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瞬間將他和整個議事大廳包裹了起來,這樣的力量強大澎湃,彷彿想要掙扎都難以做到一般。

與此同時,他更是看到了一幕幕令人驚詫的畫面。

畫面里霸蒼張大了嘴,脖子跟鴨子一樣向前伸著,彷彿想要說話而開了口,卻沒有聲音發出;

百里藝和火舞都是面露疑惑以及幾分震驚之色,彼此對望著……一直就那麼對望著彼此;

韓老爺子則是捋須中,一直的捋須中,手不上不下,面色凝重並且雙眉早已皺起。

一切的一切……都已然靜止!

是的,就是靜止!

所有的畫面如同定格了一般!所有的人都如同栩栩如生的雕塑,靜靜地定格在了某個瞬間當中!


「韓靖不必擔心,這是我的法則之力,略高於領域之力的靜止法則!」

雲梵仙子的聲音倒是響了起來,如煙輕柔。

接著只見她再次緩緩起身,穿過了凝固的空氣和停止了的微風來到了韓靖的身前,輕輕說道:「我只是不想一些事情現在就被太多人知曉,僅此而已!」

原來如此!

這所有一切的靜止不動,都是因為雲梵仙子在上一個瞬間祭出了她的法則之力——靜止!


於是,一切靜止!

這樣的靜止之下,無論是月夕這樣的強者或者是百里藝她們,都會在雲梵仙子撤下靜止法則之前永遠停留在某一個瞬間當中,無論是他們的耳目或者思想,都會靜止在某一個時刻裡面。

「有些話語,我只想你一個人聽到便好,所以當我撤下靜止法則之後,他們不會知道我們之間現在正在進行的對話!」

面對韓靖,雲梵簡單地解釋著:「你放心,我的法則對他們任何人的身體以及精神都是無害的!」

聞言,韓靖心裡對於雲梵仙子的評價不由地拔高到了極致:好恐怖的實力!

一念而已,這女子居然可以使得時間靜止流轉,使得這一刻彷彿成為了永恆!

想想祖域陣靈當時能夠將外界的一年時間化作戮神塔內的十年之久,那種能力就已經足以叫韓靖驚為天人了,現在想想和對比一下,陣靈的能力果然還是領域範疇,絕對遠不及雲梵仙子的法則境界。

領域之上,才是法則!

想到這一切,韓靖微微一笑,回憶到了當年的事情:「雲梵,你本可以不必到了現在才跟我要債!當年,你就可以帶走九轉血珠,不是嗎?」

……

原來,得到九轉血珠對於韓靖而言,絕對是一件奇異到了匪夷所思地步的事情。

那時候的他還不是一名稱得上真正強者的武者,並且身在還不是戰盟星域的星域當中。

他記得自己為了參悟一些天地奧義而在某一個夜晚登臨了一座山峰之巔,不料還不曾開始參悟冥想,他便看到了一點光影向著自己的方向破空而來。

他忘記不了初見那一點光影時自己的震驚,因為只是初見而已,他就察覺到了那一道光影里居然蘊含著澎湃浩瀚到令他難以想象和相信的魂力和靈氣。

於是幾乎是不假思索的,韓靖凌空而起,伸手將那一道光影牢牢地捏在了自己的手裡!

是的,如同流星般劃破長空從韓靖身旁飛過的光影內,蘊含的正是九轉血珠。

得到了九轉血珠,韓靖天識一掃就確定了它必定是重寶無疑,哪怕當時的他還不知道九轉血珠里居然還有《九轉丹衍訣》以及《九轉斗衍訣》,但他還是第一時間便將這枚珠子收入了自己的體內。

不過就在他得到了這枚珠子之後不久,一名看似珠子的主人出現了!

她,就是雲梵!

雲梵告訴韓靖,說韓靖得到了這枚珠子並不一定是一件好事,要他將珠子還給自己。


韓靖自然不願意咯,甚至於當時的他已經做好了準備,打算看上去實力不算太強的雲梵一旦敢於強搶珠子,那麼他就不得不教訓教訓雲梵了。

結果……

雲梵走了,只留下了一句話——如果你留不住珠子,我便會回來取走!

……

此刻問了一句,韓靖又回憶到了自己和雲梵仙子初見時的畫面。

回憶著這一切,他不由地搖了搖頭苦笑道:「前世的我去過雲梵星域,並且和你再次見過無數次的面!那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實力變強了所以你才會再也沒有跟我要債……」

「現在呢?」不等韓靖說完,雲梵似乎帶著笑意,聲音又有了幾分歡愉的空靈。

「現在……」望著雲梵,韓靖不得不承認道:「其實不管是前世或者是現在,只要你願意的話,隨時都可以奪走九轉血珠!」

韓靖說這句話,是真誠的!

前世的他在雲梵星域再遇雲梵的時候,其實也知道了雲梵的身份赫然是雲梵仙子,那時候的他一度懷疑和猜測過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水準,會不會要求自己交出九轉血珠。

但云梵仙子一直沒有再提起過九轉血珠,她只是跟韓靖保持了一種若即若離卻又總是在韓靖需要幫助的時候都能夠及時出現的關係。

當然了,除了木奎算計韓靖的那一場死劫——那一次,雲梵仙子真的來不及出手幫助韓靖!

現在想想……雲梵仙子擁有足以輕易壓制木奎的實力,這樣算來,她真的想做的話,絕對可以輕易地在前世的韓靖得到九轉血珠之後搶走珠子;

而且就算前世的韓靖實力也越來越強大了,但只要雲梵祭出了靜止法則,依舊可以輕易地從韓靖手裡奪走九轉血珠!

如此看來,雲梵仙子真的是不想將九轉血珠從韓靖的身上搶走,僅此而已!

要不然,無論是韓靖的前世或者今生,都無法保住九轉血珠。

果然,雲梵仙子開口了:「我說過,當你留不住珠子之後,我會將珠子帶走!但是直到目前為止,你依舊擁有留住珠子的能力,所以,我為什麼要強行帶走?」

聞言,韓靖微微皺眉:「雲梵,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到底知道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你到底又跟九轉血珠是什麼關係?」

「九轉血珠嗎?」

依舊面對著韓靖,雲梵的聲音帶著意外:「真想不到你給它取了這麼難聽的名字!」

接著轉回身望向了門外的天際,雲梵嘆道:「它不叫九轉血珠,而是……天命玄珠!擁有天命玄珠者,主陰陽,宰生死,駕馭無上神通,朗朗乾坤可獨尊!」

什麼……

ps:三更到,老沙繼續努力去,預祝兄弟姐妹們周末愉快!


… 天命玄珠者,主陰陽,宰生死,駕馭無上神通,朗朗乾坤可獨尊!

九轉血珠原來叫做天命玄珠,主宰陰陽生死,內存無上神通.一旦有武者能夠將其駕馭,就可以獲得真正在朗朗乾坤下獨自為尊的實力!

這才是真正的九轉血珠,才是雲梵仙子知曉的珠子!

但是,雲梵仙子又是從何處得知這一切?

包括為什麼她會知曉道劫之後存在著所謂的「他們」?這些控制道劫的「他們」,本不該屬於這一片天地,不屬於魔星聖域和雲梵星域才對!

他們,難道是真正的天外武者?如果是這樣的話,天外又是什麼?

太多的疑問,一個個接連在韓靖的心裡升起!

望著雲梵,韓靖的雙眼裡有著凝實的光:「你施展了靜止法則,是時候了!」

是的,雲梵仙子之所以祭出靜止法則就是為了保證自己和韓靖之間的談話不被其他人聽到。

現在靜止法則已成,韓靖在等待著雲梵仙子真正地說一些他不知曉的事情了。

可惜雲梵的話語,有了保留:「韓靖,或者你就是那個人!我們雲梵一脈,一直在苦等的那個人!」

「什麼人?」

雲梵沒有繼續回答,至少沒有立即回答。

只見她轉過身向著大廳正上方緩步而去,停在了雲梵星域的戰旗之下。

望著這戰旗,她才輕輕開口道:「一場浩劫之後的夢道之術成就了這一片飄渺虛無的天地,活死人墓里葬去了多少代懵懂不知的他的後人!而你,或者就是改變這一切的那個人!」

什麼?

夢道之術和活死人墓?

韓靖知道巫九以及碧落似乎都擁有駕馭夢道之術的能力,只是層次級別或者不高!還有,她們兩人所駕馭的夢道之術跟雲梵仙子所說的又有什麼聯繫?

再看雲梵星域的戰旗,韓靖果然覺得它有所不同了!

這戰旗本該是雲梵星域以及魔星聖域的星域圖,周邊圍繞著的火焰如同稜角分明的外壁!

以前的韓靖一直以為這戰旗是雲梵星域的野心——要一統整個星域,將包括魔星聖域的領地也納入自己的版圖當中!

但是此刻再看,雲梵星域的戰旗竟然真的很像什麼建築的設計圖一般……

內里阡陌縱橫機關林立,外面有著冰冷強大的外壁,這難道就是一尊死人墓?只是死人墓里,還有活人而已!

這些活人不知道自己身在死人墓中,因為一些原因,他們一直相信自己處在一片浩瀚並且有著邊緣的星域里,卻不知道這一切星域都是假的?

韓靖早已經對這一方天地存在的真相心存懷疑,但現在聽到了這句話,依舊是心魂巨震。

他,很想立即得到答案:「難道所謂的魔星聖域和雲梵星域,其實都是虛無不存的!這裡僅僅是一個巨大的禁制和幻境,如同一方墓地,而我們便是墓地里的活人?」

這是一個可怕到了極致的猜測!

如果這個猜測是真的,那麼雲梵星域也好,魔星聖域也罷,一切都是不存在的虛無幻境而已!

而且,一旦雲梵星域和魔星聖域都是不存在的,那麼內里的生靈和武者呢?甚至靖安大陸上的武者,又是什麼?

韓靖身邊的霸蒼、百里藝、火舞以及韓老爺子,又是什麼?

都是虛幻,都是飄渺,都是不存在的嗎?

然後……真正的景象呢?

只可惜雲梵仙子依舊沒有打算給出直接的答案。

轉回身來,她望向了韓靖:「真相就在我雲梵宮當中,而且只能是你自己去解開真相!過程將會是你想象不到的艱難,充滿了各種的危機以及殺劫!你可敢隨我前往雲梵?」

真相藏在雲梵?

韓靖沉默了!

見他沉默,雲梵仙子似乎猜測到了什麼,說道:「前世顛峰時期的你比現在的你實力更強,但那時候的你一直不曾窺破天機,於是我沒有告訴你這一切!那時候我本打算等你再強大一些,便告訴你這一切!可惜……你的前世隕落得太快!」

望著韓靖,雲梵的話語認真了幾分:「所幸,你居然不滅並且重生了!而且這一世的你擁有了更強大的逆意!」

逆天之意?

當韓靖奪下了那柄道劫戰斧,他就展現了真正強大和堅毅到了極致的逆天之意——既然道劫由武者主宰,那麼為什麼不窺破這天地的真相,將那些玩弄這一方天地內武者的傢伙揪出來?

更何況按照雲梵所說,這裡僅僅是活死人墓……

天地,真正的天地,還在外面!

想要去到外面,就必須破掉這一片天地里的夢道之術,將這活死人墓衝破!

所以微微一笑,韓靖點了點頭:「雲梵星域,我很懷念!不知道夢道老者可還安好?不知道炎黃十四星可還是喜歡彼此爭鬥不休?還有雲梵宮內的萬年茶樹,是不是又有了新芽?」

夢道老者,炎黃十四星和那萬年茶樹,都是前世韓靖所結識、交好的摯友,以及……他所喜歡的香茗。

「你決定了嗎?」雲梵似乎想要確定什麼:「這一次,不是去跟舊交相會,不是去雲遊品茶,而是去經歷生死!」

聞言,韓靖捏了捏鼻子,笑了:「何妨?」


「好!我知道你這裡有一尊戮神塔,今夜,我去戮神塔內找你!」

……

下一瞬,韓靖聽到了一絲風響!

風響極其微弱,本來是難以察覺的存在!但是先前的空間處於靜止當中,所以一旦靜止結束,徹底的安靜也即刻結束,使得風響也就忽然之間變得更大聲了幾分。

「什麼『他們』,你們說的『他們』是什麼?」

彷彿是接上了先前的一切,霸蒼開口了,先前在靜止法則中如同雕塑的身軀向前突出了幾分:「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是啊……」

「雲梵仙子,您要是知道什麼秘密的話就告訴我們吧!」

月夕和千幻獨尊等人也像似猛醒一般,「活」了過來。

面對他們,韓靖心裡唏噓不已:原本已經是實力強大的他們,在雲梵仙子的面前竟是如此渺小……

既然如此,那雲梵星域內的真相,又將是何等的令人難以想象?

韓靖微微一笑,面對大家說道:「沒什麼,只是……我想閉關一段時間!」

聽著這句話,眾人均是不解!

畢竟就在剛才,韓靖似乎在和雲梵仙子爭論著什麼,也提到了道劫戰斧和什麼什麼「他們」,為什麼瞬息之後,韓靖卻直接說自己要閉關了呢?

這變化,是不是太快?

彷彿中間還應該有些什麼才對。

大家,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