤走,那洛奇豈不是能撿一個大便宜?否則一旦交戰,雷鷹城的艦隊一出動,那麼重新建好的村子可就又毀了。

所以老傑克才會提出這個建議。

而等到他這番話說完,洛奇就想了想,隨之點了點頭:「可以,你明天出發,讓林峰護送你一同前往。」

「謝大人!」

見洛奇點頭同意了自己的想法,老傑克趕忙施禮,而既然老傑克打算去說服對方,洛奇也不方便立刻做下一步的安排,所以隨後就將眾人都散去了。

只不過到了晚上的時候,他卻是將林峰單獨叫到了城主府。

「明天你護送傑克閣下前往背山村,一定要注意保護好他的安全。」

書房當中,洛奇坐在書架旁,將手中的書本合上后,看了林峰一眼。

「大人放心,屬下一定儘力!」

站在洛奇面前,林峰立刻保證到,但在這之後他就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大人,還有別的事情嗎?」

說實話,對於洛奇特意叫自己來到城主府的舉動,林峰多少有些不解,因為保護老傑克這種事情肯定是不需要特別叮囑的,林峰自然會盡全力,所以他覺得洛奇叫自己來,應該還有別的事情才對。

果然,在這之後洛奇就嘆了口氣:「傑克閣下的好意我能明白,但是……」

說話間洛奇就笑著搖了搖頭,並看向了林峰:「但是傲龍商會在背山村投入了這麼多,怎麼可能被三言兩語就打發走,所以在這件事上,傑克閣下只要儘力了就好,其它不需要強求,你們兩個都平平安安的回來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嗎?」 羅祖銘黑著一張俊臉,拖著一臉鬱悶的司洋,一頭扎進包間……

眾人齊刷刷地看向黑著臉的羅祖銘,滿頭霧水。

「老實待著!」羅祖銘綳著臉,語氣略帶責備:「就你話多!」

「什麼情況?」喬世傾一臉詫異。

「能有什麼情況啊?」司洋一臉委屈:「我還不是怕莞……」

「咳——」羅祖銘乾咳了一聲,拿眼睛斜了司洋一下。

司洋話沒說完,碰上羅祖銘極富示意性的眼神,訕訕地閉了嘴,垂頭喪氣地拉過椅子,一屁股坐下。

凌煙有些坐不住了,一臉擔憂,試探性地問道:「我家伊妹沒事吧?」

司洋抬起頭,正欲開口,看了看羅祖銘的臉色,又老老實實地閉上了嘴巴。

「莞伊是沐謙的寶貝!她和沐謙在一起能有什麼事?」羅祖銘搶過話頭,生怕司洋再次說錯話。

凌煙半信半疑地坐了回去,心底仍然有一絲納悶。

喬世傾饒有興趣地看著凌煙的一舉一動,突然走到凌煙旁邊,低低說道:「你倒是挺關心那個小丫頭哈!」說完,緊挨著凌煙坐了下來。

凌煙冷不丁嚇了一跳,「啊」的一聲從椅子上彈起來……

喬世傾捂著自己的左耳,一臉不滿地嘀咕道:「吵死了,耳朵都被震聾了!」

「你有病啊!」凌煙怒氣沖沖地朝喬世傾吼了一句。

喬世傾也不生氣,痞痞地看著凌煙,一臉壞笑:「是啊!你看出來了?」

凌煙沒料到喬世傾不按套路出牌,瞬間語塞,傻愣愣地杵在原地。

喬世傾見凌煙吃癟,心底驀地湧上一種反敗為勝的喜悅,笑眯眯地站起來,俯身在凌煙耳邊,那張長相妖孽的俊臉幾乎貼著凌煙的臉頰,用一種細到只有凌煙能聽到的聲音挑逗道:「我有淫病,你給治治?」

凌煙一愣,小臉瞬間紅透。

喬世傾細細地盯著凌煙含羞的小臉,妖孽無比的俊臉上浮現出一種極大的滿足感,魅惑一笑,用自己那獨有的略帶沙啞的性感嗓音打趣道:「這麼說,你默認了?」

凌煙皺著秀氣的眉毛,惱羞成怒:「默認你個頭!」

看著凌煙一直紅通通的小臉,喬世傾有些疑惑,再次俯下身細聲問道:「你不會還是個chu吧?」

凌煙雖然性格豪爽,卻連男朋友都沒交過,長這麼大隻是暗戀過徐沐謙幾年,除了打架,連男生的手都沒正式摸過,聽喬世傾這麼直白的一問,白皙的小臉又燙又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喬世傾看著凌煙一臉尷尬的表情瞬間明白,痞痞地說道:「不會吧?我猜對了?」說完,朝凌煙壞壞一笑:「你們兄妹倆還真是兩個極端啊!」

「滾!」凌煙惱羞成怒。

喬世傾意味深長地看著凌煙,用一種有些發浪的聲調緩緩說道:「有需要一定找我啊!保證你心滿意足、意猶未盡、還想……啊——」

凌煙氣呼呼地擰著喬世傾的耳朵,滿臉怒氣。

「靠!我的耳朵!你鬆手!」喬世傾疼的臉都變色了。

凌煙若無其事地伸出另一隻手,趁喬世傾不注意死死地揪著另一邊的耳朵。

「啊!」喬世傾慘叫一聲,趕緊去扣凌煙的手。

凌煙早有預防,死死地揪著喬世傾的兩隻耳朵不鬆手,喬世傾一掰自己的手,就加大力度揪他的耳朵。

「痛!痛!痛!」喬世傾疼的齜牙咧嘴,雙手捏著凌煙的手腕,氣沖沖地吼道:「凌煊,管管你家蠻丫頭行不行?」

凌煊極不情願地抬起頭,一臉嫌棄地看了喬世傾一眼,繼續低頭玩手機…… 老傑克的想法是好的,這一點洛奇也明白,但他卻知道這種想法根本不可能實現。

礦產這麼重要的資源,傲龍商會既然佔了,就必然不會讓出來,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只不過老傑克既然想要努力一把,洛奇也就沒有過多解釋,就由著他去了,但卻對林峰交代了一番,讓他務必要將老傑克平安帶回來,畢竟雷鷹城還需要老傑克這個經驗豐富的行政官。

所以到了第二天的時候,老傑克就和林峰一起乘坐雷鷹號出發了。

而等到他們走了以後,洛奇就直接命令衛兵隊和艦隊都做好了出擊的準備,在他看來,等到老傑克回來以後,戰鬥就要開始了!

正如老傑克此前所想,對於背山村洛奇是志在必得,無論傲龍商會有什麼打算,又有怎樣的態度,他都會將背山村奪回來,即便需要發動一場大戰,也在所不惜!

所以當老傑克走了以後,洛奇立刻就行動了起來。

實際上老傑克返回的速度遠比眾人想象中快了許多,因為傲龍商會根本就沒叫他進入背山村……

和之前偵察船的遭遇一樣,當雷鷹號出現在背山村附近的時候,對方就同樣派出了一艘護衛艦來阻攔,在半空中就將雷鷹號攔下了。

這之後,老傑克到也見到了傲龍商會的管事,因為對方就在船上,兩人在見面后也確實談了一會,具體談了什麼沒人知道,但結果卻和洛奇預想中一樣,傲龍商會根本就沒有理睬老傑克的建議。

醉美人:皇上,我不要你 如此結果,讓老傑克垂頭喪氣返回到雷鷹城,並且見到洛奇后,老臉頓時就變得通紅,他在回到空港后就看到了整裝待發的衛兵隊和艦隊,立刻就明白洛奇早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了。

而接下來,也就不需要再多說任何廢話了,洛奇在隨後就讓衛兵隊全員登上了戰艦,緊跟著以戰騎號為首的龐大艦隊就一艘接著一艘的升空,浩浩蕩蕩的飛離了雷鷹城,直奔背山村而去!

隨著艦隊緩緩下降至低空,站在船頭的洛奇就又一次看到了蒼涼大地,對於背山村附近的地貌他還些印象的,不知道是由於惡魔的緣故,還是這裡本就如此,總之背山村附近十分荒涼,大地堅硬的好似龜殼,上面幾乎看不到任何植被。

但或許是在天空停留了太久的原因,使得即便大地上一片荒涼,但站在船頭的洛奇在望向大地時,依舊從心底感到了一股親切。

這之後不久,他們就靠近了破天峰的山腳,背山村也隨之出現在了視線內。

就在洛奇等人剛剛看到背山村的輪廓時,從村子周圍就出現了幾艘戰艦!

十艘偵察船。

三艘護衛艦。

隨著洛奇帶領艦隊靠近,傲龍商會駐紮在背山村的艦隊也隨之升空了!

和洛奇此前猜測的一樣,傲龍商會確實是在把將背山村當成自己家一樣建設,進而在這裡駐紮了大量的軍力。

傲龍商會的總部在一座中型天空城,規模不算很大,大概和紅寶石商會差不多,因此背山村的礦場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太重要了,商會不僅僅是打算開採這裡的礦場,甚至打算將整個商會的發展重心都轉移到這裡的礦場上來。

為此,他們重新修建起了背山村的城牆,不但加寬、加厚、加固,更是派遣了大量兵力駐守,以此來抵擋惡魔的進攻,只不過就彷彿洛奇沒有想到會被人捷足先登佔領背山村一樣,傲龍商會也沒想到除了自己之外,還有人知道背山村的秘密,並且還會來爭奪。

所以早在洛奇第一次派遣偵察船前來偵查的時候,傲龍商會就緊張了起來,不但是立刻將情況報告給了商會,更是早早就做好了戰鬥準備。

「雷鷹城……」

站在一艘護衛艦的甲板上,傲龍商會的尼爾森總管,也是背山村的總負責人,臉色早已難看的猶如苦瓜,因為即便還隔著很遠,他也依舊可以清楚看到洛奇所率領的龐大艦隊,這讓他忍不住心裡一沉。

由於身在背山村,消息比較閉塞,所以尼爾森並沒有聽說洛奇最近搞出來的一系列大新聞,但就算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洛奇,僅僅只是看到眼前這支龐大艦隊,就足夠了。

這樣一支以戰列艦為首,全部由大型戰艦組成的艦隊突然降臨,別說尼爾森此前還見到了老傑克,知道雷鷹城是奔著背山村來的,就算什麼都不知道,當看到如此龐大的艦隊來臨后也能明白這代表了什麼。

礦產這種資源,歷來是兵家必爭之地,除非屬於遺棄之民,否則誰拳頭大就是誰的,根本沒有什麼先來後到的道理可以講。

因此洛奇的來意尼爾森心知肚明。

只是讓他不能理解的是,之前他明明已經從老傑克嘴裡探聽過了,知道背山村被吸收進了一座小型天空城,也就是雷鷹城,可是一座小型天空城怎麼會有如此龐大和強悍的艦隊?

這種以戰列艦為首的大型艦隊,不應該是中型天空城才能擁有的嗎?

眼睛看到的一切,和心裡預想的一切,差距實在有些太過懸殊,使得甲板上的尼爾森十分矛盾。

但就算是這樣,他也還是想要試一試,看看能否憑藉著傲龍城的名頭將對方嚇退。

之前說過,傲龍商會的總部位於一座中型天空城,也就是傲龍城,因此尼爾森覺得對方既然是小型天空城,就算不給商會的面子,中型天空城的面子總要給吧?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想法,他才會帶領背山村的所有艦隊一同升空,就彷彿之前的老傑克一樣,尼爾森也想和洛奇談談。

這樣一來,雙方的艦隊很快就在半空中相遇了,與此同時尼爾森也已經想好了自己見到對方城主后的說辭,可就在這時候,就在他正等著雙方靠近時,有如悶雷一般的炮聲就突然響了起來!

尼爾森所率領的艦隊才剛以進入射程,洛奇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開炮!

談談?

談什麼談?從一開始洛奇就沒打算靠『談』來解決這件事,如果不是考慮到老傑克也是一片好心,不好直接拒絕,他早就兵臨背山村了,哪裡還會等到現在!

所以當對方剛一進入射程,他就立刻下令開炮! 喬世傾見凌煊不吱聲,一臉蛋疼地瞪著凌煙,凌煙不甘示弱地回瞪著喬世傾,雙手死死揪著喬世傾的耳朵不撒手……

一向以厚臉皮著稱的喬家公子在凌煙面前頻繁吃虧,除了一直忙著和美女手機聊天的凌煊,其他人均是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蠻丫頭,你給我鬆手!」喬世傾無比蛋疼地吼道。

凌煙無動於衷,一副我沒聽到的表情。

「……」喬世傾有些抓狂,又不敢亂動,稍微動一下耳朵上的力道就變大,憋了半天,見凌煙沒一點鬆手的意思,只好向溫哲求救:「大哥,你看看這蠻丫頭!」

「嗯!」溫哲淡淡地應了一聲,看著喬世傾憋屈的俊臉,輕輕抿了一口茶,緩緩說道:「準確說,煙兒那不是蠻,是活潑,六弟,用詞要嚴謹!」

「……」喬世傾頓時語塞:大律師果然伶牙俐齒,護短的水平真高!

「三哥!」喬世傾又把希望放在了羅祖銘身上。

羅祖銘雙手一攤,假裝無奈地說道:「六弟,會計事務所的生意一半都是凌家照顧的,你千萬別為難三哥啊,三哥還要養活一大家……」

「算了算了!」喬世傾一臉嫌棄地嘀咕道:「三哥,論哭窮的本事,整個H市沒人能哭過你!誰不知道你羅氏家族家大業大啊,整天昧著良心哭窮!」

「高……」喬世傾剛喊出一個字,突然一愣,話鋒一轉,硬生生改了口:「五,五哥,你給評……」

「你這是在喊我?」高博一臉詫異,隨即哈哈大笑:「老六,你平日里不是總嘀咕著,我只不過比你大了不到二十四小時,喊我哥,你吃了一個天大的虧么?」

喬世傾一臉無語,蛋疼地嘀咕道:「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你趕緊幫幫我!」

「難得你都喊哥了,這個忙必須幫啊!」高博淡定地說道。

喬世傾滿懷希冀地看著高博,原本以為自己要逃脫凌煙的魔爪,不想,看了高博半天了,高博嘴唇都沒動一下,一臉納悶地問道:「五,五哥,你倒是趕緊幫忙啊!我的耳朵還被這蠻丫頭揪著呢!」

「嗯!說了幫你啊!」高博慢條斯理地說道:「耳朵揪掉了,我親自給你做手術!」

「……」喬世傾差點吐血,只得將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一直在一旁看戲的高碩身上。

高碩早已看穿了喬世傾的心思,不等喬世傾說話,搶先說道:「解鈴還須繫鈴人!」

喬世傾話剛到嘴邊便被高碩一句話噎回了肚子里,一臉蛋疼地看著高碩嘀咕道:「奸詐如四哥!不愧是老狐狸的特助!」

「凌煊!」喬世傾再次喊凌煊,見凌煊沒反應,話鋒一轉,嬉笑道:「煊煊?煊兒?煊哥哥?煊大大?煊……」

「閉嘴!噁心死了!」凌煙一臉嫌棄地吼道。

「你嫌噁心就放手啊!」喬世傾嬉皮笑臉地說道。

凌煙白了喬世傾一眼:「不放!」

「你是不是愛上我了?」喬世傾壞壞一笑,厚著臉皮說道:「你揪著我不放不就是怕我離開嘛!」

「滾!」凌煙厭惡地吼了一聲,心裡無比嫌棄:這男人臉皮真厚!

「好了,不鬧了!先吃飯吧!」溫哲緩緩說道,說完,看著凌煙,換了一種溫柔的語氣:「煙兒,你坐我旁邊!」

「哦!」凌煙乖巧地應了一聲,鬆開喬世傾的耳朵,直接繞過高博和高碩,斯斯文文地在溫哲旁邊坐下。

「我去叫服務員上菜!」羅祖銘說完,起身出去。

喬世傾一臉震驚地瞪著凌煙,內心滿滿的不可思議:這蠻丫頭在大哥面前居然這麼老實!

凌煊酸酸地看著溫哲,十分受傷:明明自己才是煙兒的親哥好么? 面對傲龍商會的戰艦,洛奇二話不說,當對方進入射程后就直接命令開炮!

他的這種舉動,可是將尼爾森嚇壞了!

傲龍商會雖然在背山村駐紮了軍隊,但一個商會能有多少軍隊?所以背山村內僅僅只有十幾艘偵察船和三艘護衛艦罷了,這些戰艦用來對付惡魔或許可以,但用來進行大規模空戰卻是明顯不夠用的。

在這種情況下,尼爾森立刻下令戰艦掉頭,然後就瘋了一樣帶領艦隊退回了背山村。

還好,還好他們剛剛進入了射程洛奇便下令開炮,因此雙方的距離還很遠,魔法炮的命中率還不算很高,所以當尼爾森下令撤退後,整支艦隊雖然顯得很狼狽,但終究是有驚無險的退回了背山村,否則要是雙方再靠進一點,那麼別說跑了,尼爾森率領的這點戰艦都不夠洛奇這邊一輪齊射的。

而對於倉皇而逃的尼爾森,洛奇到到也沒有下令追擊,對方無非只有兩種選擇,要麼逃回背山村,要麼直接逃走;逃回背山村他們就成了瓮中之鱉,直接逃走反倒更加省事,無論哪種結果他都不在乎。

所以在這之後,洛奇就不急不緩的讓艦隊緩緩前進,緩緩飛向了背山村。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背山村的輪廓就逐漸清晰了起來,洛奇所率領的艦隊總算是達到了村子前。

「恩……」

立於戰騎號的船頭,洛奇用望遠鏡仔細看了一會,然後就對一旁的莉莉雅說道:「傲龍商會將村子建設的不錯,現在的村子看起來比當年還要堅固不少。」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