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刀客,可謂是很快的就融入到了逍遙島裡邊,來到這裡第一件事情。便是好奇,黎夢潔口中那種,被她傳的神乎其神的超級水果。

之前一直沒有機會,現在終於來到了逍遙島,可以親口嘗嘗逍遙島上的超級水果了。

就是不知道,這被他說的神乎其神的水果,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你是說我們這裡的超級水果吧?不是我說,這世上絕對沒有別的地方有這個東西了,你嘗過之後一定會十分喜愛的。」

黎夢潔一邊說著一邊驕傲地仰著臉,畢竟這可是他們逍遙島引以為傲的東西,於是她也不廢話,立刻招呼人將超級水果給準備了上來。

當逍遙刀客看著自己面前,放著只不過是有一些普通的水果,心底里有一點疑惑,可是看著黎夢潔信誓旦旦的模樣,這一下也不得不相信她了,於是便只能夠笑著拿了一個水果,嘗了一下。

當水果入了肚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這些超級水果真的是無比的美味,是他在外面從來都沒有吃過的那一種,而且,吃過之後,他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是有一種很舒服的能量,在身體的周邊洗刷著,這一種溫和而又純凈的氣息,讓他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享受起現在的感覺了。

看著逍遙島如此滿意的模樣,黎夢潔在一旁也忍不住有一些竊喜和驕傲了,畢竟這也是有她的一份功勞的,現在逍遙島已經有了新的客人了,那麼往後她也一定會好好的招待逍遙刀客的,不管是因為他救了自己也好,也是想要儘力地將他儘力的留在島上。

而黎夢潔不知道的是到逍遙島吃下這些超級水果沒多久,他就已經想好了要留在逍遙島裡邊,只不過他的面上並沒有顯露出來,畢竟自己信誓旦旦的說喜歡外邊無拘無束的生活。

可是現在只不過是嘗過黨內的一些美食,自己就如此的鬆動,這讓他有一些尷尬,想著無論如何再多偽裝上一段時間,不要被人如此快的看出自己的破綻。

不過他在島上的這一段時間,並沒有閑著,經常跟在黎夢潔的身旁一副,身影不離的樣子,黎夢潔也有一些無奈,不知道她跟著自己到底是要做什麼。

可是逍遙刀客卻一本正經地說道:「當然是要保護你了,雖然說島上有很多人都是你認識的,而且大家都對你很好,可是又難保他們不會有壞人,所以說我跟在你的身邊也可以好好的保護你!」

逍遙刀客這樣子盡心儘力的保護黎夢潔,倒是讓周安也十分的高興,畢竟如果黎夢潔身邊有一個人一直保護的話,那麼對自己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對了,之前你不是說要小住一段時間嗎,那你想要什麼時候離開?」閑聊的時候,黎夢潔便問起了他這個問題,不過她發現逍遙島臉上的表情有一些尷尬,心中便在發笑,因為她已經猜到了。

逍遙刀客肯定已經不捨得離開這裡了,畢竟這裡有這麼多的美食,誰會放棄這麼多的美食,而去外邊風餐露宿呢,更何況這段時間,逍遙刀客已經被自己的手藝給養叼了。

「快來看,這是我心眼這出來的武器!」

島上有不少人和黎夢潔的關係很好,閑暇的時候就會來找黎夢潔聊聊天,畢竟黎夢潔的性格也很好,這讓她們也十分的喜歡。

看著島上有一個人,拿著武器就要衝到黎夢潔的面前,逍遙刀客立刻警惕了起來,畢竟他可是一直沒有忘記自己想要好好的保護黎夢潔,第一時間就將那人手中的東西給挑落在地。

那人愣了一下,看著自己研究了半天的寶貝,竟然就這樣直接摔在了地上,甚至斷成了兩半,一時之間也是十分的心疼,看著自己的武器在一旁氣得直跳腳。

可是當他看到逍遙刀客的時候,卻也知道,這個人一直都跟在黎夢潔的身邊,形影不離的樣子。

「你這人怎麼回事?為什麼把我的寶貝給挑斷了,你知道這是我費了多麼大的功夫才研製出來的新武器嗎?」

怒氣沖沖的他立刻對著逍遙刀客說道,而逍遙刀客也沒有想到這個人是沒有惡意的,他本來以為看到一個人拿著武器沖向黎夢潔,第一時間身體就已經做了反應,將他的武器給挑落在地,沒有動手已經是他最大的忍耐極限了。

看著他如此理直氣壯地問,逍遙刀客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害怕。

「你拿著武器來到這裡,誰又知道你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呢?萬一你是圖謀不軌的話,那怎麼辦呢?所以說第一時間我當然是要將你的武器給挑落在地了!」

逍遙刀客可如此理直氣壯的話,讓那人有一些氣結,瞪著眼看著他,卻也氣得沒有辦法,因為他也知道這是周安的客人,既然來到逍遙島上,那麼大家就應該好好的對待他,不能夠輕易的動手。

黎夢潔聽到聲音之後,也回過頭,看著他們兩個人的模樣也十分的無奈,知道肯定是又鬧出什麼誤會了,於是她便立刻開始向逍遙刀客安撫著說道:「你放心吧,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壞人,島上的大家對我都很好,他只不過是想要把,自己研製出來的武器,拿給我看而已,你就不要擔心了。」

最近這段時間島上已經鬧出了很多的笑話,所以說大家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逍遙刀客聽到這句話之後,臉上的表情也有一些尷尬了,起初他是想要好心做好事的,可是沒有想到,現在竟然還誤傷了其他人,這讓他有一些不好意思,鬧了一個大紅臉。

「對不住了諸位,是我性子有些太著急,都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這還真是一個流浪習慣了的刀客,和人相處起來差的地方,還真不是一點半點。

但現在來到了逍遙島一下就好多了,什麼東西慢慢磨合就行了。 逍遙刀客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和島上的眾人關係也越來越好了,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一個沒有惡意的人,只不過是看起來有一些呆呆傻傻的,相處之後大家對他都更加的接受了,而且逍遙刀客也知道大家根本就是沒有惡意的,所以說也根本就沒有那麼的疑神疑鬼了,平常生活中和大家相處的也是很好。

回到了島上之後,黎夢潔心情還是有一些沉悶的,雖然說身邊經常有逍遙刀客陪著自己說說話,可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謎還沒有解開,這件事情一直放在她的心上,她無論如何也不會開心起來的。

逍遙刀客畢竟是剛剛來到島上,所以說對黎夢潔的手藝也嘗不出來,只是覺得十分好吃,比他在外邊吃過的任何東西都要美味。

可是周安畢竟已經和她相處了很長時間,嘗過了黎夢潔做過的菜之後,就知道黎夢潔肯定是心不在焉的,所以說,這些東西的質量還沒有之前的一半。

看著黎夢潔心不在焉的樣子,他無聲的嘆了一口氣,知道黎夢潔心底里在想什麼,可是這一次他們出去那麼久,都沒有找尋到黎夢潔的身世,這讓他也是有一些無奈,可是他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得,只是黎夢潔現在陷入到了這個死圈裡邊,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想通這件事情。

「這段時間你一直心不在焉的,是因為還在想紳士的事情嗎?」

黎夢潔愣神許久,於是周安便在她的旁邊問出了這句話,黎夢潔回過神來之後,這才淡淡一笑,臉上帶著一種十分落寞的表情,她也知道,自己對於這件事情太過有執念了。

「只要我的身世到現在都還沒有解開,每天我想的都是這件事情,所以說有一些心不在焉了,原本還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卻沒有想到被你給發現了。」

黎夢潔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說出了這番話,周安看著她消瘦的面龐,心底里也有一些心疼,畢竟這些時間黎夢潔因為身世之謎已經困擾了許久,看來這件事情已經不能夠再耽擱下去了,如果再耽擱下去的話,黎夢潔恐怕會更加的失魂落魄。

「我就知道你因為事實證明一直都悶悶不樂的,可是現在著急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那我們現在還是先找到你的身世,其他的事情暫且不管了。」

既然已經做好這個決定了,於是周安便開始準備煉化朱雀玉,畢竟朱雀玉只要煉化一完成,那麼對於自己的實力又可以有一個新的進步了。

到時候如果陪著黎夢潔一起去找尋身世之謎的話,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十分不錯的事情,畢竟他們出門在外的,誰也不知道這一段路上會遇到什麼事情,也是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

得到了火焰的力量之後,周安的實力果然有了一次更大的突破,看著自己渾身充滿著充沛的能量,周安微微勾起了唇角,看來這一次自己的實力又進行了突破,那麼幫著黎夢潔找尋身世的事情就已經可以再進一步。

亂世卿臣:將軍,請寬衣! 想好這些事情之後,周安找到了一個人在池塘邊默默出神的黎夢潔,輕輕地嘆了一口氣,這些時間黎夢潔基本上都在出神的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你不用擔心我,我是沒有事的,只不過心底里對我身世之謎太過好奇了而已,心想著想要早一點找到這個結果,所以說才會這樣。」

黎夢潔聽到了周安的聲音之後,便回頭對著他說道,周安聽到她的話之後也在她的旁邊坐著,黎夢潔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計劃,於是周安便握住她的手說道。

「我當然知道你為什麼想要找尋自己的身世之謎,畢竟想要知道到底是什麼身份,所以說對這件事情一直都有自己的執念,這我也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說我已經想好了,這一次,我們一起再出門,幫你去尋找身世之謎。」

黎夢潔沒有想到下一次出門竟然會這麼提前,這倒是讓她有一些驚訝的看著周安,周安自信一笑,他已經得到了實力的提升,所以說此刻說出這番話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就放心吧,昨天我已經把青雀玉給煉化了,現在我的實力已經得到了進步,這樣子我們兩個人一起出門的話,也可以好好的保護你,不用再去想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只用全心關注的幫你去找尋身世之謎就可以了。」

聽到周安的這番話之後,黎夢潔微微安了安心,既然周安都已經這麼自信了,那麼自己也絕對不能夠拖後腿,臉上也終於露出了笑容,知道周安這樣子都是為了自己,看來自己這段時間的確是有一點太外露了,所以說才會被周安給發現。

「我原本還以為自己偽裝的很好,可是第一個卻被你給發現了,現在悶悶不樂的,又是你幫我解決了這件事情,」因為看著周安眼中有著感激,因為她也知道將這些事情給提前這麼早給辦好,周安肯定也是費了很大的精力。

「那你回房間裡邊好好收拾收拾吧,我們明天就直接出發。」

周安說著便揉了揉黎夢潔的頭髮,這麼長時間相處下來,黎夢潔到底是什麼樣的性子,他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這件事情不解決的話,黎夢潔就根本不會高興起來,所以說把這件事情解決了,也算是解決了黎夢潔心頭上最大的一個石頭。

黎夢潔有一些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將東西給收拾好,心底里有一些期待,不知道這一次出行能不能把自己的身世之謎給解開。

而周安這一次有了一些無奈的看著黎夢潔離開的背影,心底里也是有一點沒有譜的,因為他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將黎夢潔的身世之謎給解開。

畢竟他們現在還全無頭緒,也不知道到底該從何處下手,一切也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了,看能不能瞎貓碰上死耗子,將黎夢潔的身世之謎給調查清楚,不過這一次的遠行,他和黎夢潔可是做好了十分萬全的準備。

只等著明天出發之後到各處去看一看,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碰上知道黎夢潔身世之謎的人,這樣子他們也可以省下很多的功夫。 「出發吧!」

執手千年 周安和黎夢潔一大早,就從逍遙島裡邊離開,島內的眾人知道他們離開之後,心底里也是有一些不舍的。

不過他們也知道這一次出去是要辦大事了,所以說他們病也沒有阻攔,而周安帶著黎夢潔去遠行,第1步便是準備去尋找邪門。

這也是順便要做的事情,畢竟之前根據消滅雲家得到的情況,他已經可以確定和雲家勾結的邪門,是邪門當中的一個勢力相當比較大的門派,叫幽冥殿。

「這個幽冥殿還真是不幹好事,不僅勾結雲家,甚至還想對我們逍遙島下手,還真是自不量力!」

黎夢潔知道這個消息之後,也是憤憤不平,跟著周安一起去尋找邪門,畢竟他也知道自己身世的事情,現在也急不得,更何況她一出門之後,整個人的心情就已經好了很多,不管是做什麼都有了力氣,再也沒有之前在島上那種,什麼都不想做的狀態了。

「之前我已經將暗影的力量,全部都來監視邪門的行動了,現在線索應該已經很快就會告訴我們,所以說我們只需要靜靜的等著,暗影給我們提供線索就可以了。」

不得不說,有著暗影在暗中協助,很多事情都已經不用周安去操心了。

在暗影的全力監視之下,只要稍微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立刻有消息傳回來。

即使幽冥殿的行動再詭異,也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暗影和邪門打交道這麼長時間,對於他們的行動軌跡可是清楚的很。

周安從來不做沒有準備的事情,說出這番話之後,倒是讓黎夢潔有一些驚訝,沒有想到周安竟然一天天的操心了這麼多的事情,而且關鍵的時刻還不忘記幫自己尋找身世,說起來,自己在他的心中也是有十分重要的位置的,這讓黎夢潔有一些高興。

沒過多久之後,暗影果然找到了周安,他們已經將這件事情給調查清楚了,所以第一時間就來告知周安,這件事情到底已經查的怎麼樣了。

「最近監視邪門的動態,我們發現幽冥島人員出現了比較大的調動,有不少的高手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又要對下一個家族進行行動。」

當周安得知這件事情之後,便立刻有一些坐不住了,如果這一次他們還想要對其他家族給下手的話,那麼自己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

「這個幽冥殿還真是一天天的也不知道閑著,之前對我們動手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要對其他的家族下手,看來他們還真是一個邪門的走狗,真是讓人討厭。」

黎夢潔在一旁聽著這件事情之後,便十分厭惡地翻了一個白眼,這個幽冥殿一天天的總是不做好事,不過現在好在自己和周安已經來了,那麼就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讓他嘗嘗自己應該吃的苦頭。

「幽冥殿這一次要對哪個家族下手這件事情調查清楚了嗎?」

周安還是問出了比較關鍵的事情,手下聽到這句話之後,立刻如實的稟告了出來,而周安知道之後便點了點頭,看著暗影隨手的揮了揮:「你離開吧,讓我再想想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辦。」

看著周安整個人又陷入到了沉思裡邊,黎夢潔輕易便也不肯打擾他,因為他知道這是周安在想事情的狀態,自己如果打擾到他的話,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嚴重的後果,所以說他並十分聰明地在一旁目不作聲地等著周安想清楚,過了沒多久之後周安變回過生來看著黎夢潔他已經將自己的想法給想好了,既然這個用名片想要對著另一個家族下手,那麼便說明這個家族肯定也是實力的不凡,否則又沒臉不會掉那麼多的高手出門。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呢?幽冥殿這一次掉了那麼多的高手外出,咱們是不是可以趁機去他們的總部狠狠的給他們來一個致命的意見?」

聽著黎夢潔這樣天真的話,周安有一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其實這樣的方法簡單粗暴,可是說起來也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作用,畢竟如果任由他們繼續欺負其他家族的話,那麼這對於其他的家族來說是一件十分不公平的事情,既然自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那麼就會想辦法阻止。

「幽冥殿竟然已經派了高手,去攻打其他的家族,那麼我們就搗亂他們這一次的計劃,沒必要對著他的總部發起攻擊,因為他們的總部即使被銷毀了,可是精銳的高手依舊還是在,所以說我們要打的話應該打他們最精銳的高手,不應該打那些守在總部根本沒什麼用的小角色。」

聽到了周安的話之後,黎夢潔這才恍然大悟,原本她還以為自己簡單粗暴地將他的總部給銷毀了,那麼幽冥殿一定會一蹶不振的,可是現在看來還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

於是便吐了吐舌頭,有一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還是你想得周到,那麼就按照你說的吧,我們現在要直接去找那個家族?」

「對。」周安斬釘截鐵地說道,既然幽冥殿想要對其他家族下手,那麼自己這一次一定要搗亂他們的計劃,不要讓他們得逞。

「唉,說起來也不知道那些家族到底會不會相信我們,畢竟如果有一個人突如其來的對我來說,有人想要對你們家族動手,估計任誰都不會相信,甚至還覺得那人是一個瘋子吧。」

黎夢潔一邊說一邊歪著腦袋,想到了這裡之後,她便覺得這一次的行動可能不會有這麼多順利,甚至還覺得有可能會好心沒好報,遭到別人的嫌棄。

還沒有動手,黎夢潔便已經想到了這裡,這倒是讓周安有一些無奈,也不知道她的這個腦袋整天里到底都是在想著什麼,不過對於這一點,他可是沒有那麼多的想法。

周安只是笑了笑,其實那些家族的懷疑也根本就不是空穴來風的,畢竟放在其他人的身上,大家也都沒有那麼高的接受度,不過他已經想好了,如果對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話,那麼自己根本就沒有必要去幫助他們。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去看看情況吧,說不定對方通情達理剛好就可以相信我們呢,那麼我們這一次的行動一定會十分順利的。」

這一次本來他並不打算直接對邪門給動手的,可是既然對方已經要出手了,那麼自己也根本就不會閑著。 「因為明天這一次要下手的家族是顧家,顧家我曾經聽過,是一個古武家族,不過實力相對於來說比較弱小,幽冥殿帶了那麼多的高手前去,恐怕也是岌岌可危了,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撐住。」

黎夢潔還是有一些擔憂的,然後周安和他兩個人便立刻馬不停蹄的趕到那裡。

來到了顧家之後,看著顧家安然無恙地模樣,兩個人都鬆了一口氣,至少幽冥殿的人還沒有動手,那麼對於顧家來說還是有救的。

來到了顧家之後,兩個人就時分規規矩矩地交了拜帖,而顧家的人知道了周安的身份之後,也是十分熱情地招待著。

顧家的夫人也親自的接待了他們兩個人,知道他們這一次是要遠行之後,也十分盡心儘力的為他們準備了一些飯菜,雖然說這起來並不如黎夢潔做得那麼美味,可是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十分不錯的存在了。

畢竟這段時間出門之後就一直風餐露宿的,哪有時間去享受什麼美食呢,更何況這裡的食材也並沒有那麼的豐富,所以說黎夢潔在外面的時候也不會經常的做飯,現在吃到這麼一頓美味,周安便有一些享受的眯起的眼睛。

顧家的家業雖然說不大,可是為人都十分的和善,一看都是很好說話的樣子,周安這一次便更加的堅定了想要幫助顧家的決心。

不管怎麼說,邪門這一次如果真的要對顧家下手的話,那麼可謂是踢到鐵板子,畢竟自己和黎夢潔兩個人在這裡就絕對不會讓他們輕易的得逞。

「看來你之前得到的消息果然十分的管用,我們這一次提前這麼多來到顧家,估計那些邪門的人還沒有機會下手,這樣子我們可以好好的保護顧家,不要被他們給欺負了,我真是想不通,那些邪門的人到底是想要做什麼,顧家的人一個個都這麼好,他們竟然還想著對人家做壞事。」

酒足飯飽之後,顧家的夫人就給他們安排了兩個客房,而黎夢潔的客房就在周安的隔壁,將自己的行李放到房間里之後,就立刻馬不停蹄的來找周安說這件事情。

周安將自己的東西收拾好之後,這才回頭看了一眼黎夢潔,看著她歪著腦袋的模樣,心底里也是十分的無奈,邪門的人本來就是不懷好意,對其他弱小的家族下手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現在邪門的人還沒來得及動手,那麼這一次他們就有機會幫助顧家躲過這一次的劫難。

第2天一大早當周安醒來的時候,就到了客廳裡邊,看到了一個昨天沒有見過的孩童,那個孩童雖然看起來年紀不大,只不過一雙眼睛看起來極為的有靈性,十分的惹人喜愛。

這一看就是一個十分聰明的孩子,而黎夢潔也被這個孩子給吸引了視線,看著他可可愛愛的模樣,忍不住去逗一逗他。

周安在一旁看著他的裝扮,一看他的裝扮就知道他肯定是顧家的少爺,而顧九陽也有一些好奇的,看著他們兩個人,不知道家裡為什麼會多出兩個陌生人,不過他很快便想到了之前管家說過家裡邊多了兩個客人,一定要對客人禮遇有加。

「你們就是我母親說的那幾個客人吧?」顧酒陽一點都不怕生的模樣,看著黎夢潔似乎是很喜歡自己,並且大著膽子跟他說話,因為他能夠察覺得出來,這兩個人並沒有任何的惡意,所以說他也主動的和他們說話,畢竟自己還從來都沒有見過,一些從遠處來的客人呢。

看著如此聽話伶俐的孩子,黎夢潔的心中也是十分的喜歡,然後便點了點頭說道:「看你的穿著打扮,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能夠出現在顧府,應該是這個家裡邊的少爺吧。」

顧酒陽點了點頭,而就在這個時候,顧家的夫人也走了出來,看到他們幾個人正在說話之後,便也笑了一句說道:「昨天忘了和你們介紹,這是我的兒子,他叫顧酒陽,一看他年紀小,可是會釀酒,在這一方面可是很有天賦。」

顧酒陽立刻揚起了自己的臉,十分驕傲地看著周安,畢竟他在這一方面可是十分的有天賦,他自認為自己釀的酒也是十分的好喝。

而黎夢潔聽到這裡之後便有一些欣喜的瞪大了眼睛,這麼小的孩子竟然還會釀酒,而且聽顧夫人說的話,他似乎還是極有天賦的,這讓她有一些好奇不已。

「真是想不到,這麼小的孩子居然還會釀酒,我有一些好奇了到底是什麼酒,小傢伙,可不可以拿點酒給姐姐嘗一嘗?」

顧就陽聽到黎夢潔的話之後,立刻跑到一旁,將自己釀的酒給拿了出來,看著這一小罐的桃花釀,黎夢潔便覺得十分的驚奇,原本還以為這些孩子只不過是坐著玩兒的,可是看著顧酒陽這副態度,似乎並不只是做著玩兒的,有模有樣的樣子讓她心底里也是十分的喜愛。

而當她打開酒塞,聞到裡邊的酒香時,整個人都眼睛一亮,看不出來這個孩子的確是十分的有天賦,顧家的夫人倒是一句謊話都沒有說。

這些酒單是聞著,就能夠感覺到十分的醇香,和自己之前喝過的桃花釀,根本就不是一個味道。

她立刻便看向周安十分驚喜的說道,「這個桃花釀光是聞著就十分的不同凡響,我之前喝過的竟然都不能夠跟這個相提並論。」

冷情少爺的逃婚小妻子 周安接了過來,放在自己的鼻下,輕輕的嗅了嗅,果然和黎夢潔說的一模一樣,這一下他也有一些驚訝的看著那個小傢伙。

顧酒陽也很是得意,得意洋洋的模樣,周安便忍不住也笑了下。

「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的確是十分的有天賦。」得到了周安的誇獎之後,顧酒陽也是十分的開心,因為他剛剛見到周安和黎夢潔的時候,心底里就十分的喜歡,下意識的就生出了想要親近他們的意思。

現在看著他們兩個人對自己的酒都十分的感興趣,於是便去獻寶似的將自己所釀過的酒都給拿了出來,看著已經擺滿了整個桌子的酒,這一下周安真的是有一些目瞪口呆了,不得不說這一個孩子的確是釀酒的天才。

周安對於顧酒陽的酒十分的喜愛,而顧酒陽也經常會拿出自己釀的酒給周安分享,因為他也想知道關於外面世界的事情,周安也經常會跟他講一些故事,兩個人就這樣子,建立起來十分不錯的感情。 「咚咚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周安用腳趾頭都能猜出來,肯定又是顧酒陽這個孩子又來了。

這孩子倒是挺惹人喜愛的,就是有些太黏人,一大清早就來打擾周安睡覺了。

只是這份天真無邪的性格,不知道還能夠保持多久。若不是周安提前知道,顧家馬上就要遭受變故,恐怕也不會提前趕來。

等到幽冥殿降臨的時候,怕是對於顧家,又是一種沉重的打擊。

但是現在周安可不想這麼多,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還是先應付這個小孩。

現在還很早,周安本打算今天早上睡個懶覺,看樣子現在是睡不成了。

也許是嫌他還沒有開門,那敲門聲又響起了。「咚咚咚!」

周安用手揉了揉眼睛,說道:「來了,來了,別敲了!」說完后敲門聲才消失了。

他三兩下穿好衣服,踏著拖鞋去給他開門。

門開了,果然是顧酒陽這個孩子,他端著一碗湯,正站在門口,笑嘻嘻的看著他。

「周大哥,早上好!」

顧酒陽仔細打量著周安,他頭髮還很亂,眼角的淚水還沒完全擦乾淨,在陽光照耀下顯得格外耀眼,衣服也亂糟糟的,大概是穿的很急造成的,一看就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估計是剛剛聽到他的敲門聲,匆匆忙忙的穿好衣服來給他開門。

「抱歉,我好像打擾你睡覺啦。」顧酒陽吐了一下舌頭。

原來你還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