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槍聲響個不停,他只希望同伴能夠再撐一會。

直升飛機越來越近了,好像近在咫尺,只要伸手就能夠碰觸。

「主子,我們到了,快上飛機。」

還有幾步而已。

森木田的手握在直升飛機的大門上,只要腳一抬起,便能夠走進去。

「來,主子,你先上……」

去這個字還沒說完,他便覺得身後一股劇痛。

子彈射穿他的心臟。

手下應聲倒在地上,森木田沒了手下的攙扶,差點也跟著掉在地上。

幸好,他緊緊地扶著大門,利用大門,支撐著他的身體。

「希望變成絕望,這種感覺如何?」

「你不是最喜歡玩這個?」

「那我就跟你好好玩玩。」

霍驍緩緩走進,子彈再次射出,直接射進直升飛機裡面的駕駛員身上。

一槍斃命。

沒有駕駛員的直升飛機,那怕上了也是沒用的。

森木田死死地看著臉上帶著淺笑漸漸走進的霍驍,霍驍漆黑的眸色里,充滿冰冷。

他知道霍驍絕對不會殺他,他一定會千萬倍地虐待他,折損他。

一定會從他身上好好地發泄,這正是霍家人。

可他,寧願死都不會落在霍家人的手裡。 「怎麼?不想玩了?」

「別告訴我你想死,你知道的,只要有這個葯,你絕對不會死得了,不,應該說是暫時死不了。」

霍驍拿出一隻藥劑,淡淡的藍色光澤映入眼前。

森木田臉色瞬間變了,這藥劑他很清楚,正是他們研究出來的懲罰藥劑。

給一些受到懲罰的人注射,這樣他們就能夠生不如死,還死不了,這樣才達到懲罰的意思。

這藥劑是新開發不久的,霍驍竟然也能找出來?

正因為清楚這藥劑的功效,森木田的臉色才那樣難看。

森木田怎麼都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有一天被自己研究出來的藥劑嚇個半死。

「霍驍,我們來做個交易吧。」

「我這裡有你想知道的消息。」

森木田緊緊地盯著霍驍,似乎要從霍驍的眼神中判斷出他的想法。

只是他所看到的只是一片濃濃的漆黑,根本看不清楚裡面隱藏著什麼。

霍驍並沒有說話,只是一步一步地靠近。

對森木田而言,此時的霍驍,正是可怕的死神。

才短短的半天時間不到,霍驍竟然從俘虜變成隨時能夠要他命的人。

這對森木田來說,衝擊性很大。

只是向來遊走在生死邊緣的人,他很清楚怎樣才能拯救自己的命。

「你到櫻花間,不也是為了她嗎?」

「難道你不想知道她的消息?」

「我有她的消息,只要你放過我,我就把消息告訴你。」

「這麼多年,你都在找她,不是嗎?」

霍驍這麼多年一直堅持不懈地找一個人,只是從來都沒有任何消息。

這次他是有得知櫻花間疑似出現她的身影。

只是,他並不相信森木田。

霍驍半眯著眼睛,森木田感受到危險的氣息,他不由得微微向後。

腿上的傷勢因為他的向後而痛得更加厲害,他順勢倒在直升飛機大門處。

「聽起來好像還不錯。」

「可是,我不相信你。」

槍口對著森木田。

「我死了,你就永遠不會得知她的消息,霍驍,你可千萬不要後悔。」

霍驍用槍口抵在森木田的額頭,眼神冷冽。

「你都死了,后不後悔都跟你無關。」

話畢,食指勾了勾。

噠的一聲,森木田眼睛瞪得豆大,眼睛里一片血紅,充血嚴重。

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停止了跳動,呼吸也不會呼吸了。

然而等了許久,額頭都沒有傳來子彈貫穿的感覺。

「嘖,就這麼害怕?」

手槍里並沒有子彈,子彈早就被霍驍用光了。

他只是在嚇唬森木田而已。

森木田向來不是最喜歡玩這個的么,看著別人嚇破膽他就開心。

這種變態的遊戲,也應該讓他玩上一玩。

「霍驍,你騙我。」

「我絕對不會說出她的消息的,有本事就再開槍。」

森木田早就猜到霍驍不會要他命,經過剛才他更加確定。

既然霍驍不會要他的命,他也不會說出霍驍想知道的事情。

「說不說,這可由不得你。」

「現在,可是我的主場。」

霍驍正如那高高在上的帝皇,睥睨著森木田。 他一手提起森木田的衣領,與森木田靠得很近。

倏然,霍驍鬆開了森木田,身子矯健地側了側。

一道凌厲的光澤射入眼帘,鋒利的刀子直接沒入樹木之中。

隱隱的,透著綠色的光芒。

刀子有毒。

霍驍順勢看去,只見黑暗處出現一道黑色的身影。

身影漸漸向他們靠近,很快,便來到跟前。

又來了個不要命的。

霍驍直接給手槍上彈,目光一直盯著前行的黑影,一刻都沒有轉移。

隨著對方的靠近,他終於看清對方的臉。

就在這一刻,對方的刀子射向霍驍,直接插在霍驍持槍的那隻手上。

霍驍,卻沒有任何的反應。

他,並沒有開槍。

那,那張臉……

這張臉是那樣的熟悉,與記憶里的臉重疊在一起。

他的母親,被法庭宣告死亡的人。

會是他母親嗎?

那怕明知道這也許是個陷阱,畢竟有了伽瑪的前車之鑒,只是一張臉,並不能代表什麼。

可是霍驍,依然沒從震驚中清醒過來。

只要手指微微一勾,子彈便能射出,可是,霍驍一直沒有勾下的力氣。

對方的目光看了過來,與她對視,霍驍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寶寶乖,媽咪會一直陪在寶寶身邊的。」

「寶寶不要害怕,爹地不會傷害媽咪的,爹地只是病了而已。」

「寶寶,如果媽咪不在,你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要活著,媽咪愛你。」

「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恨爹地,他也不想的。」

記憶一直在重疊,那些藏在腦海深處的畫面漸漸浮現在眼前。

他永遠都記得,見到君瀾的最後一面。

倏然,天空亮起熾亮的燈光,燈光往下照,照在霍驍他們跟前。

轟隆隆,漫天的直升飛機補滿天空。

隨著那黑影的出現,樹叢里也陸陸續續地出現不少人群,而這些人,全是森木田組織里的人。

「主子,我們來了。」

「開槍,射死他。」

他們一收到組織的信號便馬上趕過來,卻沒有想到最後還是晚了一步,組織已經被毀了,那漫天的火焰刺痛了他們的眼。

他們眼裡,充滿了恨意,全都對向霍驍。

槍彈雨林,霍驍只能躲避子彈,對森木田鬆懈了下來。

那個跟他母親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把森木田救了下來,然後在他們的人的護送下,漸漸離開他的視線。

霍驍想要跟上去,呯的一聲,子彈刮過他的手臂。

上方的直升飛機也往下壓,黑乎乎的槍口全都對準霍驍。

霍驍半眯著眼睛,堅定地踏出腳步。

倏然,一槍口對準霍驍心臟的位置。

「二叔,小心。」

霍錚快速衝過去,把霍驍拉得往後退了一把,正好躲過那枚要命的子彈。

「二叔,你想幹什麼?情況似乎不太好,我們先撤吧。」

他們的主力全都用來保護那些被綁架的大人物,並沒幾個人過來的,而目前來看,天上地下,全都是森木田的人,而且還陸續有來的意思。

所以這裡,十分的危險。

槍林彈雨的,難以保證性命。 「二叔。」

霍錚死死地拉著霍驍往回躲,原本他們的計劃也就是抓到人就跑,森木田的人大多數都在外出任何,這個時間攻克是最好的,而且還要快捷,絕對不能讓森木田的人趕回來,不然他們就會從主動變成被動。

如今正是這樣。

光是地面上這群人就不好對付,更不要說盤旋在上空的那些呢。

一旦直升飛機壓下來,夜色之中他們很難躲避上方的攻擊。

所以,霍錚覺得抓人沒有活命更重要。

「放手。」

那個人,他要抓住那個女人。

與森木田相比,霍驍更想抓住那個救走森木田的女人,那個與他母親長得那樣相似的女人。

霍錚哪裡肯讓霍驍往死亡堆里跑,他抓著霍驍的力氣更大了。

另一邊一雙眼睛一直盯著他們,找好時間,準備偷襲上去。

槍口卻被人提起,黑鬼惡狠狠地往回看,見到對方的臉后,他不悅地挑眉,卻沒說什麼。

「不要鬧事,先回去。」

黑鬼哪裡肯罷休,「他們傷了主子,毀掉組織,我們就這樣放過他們?」

「這根本不可能。」

黑鬼雖然沒有罵人,卻不贊同對方的說辭。

女人直接搶走對方的手槍,狠狠地砸向黑鬼的額頭,「櫻花間的部隊都來了,你是要我們跟他們拼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