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二人的身體同時向後倒退了半步,而林寶寶的面部猙獰,不過,那股猙獰轉瞬即逝。

「寶寶,我們,好像不是他的對手。」

祝霜凝輕輕地說道。

林寶寶卻是搖搖頭,道:「他不過是擁有地級下品劍法,算的了什麼?」

「可是……」

林寶寶道:「老婆,我們只要擊敗了這個傢伙,就能得到地級下品劍法,這可是變強的大好機會。」

「可萬一我們不敵他,我們就……」祝霜凝遲疑了一下。

林寶寶想了下,道:「這樣你先跑,我打敗他就去找你!」

「不行!」

「你必須跟在我身邊!」

祝霜凝一拉林寶寶的衣服,認真地說道。

「那就並肩作戰吧!」林寶寶狂吼了一聲,劍氣狂涌,他手持斷龍劍一躍而起,直奔大長老沖了過去。

「死老頭,不就是會兩招劍法嗎?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林寶寶狂吼出來。

「失落劍式!」

「寶寶!」

嗡……

兩把寶劍相撞的瞬間,一股滔天爆炸響起,仗劍宗的不少弟子都是被這股力量吹飛出去。

轟!

大長老的腳下,發出一聲劇烈的爆鳴,整個人的雙腿都陷入到地底之中。

「你這小子,怎麼可能?」

林寶寶明明只有九歲,怎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而在他和林寶寶對陣的時候,他的耳旁,隱約聽到的那一聲,是龍吟?

「就是現在!」

林寶寶狂吼道。

「寒冰斬!」

祝霜凝跳了上來,這一劍猶如極光,直奔大長老的胸口刺去,然而,大長老也不是等閑之輩!

靈氣釋放,瞬間雙腿上的泥土別被大長老轟碎。

他整個人猶如火箭一般蹭的一下躥了出去,這一劍,直奔祝霜凝飛去。

「你敢?」

林寶寶瞪圓了眼睛,下一刻,他的手裡出現了一張符咒。

天行符,自從他抽到天行符之後,他從未使用過天行符進行戰鬥,今天是林寶寶的第一次嘗試。

林寶寶覺得,既然天行符能讓他的移動速度提升五十倍。

那麼!

他就一定可以,在這段時間裡,做很多事情。

「天行符!」

「不要!」祝霜凝望著大長老刺來的劍,眼中略顯絕望,大長老的實力,他們剛才都見識過了,她和林寶寶合力,才將大長老的那一劍抵擋下來。

如今只有她一個人,她豈不是必死無疑了。

奇遇無限 然而,就在此時。

一道炫目的白光閃過,一把斷龍劍深深地刺入大長老的胸膛之中,嘭!靈氣爆開,將大長老的胸膛刺穿,大長老瞪大眼睛,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一把血劍穿過他的胸膛,將他釘在了空中。

「這是……」

嘭!

林寶寶一踢大長老的身體,大長老便是一頭倒在地上,滿嘴鮮血,身上也沾滿了鮮血,難以置信地看著林寶寶。

「你……你怎麼可能……」

祝霜凝馬上跑到林寶寶身邊,摟著林寶寶,在大長老向他衝過來的時候,她真的害怕了。

「大長老,竟然死了……」

「怎麼會這樣?」

仗劍宗的弟子們,剛剛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現在卻嚇得一個個臉色蒼白。

「結束了。」

林寶寶說完,軟軟地倒在祝霜凝的懷裡,一頓亂蹭著。

祝霜凝自然也看透了林寶寶的想法,不過,此時的祝霜凝沒有推開林寶寶,而是任由林寶寶亂摸著。

「這一本,應該就是他所修鍊的劍法了吧!」祝霜凝從大長老的衣服里,取出一本古書,打開一看,上面很清晰的寫著。

《雲天劍法》,地級下品,仗劍宗內門高級武學。

「果然!」祝霜凝心裡一喜,得到上古寶劍,又有地級劍法,如果將這二者結合,那他們的實力,一定會達到一個恐怖的高度。

(本章完) 「寶寶,我們馬上就開始修鍊這劍法吧!」祝霜凝笑著對林寶寶說道。

林寶寶點點頭,道:「可以,但是總不能現在就修鍊吧!」

二人起身,回頭望了一眼,那些仗劍宗的弟子立即嚇得魂飛魄散,四散而逃。

連修鍊地級劍法的大長老都被這二人殺死,他們在這二人面前,完全沒有活下來的可能啊!

而林寶寶和祝霜凝也沒有去追。

實際上,在這上古遺地,危機重重,若是沒有大長老這樣的強者帶著他們,他們連活著走出這上古遺地,都是十分困難。

「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林寶寶道了聲,他們繼續向前走了一段路,至少避開了大長老留下的血腥味,來到了一片空地上。

祝霜凝靠在一棵大樹下,而林寶寶則是躺在她的懷裡,輕輕地道:「老婆,我教你的天機之眼,你開始修鍊了嗎?」

祝霜凝想了下,道:「你說那個武技,那個武技很複雜,我可能要等一段時間才能修鍊成功。」

「怎麼了?」祝霜凝詢問道。

林寶寶想到天機之島內的祝媚兒,苦笑一聲,等到祝霜凝將天機之眼修鍊完成,一開啟天機之島發現祝媚兒也在天機之島會是什麼反應?

會不會,她們姐妹會相互發火?

畢竟,每當林寶寶睡覺的時候,都會去天機之島找祝媚兒修行。

這件事要是讓祝霜凝知道了,他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吧!

林寶寶腦海中想著,自己被祝霜凝踩在腳下的情景。

「喂!喂!喂!」

祝霜凝拍了拍林寶寶,林寶寶這才回過神來,從下往上看著祝霜凝,問道:「怎麼了?」

祝霜凝冷漠地看了林寶寶一眼,道:「我怎麼叫你都不理我,又在想那個女孩子呢?讓我猜猜,是不是安克鎮的那個?」

「不是不是!」林寶寶連連搖頭。

「那是……你的那個靈兒師姐?」

林寶寶也連連搖頭,道:「不是,老婆你想多了,寶寶不是那麼多情的人!」

「呸!我還說少了,你不多情?」祝霜凝露出一臉鄙視的表情,林寶寶為人如何,她心裡最清楚。

林寶寶一聽,也只好閉上了嘴巴,畢竟,祝霜凝現在也是很了解他啊!

「該不會是,你再想我妹妹吧!」祝霜凝想了下,突然問道。

林寶寶被嚇了一跳,急忙解釋道:「沒有的事,我怎麼是那種人呢!」

祝霜凝看著林寶寶的樣子,更是確定了心裡的想法:「姐妹通吃,林寶寶,你是不是想死了。」

「我……」

林寶寶一臉無奈,他也沒說什麼啊!

「算了,不和你一般見識,。」祝霜凝說著,靠在大樹上,也是緩緩閉上了眼眸,一直在上古遺地趕路,拼殺,她也很累了。

時間如水。

當林寶寶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他們二人正躺在地上,不顧形象的大睡著。

「那個……」

林寶寶盯著祝霜凝近在咫尺的面頰,剛要叫醒祝霜凝,可又被祝霜凝的美麗所吸引住了。

「我還真是幸福啊!」

林寶寶淡淡地道了一句,撅起小嘴就吻了上去。

熱!

有一股溫熱在流動!

祝霜凝在睡夢中,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蹂躪著,呼吸也變得越發粗重起來。

「咳咳咳!」

可能是林寶寶擋住了祝霜凝的鼻子,祝霜凝輕咳一聲,一睜眼,卻對上了林寶寶的眼眸。

林寶寶此時,正在偷親她。

「老婆?你……怎麼醒了?」

林寶寶一驚,咬牙問道。

祝霜凝看著林寶寶,手上一用力。

「啊啊啊啊……不要掐我,老婆,啊啊啊……不行了……」

祝霜凝一掐林寶寶,林寶寶猛地抱住祝霜凝,大叫起來。

「好了,我們怎麼睡在地上?」祝霜凝不由地問道:「你把我推到了?」

「沒有,我醒來的時候,我們就是這樣,我發誓!」林寶寶舉起四根手指。

祝霜凝才不會相信林寶寶的鬼話,林寶寶竟然敢在她睡覺的時候,趁虛而入。

「林寶寶,你記住今天的所作所為。」祝霜凝把衣服穿好,冷冷地說道。

冤枉啊!

林寶寶那個不情願啊!

「老婆,其實是你夢遊,主動找我親的,你信嗎?」

只見祝霜凝一個巴掌拍了過來。

「我……」

「呀!」

「本寶寶生氣了!」林寶寶叉腰大叫道。

「氣死你得了。」祝霜凝道。

……

「不是吧!我們居然睡了整整半天的時間。」林寶寶啞然,好傢夥,合著他們兩個是兩頭豬啊!

而且,他們的運氣也是好。

在如此危機四伏的環境里,睡了半天,竟然也沒遇見一點危險。

「都怨你!沒事休息什麼?」祝霜凝把責任推到林寶寶身上。

林寶寶一咬牙,道:「還怪你呢!誰讓你的懷裡那麼舒服,一趴上去就想睡覺覺。」

「哼!」祝霜凝一擺頭。

走在森林裡,林寶寶看向前方,眉頭倒是漸漸皺了起來:「端木行的氣息越來越遠了,而且他那個方向,似乎就是天地仙石所在的方向。」

「難道,森林之心就是天地仙石?」

林寶寶隱隱猜測道。

不過,以林寶寶對天地仙石的了解,森林之心的特性不像是天地仙石,也就是說,天地仙石是在森林之心的附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