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就引誘出了魚人!

其中一體長三四米,高大的醜陋的魚人,哈哈大笑地道:“今天,真是收穫太大了!”

“嘿嘿嘎嘎!人肉,我們已經好久沒有吃到了。這個陷阱,已經空閒了好多年了!該死的,這個荒島,周圍有太多海底漩渦以及海底暗礁了。許多人類的船隻都無法過來!”

“這一次,我們已經要把他帶回去,好好犒賞一下,全族人!族長也會誇獎我們的!”

“大哥,我們是自己吃掉這個人,還是帶回族中?”

稍小一點的魚人問道。

“你真笨,我不是說清楚了嗎,把這個人帶回族中!族長,尊貴無比,也是好久沒吃到人肉,我們把這個人獻給族長,族長一定會很開心。我們日後,在族中的地位,也會大大提高!”

高大的魚人說道。

“對對,還是大哥想得周到!我們趕快,把他擡到族中吧!”

小一點的魚人叫道。

“走勒!”

高大的魚人哈哈一笑!

幾個魚人說着,便將南天給擡了起來,快步地跑了起來。

奇怪的是,魚人們,並沒有朝海水中,跑去,而是挖開了一個地道,從地道里頭,鑽了進去。

南天也沒有掙扎。

ωωω▪ t t k a n▪ CΟ

南天知道,這羣魚人可是這裏的常住居民,從它們的口中,問出枯井的下落,肯定要省力許多。

不然的話,一個一個地在荒島上找,也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馬月。

南天索性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着,這幾個魚人們的“八擡大轎”!

嘿嘿,睡一大覺,就到目的了!

………

“噗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幾個魚人將南天重重地丟在地上。

南天也被驚醒了。

南天打量了一下週圍。

周圍燈光昏暗,還有稀里嘩啦的水流聲,整個地方,顯得潮溼昏暗。

肉眼可及的地方,還有幾個大窟窿洞府。

“族長,族長!我們打到了好東西!”

“族長,你快出來,看看呀!”

幾個魚人大喊道!

從一個窟窿洞府裏頭,很快鑽出來一個黝黑地魚人。

這個魚人頭上戴着一個高高地黑色帽子,嘴裏頭還叼着一根怪異地香菸。

這個打扮時尚怪異地魚人,懶懶散散地道:“小二,小-三,小四,你們慌慌張張地幹什麼呀!我告訴你們多少次了,我們已經是魚人了,不再是魚類了!要有人的智慧!”

“不是的,族長,我們這一次,真的打獵到好東西了!是一個人,我們可以吃人肉了!”

高大的魚人興奮地說道。 “人?”

“哈哈!太好了,你們也抓到人了?說來也巧,剛纔,我帶着幾個護衛在海邊巡察,也抓了幾個鮮活的人!”

“這一次,我們可以好好美餐一頓了!”

帶着帽子的魚人族長,高興壞了,一邊說着,口水直流。

“那我們現在,就把這個人給剝皮抽筋吧!”

名爲小二的魚人,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魚人一族,大都生性殘暴,喜愛以人族爲食物。

在上古時期,魚人一族的食譜中,人族就是招待貴賓專用的。

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人族,雖然出生時候,弱小無比,但是一路成長,潛力巨大。

人族先祖,不畏艱難險阻,感悟天地,篳路藍縷,開荒闢地,薪火相傳。

最終,人族先祖當中,誕生了許多大能。

有了大能庇護,魚人一族,也是逐漸不敵,從此很難吃上人肉。

這個無名荒島上的魚人,就是上古魚人的後代。

這些年,困居荒島,對人肉可謂是渴望無比。

魚人族長擺了擺手:“不,不!先把這個人,帶下去,放到牢房裏頭,好好看押!吃人肉是一件大事情,一些準備工作要做好。”

“你們幾個,把人帶到牢房後,就趕忙去製作佐料!”

魚人族人吩咐道。

“是,我們聽族長的!”

小二,小-三,小四三個魚人點頭哈腰。

南天故作微閉雙眼,佯裝昏睡了過去。

南天心道:倒要看看,你們這羣魚人能翻出多大的浪花來?

幾個魚人將南天,擡進了一個昏暗的牢房。

爲了保險起見,魚人們還在南天的身上套上了幾個鐵鏈子。

做完這一切,“咣噹”一聲,魚人們關上牢房的鐵門,便離開了。

南天睜開了雙眼,眼睛一瞥,就看見了對面同樣被綁住的五個人。

這五個人也都是清醒狀態,只不過看起來,非常地狼狽。

其中,一個長相甜美,身材高挑的女子,瞪大了水靈靈地雙眼,仔仔細細地看了看南天。

“你不是,傳聞中,殺掉了閻羅之子與白馬殺神,又降伏了火煉公子的天棋南天嗎?”

女子驚呼一聲。

南天一奇,微微一笑:“你認識我?”

“自然是認識的!”

“我們都是來參加黑市大比武的,參賽者嗎?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莎莎。還有,我們五個人是來自流沙星軍事基地的銀河軍內部編製成員。”

美女解釋道。

“流沙星?”

南天腦海中,隱隱約約有一些印象。

流沙星是一個二等殖民星,綜合底蘊與雙子星大差不差。

當然,流沙星這樣的星辰,現在在南天看來,已經不足掛齒了。

閻羅星等一衆一等殖民星,何其強大。

閻羅之子,白馬殺神,不都還是被南天,給幹掉了!

見到,南天臉色淡漠。

一旁一個肌肉發達,人高馬大的男子,撇了撇嘴巴:“你這是什麼態度!說到底,我們流沙星也比你天棋星,要高一個等級!我們是二等殖民星,而你隸屬的天棋星只是一個三等殖民星!”

“我們比你優越無數倍,懂嗎?”

肌肉發達,人高馬大的男子高聲道。

“吳上尉,你不要這麼說,現在大家都是患難之友,同屬於銀河軍內部編制,現在落難於此,我們應該相互幫助纔是。”

美女莎莎撲閃着眼睛,緩緩地說道。

南天眼睛一掃,將這個所謂的吳上尉給掃描了一下。

人物:吳智章

身份:銀河聯盟一等男爵,銀河軍內部編制上尉銜軍官

財富值:一百萬銀河貢獻點

體能:24.3(14.2)

精神力:23

生命力:24.1(14.1)

力量:24.15(14.15)

敏捷:24.1(14.05)

綜合戰力:23.93(15.9)

主職業:機甲戰士/五品機甲戰師

第一副職業:暫無

天賦等級:通靈級

“一個垃圾的五品機甲戰師,也敢在這裏聒噪?”

南天心中不屑至極!

看着南天的表情。

另一個彪形男子,更是不滿了。

這人剃着一個大光頭,身上到處都是文身。

“你得意個屁呀!什麼,擊殺閻羅之子和白馬殺神,有什麼力壓白馬殺神!這些都別人給你吹牛,炒作的!”

大光頭冷哼一聲。

“你若真有閻羅之子與白馬殺神,他們這些人的實力,你還會淪落如此地步?”

大光頭嘲諷地說道。

“我看,你就是一個垃圾,一個狗屎!垃圾的三等殖民星渣子!”

大光頭,語言惡毒無比。

南天一怒,眼睛一凝,目光落在了這個大光頭的身上。

這大光頭和吳上尉都是一個級別的,同樣五品機甲戰師。

南天只需要一個手指頭,就能捏死他們!

在南天眼裏,這些人不過是跳樑小醜。

想到,還要觀察一下魚人們的動態。

南天暫時忍了下來。

“暫且,留你們一條小命!”

南天心道。

美女莎莎不知道情況,以爲南天受了侮辱。

也不知道,怎麼滴,這個美女莎莎,一見到南天,就對南天有些好感。

或許是,南天現在脫胎換骨,長了一副帥氣的面孔。

沒辦法,美女總是愛帥哥。

莎莎輕聲細語地,瞥了瞥大光頭:“倪上尉,我們同是天陽淪落人,何須這樣呢?大家,都不容易,我們不要相互攻擊了。大家和平共處不行嗎。我們想想對策,趕快出去,纔是正途呀!”

大光頭,倪上尉頭一揚:“開玩笑?和他一起合作,出去?莎莎,你放心,不用他,我們一定帶你出去!”

“砰砰!”

一隊魚人士兵,兇惡地巡察了過來。

魚人士兵們手持三叉戟,往鐵欄上,重重地打擊了幾下,迸射出火花。

“吵什麼吵?你們這些食物,都不老實點!”

“你們若是,再敢吵鬧,現在就把你們全部殺掉!”

魚人士兵惡狠狠地說道。

倪上尉與吳上尉,是流沙星軍事基地中,目前倖存最強的參賽者。

他們倆個或許比普通的魚人士兵強大。

但是,遇到魚人族長,還有魚人中的隱修強者就不行了。

倪上尉與吳上尉,清楚地記得,他們五人剛纔,青銅宮殿中的傳送黑洞裏頭穿過,被隨機傳送到了這個荒島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