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塗滿惡臭污血的雨衣,也被一把脫下。

現在,周圍沒有了喪屍,自然是不用再進行僞裝了。

慕容靜將自己那一頭秀麗的長髮,用根橡皮筋紮在了腦後。

她扭了扭脖子,接着大吼道:

“林空,滾出來受死!”

此時,

霸王龍大概還有三十分鐘的時間,纔可以凝珠成功。

在此之前,霸王龍只能一動不動地待在冷凍倉裏。

因此,霸王龍無法幫助林空進行戰鬥。

面對不速之客的挑釁,林空並沒有選擇出去,他坐到了霸王龍的冷凍倉旁邊,繼續地等待着。

食堂內部,也安裝了攝像頭。

所以在監控臺上,謝旺能夠清楚看清慕容靜的臉。

謝旺看着顯示屏,聽着慕容靜的大吼聲,口中納悶地道:

“這個女的是誰啊?


從外表推測,她起碼有2級新人類的實力。

可是,我居然不認識她!”

謝旺身爲聚集地的領導人物,別說2級新人類了,就是1級的新人類,謝旺都全部認識。

可是,看着慕容靜陌生的面孔,謝旺完全不知道這個姑娘是何方神聖。

他看了看林空淡定的表現,於是也就懶得理會食堂裏大吼大叫的慕容靜了。

反正,冷凍室的門非常堅固,就連3級的變異喪屍,都不一定能打破。

因此,謝旺絲毫不擔心慕容靜會直接強行進入冷凍室。

冷青風也一臉地疑惑,他搞不清楚慕容靜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爲了防止林空懷疑自己,他故意問道:

“大哥,這誰啊?你仇家嗎?”

林空擡頭,他仔細地觀察了一遍冷青風的表情。

他不是“微表情專家”,自然是看不出冷青風的內心想法。

因此,林空仍然不能確定冷青風是否背叛了自己,也無法確定食堂裏的那個未知女子,是否是隕石小組的組長?

片刻後,林空搖搖頭:

“我也不認識她。”

緊接着,冷青風又問道:

“大哥,要不要我出去問問她是誰?”

“不用了,待在裏面就好。這裏安全得很,外面的人無法輕易突破進來。”

謹慎的林空不可能因爲慕容靜的一句話,就貿然地走出去。

敢堂而皇之地站在食堂大廳裏叫囂的人,只要不是傻子,那必然是實力高強的新人類。

林空雖然也實力強大,但是他可不會貿然地出去浪一波,萬一浪死了咋整?

突然,

一道雷電在林空的腦海中閃過。

他臉色陰沉地轉過頭來,望向冷青風,冰冷地質問道:

“爲什麼?

爲什麼這個女子會知道我在這裏?”

冷青風聽到這個問題,瞬間身體僵住了!

靠,露餡了啊!

因爲,


冷青風之所以知道林空的所在,是因爲冷青風的靈氣之珠在林空的身上,憑藉着的,正是主人對靈氣之珠的感應能力。

而這個陌生的女子,林空之前也從未見過她。

可是現在,她卻主動精準地找上了門來。

很顯然,這陌生女子早就知道了林空的所在!

身處在冷凍室裏的人,都沒有出去,所以,能泄露林空位置的人,只有一個——

那就是冷青風。

而冷青風剛纔還說自己不認識這個陌生女子。

“我、我、我……我怎麼知道啊?我、我又不認識她。”

冷青風知道林空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他的語氣裏,支支吾吾的,顯得很是緊張害怕。

如果直接承認自己和慕容靜聯合的事情,林空就會直接殺了我!

因此,冷青風只能裝傻子,咬緊牙關死不承認! “我纔剛來聚集地一天而已,根本沒人認識我。


爲什麼?

這個陌生女子會認識我?

而且,還知道我的位置?”

林空站起身來,緩緩地逼近了冷青風。

“我、我真不知道啊,你得相信我啊大哥,我的靈氣之珠都在你的手裏,我又怎麼敢騙你呢?”

冷青風額頭上有冷汗滲出,他忍不住倒退了幾步,口中緊張地說道。

靜靜這是怎麼回事啊?

爲什麼要突然跑進來啊?她這一進來,我就要完蛋了啊!

不妙啊,這林空看起來是一副要殺掉我的樣子!

“哼,承認吧。

那個女人是不是你的組長?

你是不是已經背叛了我?”

說着,林空掏出了懷裏的那顆灰色的靈氣之珠。

靈珠捏在手裏,緩緩地轉動起來,似乎就要立刻將其捏碎似的。

見到這副情形,冷青風的臉上,是一副驚恐的模樣。

他衝着林空手指間的靈氣之珠,連忙擺手:

“大哥,你別衝動啊,我、我、我……”

“我雖然不是什麼微表情識別專家,但是,你撒謊的技術實在是太爛了!

看你緊張得滿頭大汗的樣子,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你心裏有鬼!

老實交代吧,我還有可能放你一條生路。”

林空將冷青風的靈氣之珠捏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間,只要稍加用力,這顆靈珠就會破碎。

“真、真、真的放過我?如果我和你說真話?”

冷青風看着自己的靈氣之珠,臉上猶豫地問道。

“真的,快說吧,外面的女人到底是誰?”

林空表面上是承諾着不殺冷青風,可是,他的內心已經下定了決心,待會兒,絕對要殺了冷青風這個二五仔,免得再多生事端。

“大哥,其實吧,我也是沒辦法,她、她對我用了酷刑,我才……我纔出賣你的。”

冷青風艱難地嚥了咽口水,然後繼續說道:“沒錯,她就是我的組長,叫做慕容靜,實力大概是在2級巔峯期。”

“2級巔峯期……那,這個慕容靜的超能力是什麼?你知道嗎?”

林空聽到了2級巔峯期,心裏估量了一下,憑藉自己的戰鬥力,應該是能戰勝2級巔峯期的高手的。

不過,這還看慕容靜的超能力是什麼。

如果慕容靜的超能力過於變態的話,自己就只能躲在冷凍室裏,當個縮頭烏龜了。

但沒想到……

冷青風卻回答道:“她的超能力是評級爲B的【金剛之刃】!她和金霸皇倆兄弟的超能力是一樣的。”

“什麼?【金剛之刃】?你不會騙我吧?”

說着,林空揚了揚指尖捏着的靈氣之珠。

當他得知慕容靜的超能力是比較弱雞的【金剛之刃】時,當即心中就有些不敢相信。

因爲,慕容靜可是身爲小組組長的高級別人物。

這種人物的超能力,居然如此普通,比冷青風這種組員的超能力還弱雞。

見林空用靈氣之珠威脅自己,冷青風趕緊一臉慌張地道:

“我哪裏敢騙你啊,靈氣之珠都在你手上捏着了,你隨時都能要了我的小命,我騙你不是找死嘛!”

“行吧,我暫且相信你了。……那她的武器又是什麼呢?她擅長什麼東西呢?”

接着,林空又繼續問了好幾個問題。

冷青風也一五一十地,老老實實地全部回答了。

當得知慕容靜的基本情報後,林空開始抱着雙臂思考了起來,因爲慕容靜的超能力是不起眼的【金剛之刃】,所以林空很快就在心中制定了兩三套對付慕容靜的方案。

一旁的冷青風則站在原地,他注視着林空,身子不敢亂動。


表面上,他是一副害怕緊張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