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巨大的力量,在他們手臂內沸騰,咆哮,如若平地雷涌,珠落玉盤。

火焰從他們拳風上,呼嘯而起,拉出有力弧線!

四道赤色火焰,直衝天際,將大片空氣,全部燒得融化,坍塌,震耳欲聾的轟鳴,席捲四方,遠遠傳出。

砰砰砰砰砰!

漫天閃電,瞬間全部被擊碎,彷彿數不盡的破碎琉璃,當空傾瀉,水銀瀉地,光華遍灑!

剎那之間,天高地闊!

吳鵬、趙景勝、許強衛、曾玄,一躍而起,哈哈大笑,全身上下,透著無比暢快。

這一刻,他們全都晉陞到了炎魂大境界!

四個人的氣質,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光如炬,體內彷彿有一座座火山,亟待爆發。

PS:今天四更結束,晚上沒有了,明天繼續,重複一下,下周二爆發 「真的是吳鵬他們!他們三天時間,就突破了炎魂大境界!」

「我的天!這怎麼可能!」

「秦逸!一定是秦逸!他有大奇遇,大仙緣!你看巨鹿峰上,那些奶白色的光芒,全是靈氣!我從沒有見到過那麼濃烈的靈氣!」

「對!一定是秦逸的原因!秦逸幫助他的兄弟,全部晉陞了!」

「秦逸竟然擁有這麼可怕的力量!和他作對,就是純粹找死!」

陣陣驚呼,在天聖學院各個角落響起。

於此同時,又是一朵朵濃雲,在巨鹿峰頂端匯聚,攪動,形成恐怖漩渦。

猙獰的烏雲,如同橫亘蒼穹的巨蟒,比之前吳鵬等人的天劫,要強大了幾百上千倍!

四周山峰,竟然被直接壓得崩塌下去!

轟隆隆——

陣陣巨響,讓地面都在上下起伏,震撼人心。


「這是怎麼回事,還有人要晉陞嗎?」

「好強大的天劫,這是要凝練金丹,才會出現的劫難啊!」

「凝聚金丹,是誰?」

無數的猜測,從四面八方升起。

數不盡的神念,想要探查到巨鹿峰上,所發生的一切。

但是巨鹿峰,被秦逸移動到了空間斷層,以這些人的實力境界,就算再強大一千倍,一萬倍,都不可能知道巨鹿峰上,發生了什麼。

此刻巨鹿峰上,慕容習的眉間,一點金光,灼人雙目。

她的四周,彷彿火焰在翻騰,形成了道道紅色浪濤。

「師姐要凝鍊金丹了!」看到這一幕,洛珞不由自主,握緊了拳頭。

「不會有任何問題的。」秦逸淡淡一笑,凝聚目力,朝天空望去。


天上雲層,越堆越厚,越壓越低,無窮巨力,轟然而下,幾乎陸沉地陷一般。

咔嚓!

慘白光芒,如同開天闢地的利劍,破開雲層,驟然劈下。

滋啦!

電光狠狠斬在巨鹿峰上方的電弧上,頓時爆發出璀璨炫目的火光,如同仲夏漫天綻放的煙火。

轟隆隆——

沉沉雷鳴,繼續累積。

雲層緩緩移動,錯開身位,眾人抬頭,可以清楚看到,無數電球,在雲層內部,密集堆積,滾滾雷霆,頃刻之間,就要墜下。

慕容習突然睜開雙眼,清亮的雙眸中,火焰熊熊,幾乎擊穿重重雲霄,眉心一點金光,幾乎要炸裂而出,躍上地平線,惶惶如日。

「我積累了這麼久,體內又煉化了秦逸師弟的真氣,這點天劫,我根本沒放在眼裡!」慕容習瞬間躍至半空,素手一抓,頭頂電弧,發出吱嘎巨響,被硬生生扯斷。

面對無數雷光、電球,慕容習掌心一翻,團團火焰,獵獵作響,在她手中,化為一柄長劍。

劍芒火光,吞吐不休,每一次吞吐,都彷彿將空間割裂,融化。

「千機舞天劍法!」

血色劍芒,暴漲千倍、萬倍,好似紅日東升,放出萬丈光彩。

無數歷史和明悟,都包含其中。

砰砰砰砰砰砰!

雲層中數不盡的電球,被火焰斬到,一觸即潰,大片炸開。

慕容習遊走閃電濃郁之中,一劍劈下,開雲撥霧,刺破蒼穹。

稍微一動,整個虛空,彷彿都要被撕裂。

閃電在半空,還未來得及落下,就全部被絞得粉碎。

隨著慕容習將最後一個電球破開,她眉心金光,也沉入了丹田。

長長吐出一口氣,慕容習心中無比歡喜,懸立半空,背後金光噴涌,振聾發聵,如同天神降臨。

「那不是明月門的慕容習嗎?」

「是啊!剛剛渡過天劫的難道是她?」

「她達到炎士境界第五層了!凝練出金丹了!」

「明月門從此在學院,也要一飛衝天了!」

「慕容習也步入金丹高手的行列了!這難道也是秦逸所為?」

「秦逸到底得到了什麼奇遇!他連炎宗境界的長老,都能斬殺,他達到了什麼境界!」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巨鹿峰上,又發生了變化。

這一次,突破炎士境界第五層境界,凝練出金丹的,是龍星痕。

一拳將滿天烏雲、雷霆打得粉碎,順利凝練出金丹時,龍星辰整個人依舊有些恍惚,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都是真的,幸福來得實在太突然了。

「原本我以為,要凝鍊出金丹,至少還需要八丨九十年的時間……」龍星痕緊盯著緩緩沉入丹田的金色,自言自語道。

周航也是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

「我經歷重重磨難,無數次歷練,撞上許多仙緣,奇遇,又閉關兩久,才在如履薄冰的情況下,成功凝練出金丹。

在凝鍊金丹這一步上,稍有差池,就會神魂俱散,下場比普通天劫失敗,要凄慘無數倍。

不知道有多少修道者,成功達到了炎魂大境界,卻卡在了炎士境界第四層,終生都沒有能夠凝聚金丹,更進一步。

沒想到這麼難的事情,在這巨鹿峰上,一下子變得如此簡單。」

周航遙遙望向秦逸,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股,要頂禮膜拜的衝動。

「是龍星痕!龍星痕也凝練出金丹了!」

「我的天!都是在巨鹿峰上!我也好想上去!」

「要是能得到秦逸的青睞,實力猛烈提升,根本就不在話下!」

遠遠看到巨鹿峰上,發生的各種驚人變化,整個天聖學院,幾乎都要處在沸騰的狀態中了。

不僅是天聖學院,巨鹿峰上每個人的實力,都在飛速增長的事情,也通過各種渠道,傳遍了御風大陸各個宗門,引起前所未有的震動。

太乙道內,輝煌的宮殿中,一聲驚雷般的炸響,將虛空炸出了一塊真空地帶。

「什麼!幾天功夫,就突破了炎士境界第五層,凝練出了金丹?」

片刻之後,整個宮殿內,像是炸開鍋了一般,議論紛紛。

「這個秦逸,和我們太乙道基於風、張昊的死,脫不開干係,並且還觸怒了皇無極。現在更是奇遇連連,在天聖學院里,大肆培養同門。此人必須要死!」


「對,必須要死,他不死的話,以後必成大患!」

「最好能夠在皇無極回來前,將這個秦逸殺死!」

「我也這麼覺得。不久后的除魔試煉,我們太乙道,也會有很多弟子前往,這一次,就是一個好機會。」

「這個秦逸,聽說格外兇悍,連炎宗境界的長老,都被他殺了,簡直無法無天到了極點!就連皇無極,在有些事情上,恐怕都不如他。保險起見,到時候我們長老,也凝聚出分身,混入任務地點,聯手殺了那秦逸。」

「殺了他,將他修鍊的神通秘法得到手,他奇遇所得的丹藥,也全部奪過來。能夠讓宗門弟子,如此快速晉陞,他身上的寶貝,恐怕多得叫人難以想象。」

宮殿之內,眾說紛紜,一個個針對秦逸的毒計,不斷冒出來。

其他各個宗門,類似的計劃,也在飛速醞釀,目的只有一個:殺了秦逸,奪走秦逸一身法寶丹藥,更夠逼問出他修鍊的神通,那是更好。 兩天時間,眨眼即逝。

第三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除魔任務開始的時間,也快要到了。

秦逸催動通天浮屠柱,將巨鹿峰從空間斷層內移了回來。


仙靈礦石蘊含的真氣,已經被眾人,全部吸收。

在場眾人的實力,也全都如秦逸所說,產生了叫人難以置信的飛躍。

吳鵬、趙景勝、許強衛和曾玄,從先天境界,一下子飛躍到了炎徒境界第九層!

飛越了幾十個層次!

可以說是,一飛衝天。

要是回到家族,地位將會遠超家主,成為家族真正的主宰。

慕容習、周航、龍星痕等人,境界也連連拔高,凝練出金丹后,修行的速度,一日千里,達到了叫人震驚的炎士境界第十層!

距離炎師境界,僅僅一步之遙。

洛珞、盛雪雖然境界沒有太過驚人的提升,但是在秦逸的幫助下,凝練金丹,實力也是突飛猛進,對付同等境界的修道者,一個巴掌,就能把對方輕鬆拍死。

短短几天的時間,在場眾人,都有一種恍若重生的感覺。

現在他們的境界實力,和數天之前,被乾坤宮打壓,萎靡不振的時候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秦逸,這一次除魔任務,我就不去了。」洛珞睜開眼后,對秦逸道。

這件事上,她顯然認真考慮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