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又會是什麼呢?他之前明明已經按照對方的要求做了啊……

無緣無故的又給自己一個下馬威,是在告誡自己不要有什麼別的心思么?可是蒼天在上,他哪裡敢哦!

希望,這次給的任務不要又是那種讓他折壽的了……回想起當年的事情,一幕幕血色劃過他的腦海,他不由得痛苦的閉上了眼。

拜託!拜託了……

在廚房裡忙碌著早餐,心裡還在暗暗嘀咕自己技術的失敗的穆璃,根本不會想到,高永安是真的被她「威懾」住了,卻並沒有懷疑到她的身上。

這麼一個老大的鍋,就在她毫無所覺的時候,被扣在了「那個人」的頭上。

至於「那個人」是誰?其實高永安並不知道。

他也曾經嘗試過去尋找「那個人」的真身,卻總是以失敗告終,還被狠狠地警告了幾次,這才熄了心思。

很多時候,高永安都在想,這個世界真的是一點也不真實,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句話果然是人間的至理。

那些西裝革履的成功人士們,誰又看得到他們背後那些骯髒?

就像他一樣,外表多風光啊!國企,管理層,吃穿不愁,家庭幸福。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這個人,已經徹底地腐爛了,從心裡開始,一點一點,連一塊完好的地方都沒有。

自己的人生到底是什麼時候被毀掉的呢?

應該就是那年,受到第一個來自「那個人」的簡訊的那個時候開始的吧?應該就是那次,他沒有經受得住誘惑,按照簡訊上的內容辦事的時候開始的吧?

如果,如果可以帶著記憶重來一遍,重新選擇,也許他不會像現在這麼風光,可是,至少他的內心是安寧的,至少……他的雙手沒有沾滿鮮血……

如果……唉,也只能是如果罷了……

選擇是自己做下的,苦果也要自己來吃,雖然,這果子,不僅苦,還毒,毒得他肝腸寸斷,毒得他生不如死……

唉!

自怨自艾了半天,高永安終於被做好早飯的穆璃的呼喊給喚醒了,使勁搓了搓臉,再將不知道什麼時候流了一身的冷汗擦了擦,一個正常的高永安又回來了。

「去把曉雯也叫起來吃飯吧!」穆璃淺笑著,指使著高永安去干這種容易被打的事情,自己穩穩噹噹地擺著餐盤。

經過了一天的緩衝,高曉雯似乎已經恢復了過來,一掃昨天的陰鬱,眼睛里也帶著光。穆璃知道,這代表著她已經徹底地擺脫了「devil」的精神控制,恢復正常了。

兩天的周末一眨眼就過去了,高曉雯補完了最近因為無意繼續活下去而落下的功課,高永安則連周末都免不了應酬,除了周六上午待在家裡,其餘時間幾乎見不到人。

穆璃倒也樂得清閑,除了要管一下高曉雯的一日三餐,剩下的時間就全部拿來修鍊,得益於原主楊梅的天賦,她的精神力再次「蹭蹭」的漲了不少。

配合上各種精神力運用的法門,穆璃覺得自己的戰鬥力直接上升了一個台階!也不知道現在的她跟那個「devil」還差多遠?

穆璃這樣想著,莫名的便有些期待兩人下一次的交鋒,自己要不要再試探他一次?如果自己的精神力比他厲害了,那麼這個任務不就好辦了嗎!

++++++++

謝謝白羊和水落離殤的100打賞~謝謝翼殤少爺的打賞~么么噠~(^3^)-☆(未完待續。) 不管怎樣,周一終於在穆璃千盼萬盼中到來了。

周一周一,是一個萬物復甦,百廢待興,喜氣洋洋,普天同慶的日子……嗯哼!

緩了一個周末的高曉雯終於回歸了學校的懷抱,高永安更是早早地跑去上班,偌大的家裡,又只留下了穆璃一個人。

抓緊時間再次鞏固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將它們又凝練了幾分,穆璃掐著點端正在電腦前,很快,就是那個「devil」發布任務的時刻了,也將是她再次與他針鋒相對的時刻,也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探到對方的底?

「滴答,滴答……」掛鐘忠誠的讀著秒數,穆璃計算著時間,手心裡竟然緊張得滲出了汗水。

終於,時鐘指向了「12」,電腦也瞬間變為了編碼的藍屏界面,「devil」來了!

「噹噹當!請允許我們最偉大的精神領袖『devil』先生入場!」

屏幕上,一段話漸漸浮現,讓看清楚了的穆璃一臉的黑線。

最偉大?精神領袖?呵呵!我呵呵你一臉!

真是樹至賤則無皮,人至賤則無敵啊!

啊呸!不要臉!

在心裡默默吐槽了一陣,穆璃表面上還是保持了沉默,誰知道對方現在是不是已經控制了她電腦的攝像頭,正無恥的躲在一邊偷窺?

萬一不小心露出了鄙夷,對方抓住不放為難自己怎麼辦?就算不能為難自己,為難楊梅的老公和女兒也不好啊!

小心使得萬年船,總是沒有錯的。

「不錯不錯,真乖,竟然準時在這裡等著了!值得嘉獎哦~」

「好吧,不說那麼多廢話,我們來談談正經事!」

藍色底的屏幕上,一串串字元閃現,然後化為一排排中文的字句。

如果是之前的穆璃,肯定會覺得這一幕再普通不過,對方只是選擇把編程語言轉變成圖形界面的過程直接展現在她面前而已,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然而現在,她卻只感到對對方深深的忌憚。

為什麼會感到忌憚?因為,她竟然感受到了精神力的氣息!

不是對方透過網路傳來的精神力,而是對方單純的憑著這些代碼、文字的運行規律帶給電腦屏幕對面的人的精神控制!

單單憑藉著設定好的程序,竟然就能達到潛移默化地影響對方、而對方還不自知的目的……

這個「devil」,他對於精神力的研究該有多變態?他的精神力。又該有多強?

穆璃的眉頭微皺,精神力碰撞的第一局,對方就給了她一個下馬威。

沒有辦法僅僅憑藉這些字元的排列等的規律之中看出「devil」的精神力強度,穆璃只能安慰自己道,好在她能夠看出這些精神力的影響,這樣子,至少她能夠先護住自己了。

屬於自己的精神力悄然覆蓋上身體的表面,穆璃用精神力在自己的身子上布置了一層薄薄的隔膜,偷偷的將對方的精神控制阻擋在外。

屏幕上,字幕依然用正常的速度劃過,對方似乎並沒有發現她的「小動作」,這讓提心弔膽了半天的穆璃不由得舒了一口氣。

這樣看來,「devil」的精神力應該還沒有發展到可以隔空控制附有他的精神力的東西的地步,也就是說,他的精神力還沒有發展成為「神識」。

想到這裡,穆璃突然有些自嘲的一笑,怎麼可能產生神識呢!要是真的能達到那種程度,這個世界也不會僅僅止步與異能都市的形式了,早就該各種修真門派林立了!

每個世界都有自己的局限和容納能力,這個世界的最高容納能力,便直接決定了生活在這個世界里的人的最高可能達到的高度。

在能夠徹底擺脫這個世界的影響之前,沒有人,也沒有任何生物能夠超越這個定律。或者說,一旦有要超越這個定律的跡象,世界便會自主的做出應對,採取種種方式將你抹殺。

正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當你不是那芻狗的時候,就證明,你該被燉了吃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devil」並沒有穆璃想象中那麼厲害,她只是被之前的事情嚇到了而已,其實仔細想想,之前經歷的一切,應該也是所謂的「催眠術」罷了,只不過對方技巧高超,防不勝防罷了。

卻說穆璃在這邊笑自己神經過敏,電腦屏幕卻突然閃了一下,對方的語氣驀地變得嚴厲起來,

「你在笑什麼?這可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鑒於你的態度不夠端正,之前打算給你的獎勵取消,任務難度恢復!」

啊偶!被抓到了!

穆璃心裡一驚,連忙重新端正了姿態。

一不小心竟然忘了,對方有很大可能在窺屏!這下子被抓到了吧!

也不知道,他說的獎勵是什麼?跟任務難度有關么?

穆璃雖然端正了坐姿和表情,心裡卻胡思亂想起來。剛剛想通了對方其實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厲害這一點,心裡壓迫的沉甸甸的石頭瞬間去了一半,她也有心情發散一下思維了。

偉大的無產階級思想家**怎麼說來著,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嘛!咱這是繼承和發展咱們民族的優良思想和傳統文化!

「記住,下不為例!」

「那麼,現在,請打開家裡的冰箱,並翻找到倒數第二層的最裡面那一格,將盛放著紅色物體的碗端過來。」

冰箱?穆璃有些愣神,這是要幹嘛?還紅色的物體,不會是生肉吧?

疑惑歸疑惑,穆璃還是乖乖聽話,跑去廚房旁邊,翻開了冰箱,拉開了倒數第二層的最裡面那一格……

在看到裡面的東西的一瞬間,穆璃突然明白了對方為什麼將它成為「盛放著紅色物體的碗」了,因為,如果直接說了是什麼,就會給她一個心裡準備,而不會像現在這樣大吃一驚了!

……碗里裝著的……是一隻紅色的,軟乎乎的,黏黏的——活的八爪魚!(未完待續。) 雖然說這傢伙是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可是看著它在碗里歡快的蠕動著的樣子,穆璃覺得,它在冰箱里應該沒有待太久。

馬丹!要是放久了,還能像這傢伙一樣生龍活虎么!還分泌這麼多粘乎乎的液體…….嘔……

一臉嫌棄的拿紙巾墊著手,穆璃皺著眉頭用兩根手指將碗夾了起來,拖回了電腦前。

「啪嗒!」 洛神訣 在桌子上也墊了一層紙巾之後,穆璃將碗粗暴的扔下,同樣皺著眉頭坐在了電腦前,眼睛卻目不斜視的盯著屏幕,一點都沒有飄到碗里。

她倒是要看看,「devil」讓她把這麼噁心的東西拿過來是要幹嘛!要殺要刮還是要虐待?話說,這個「devil」不會是個虐待狂吧?

看他之前的行為,分明是把那些少男少女當成是可以任意欺凌的小動物來進行精神上的虐待!現在又給自己弄了一隻活的章魚,不會是想要培養自己的「天賦」,讓自己也成為一個虐待狂吧?

話說,這樣很有可能誒!他不是說要自己加入他們嗎?加入他們,首先就是要跟她們成為一樣的人啊!

誒!等等!章魚!

這隻章魚是怎麼跑到她的冰箱里的!

她的記憶里,原主楊梅可沒有買過這貨!至於她自己?別逗了,她怎麼可能買這種活物!她時間那麼緊張,就算要買章魚,也要讓菜市場的人幫忙殺好洗凈了才帶回來啊!

所以,這隻東西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雖然說她這些天都在專註與修鍊,不是很理會其他的事情,可是有陌生人進來的話,她還是會發覺的啊!可是,她連跟毛都沒有發現!

難道,這隻章魚是自己跑進來的?被「devil」忽悠得屁顛屁顛的自己跑到冰箱里?要真是這樣,那這章魚的章魚生就實在是太失敗了!

好吧,不論穆璃怎麼想,對方是肯定不會告訴她答案的。

屏幕上,又是一行字緩緩浮現。

「現在,請接受你的第一個任務,請在五分鐘之內,把碗里的東西吃掉!」

「成功完成任務,你將進入下一個任務,但是若是你失敗了…….嘿嘿,你想知道你親愛的老公現在正在哪裡幹什麼嗎?」

「好了,現在,倒計時開始!」

……

what?!把它吃掉?把這隻活章魚吃掉?!

excuseme?areyou認真的?

穆璃一陣凌亂,不小心瞟了一眼碗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命運、還在扭啊扭啊扭的紅色章魚,艱難的咽了一口唾沫,胸口卻一陣翻滾。

再看看屏幕上的失敗懲罰,臉色不由得一白,這是威脅!紅果果的威脅!

這個「devil」,真是無恥!不要臉!

強行壓制住自己心中的反胃,穆璃稍微糾結了一會,卻一籌莫展。

她的精神力確實有所提升,也重新給高曉雯和高永安兩人構築了新的精神保護層,可是,她不敢賭。

她不確定自己那點精神力到底能不能防禦的住喪心病狂的「devil」的攻擊,她更不能確定,「devil」會不會控制其他人去攻擊高永安。

要知道,她還做不到遠程控制自己的精神力,頂多不過能確定他們兩個目前所處的位置,和最基本的身體狀況罷了。只有當這層精神力防護罩被攻擊的時候,她才能知道,也才能做出反應。

可是,天知道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高永安的狀況如何!

她不敢賭,那麼,便只能屈服了……

可是……要讓她吃掉這隻還在蠕動的東西……她只想說,臣妾做不到啊!

滴答,滴答,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屏幕上每隔一分鐘一次,已經刷新了三條了。

「啊偶!你只剩下兩分鐘了哦!還不作出決定嗎?」

屏幕上的字是那樣的刺眼,晃得穆璃眼暈。

眼看再猶豫下去就沒時間了,穆璃一咬牙,「啪啪」地敲打著鍵盤,一行字幕在屏幕上顯現,「只要吃下去就好,不論是什麼方法?」

頓了一兩秒鐘,穆璃恍惚間似乎聽到了一聲輕笑,屏幕上顯示出了新的字幕,「對,不過,提醒你一句,你要是想煮熟的話,怕是時間不夠哦!」

穆璃看到對方的答覆,雙眼微咪,既然如此……不能清蒸紅燒,她可以涼拌啊!

她所噁心的其實只是那種顏色以及那黏糊糊的粘液,還有不斷蠕動的肢體,對於章魚這個物種本身,她其實接受能力還好。

生的章魚只要處理到位,還是可以讓人食指大動的,比如某島國的料理中,生章魚就是一道很討喜的菜色。

既然如此,事不宜遲!

穆璃瞟了一眼時間,迅速的行動起來。

將廚房裡的砧板和刀迅速地用水球術清理一遍,順便把碗里的章魚給洗了,弄乾凈。

「對不住了哈!章魚兄!」穆璃雙手合十祈禱了一句,下一刻,手起刀落,「咚咚咚」幾聲,章魚便被剁成了幾段。

再找一個乾淨的小碟子,加點醬油,加點芥末,再加一點麻油……

噹噹當!一盤涼拌章魚新鮮出爐!

嫣紅的章魚肉跟青色的芥末相得益彰,麻油的香味刺激著穆璃的味蕾,棕色的醬油在碗底泛著光澤。

轉眼間,剛剛還噁心巴拉的一坨活章魚就被炮製成了一碟令人食指大動的菜肴,而時間,還剩下一分鐘!

慢條斯理的坐回電腦前,穆璃優雅地拿起筷子,將鮮美的章魚肉送入嘴中,不時還「嘖嘖」兩聲表示讚歎和美味,吃完,還不忘拿起餐巾紙擦擦嘴。

放下餐巾紙,時間剛好過完,光屏上卻久久沒有顯示下面的語句。

什麼情況?

原本一臉悠閑的穆璃有一瞬間的慌亂,但是下一刻卻馬上鎮定了下來。

她這樣子嚴格來說是鑽了空子的,對方給出這種既不簡單,卻又算不上困難的考驗,估計十有**是抱著噁心她的目的來的。

而現在,她把好好的一個考驗給玩成了加餐,對方不生氣才怪!(未完待續。) 但是,她又確實不理虧,畢竟她這樣干之前是專門請示了對方的,還得到了肯定的答覆,為了避免對方反悔,她還專門選擇了在屏幕上打字的形式,為的就是怕對方翻臉不認人。

所以,從邏輯上來說,穆璃的第一關應該是已經過了的,但是從情感上來講……對方會不會一怒之下撕毀協議,就只能聽天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