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昊黑子落盤,樂小米忙白子落。

「樂依米,你說他這個的腦袋瓜子是怎麼想的?為什麼就那麼固執地每天在棋盤上殺得我個片甲不留啊?」樂小米哀苦地問。

「我要是知道他的想法,我都去當女將軍了。他這次執黑子,就想看看你執白子又是如何步步為營的。」夏可欣嘆道。

「看來你有當女將軍的潛質!」

「得了吧,你還是集中精力下棋,要不想被他刀眼逼迫地一盤接一盤地下的話。」

樂小米也贊同,她是真的想要快點離開這裡,離得遠遠的。

兩盤棋結束,樂小米輕吐了口氣,打算趁他開口還要玩其它閒情逸緻之前開溜回房間去。

「鬼獄城已經發出搜索令!」

她剛走了幾步,聽到聲音,樂小米頓住,忙回身去,高興地問:「那意思是我可以離開了?」

軒轅昊慢條斯理地整理著棋盤,一直將棋子歸為後才淡漠開口:「鬼獄城已經公布,樂依米是鬼獄城的十七小姐。」

「不是夏可欣?」樂小米詫異。

「你想是夏可欣?」軒轅昊抬眼看她。

樂小米搖頭,「夏可欣已經死了,活著的是樂依米。」這結果對夏可欣來說是最好的。

「哦?」軒轅昊雙目依舊緊緊盯著她,語音微揚。

樂小米抬眼盯著他,四目相對,她下意識的想要閃開,但有股固執勁讓她忍住心底的異樣一直盯著他。

這個男人,她是一點都看不懂,也不知道他這樣做的目的!

兩人不知道對視了多久,最後還是樂小米敗下陣來,走回去坐下,拿起白子手微揚,看著對面的人,她還是第一次這樣認真看著對面的人,笑問:「那不知道軒轅將軍想要的是鬼獄城公布的十七小姐是夏可欣還是樂依米?」

「有何不同?」軒轅昊執黑子落入棋盤,落子聲清脆悅耳,然後抬眼又盯著她。

樂小米落下白子,落子聲同樣清脆悅耳,「如果是夏可欣,將軍怕有唯恐天下不亂抱臂看好戲之心。」

「此話怎說?」軒轅昊盯著對面的人,眼裡閃過絲興趣,手裡的棋子卻準確無誤地落入他該走的棋。

「小米,你這是為何?」夏可欣看著突然來了一個大轉彎,變得冷靜無比的人,她之前不是最怕的就是面對這個男人嘛,怎麼現在可以如此冷靜地與他對視?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樂小米的性子其實有些像刺蝟,沒感覺到危險,她是溫順的,但一旦感受到危險,她的所有的刺都會尖銳的豎起來。

這是一種自我保護色!

沒有爹娘護著的孩子,即便在養老院有那麼多疼愛她的爺爺奶奶,她依舊缺乏安全感。

她從小就是個無比勤快的人,不會輕易浪費時間,不是她天性如此,而是她很小就意識到,她這輩子什麼都要靠自己,沒人可以讓她依靠。

養老院里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年人,即便他們再怎麼寵愛她,她都沒有當公主當米蟲的資格,她必須獨立自強。

而如今,軒轅昊讓她感覺到了危險,一種看不透他,害怕下一秒就被他賣的危險。

所以,她豎起了刺,越是害怕他,她越是強裝鎮定和不畏懼,這也是她唯一的武器!

樂小米沒理夏可欣,落子:「第一場好戲:如果公布的是夏可欣,夏振南不會傻得不抱住鬼獄城這顆大樹做後盾!

即便她曾經受盡夏家無情背叛拋棄欺壓,她只要是夏可欣一天,就還是夏振南的女兒。

即便夏可欣不認他這個父親,他也要想盡辦法認夏可欣這個女兒。

如果公布的是夏可欣,夏可欣便是司徒傲的人,是夏振南的女兒,是鬼獄城的人,更重要的還是鬼域城的十七徒弟。

這層父女、岳父女婿、師徒的關係,又如何不讓那些高位上的人忌憚,怎不讓人憂慮和恐慌?」

「繼續!」軒轅昊手指微揚落子,雙目卻依舊緊緊盯著對面的人。

「第二場好戲:如果公布的是夏可欣,那麼夏可欣便是司徒傲的側妃,鬼獄城的十七小姐便也算是皇家人,而且夏可欣的孩子還是皇室子嗣,但這個皇家人,這個皇家孫子,皇上要如何處置,是為誰拉攏還是為誰除掉,那龍椅上的人可就費心思了。

司徒傲最早封王,就意味著剝奪了他成為儲君候選人的資格,但至尊之位,哪個皇子不想坐?

龍椅上的人想必也不會相信司徒傲會是個安分的主,會老老實實的做他的端睿王爺,而司徒傲卻也不是個安分的住,明面上愚蠢無腦,誰知道背後又是如何的?

如今儲君未立,人人都想要爭一爭,夏可欣,她可以是鋪路人,也可以是擋路的巨石。

這顆站在十字路口的棋子,她往那個方向走,都是箭頭相對。

即便夏可欣背後有鬼獄城,她依舊逃不過淪為眾多人爭奪權位的棋子。」

「嗯!」軒轅昊嘴角不露痕迹地揚了揚,不可否認,她看得很透徹。

樂小米落子繼續說,「如果,公布了夏可欣是鬼獄城的人,司徒傲負了夏可欣,那麼血洗端睿王府的人就顯而易見,就目前來看,鬼獄城與司徒傲算是宿敵,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敵人的朋友便也是敵人。

這龍椅上的人想要為誰拉攏鬼獄城,還是為誰除掉鬼獄城,這個還不得而知。

而夏可欣與司徒傲之間的關係好壞都會影響到那些有狼子野心的人的利用,有的人想要繼續破壞鬼見愁與司徒傲的關係,有的人則要嚼著腦汁想將夏可欣拉為自己人。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皇上怎樣想,皇后怎樣想,太后怎樣想,那些想要坐皇位的人怎樣想,那些皇子背後的家族又改怎樣出謀劃策,一時間,夏可欣會是整個宸昕王朝最熱門的話題,也是讓大家寢食難安之人。

如果鬼獄城公布的是夏可欣,軒轅將軍,你控制一個女人,就可以把整個朝堂弄得睡意難眠,轉轉反側,這豈不是一場好戲?」樂小米雙目緊盯著對面的男人,心裡卻閃過一抹痛楚。

「你倒是不笨,夏可欣當真有個好師傅。」軒轅昊難得嘴角有絲意味不明的笑意。

樂小米勾嘴一笑,不可否認,就目前來看,鬼見愁為他徒弟化解了最大的困擾,他是真心為夏可欣照想,能有如此師父,算是夏可欣的一大幸事。

「那麼,如果我希望公布的是樂依米呢,又如何?」 獨寵前妻,總裁求複合

「不知道!」

樂小米微垂眼,她能真的認為他只是恰巧救了她嗎?

其實,要躲過煞星盟的人,不一定要公布夏可欣是鬼獄城的人,軒轅昊如果真是好心救她的話,那麼他會將她還回去,然後夏可欣直接回了鬼獄城,沒人奈何得了她。

而不是將她留在這裡,讓外面的人四處找不到她后,鬼獄城不得不亮出她的身份來搜尋和保護她。

現在公布樂依米是鬼獄城的人,樂依米接手了四喜的玉石訪,稍有不慎,就把四喜是鬼獄城的產業曝光出來。

到時候,朝堂上的人對鬼獄城更為忌憚,龍椅上的人如果不能將鬼獄城拉在羽翼下,那麼就會想盡辦法除去這顆毒瘤。

而很多與司徒傲接觸多的人,都會猜到樂依米就是夏可欣,有心人也會想盡辦法來利用夏可欣。

但這不是她所擔心的,畢竟夏可欣是樂依米,那麼她就與皇家無瓜葛,她有鬼獄城做靠山,不怕這些人。

可是,她猜不透軒轅昊非得讓鬼獄城將樂依米的身份公佈於眾,將她留在這裡這樣做的目的。


她多想他真的只是路過,順手救了她,又見她能看見隱身的他,便好奇地將她帶來了這片竹林,然後又擔心她被煞星盟的人殺,就留她在這裡。

夏可欣最恨被人利用了,重新活了一回的樂依米,更不能忍受被利用,而自己,也不想被人利用,特別是他。

她莫名地無法忍受被他利用!

見她突然沒了起先的刺蝟樣子,而是整個人軟坐靠在椅子上,腦袋微捶,情緒低迷,不知道在想什麼,軒轅昊眼神微微閃了閃瞬間恢復平靜。

「明天中午送你離開。」他將手裡的黑子落入盤內,站起身朝屋內走去。

樂小米微微抬眼側頭看著走進屋內的人,他沒像往常那樣倒在床鋪上,而是走去窗邊看著窗外不知道想什麼。

種種跡象表明,他將她困在這裡的目的並不單純,至於是什麼目的,她不知道,也好想知道。

樂小米情緒低落地走回屋,脫了衣服縮進被子里。

夏可欣今晚也沉默地一句話也沒有說,樂小米白天忙了一天,也累了,迷迷糊糊地睡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二天早上,樂小米又恢復以往的樣子,洗漱后做豐盛的早餐,兩個依舊像往日那樣吃早餐。

早餐吃了,樂小米收拾碗筷洗,出來見軒轅昊沒有像往日一樣消失,而是坐在桌前,拿著黑棋看著她。

樂小米鬱結,沒奈何地提步走去坐下,拿起白子先落,這盤棋是昨晚沒下完的,而昨晚軒轅昊黑棋已經落定。

軒轅昊落子,樂小米也細心觀局落子。

想到今天中午就可以離開,樂小米半分沉悶,半分喜悅,這盤棋說不一定是她最後陪他下,所以她下得無比認真。

步步為營,每一步,樂小米都走得深思熟慮,但還是免不了敗的命運。

輸了,這次樂小米是心服口服,她已經用盡心思,將棋力發揮最大了。

「你的布局很新穎!」軒轅昊盯著對面的人

「再新穎的戰局,輸了就是輸了。」

「你只要稍微調整一下這裡,就會扭轉全局。」軒轅昊指著棋盤說。

樂小米看去,思索他的話。

軒轅昊將先前她下棋的步驟的棋子稍微調整了一下,她的戰略就完美多了,沒留下給敵手空隙鑽的機會。

他又給她說了很多,樂小米受益匪淺,她的圍棋都是跟養老院的老爺爺下,沒有受過真正的高手指導,如今被他一點撥,她有種撥開迷霧豁然開朗的感覺。

「謝謝!」樂小米真心感激。

軒轅昊伸手遞給她一片葉子:「吹你昨晚吹的曲子。」

樂小米伸手接過來,手指碰到他手指時,依舊感覺他手有些冰涼。

看了看手裡的竹葉,樂小米放唇邊,悅耳的聲音響起。

軒轅昊則拿出簫,放唇邊,渾厚的簫聲輕揚而起,與樂小米空靈清脆的天籟般的聲音纏繞,宛轉悠揚,很完美,聽得夏可欣很陶醉。

自古都說琴簫合奏是絕配,沒想到有一天會讓人聽到簫與竹葉的聲音也如此美妙。

或婉轉悠揚,或如泣如訴,或歡暢愉悅,或悲泣幽怨。

遠聽,似鳥兒在啁啾,讓人心曠神怡;近聞,卻似碧間流泉,充滿詩情畫意。

旋律開闊悠長,尾音,清脆明亮,寥寥數音,使人覺得餘音繚繞,意味無窮。

此曲讓夏可欣腦海里突然想起句詩:高山流水遇知音,兩心相悅情愫延。

二人配合得很有默契,如果她不是知情人,斷不會認為他們是第一次合奏。

樂小米耳根都紅了,她沒想到他會與她合奏,而且還合奏得如此有默契,樣這一首單調的曲子,一下子就變得詩情畫意,曖·昧起來了。

軒轅昊的簫依舊輕靠在唇邊,雙目緊緊地盯著窗前單薄的身影,他一開始是想試試看能不能合奏,卻沒想象到自然而然的就與她的旋律合上。

將簫從唇邊取下,雙目微閃地盯著手裡的簫,與她音律相通,這個意外,讓他很是震撼,內心出現一些陌生的旖旎,心口居然顫了顫。

樂小米也將竹葉從唇邊取下,心口的跳動讓她久久平息不下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屋內很寂靜,一人強壓心悸雙手緊握那一片葉子看著窗外,一人手撫簫,雙目微閃地看著窗邊的背影……時間好比靜止在了這一刻。

樂小米緊緊握住手裡的葉子,雙目緊閉,樂小米,你這是一抹鬼……你只是一抹鬼魂……你只是一抹鬼魂……

再睜開眼時,眼裡的一切心悸歸為平靜,微微動了動嘴,臉上揚起一抹笑意,轉身看向軒轅昊,「沒想到你的簫聲如此了得,居然可以輕易就配上這些不入流的樂器所發的聲音。」

軒轅昊微愣,雙目瞬間恢復平靜,盯著她,卻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


「我去做飯!」樂小米說完,提步經過他身邊時,將手裡的葉子放在他握簫的手背上,腳步有些難掩慌亂地去了廚房,。

軒轅昊微微側頭看著消失在客廳的背影,再垂頭看向手背上的竹葉,手緩緩去拿起在眼前翻看著。

他沒想到這麼小的一片葉子,在她嘴唇邊……有如此大的魔力,居然能發出那麼清脆美妙悠揚的聲音。

這聲音,讓他心鏡寧靜,居然出現了些流連……

樂小米做了拿手的幾個菜端上桌,這是她在這裡為他做的最後一頓飯,她做的額外認真。


她端菜出來時,他依舊站在床邊,手裡拿著那一片葉子,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看了看他偉岸的背影,放下菜盤,又急忙轉身進廚房。

菜上齊,她站在桌邊,眼神微閃后,又恢復冷靜,嘴角揚起笑意,開口:「吃飯了!」

軒轅昊回神,側頭看向她,眼裡閃過絲別樣的情緒,隨後又瞬間恢復到往日深邃如寒潭,轉身朝桌邊一步步走來,在她對面坐下。

將飯碗遞給對面的人,也給自己盛好飯坐下,樂小米便垂頭吃飯。

「有沒有興趣喝一杯?」軒轅昊盯著對面的人,清冷的聲音多了絲情緒。


樂小米微愣,抬頭,「我……好!」她本想說不勝酒力,卻忍不住答應了。

軒轅昊起身去地窖,沒多久就拿了兩個白色酒杯,還有白色酒壺回來,親自給她倒上酒,酒杯遞給她。

樂小米有些緊張地接過來緊握著,害怕自己有些激動的心讓她握不住這小小的酒杯。

「這酒是我自己釀的竹葉青酒,酒力不大。」軒轅昊給自己倒酒,解釋了句。

「恩!」樂小米盯著酒淡恩。

軒轅昊坐下,將手裡的酒杯微舉,樂小米忙將酒杯端去與他手裡的酒杯輕碰一下,兩人都飲盡了第一杯。

樂小米輕轉著酒杯,笑道:「這酒芳香醇厚,入口甜綿微苦,溫和,無刺激感卻餘味無窮,沒想到能親自喝到你釀的酒。」

軒轅昊沒說話,握起酒壺去給她倒滿,也給自己滿上,端著酒杯看著對面的人。

樂小米舉起酒杯微碰了一下,這次她小抿一口,放下酒杯,夾菜吃。

軒轅昊依舊一口飲盡,看向對面的人,「你不怕這是毒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