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星棋峰的時候,齊韻的心裡,會緊張,會害怕,但是,她沒有退縮。

即使幾次踩到星棋峰上皚皚白雪,幾次差點滑倒,她依舊沒有畏懼。

因為,她的男人,在看著她呢。她是不會讓她失望的!

齊韻是第一次跳,再小心,也會難免失敗。

只有經過多次嘗試,才是能夠找到合適的路線。

一次失敗,這也很正常。

齊韻從星棋峰上跌落下來,她知道她不會有事,但是還是會忍不住驚叫了一聲,然後趕緊使用了夫妻傳送符,直接就是傳送到白雲飛的身邊來。

白雲飛一把拉住了傳送到了他身邊的齊韻,然後笑了一下,抱著她,飛到星棋峰任務的起點。

在那裡,白雲飛對齊韻道了:「我陪你一起跳。」

齊韻也笑了:「夫君,你行不行啊?你要是害怕,就還是我自己來跳吧。」

白雲飛笑著道了:「這裡這麼高,是挺嚇人的。不過,知道掉下去,也不會摔死人,這心裡就是不擔心多了,來吧,我帶你跳。」

「好。」齊韻幸福的答應。

然後,白雲飛拉著她,兩人拉著手,一起選擇合適的飛過來的飛行峰,跳上去。

跳上去,站穩了,再找下一個合適的飛行峰,跳上去,站穩了。

就這樣,一個個傳遞下去,就可以跳到終點了。

白雲飛終究是男人,比齊韻會選擇路線多了,這一次,一次就是成功了。

在終點,齊韻高興的在白雲飛的帶領下大喊,成功了。

只有喊聲才是能夠訴說心中的喜悅。

妻子姜柔和沈琳,甚至師姐蘇靜茹,都是很羨慕齊韻的五轉,會有雲飛一直陪著她。

陪她領悟,陪她跳星棋峰。雖然事情不大,但是,卻是不知為何,依舊讓人羨慕不已。

第二關任務完成。

回去交了任務,就可以領到第三個任務了。

這個任務,開始考察實力了,去挑戰一個五轉任務boss。

這個任務boss,防高血厚,但是攻擊不算高,不過,攻擊狀態卻是多,雖然打它,肯定不容易出現被boss秒殺送回城的情況,但是,這樣的boss,也太難以擊倒了。

只有擊倒它,才算是通過了考驗,實力得到初步認可。

齊韻有傳送符,直接就可以傳送到任務boss的身邊,然後就可以開始打了。

白雲飛也使用夫妻傳送符,立即到了齊韻身邊,然後定了一個傳送符,又傳送了回來,把定過了位置坐標點的傳送符給了師姐,然後再一起傳送過去。妻子姜柔和沈琳,都可以直接使用夫妻傳送符,直接來到白雲飛的身邊,她們自然不需要再用額外的傳送符了。

齊韻到的時候,已經有一支隊伍在打這個任務了。

任務怪防高血厚,很難打死,他們打得很吃力。

見到又來了人,可以幫忙,他們很高興。

他們主動邀請齊韻進隊,白雲飛也讓齊韻進他們隊伍,然後,他會一樣幫著打就是了。

蘇靜茹師姐攻擊力太高,她出手,容易拉走怪物仇恨,便是,這回,她跟著旁邊看就行了。

白雲飛和姜柔,沈琳一起動手,幫助齊韻,還有這些需要幫助的人,打這隻任務boss。

白雲飛一開打,這些之前已經打了半個多小時,也沒有打掉boss一半血的人,立即就是可以極為明顯的看到boss的氣血,在嗖嗖的下降了。

「這個人怎麼厲害啊!才120級,比我這個135級的大修士還厲害!」這一幕,都把他們給驚呆了。 白雲飛很快幫媳婦打完收功。

媳婦又是直接用傳送符去交任務,不用似這些隊友,還需要跑回去交任務了。

看到白雲飛和齊韻,是全程用傳送仙符做任務,都不用來回跑,就又是把這些人羨慕壞了。

可惜,高手就是高手,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剛剛白雲飛也已經幫他們做了任務,之後,就該又各自走各自的路了。

在他們回去交任務的時候,齊韻已經領到下一關任務了,這就是傳送符帶來的差距。

他們這些人,已經不可能跟著齊韻繼續同步做第四關任務了。

這就是傳送符帶來的做任務的便利。

「下一關是尋人任務,考驗的是身法技能實力,還有野外路線規劃的能力。不過,韻兒師妹有傳送符,倒是容易了。直接就可以飛到那些要找的人身邊。這個任務,對韻兒師妹來說,已經失去難度了。」師姐蘇靜茹,已經主動對白雲飛透露起下一關來。

白雲飛剛剛點頭,表示知道了,媳婦齊韻就也在夫妻頻道跟白雲飛說起這件事了。

齊韻讓白雲飛這回只用等著她就行了,她一個人,使用傳送符就可以把任務做了。

白雲飛自然不會有意見,白雲飛對她說,他們直接去最後一個任務關口,那裡等著她了。

有師姐蘇靜茹在,這最後一關任務在哪裡過,白雲飛自然可以馬上提前就知道。

「這最後一關,就是師父說的那兩個考察實力的任務之中,最後一個了。這個任務boss,比第三關這個,更加難打,防禦更高,氣血更厚,攻擊力也更高。一般來說,正常過這個任務的隊伍,即使有五重修士帶,也會死亡被送回城幾次。不過,咱們這個隊伍,打起來,反倒會覺得比其他幾關要輕鬆。因為不用像是第一關似得,要打很多數量的怪物,還要在悟劍玄地領悟很多時間。這樣直接打完就算是完成的任務,對咱們來說,反倒容易了。」

蘇靜茹的話,沒有說錯。

能夠直接動手打完就能夠算是完成的任務,對別人來說,很難,對白雲飛今天這一個隊伍來說,反倒是簡單的了。

有白雲飛和蘇靜茹在,還愁有打不過的boss嗎?

齊韻領到任務,白雲飛和蘇靜茹,姜柔,沈琳一起動手,沒幾下就是把boss任務放倒,任務完成了。

看得是周圍的人,目瞪口呆。

他們是第一次見,過五轉壓軸任務,像是喝一杯茶水一樣簡單的人。

任務完成,齊韻去復命,就是五轉大修士了。

哪怕每日都要給不少弟子五轉,夏驚宇是見多了這樣的場面了,都是忍不住激動,劍宗又多一個五重大修士了。

齊韻自己,更加不用多說了,更加是激動不已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白雲飛也開心的抱了抱她,安慰了她許多話,之後才是依依不捨的捧著她的臉對她道:「先回去吧。紅兒她們,都在等著你呢。見過紅兒她們,就先回趟家。給齊爹齊娘看看,咱們的韻兒是五重大修士了。對了,去之前,記得換上五重的裝備。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

「多謝夫君。」聽到白雲飛說,五重的劍宗裝備已經幫她準備好了,齊韻自然就是再次感覺到,白雲飛對她早就是用心了。

「去吧。我還要去下斬宗,杖宗,刺宗,把任務許可權的事情,處理一下。之後才會能夠回去。你不會怪我吧。」白雲飛微微歉意地道。

卻是惹得齊韻反倒是她也十分歉意地道了:「怎麼會。夫君陪了我一上午做五轉任務,我心裡早就知道,夫君有多忙,夫君能夠這樣,這是有多好。我怎麼會怪夫君。夫君,現在我已經五轉了,你放心去做那些大事吧。」

齊韻也是一個懂事的女人。

白雲飛自然會更加喜歡她了。

又是抱了抱她,才是讓她跟妻子姜柔在一起,讓妻子姜柔好好照顧她,然後帶著她先回公會基地了。

那裡,齊韻的那些姐妹,像是最好的姐妹荊紅,她們都在等著齊韻的好消息,等著恭喜她呢。

這樣的場面,就讓她們這些女人,這些姐妹,可以好好去慶祝去吧。

「師姐也去吧。」白雲飛自然也不會忘記師姐,不會冷落她,便是也請她過去公會基地,「中午,師姐還是在我那裡吃吧。」

師姐蘇靜茹,想了想,微微搖頭道了:「你不在,我就不去了。等你忙完了,我下午過去找你。」

「師姐不愛見人,我不在,師姐也會覺得不自在。也好。師姐,那咱們午後見。下午兩點開新任務,師姐也來湊個熱鬧。」白雲飛也想到蘇靜茹的性子特別,所以,特別體貼的沒有堅持勉強師姐。

「好。」白雲飛的溫柔,總是那麼和風細雨,讓蘇靜茹接受起來,非常容易,感覺非常難忘。她此刻,已經非常期待,下午跟白雲飛的再次見面了。

「師父,師姐,雲飛先告辭了。」跟師父告了一聲,白雲飛再次拜別了師姐,然後才是直接用夫妻傳送符,傳送到了斬宗洛凝仙的身邊。

接著,跟著她一起去見了斬宗掌門師兄,他也已經挑選好一位親信師兄,白雲飛見了,也覺得這個人和氣,很有正氣,便是放心的把斬宗弟子的任務報名管理許可權授予了他。

這樣,以後斬宗弟子,也可以從這位師兄這裡,接到任務,參加朝雲城裡的諸如戾氣危機這樣的任務了。

安排好斬宗事務,白雲飛還要去杖宗,做同樣的事情。便是只能先拜別這洛凝仙師姐,洛凝仙一早上,也都是一直跟著白雲飛,對這些事情,都了如指掌,所以,不用白雲飛多說,她就是主動理解的叮囑白雲飛,不要太辛苦了。

得到洛凝仙的關心,真是讓白雲飛恨不得現在就是好好把她抱到房間里,再好好疼愛一番。

白雲飛眼神的炙熱,肯定也讓洛凝仙看出來了,不然,洛凝仙不會一下突然也臉紅了。

男人的愛意那麼明顯,她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看出來了,更感受到了男人心裡有她,那她心裡就會更加安穩,更加放心,催促他趕緊去做大事去了。

有這樣的媳婦,這麼理解,這麼支持,白雲飛也就可以感覺輕鬆許多,就可以去了杖宗,寧雨師姐的身邊了。

杖宗掌門已經同意讓海師兄肩起這份重責來,海師兄自己也樂意承擔這份重任,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白雲飛一來,就是馬上把這個任務報名許可權給了海師兄了。

從這一刻起,杖宗的男女弟子,都可以在海師兄這裡報名,去做諸如戾氣危機,還有百果園活動,甚至還有下午才會新開的這些任務了。

寧雨的師妹們歡呼跳躍,圍著寧雨,激動不已。

看著她們歡呼,看著她們高興,寧雨也感慨不已。

如果不是白雲飛,她們不會這麼快就是如願的。

給師妹們打的包票,終於都實現了,這讓師姐立即一下可以鬆口氣了。

白雲飛看著寧雨,伸手摸了摸寧雨師姐的腦袋,然後對她道,他還要去刺宗,做同樣的事情。

杖宗已經有了,想來刺宗也會著急的,寧雨師姐便是急人所急的主動放手讓白雲飛去刺宗。

有這樣好的師姐,白雲飛也就能夠放手去刺宗了。

直接通過傳送來到刺宗,新媳婦顧詩文的身邊,梧桐師兄已經在顧詩文的身邊等著了。

一見到白雲飛傳送過來,梧桐師兄立即拱手主動跟白雲飛打招呼:「白師弟!」

「梧桐師兄。」先回了梧桐一聲招呼,然後看到師娘也在,便是也馬上拱手,再去拜見師娘:「師娘!」

「聽詩文說,你跟詩文已經商量好了,要讓梧桐接任一個任務管理員,是不是啊?」師娘笑著,主動跟白雲飛提起這件事。

開門見山了,倒是省了白雲飛不少開場白,白雲飛立即就是道了:「是的,師娘。只要師娘同意,我馬上就是給梧桐師兄這個許可權。以後,刺宗的弟子,只用在梧桐師兄這裡報名,就可以參加我那裡的任務了。」

「好,你趕快施展許可權,給梧桐吧。先把正事辦了。」師娘微微心急地道。

白雲飛能夠明白師娘的心急,所以,已經笑著道了:「好。」

然後,立即施展許可權,把任務報名許可權給了梧桐師兄。

得到任務許可權,梧桐師兄立即感激白雲飛地道:「多謝白師弟。」

「多謝你,雲飛。你這樣,可是幫了我刺宗不少。」師娘也跟著溫婉的感謝白雲飛。

白雲飛淡淡一笑,拱手再拜師娘道:「這都是飛兒應該做的。師娘不要客氣。師兄也不要客氣。為刺宗,雲飛一定盡心儘力!」

師娘聽到這話,不由笑了,然後伸手拍了拍白雲飛的肩膀道了:「好個盡心儘力,師娘沒有看錯人,詩文也沒有看錯人。怎麼樣,中午留在師娘這裡吃飯吧。」

白雲飛笑著道:「師娘,還是讓我帶詩文去我那裡吃吧。下午新開任務,我們中午在家隨便吃一點就行,然後就準備開下午的新任務了。以後,我有的是機會,跟著詩文回爹和娘的家裡吃飯。不知道師娘的意思如何?」

師娘笑了:「都改口了,師娘怎麼會不答應。幫我好好照顧詩文,她還小,有時候會不懂事,你耐心教她,別沖她吼。」

白雲飛道:「師娘,我沒覺得詩文不懂事,我卻是一直覺得詩文很知書達理的。」

聽到白雲飛說她知書達理,讓顧詩文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她覺得她其實還有好多不足呢。

白雲飛這話,師娘更愛聽的道了:「好,那就更好了。行了,既然你們都還有事要忙,師娘就不留你們了。你們先去吧。師娘還有事要跟你梧桐師兄交代幾句。」

這會兒,師娘想要交代梧桐師兄,肯定是關於這新開通許可權的任務的。

這算是刺宗內部事務了,白雲飛不會在意,便是馬上再拜過師娘,然後拉著顧詩文的小手兒,內心竊喜的先跑走了。

拉走顧詩文,白雲飛不懷好心,顧詩文是新媳婦,白雲飛自然貪心,想要多品嘗她的滋味兒。

顧詩文難免又被白雲飛禍害一次。

但是,顧詩文不但不厭煩,反倒樂意。

這會兒,剛剛從白雲飛身下起來,獨自一個人拿手指當做梳子,整理頭髮和衣裳呢。

頭髮和衣裳,都被白雲飛禍害她的時候,給弄亂了。

又被白雲飛給欺負了,顧詩文忍不住白了一眼身邊正暗暗得意的男人道了:「瞧你,一心都是這事兒。就不能夠帶我干點正事啊。難怪不願意跟著我,留在家裡吃飯呢。你早就算計我了。」

聽到這話,白雲飛也不擔心,反倒更加開心的摟著自己的媳婦道了:「哪有這麼嚴重,就是覺得,中午時間不夠去你家吃飯。去你家吃飯,又不能夠隨意,肯定時間來不及,哪裡有帶著你出來方便。你別在意,過幾天,我陪著你,帶上禮物,正式去你家就是了。」

「嗯。說定了啊,別騙我。」這話,顧詩文也愛聽,頓時不由溫柔的覺得,就算是白雲飛倉倉促促把她拉出來,然後就心急成事,她也不會怪他了。

終究,他是個會對她負責任的男人,那麼,陪著他,伺候他開心,也是應該的了。

完事之後,白雲飛又帶著顧詩文先去城裡吃了午飯。

顧詩文服侍白雲飛,花費了不少體力,算是出了不少力。可是,現在有白雲飛體貼的陪著,給以溫柔,又請她吃飯,顧詩文的心裡,就不覺得辛苦,反倒更覺甜蜜了。

只要是跟白雲飛在一起,做什麼事情,她都會樂意,更別說是一起兩人世界,吃好吃的了。那自然是更樂意的了。

跟著白雲飛度過了一個近乎完美的中午,然後,白雲飛拉著她,回到公會基地了。

時間已經是一點多了,還有半個多小時,任務就該開了。

白雲飛帶著顧詩文來,先做些準備。

在公會基地的媳婦,見到白雲飛和顧詩文一起回來了,沒有一個媳婦問白雲飛中午去幹了什麼。

因為心裡都肯定有數的,何必又問,心知肚明就好了。

顧詩文也特別懂事,既然已經進了白家門了,自己就是知道,一定要跟這些姐妹打好關係,所以,一來,見到這些姐妹,她自己就是知道不纏著白雲飛,而是過去跟這些姐妹說話去了。

真是讓人省心的小師妹媳婦啊。 這個時間點兒,媳婦們都陸續過來了,甚至連劍宗的冰山師姐,蘇靜茹,都是早早過來了。

當然,洛凝仙,寧雨師姐,也都先後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