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他等的太久太久了,那種渾身燃爆,血液燃燒,心靈迸發,絕處逢生,死地反擊的感覺……

「快!中路,衝過去,有希望,這局有希望啊!!!」

吳用嘶叫了起來,沒有人能知道此刻的他想著什麼,唯一能看見的,就是他眼中燃燒著的熊熊火焰。

他—吳用,拿著射手1v3不死,硬生生撐到了隊友們的到來!

他—吳用,在今天最致命的時候,終於打出了配得上他誓言的操作!

「轟——」

如泄洪的大壩一般,荊城新生隊的五人在關羽倒下的一瞬間,馬不停蹄的向97戰隊的中路高地涌了過去。

而就在荊城新生隊沖向97戰隊基地的時候,這片比賽區域的所有觀眾,還處在一片震驚之中。

誰能想到孫尚香竟敢中途換裝,靠著滿cd和肉裝將關羽三人拖了這麼久?

誰能想到原本氣勢洶洶,在本場宛如無敵了的97戰隊,突然被殺的片甲不留,打了個5換零?

似乎是一眨眼的功夫,荊城新生隊就像經歷了重生一般,那成長速度,令在場所有的戰隊,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真是一支有潛力的戰隊啊。」

蘇黎喃喃道。

他有感覺,假以時日,這支戰隊絕對會超越老生隊,成為迄今為止,荊城電競部的最強戰隊!

原因只有一個,這支戰隊,有了靈魂。

「既然我打算一探黑域,那肯定要建立自己的班底,這支戰隊可不能錯過了。」蘇黎摸了摸下巴,目光閃爍。

……

……

輸了,這一波居然輸了……

還是團滅的結局。

看著荊城新生隊如蝗蟲過境,自家小兵剛一出現就被秒了的畫面,97戰隊的心臟都放佛停止了跳動。

他們的眼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震撼。

這才是荊城新生隊的實力嗎,僅僅一個adc,就讓他們分崩離析了。

「天啊!!!荊城新生隊的這位孫尚香選手,實在太驚人了,以自己為誘餌為隊友爭取了時間,而且一直到最後他的血量都維持在一個不錯的水平,這種操作,難怪能夠進入荊城新生隊,實在太強悍了!」

解說的驚叫聲,在這片賽區回蕩。

觀眾們也是如夢初醒,發出了大片歡呼之聲。

「轟!」

97戰隊那屹立至今的中一塔倒下了,緊隨其後的中二塔,也猛然倒塌。

「還有20s!」王小棟報時。

沒有人回答,所有人都凝著臉,生怕自己少打一次普攻,或慢放了一次技能給推進效率造成影響。

轟——

在荊城新生隊5人的全力推進之下,終於,97戰隊的高地塔也破滅了。

而此時,97戰隊還有10s復活。

「主宰還是基地?」王小棟問。

「沒有退路了!」

柳歸說,他很清楚,現在的97戰隊已經反應了過來,下一波絕不會再出現剛剛那種情況,所以他們只有這一次機會,這唯一的一次機會,他一定要把握住!

毫不猶豫,他走向了97戰隊的基地,然後踏了進去,普攻打出!

其他人默不作聲,一個接一個的走了進去,他們知道,這是在賭,在和時間賭。

如果在5s內沒有破掉敵方基地,輸的就是他們了。

5……

4……

3……

基地的血量越來越少,但97戰隊的五人,以司馬懿為首已經紛紛復活了,可以看見司馬懿已經瘋了似的開啟了大招沖了進來,猴子緊跟而來。

站在最前面扁鵲最先被秒掉,接著是百里玄策……

但荊城新生隊這邊剩下的三人都沒動,此時此刻,任何一個多餘的舉動,都會影響他們的輸出效率。

「啊啊啊,死!」

觀眾們似乎聽到了從97戰隊處傳來的嘶吼聲。

「啊~」

一聲綿長的慘叫后,哪吒也倒下了,這時97戰隊已經5人齊聚,凶焰滔天。

吳用的牙齦都快咬碎了,但他的目光死死地釘在對方的基地上,快點,輸出再快點……

「喝啊!」忽然,關羽舉起了大刀向他斬來,一旦被劈中,擊退狀態的他,將完全失去輸出基地的機會,然而就在這一瞬間,孫尚香的最後一發普攻已然打出。

那一剎,畫面宛若定格,這片賽區更是一片寂靜。

嘩嘩嘩~~~

只見投影屏幕上赫然颳起一陣能量旋風,緊接著,匯聚成一團,宛如爆發的奇點,狠狠地在97戰隊的基地中爆炸開來。

顫抖……

血脈擴張……

在那一瞬間,張一條猛地甩下了遊戲眼鏡,撞開電競椅瘋了一樣將吳用抱了起來,一個花式甩動。

哐!

哐!

哐!

王小棟、吳迪也沖了過去,柳歸有些矜持,想了想,他走過去用肩膀蹭了蹭正抱作一團的四個可愛少年。

勝了!

預選賽出線資格,他們不負所有人的眾望,不負在大源山灑下的汗水,拿到了!!!

突然間,興奮的吳用抬起了頭,望向了觀眾席。

那裡,那雙眼睛的主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離開。

吳用並沒有失望,反而臉上綻放出了莫名的笑容,因為他知道,那個人一直在。

那個人忤逆了自己的三觀,背叛了曾經「為了你好」的提議出現在了這裡,只因他們的兄弟情,其實從來就沒有淡過。

「立廷,你看著吧,明天的積分50強之戰,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因為,我找到了值得信任的兄弟們!」

吳用的目光從還在興奮的不能自已的張一條四人身上一一掃過,眼中掠過一抹桀驁,「就算是為了不讓他們受到傷害,明天我也絕不會輸!」 在所有人崇敬,欣賞的目光下,五個還處在激動中的少年,回到了觀眾席上。

徐翔二話不說,張開雙臂就給他們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其他人也分別與他們擁抱了一下,臉上都帶著笑容。

「哈哈,你們五隻實在太讓我意外了!」

徐翔開心的臉都笑成了一朵菊花,就算是他,都以為新生隊敗定了,沒想到最終竟絕地翻盤,以迅雷般的速度拿下了勝利,一直到現在他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蘇黎也被張一條熊抱了一下,看他樂得找不到北的樣子,想了想,打擊的話終究沒有說出來。

不過一旁的劉芒卻注意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樣子,看了一眼還沉浸在歡喜中的隊員們,他咀嚼著牙籤走到了蘇黎的身旁,「怎麼看你不是很高興啊,跟我嘮嘮?」

對於蘇黎,劉芒的心裡一直都無比的重視。

摘星樓操控三名射手輕而易舉地刷新排行榜,地下電競場以一己之力擊敗翔空戰隊、在電競部不聲不響的布局,打的趙烽他們幾乎懷疑人生,一直到輸他們等人都以為是己方大意了,正當劉芒為這些暗自震驚的時,這蘇黎又不知不覺的大敗了翔宇新生隊,這些種種實在讓他無法淡定下來。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最主要的是,這些戰績都是在他左手受傷的情況下完成的,如果雙手完好,劉芒簡直不敢想象他會到何種高度,進入職業戰隊估計也並不難。

雖然蘇黎在電競部的大多人面前一直沒有顯山露水,甚至沒多少存在感,可劉芒卻不敢忽視他。

沒有暴露,是避免高中聯賽被其它戰隊分析針對,而一旦出手,劉芒敢肯定,勢必一鳴驚人!

蘇黎看了一眼正一臉認真盯著自己的劉芒,忽然展顏一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只是他們在最後推進的時候,犯了個有些致命的錯誤,雖然最終還是拿下了對方的基地……怎麼說呢……運氣好吧……」

「運氣好?」

劉芒露出了訝異的神色,道:「這不是運氣吧?他們五個在最後的推進階段,我並沒有看見哪個失誤了啊,輸出一刻都沒有停過,甚至沒有任何一絲的多餘操作,推掉對方基地的前一秒雖然驚險,但這也是通過他們之前全力輸出得來的啊,說是運氣的話這……」

「全力輸出?」

蘇黎的臉上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們真的全力輸出了?」

劉芒愈發奇怪,但不待他開口,蘇黎繼續道:「在推進對方中路的途中,哪吒、牛魔完全可以將肉裝全部賣掉換成輸出裝,扁鵲、孫尚香同理,想想看,如果他們這麼做了,對方還會有一絲機會嗎?他們還會經歷那種命懸一線的時刻嗎?」

劉芒愣住了。

蘇黎嘆息一聲,說:「所以我才說他們運氣好啊,如果他們的輸出再少了一些,如果他們估算了錯誤,甚至是他們中有誰的手滑了一下,想想看,那結局……」

劉芒心底一涼,目光看向了正在口沫橫飛,演說著剛剛那局情況的新生隊眾人,看著他們臉上的喜色,他卻再也笑不出來了。

這的確是個致命的錯誤,甚至是他自己想都沒有想過的致命錯誤。

「你說的對,這一局他們能贏,運氣佔了很大一部分,劉芒,待會回去后你好好敲打敲打他們,別讓他們高興過頭了。」牧師傅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頓了頓,他又道:「振龍剛剛打電話我了,情況很不理想,校方似乎鐵了心想處罰他不讓他參賽,所以這一次新生隊的成績也極為重要,現在高中聯賽才剛剛開始不久,如果新生隊這麼早就慘遭淘汰的話,絕對會落人口實,對振龍很不利。」

劉芒嘴裡的牙籤停止了嚼動,沉默了一下后,他道:「我明白了,我今晚會跟大家想辦法,爭取再為新生隊增加一份勝算的。」

牧師傅輕點一下頭。

以他目前的身份和情況,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剩下的,就看荊城戰隊自己的造化吧,只是今年高中聯賽的情況,牧師傅卻為荊城電競部感到可惜,從這局來看,這屆新生隊的質量很不錯,又有蘇黎這麼個暗地裡的王牌存在,拿下高中聯賽冠軍的機會不小。

只可惜,這一屆的高中聯賽,恰恰與黑域扯上了關係,搞得暗潮湧動,連職業戰隊都出現了,最終究竟誰能拿下聯賽冠軍,也撲朔迷離了起來。

「蘇黎,對於這屆的高中聯賽,你有幾分把握?」想了想,牧師傅看向了蘇黎。

正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想什麼的蘇黎微微一笑,吐出二字:「你猜?」

……

……

……

三個多小時后。

荊城,天美分部大樓頂層。

完美僕人 畫面一閃,一位鬢角花白的老人,以全息投影的方式出現在了房中。

戴著眼鏡地男人早已在房內靜立著,身子如如標槍般站的筆直,看向老人的目光中,透露著尊敬。

「今天比賽的錄像,總部已經收到了。」老人聲音低沉,頓了一下后,他渾濁的眼睛中忽地凌厲了起來,道:「這批孩子的重要性,想必你們都清楚,上面一直在嚴密的關注這次賽事,嚴令要求本次聯賽中無論是安全性,還是公平性,都不能出現任何的問題!」

「明白!」

整齊的應答聲響起,顯然,不僅是他這位荊城分部G賽區的負責人,其他賽區的負責人也在旁聽。

「僅僅只是明白可不行。」老人褶皺的臉上掠過一抹奇異之色,說:「就在剛剛,姚總已經親自下令暫停了今年的職業聯賽,而將全部關注點,放在了本次的高中聯賽上。」

重生專屬藥膳師 「什麼!!!?」

陡然聽到了這個消息,所有賽區的負責人都驚呆了好嗎,一個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G賽區的負責人也保持不了淡定了,滿臉的懵逼。

暫停今年的職業聯賽,重心重點全移在區區的高中聯賽上?

姚總瘋了還是這老頭瘋了!?

他知道這屆的高中聯賽不同於以往,隱隱知道事關上頭的一項驚天布局,一旦成功,天美甚至會在華夏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具體的,以他的身份並不清楚,只是聽說不僅僅是天美,華夏的其它許多遊戲公司也在鉚足了力量謀划著,一個個暗潮湧動。

甚至,這其中還出現過其它國各個遊戲巨頭公司的影子,種種跡象讓G賽區負責人心頭凜然,不敢再深想下去了,可他怎麼也想不通,這種大事小小的高中聯賽怎麼會在其中佔據最主要的作用,還因此暫停掉職業聯賽,也太不顧忌後果了吧?

「有些事,或許是該讓你們了解一下了。」看著難以置信的眾人,老人的語氣,愈發奇異起來。 四年前,王者榮耀沉浸版內測,在世界上掀起軒然大波,無數玩家,無數遊戲製作者們高呼,這將是手游的絕對顛覆!

而在這之前,手游已經陷入了瓶頸之中,大多數手游都是換湯不換藥,沉浸類的手游,顯然開創了先河!

是真正智游的開端!

世界各國的遊戲巨頭公司們,震驚之餘一個個都坐不住了,皆鉚足力氣全力開發類似的引擎與產品,同時,針對天美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沒辦法,這快劃時代的蛋糕,實在太大了,沒有人能不心動。

但他們知道,沉浸版一出,天美在手游領域已然佔據了絕對的領先優勢,單想靠產品來挽回先機取而代之,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根據數據預測至少二十年內不可能做到,所以一些國家在全力做出類似的遊戲產品之餘,針對王者榮耀的動作開始了。

天美的反應卻很快,在無聲無息之下重拳出擊,許多國內的遊戲公司紛紛鎩羽而歸,而國外的大多數遊戲公司,甚至還沒正式展開行動,就被打了回去。

就在各大遊戲公司感嘆天美反應之快時,蓄勢良久的世界前五強遊戲公司們,赫然出手了!

……

「你們,還記得兩年前的『蝗蟲』事件吧?」說到這裡時,老人突然問道。

各賽區負責人們原本還沉浸在老人所說的這件事中,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在王者榮耀沉浸版公測之餘,暗地裡居然發生了這樣的大事,可以想象當年各方絕對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極為精彩,只不過終究是天美技高一籌。

可這件事,怎麼扯上了『蝗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