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招,乃是真正的準聖境力量,即便是觀音大士前來,也接不住。

然而,出乎預料的是,在斬仙飛刀掠出後,他正前方的“封”字,卻陡然間金光大盛,將飛刀堪堪阻擋了下來。

“臥槽,好驚人的封禁之力!”

林坤見狀,暗暗心驚。

“呼!”

就在飛刀被擋的同時,林坤五指齊齊張開,一道淡藍色的閃電,帶起陣陣風雷之音,急速向飛刀加持而去。

這是陸壓記憶中的仙術,威力驚人,一般的太乙境仙人遇上,光是餘波,都會讓其灰飛煙滅。

“嘭!”

果不其然,在藍色閃電覆上斬仙飛刀後,前方散發着璀璨金光的“封”字,以及四周的光點,剎那間徹底的被磨滅,斬的乾乾淨淨。

不過,就在“封”字被徹底斬掉的同時,灰袍女仙雖然瞳中露出一絲驚訝,但仍未絲毫退縮。

“御!”

就見她檀口微張,一聲大喝!

御字出口,就見那急速向她胸口刺去的飛刀,居然很是匪夷所思的調轉刀頭,向林坤和熟睡中的王母,直掠而來。

林坤驚呆了!

西方教爲了剿滅我,居然派出瞭如此級別的高手?

簡直駭人聽聞啊!

“瑤池,你醒醒,如果可以,你先走,我稍後再去尋你!”

林坤一邊將靈犀決展開到最大,堪堪控制住了向自己刺來的斬仙飛刀,一邊向懷中的王母,急忙傳音道。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灰袍女仙,絕對不是西方教中的普通人物。

這是一個難以揣測深淺的仙佛。

“那怎麼行,你一路護本宮周全,本宮怎會拋下你不管。”

“從此以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

一道睥睨高亢的聲音,陡然間在虛空傳來,林坤低頭再看時,懷中原本安詳熟睡的王母,已然完全的不見了蹤影。

於此同時,一枚閃耀着七彩聖光的金簪,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氣勢,在這片蒼宇中,掀起一道道金色的浪潮,眨眼間,將洞府之中的女子,圍了個水泄不通。


林坤先是一驚,不過旋即,心中也是一暖。

嘿,這娘們,夠意思,不枉坤坤我疼你一場!

心中想着,他也是不再耽擱,淡藍色的斬仙飛刀再次祭出,爆發無上神威,向灰袍女子直刺而去。

一時間,整個的虛空,都開始微微顫抖。

前方怪石嶙峋的大山,被這一金一藍兩道凌厲的氣勢,直接震的巨石亂飛,眨眼間化爲一片虛無。

只留那詭異的灰袍女仙,孤零零的立在那裏,顯得神祕莫測。

“咦?”

忽然,就見那灰袍女仙的臉上,露出無比的驚駭。

這,是她第一次露出這種表情。

緊接着,整個的虛空,都是狠狠的顫抖了起來。

王母和林坤驚異的發現,他們發出的金簪與飛刀,居然瞬間被禁錮,金色波濤和藍色電閃,都瞬間凝結,不再顯化神威。

那遙遠的天際盡頭,憑空出現了一隻巨大的紅潤手掌,直接阻擋住了他們的攻勢,替灰袍女子化解了危局。

“什麼人?如此大膽,居然敢在本宮面前放肆!”

在手掌出現的同時,虛空之中,一道威嚴的斷喝,陡然響起。

在王母喝聲響起的同時,天地間的灰暗,連同那巨大的手掌,以及灰袍女仙,眨眼之間,居然一同消散無蹤,沒有留下半點的痕跡。

浩瀚的蒼宇之中,再次的恢復了清明。

王母曲線曼妙,雍容華貴的身影,在林坤前方不遠處,顯現了出來。

她遙遙的望着一臉懵逼的林坤,笑意盈盈,一臉和藹,與之前在懷中時的風光旖旎,判若兩人。

“方纔之人,能否看出是何來頭麼?”


林坤看了她一眼,忽然開口問道。

“上神莫急,如本宮所料不差,她幕後之人,很快就到!” “什麼?很快就到?”

就在王母話音響起的同時,剛剛鬆了一口氣的林坤,再次的一驚。

方纔神祕灰袍女仙的手段,他已經領教過了。

很強!

如果不是王母仗義出手,恐怕今日,他也是凶多吉少,非要被擄到西天去受刑不可。

這好不容易有幸躲過一劫,還沒來得及喘口氣,這灰袍女仙幕後的大boss,居然就來了?

嗎賣批!!!

這特麼還讓不讓人活了?!

林坤雖然心中一百個不樂意,但是,王母的話,他卻是不得不信。

方纔覆蓋蒼穹的紅潤手掌,就已經說明,其實,那幕後的主使,早就到了。

怎麼辦?

得趕緊想辦法離開這是非之地!

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啊!

媽媽,我想回家!

林坤大腦急轉,瞬間急出了一身冷汗。

突然間,他腦中靈光一閃,計上心來。

他沒有絲毫的耽擱,也顧不得王母的注視,急忙不顧羞恥的自大褲衩之中,一陣摸索,然後猛地一掏,取出了那顆鵝卵般大小,晶瑩剔透的宇宙時空丹。

他很清楚的記得,扶瑩在即將幻滅之際,留給他的忠告。

這說明,之前被灰袍女子附身的扶瑩,已然從那神祕女子的心中,窺得了真相,知道自己接下來,有滅頂之災。

結合目前的情形看來,不能再留在這裏,必須馬上藉助宇宙時空丹的穿越之力,馬上離開,下界隱匿起來,方可躲過一劫。

“上神,你這是……”

在林坤手伸入大褲衩開始摸索時,王母不由的俏臉通紅,恨不得直接找個地縫鑽進去。


在她看來,這外表英俊,對自己也是呵護有加的帥小夥,也太魯莽了些,辦事居然不分場合。

不過,當林坤自大褲衩中取出宇宙時空丹之時,她頓時懵逼了。

“瑤池妹子,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必須下界去避一避,現在就與我一同下界,你可願意?”

林坤卻是一臉的凝重,望着那晶瑩剔透,其內三界清明,山川樓閣盡顯的宇宙時空丹,緩緩開口道,就彷彿兩人是老夫老妻,要結伴去旅遊一般,沒有半分的客氣。

“我……”

王母聞言,頓時俏臉變色,檀口微張,一時竟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

之前林坤在百花仙子施展的逆火焚天中,奮不顧身救下自己性命時,自己心中不但萬分感激,而且,對這個昔日的主人,瞬間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情愫。

就連之前自己在廣寒宮之中受辱,和兒子扶搖被狂虐的仇怨,她也是直接拋到九霄雲外了。

在林坤懷抱自己,橫渡虛空的路上,她已然暗暗發誓,從此,要與這看上去年輕帥氣,體型健碩的少年,結爲盟友,共同將天庭發揚光大。

如果可能,她甚至願意重開萬仙大會,啓動天界全民海選,輔佐這少年坐上天庭儲君的寶座。

畢竟,雖然她貴爲天界主母,乃天帝張友人的夫人,位高權重,但是熟悉三界狀況的人們都知道,除了那些低境界的天兵天將和四方散仙以外,其他的那些三教的老傢伙們,向來都是聽調不聽宣,根本不把自己和那個混蛋丈夫當回事。

不然,她也不用每年都舉辦一次蟠桃盛會,來竭力拉攏人心了!

再加上天帝張友人自甘墮落,之前爲了排除異己,將一衆桀驁不馴的年輕一代天驕,都關入了天荒囚牢,這也無形中得罪了不少他們身後的靠山。

近些年來,天帝張友人更是變本加厲,居然不顧自己的光輝形象,和百花仙子勾搭在一起,將她這個正宮娘娘,給完全的當成了擺設,連每晚的公糧都不交了。

這也使得紫霄宮和瑤池仙宮的威懾力,再次的下降到了冰點。

這次更是離譜,堂堂天帝,居然直接缺席了蟠桃大會,直到現在,都是音信全無。

如果她所料不差,這老混蛋肯定是去什麼地方泡妞了。

所以,此刻的她,正好需要像林坤這樣的法力高強,顏值爆表之人,來輔佐自己,方纔有可能重拾三界對於紫霄宮和瑤池仙宮的信心,進而掃除三教異己,獨掌諸天。

但是,現在這自己心中的完美助力,居然不是施展無上手段,迎接來犯之敵,反而說要帶着自己,下界去避一避,這讓她頓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答。

雖然自己有心拉攏,但不管怎麼說,自己目前還是這三界之中,名義上的主母,有夫之婦。

如果就這麼輕易的跟着一個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帥小夥,去遊歷紅塵,這的確是有些荒謬了。

這明擺着,不是自己找小白臉嗎?

和四處泡妞的張友人,又有何異?

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不但自己以往的顯赫聲望,會毀於一旦,估計這三界主母之位,很快就會被有心之人取而代之。

畢竟,不但天帝那個老混蛋有的是二奶,而且,西方教的那些禿驢姑子們,也都眼睜睜的盯着天帝和主母的寶座呢!

“上神稍安勿躁,這下界之時,干係太大,咱們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王母想到這裏,有些尷尬的朝着林坤微微一笑,一臉和藹的說道。

“唉,好我的瑤池大妹子,本座知道你爲難,可是,時間緊迫啊!”

林坤聞言,頓時一臉爲難的催促道。

他一邊說着,一邊死死的盯着晶瑩剔透的宇宙時空丹,尋找下界的出口。

現在時間緊迫,容不得他有絲毫的猶豫,必須馬上離開。


方纔灰袍女仙的無上修爲和那隻詭異的大手掌,已然讓他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林坤可不是那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莽夫。

他一向奉行的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