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內,慕靖西示意小糯米可以鬆開耳朵了。

小糯米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鼓著腮幫子,抬眸瞅著慕靖西,食指戳了戳他的胸口,「叔叔,你跟麻麻說了什麼呀?」

「爸爸跟你麻麻說……以後我們就回家裡住,好不好?」

說到底,慕靖西還是不放棄把小糯米和喬安帶回官邸的念頭。

撒旦首席的溫柔面具 在他的意識里,官邸是家,而他的家,就是小糯米和喬安的家。

小糯米哼哼唧唧的,掰著自己的手指頭玩,「那粑粑呢?」

說到底,在小糯米心裡,最重要的人,還是陸胤和喬安。

雖然知道慕靖西是她的親生父親,但到底是年紀還小,不能完全明白親生父親是什麼概念,有什麼意義。

她的記憶里,對父親這一角色,一直都是陸胤。

眼看著父女倆又要因為這一問題出現分歧,喬安及時止住了話題,「我們一會兒究竟要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慕靖西依舊在賣關子。

半個小時之後,軍用悍馬在民政局門前停下。

警衛把車門打開,慕靖西抱著小糯米率先下車,而後,朝坐在車上,遲遲沒有下來的喬安伸出手。

喬安一眼便看到了民政局的字樣,她抿著唇角,萬萬沒想到,慕靖西竟然把她帶來了民政局!

他……這是要先斬後奏啊!

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難道就要把自己嫁出去了么?

還不等她做好心裡建設,慕靖西便伸出手來,攥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下車。

喬安一手死死的抓著安全帶,腦袋搖成撥浪鼓,苦兮兮的說,「慕靖西,你放手。」

「下車。」慕靖西真是哭笑不得,她那是什麼表情?

之前已經答應了他的求婚,這一天遲早都會來的不是么?

是在緊張?

還是……反悔了?

無論是哪一種結果,今天這個婚,都必須結!

他已經等了太久太久,久到迫不及待想立馬把她娶回家。

讓她成為名正言順的慕太太,讓他女兒認祖歸宗,成為慕家萬千寵愛集於一身的小公主。

男人手上的力道,沒有一絲鬆懈,反而愈發的收緊。

喬安扁了扁嘴,哼唧著,「大西瓜,你放手!你抓疼我了。」

小糯米皺著小眉頭,小爪子拍著慕靖西的胸膛,「壞叔叔,你抓疼麻麻了!」

這小傢伙……還真是護媽狂魔!

慕靖西把小糯米交給江洵,他彎身上車,捏著喬安的下巴,擰眉問,「你在害怕什麼?」

「我我……我緊張。」

「我也是第一次,不要緊張。」 其實小琳這種擔心明顯有些多餘,因為龍靈自從在葬龍山和古木被困在龍之幻境中就有了些許的野外生存經驗。所以此番打算穿山越嶺,自然備足了各種生活用具和食材。

哪怕兩人爬著也能餓不死的爬出去!



「老大,你真的要和劍風比嗎?」學府四才的慕容令向著坐在山石一語不發的商崇連問道。

「嗯。」商崇連淡淡道。那冷峻的面容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那傢伙是個瘋子,何必和他一般見識。」想起有關劍風瘋狂的傳聞,慕容令只好勸阻道。

不過待他說完話,卻換來商崇連冰冷目光,旋即前者就閉上了嘴巴,顯然他意識到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宋子傑倚在石壁上,看到慕容令吃癟,頓時陰笑起來。

不過很快他就感覺到老大同樣用很冷的目光盯著自己,頓時收起陰笑,一臉正然起來。

荊帥無奈的搖搖頭,說道:「老大,劍風是守劍城的少主,此番和你比賽,會不會有宗門高手暗中幫他?」

「不會。」商崇連否認道:「他是一個很狂妄的人,這種手段不會用。」

「哦。」荊帥不在多言,而是將目光移向遠方在樹下休息的龍靈,若有所思的道:「嫂子這一路行來,好像有心事。」

宋子傑和慕容令聞言齊齊翻白眼。

這貨太會拍馬屁了,直接就喊上『嫂子』了,自己咋就沒想到捏?

「或許吧,明天我要先進山中,你們三個給我看緊了,別讓她有什麼意外。」

「嗯。」 傻王狂寵神醫妃 三人紛紛點頭。

不過心裡想,老大啊,這雖是獸脈山歷練,但光導師和學府高層就有足足百人,他們或明或暗的保護學生的安全,嫂子咋會有意外呢?

劍道學府每年來此歷練,雖是為了磨練學生,但並非託管式的讓他們愣頭衝進去,畢竟裡面有堪比武師的玄獸乃至更高,而這些學生又多是有錢有勢的勢力弟子,自然要好好看護,至少在遇到生死危險的時候會出手相救。



獸脈山外圍,一片空地處。

劍風坐在一頭早已死去的妖獸身上,擦拭著染血的『白虹劍』,隨後鼻子嗅了嗅,向著遠方叢林淡淡道:「蕭叔,出來吧,我知道你在跟著我。」

「嗖!」

劍風話音剛落,那遠方草叢一陣鬆動,就見蕭如水掠了出來,他堆著笑容,道:「還是瞞不過你小子啊。」

「……」

劍風有點崩潰,最後沒好氣的道:「蕭叔,以後跟蹤別人,咱能別塗抹香料行嗎?」

蕭如水是武皇境界的強者,但有個怪異的癖好,就是在出門的時候喜歡抹香料,人家女人只是噴抹一丁點,這傢伙倒好,一次就抹一小盒。那香味別說嗆人,隔著五里遠都能聞到!

「嘿嘿。」蕭如水撓撓頭,不過旋即臉色正然道:「你和那商小子比賽,要不要叔幫忙?」

「不用。」劍風淡淡道:「此人我還不放在心上。」

蕭如水聞言老臉一抽,然後頗為擔心的道:「風兒,你和他相差一個小境界,比殺妖獸肯定會處於下風。」

「蕭叔,你放心,我不會輸的。」

劍風絲毫不在意,而是輕輕一揮那鋥亮的白虹劍,只見動作極為緩慢,就仿若似有意為之,整個人更是充滿一股強大的自信氣勢!

見這小子又開始施展緩慢劍法,蕭若水皺眉道:「你難道是想用這慢吞吞的劍法和商家小子比?」

劍風不否認的點點頭。

道:」這種劍法暗含一種借力打力的規律,用來來持久戰鬥最為節省體力,所以,那小境界的差距算是扯平了。」

「不是叔說你,自從在葬龍山回來,你就一直琢磨這緩慢的劍法,它到底有啥好的?」蕭如水始終搞不明白劍風這劍法到底有何奇特之處,又從何處學來的。

收回白虹劍,劍風沉吟了一會兒,道:「叔,我在葬龍山的龍之幻境遇到了一個人,和我年紀相仿,而他就是用這種劍法將我擊敗的。」

「還有這事!」蕭如水微微錯愕,道:「以前怎麼沒聽你說起過?」

「你們又沒問過他。」劍風如此解釋。

「……」蕭如水聞言,差點一頭栽倒。心想,你不說我們怎麼會問?

「他這種劍法我只能模仿出一二,若是他本人施展,效果和威力上要比我強好幾倍。」

劍風只和古木比斗過一次,竟可以依葫蘆畫瓢模仿出來太極劍法,雖只是粗略掌握,但足以證明他是一個劍道天才!

「每次想起那比斗的一幕,彷彿感覺他施展的劍法,似乎……似乎蘊含了所謂的道韻。」閉目回想古木飄逸緩慢,卻蘊含規律的劍法,劍風徐徐的道。

「什麼?」蕭如水聞言頓時大驚失色,最後難以自持的道:「你說和你交手的少年,所施展的劍法有道韻存在?」

「不確定。」

劍風雖是天才,但畢竟還是太嫩了,也只是聽劍宗長輩描述過,所以只是隱隱猜測。

「那少年叫什麼?」

雖然劍風不確定,但卻讓蕭如水為之心動。畢竟道韻是通往武道更高的存在,寧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無!

「他叫木古。」

「木古?」蕭如水默念了一句,隱隱對這名字有點耳熟,不過卻一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聽過。

「嗯,是上古木家的後人。」

蕭如水聞言,臉上更是布滿了震驚,最後失聲脫口道:「上古木家的後人?」

太上真武時代雖然聽上去很久遠,但其實是取自太武國的太武二字,而且在那個時代武道高手極多,可謂輝煌無比,所以才被後人稱為太上真武時代。

在太上真武時代之前,那就是三千大道開始萌芽的上古時代!

雖然上古時代的武道處於起步階段,但在那個時代的天地資源極為豐富,更是誕生了無數強悍的家族。而木家就是其中之一!後來太武國的國君統治了整個太武大陸,上古時代自此成為歷史,那些強勢家族也開始沒落,最後甚至有很多已在大陸消失。所以聞得那少年竟是上古木家後人,也難怪會讓蕭如水如此震驚! 婚妻已定 喬安被他嚴肅的語氣逗笑了,抬手嬌嗔的打了他一下,「誰不是第一次?」

「對,我們都是第一次。」慕靖西語氣溫柔得足以將人溺斃。

讓人沉淪在他溫柔的目光中,無法自拔。

慕靖西垂眸,緩緩握住了她的手,感受到她指尖的冰涼,他暗暗握緊,「害怕么?」

「……一點點。」

「嫁給我,是一件讓你害怕的事么?」

喬安仔細想了想,嫁給他,似乎也沒什麼不好的。

她的害怕,大抵只是突然就要結婚了,又些緊張吧。

於是,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喬安搖了搖頭。

男人溫熱的唇,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什麼都不用擔心,也別害怕。跟我走,嗯?」

喬安扭扭捏捏的說,「可是,我沒有帶證件。」

「我已經帶了。」

「我說的是我的證件。」

誰知,慕靖西拿出了她的證件,在她眼前晃了晃,喬安傻眼了,錯愕的問,「你什麼時候拿到的?」

「你父母回國之前,交給我的。」

喬燃和薄文澤得知喬安答應了他的求婚,而他們又不得不立即歸國,所以,在離開之前,把喬安的證件留下給她。

一來,是擔心他們沒有機會再來S國,畢竟身份特殊。

二來,是表示對慕靖西的信任和放心,他們鄭重的將喬安託付給他了。

小糯米被江洵抱在懷裡,努力伸長了小脖子去看,然而,視線全都被慕靖西的背影遮住了,什麼也看不到。

急得她不斷的皺眉,小嘴巴里發出哼哼唧唧的抗議聲,「叔叔,你在幹什麼呀?」

「……」

「壞叔叔,你不可以欺負麻麻!」

喬安聽到小糯米的聲音,把慕靖西推開,小聲的警告他,「再不出去,小糯米就炸毛了。」

「炸毛了也可愛。」

喬安:「……」

沒救了。

她已經可以預見,以後的日子裡,慕靖西完全淪為女兒奴的樣子。

恐怕小糯米在他眼裡,怎樣都是可愛的。

只要她不殺人放火觸犯法律和道德,她做什麼都是萌炸天的!

兩人磨磨蹭蹭的從車上下來,小糯米撲騰著雙臂,要喬安抱。

喬安伸手,剛要抱,慕靖西搶先一步,把小糯米抱進了自己懷裡。

父女倆大眼瞪小眼,最後,是小糯米先反應過來。

歪著小腦袋,很是生氣的問他,「叔叔,你為什麼不讓麻麻抱小糯米?」

「因為爸爸想抱你。」

「可,可小糯米想要麻麻抱。」小糯米白嫩的包子臉,鼓了起來,氣嘟嘟的模樣。

慕靖西伸出食指,把她氣鼓鼓的臉蛋戳得消了氣,「你太重了,所以爸爸來抱你。」

晴天霹靂!

小糯米淚眼汪汪的瞅著他,梗著小脖子強調,「小糯米不重!」

「很重。」慕靖西一副快要抱不住她的模樣。

小糯米幼小的心靈,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淚眼汪汪的瞅著喬安,委屈萬分的伸出小爪子,在空中虛空抓著,「麻麻,抱抱小糯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