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映雪拿出了最喜歡的那件衣裳,換衣,梳妝,每一樣都格外的細緻。

而秋笛出了大將軍府,便直奔長公主府。

到的時候,清河長公主剛讓奶媽將小世子帶下去,也是準備著出門,看到秋笛,卻沒有瞧見旁的人,清河長公主的眸光不由怔了怔。

「你家小姐呢?不好好伺候在你家小姐身旁,來這裡做什麼?」

待秋笛行了禮,清河長公主淡淡的開口。

秋笛有些惶恐,忙道,「回長公主的話,奴婢此次正是為了小姐而來。」

「哦?」清河長公主挑眉,「為了玉兒而來?那你說說,你如何為了玉兒而來?」

「公主殿下……」秋笛一眼望向清河長公主,想到這段時間小姐在大將軍府上的憋屈,此刻,那些心中的不平瞬間襲了上來,甚至恨不得將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腦兒的說給長公主聽,讓長公主來替小姐做主。

可終究,思量之下,卻還是有些猶豫,「小姐想公主殿下了。」

「想本宮了?」清河長公主皺眉,隨即呵呵一笑,「這個玉兒,想本宮了,隨時來長公主府便可,本宮這長公主府的大門,時時刻刻都是為她開著的。」

「可是……殿下,奴婢有些話,不知當講不當講。」秋笛咬了咬唇,依舊在猶豫。

清河長公主看了一眼那小丫頭,知道事情怕是不簡單。

「講。」清河長公主開口,那語氣,讓人絲毫也無法違逆。

外星穿越之寵妃原來是大佬 是,公主殿下。」秋笛領了命,此刻便也沒有了顧忌。

「小姐自嫁入大將軍府之後,姑爺就鮮少回府,那次,小姐去為大將軍府祈福,回來的路上又受傷,可如此,姑爺對小姐亦是沒有關心之意,不止如此,前幾日,府上發生了些事,那些個下人都在傳,說姑爺娶小姐是心中有怨,是另有所圖,所以,這段時間,小姐都悶悶不樂,甚至奴婢覺得,小姐許是心中壓抑著,連脾氣都有些變了。」

一聽秋笛如此說來,當下,清河長公主的神色也是越發的嚴肅起來。 第二六六回拍賣開始

玄級初階


體內的《天衍決》功法終於越級進化到玄級初階。

望著體內那幾乎無處不存的能量,張皓深深的呼了口氣,臉龐急速的抽搐了幾下,強行忍住從身體各處傳來的抽搐痛感,咬著牙,牽引著劍氣漩渦中心的透明晶體,一縷一縷的吞噬,融合著,緩緩的擴展著自己的地盤。

融合了更多的劍氣能量之後,劍氣漩渦旋轉的無疑是變得更加的順暢,高速,也是在以能感覺到的速度進化提升著。

情況一片大好,一段時間過去了,劍氣漩渦慢慢的在恢復,恢復了正常的運轉速度,但漩渦中心的珍珠般的晶體還依然保持著高速旋轉,吸收起來無疑是更加的快速,疼痛,也逐漸的放緩。

不多時,體內的劍氣能量,已經被吸收轉化完畢,張皓便開始治療身體的傷痕。

見到這一幕,一旁站著的安老,開始鬆了口氣,眼眸內首次流露出一抹讚賞之色。

他一生中立在世界巔峰,什麼樣的天才,怪胎沒有見過?但是,張皓卻屢次讓他吃驚。

「這小子……」

安老的嘴角,無形中流露出一抹笑意,如果說之前教導張皓只是為了傳承,現在,他卻是對這個小小的少年,寄以期望。

掌控戰神之靈!

這是世間最為莫測的體質。

自從蚩尤創立了戰神之意,而後的九代戰神體質傳承者,都是沒有再能掌控的,紛紛都是抱憾而逝。

「他真的能做到么?」

一切,都是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張皓體內的劍氣漩渦吸取的劍氣能量,就如在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那些普通的劍氣,逐漸的被氣旋內的晶體提純轉換成了精純的劍氣。

張皓緩緩睜開眼睛,看著滿屋狼藉,大駭不已,屋內桌椅沒有一張是完好的,那些花瓶瓷器也碎了一地,看看自己幾乎是赤裸的身軀,忙從納戒中拿出一套衣服來,穿戴整齊。

安老在一邊看得不住的點頭,此子的成就必在自己之上。

張皓看到滿屋狼藉,自己心中震憾不已,說不定屋外也已來了不少人,只好硬著頭皮走出屋子,赫然發現屋外院子里也狼藉一片,只見林峰林宣他們立在院外,想必昨晚動靜不小,但林峰等人也深知江湖之規矩,一面派人在和順堂四周加強崗哨,不讓閑雜人等靠近,自己則守在張皓小院外面,不讓和順堂的人踏入小院半步。

張皓看到林峰等人立在院外,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忙上前道歉。畢竟把林峰的院子破壞的一片狼藉,不成樣子,心裡怎麼說也是過意不去。

林峰忙上前:「恭喜張公子突破了!」

這種突破不要說林峰不懂,就是二世為人的安老也從沒見過。林峰以為張皓在修鍊一種秘技,引起天地能量的變化,這種突破的動靜不要說張皓他一個小小的劍師,就是他自己突破劍靈時的動靜也沒有這五分之一氣勢,這也讓林峰更加堅定張皓身後的勢力,這種能量的變化也引起了其它四大勢力的關注。

林峰忙把張皓讓到一個新的住所。

今天一大早,林宣就來叫張皓一起去拍賣場,張皓穿戴完畢,用過早點就和林家眾人一起向拍賣場走去。

一行人還未到城中央的柴家拍賣場,張皓不由的被這股人流所驚嘆,自己只是在林家修鍊三天沒有上街,此時的大街和三天前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看來柴家在玄冰王朝的影響力果然非同凡響,竟然吸引來了這麼多勢力前來參加拍賣會。」張皓隨林家一行人來到修建得華麗堂皇的拍賣場中,穿過一條筆直的掛滿圖片的走廊,大廳里的座位呈半弧形排列,這是環繞金色拍賣台而建的拍賣場。當他們一踏進大廳,早有引導禮儀小姐上前,像林家這樣在清和城的勢力都有特殊的貴賓房。由禮儀小姐引到貴賓專用通道直達貴賓房,等待拍賣會正式開始。

因為距離拍賣會正式開始還有半個多時辰,林家一行人坐在柔軟的座椅上,緩緩地閉上了雙眸養神,耐心的等待著。

星宿宗蕭城主而作為清和城的主人,以及幾大舉足輕重大家族的宗主,族長被安排在了二層幾個豪華包房中。

普通的人,只能通過拍賣場大廳入口處進入,此時,拍賣會入口處已是人山人海,人們都拚命的往前擠,大家都希望能夠先進入拍賣會場,尋找一個最佳的位置,也好仔細納罕一下拍賣的寶貝。

隨著拍賣會時間一點點臨近,可以坐數千人的座位幾乎座無虛席,整個拍賣場變得嘈雜起來,不少人興緻勃勃的談論此次拍賣會可能拍出的寶物。

「轟隆隆!」

一聲巨響,拍賣會即將開始之際,拍賣會大門關閉了,剛剛喧鬧的拍賣場瞬間安靜了下來。

一名身穿白色長袍,雙鬢微微有些花白,身體修長的中年男子緩緩地走到了金色拍賣台上,滿臉笑容的說道:「歡迎諸位前來清和城參加我柴家商會舉行的三年一度的大拍賣會,我首先代表柴家商會感謝星宿宗蕭城主的大力支持!」

「此次拍賣會,舉行三天,我柴家商會精心為諸位準備了一百五十件拍賣之物,每一件拍賣之物都會讓大家感到物有所值,希望大家一會兒踴躍競拍,拍到自己心儀之物。」那中年人頓了頓,接下來說道:「好了,我不耽誤大家的寶貴時間了,我現在宣布,此次清和城拍賣會正式開始。」

說完,中年男子緩緩地退到了幕後,一名身穿淺綠色薄紗短裙,身材婀娜多姿,脖子上戴著一顆血紅色寶石,輕塗淡妝、氣質優雅的年輕女子,手持一把金色小錘,緩緩地走到了拍賣台上,頓時奪走了不少人的眼球。

「諸位大人有禮了,今天就由小女子為諸位主持此次拍賣會,一會寶物展示時,諸位如果看到心儀之物,就請按下右手邊綠色按鈕進行喊價,寶物達成交易后,為安全起見,拍到寶物的諸位大人到後台支付並領取寶物。」綠裙女子聲音悅耳的介紹了一遍拍賣規則。

綠裙女子說完,略微一笑,頓時引起下面一陣狂咽口水聲。

就在這時,張皓聽到下面有人在小聲議論起來:「今天的拍賣會,竟然是柴妃小姐親自主持,難道這次又有什麼稀世寶物不成?」 第二六七回拍賣會場

正當大家議論之時,柴妃的聲音再次響起:「下面,我們要拍賣的第一件物品是……」

說到這裡,柴妃故意停了下來,滿臉含笑,美目在下面人群中緩緩掃過,足足有半分鐘之多。

「是什麼呀,快說呀!」見到柴妃故意吊大家的胃口,大廳上那些心急的男子開始大聲的叫了起來,其他的人雖然沒有說話,但也是滿臉期待。

「小還丹」

隨著柴妃的話聲落下,大家火熱的心都涼了一半,原來讓大家期待了半天的只是一粒丹藥!

要知道雖然劍魂大陸有很多人需要丹藥,但一般來說,第一件拍賣品都是過渡產品,也是讓大家預熱一個氣氛,對於小還丹,張皓還是很了解的,是二品丹藥,自己就會煉,成本也不到八十個金幣,屬於低級的丹藥。

正當大家失望之期,柴妃的聲音又再次響起:「你們別小看這小還丹,對你們修為不是很高的人來說,這小還丹就相當於一條命,有這小還丹在,哪怕受再重的傷,也能讓你恢復過來,你們想下,要是二個修為相差不大的情況下,二人對戰,而其中一個有葯,一個沒藥將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我想不用我說大家心裡也清楚。」

聽到柴妃如此一說,下面的人兩眼又開始放光,這樣的丹藥就是一條命在,那還有誰能嫌自己命多呢。

下面眾人的反應自然逃不過柴妃的眼睛,她微微一笑,繼續說道:「而且這小還丹沒有副作用,可以連續服用,不象其它丹藥那樣有時間間隔。」

這下給台下所有人又是一個地震般的震動,特別是那些整天在刀口上舔血的傭兵。張皓聽了也只是笑了笑,不過也不得不佩服柴妃的拍賣技巧。

「起拍價是二百六十金幣。」這時候,拍賣大廳中柴妃大聲說道:「有人要報價嗎?」

柴妃的聲音震動了張皓,小還丹,二百六十金幣?這還有人要嗎?成本不足八十金幣呀!二百六十金幣一粒小還丹,這和搶劫有什麼二樣,張皓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他口袋中全部家當也就是一千多點金幣,做為一個藥師連丹藥也買不起幾枚,掉價呀!張皓再次苦笑一聲。

「二百七十金幣!」就在柴妃話聲剛落,前排一個漢子高聲報價。

「二百八十」

「二百八十五」

「二百九十」

「三百」聽到報價聲,張皓一臉疑惑,三百金幣買一顆小還丹,那不是瘋了?這個瘋的人就是對面貴賓室薛家報的價。

「三百二十」第一大家族蕭家

「三百五十」林家

「三百七十」蕭家

「三百八十」薛家

張皓直接被雷倒了,正當林家林峰想再次叫價時,張皓笑著制止了他,林峰也報以一笑,便不再競價了。

還有人加價嗎?三百八十一次,三百八十二次,還有人加價嗎?要知道這可是能挽回一條命的好東西!(停頓有十秒之久)三百八十三次,好,我們恭喜薛家得到小還丹。

以前張皓在家裡也從沒在意過金錢上的問題,後來在俠隱山脈更不用說,有錢也沒地方花,可一到城市沒有金錢那簡直寸步難行。正當張皓為錢傷腦筋之時。

安老戲謔的聲音在他腦中響起:「丟人呀!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一個藥師混到這個地步!」

「沒錢有什麼丟人,再說我家又不是王公貴族,只是個平頭百姓。」張皓不服氣的辯解道。

「唉,你沒聽說過,在家萬日好,出門一時難,在這江湖上,沒錢是萬萬不行的。」安老無不得意的對張皓說道:「說你笨你還不承認,放著一個堂堂藥師這個身份不用,還在這裡為錢發愁?」

「藥師?」張皓也是稍一遲疑就明白過來,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自己的頭。

林宣父女張皓突然拍了拍自己的頭,一臉疑惑,張皓馬上變拍為撓,他們也沒在意。

接下來拍賣什麼,張皓並不知道,他現在判若兩人,腦子都是小還丹拍賣三百八十金幣得情景,五倍的利潤呀,摸著自己口袋只有一千多點金幣的他心中突然有了個主意,因為這次拍賣會是三年一次,時間是三天。

早上第一波高潮過後,中間也算是休憩時間,拍賣些靈藥,這時大多數人有的去方便,有的閉目養神,這時張皓的精神來了,用他一千多金幣拍到二十組高級普通靈藥,每組十株,共二百株。

還在貴賓室的林宣有些不解的望著張皓,靈藥一般都是藥師才會感興趣的東西,他為什麼要去拍賣這些普通的靈藥,難道他是藥師,林宣有點不敢相信。

好不容易到了散場,張皓一人找了借口去後台領取藥材,他看了看手中的藥材,長長的吐了口氣,從現在起,我正式成為赤貧一族了啊,二百株不同的靈藥,再加上自己身上的一些靈藥,可以配製二十付煉製三品靈丹的藥材。現在他身上的金幣基本消耗殆盡。

「窮的叮噹響啊!希望不要搞砸了,不然的話,只能當東西,要不恐怕就真的流落街頭了!」張皓苦笑了一聲,雖然購買了二十付煉製三品靈丹的藥材,可是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達到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如果二十次中,有三次煉製成功了,那這一次他的買賣也是不會虧本,可問題是,他也剛升級到結丹高級煉丹師,雖然可以煉製三品丹藥,可自己根本不能保證煉製的成功率啊。

當初在谷底也都是煉些二品丹藥,有心想多煉點三品的,可那谷底靈藥雖多,但想集起三品藥方的靈藥也沒幾付,若非是借著幾分運氣加上安老在旁指導,三品靈丹的成功率,恐怕他還真的不會太高,然而誰又能肯定,那種好運,將會一直伴在身邊?

回頭望了一眼拍賣場,張皓也是無奈,這時林峰他們還在拍賣場門口等他。


到了半夜時分,夜深人靜之期,張皓將先前拍賣所得的藥材一樣樣的擺放在桌面上,邊掏邊低聲道:「還好林峰邀請到和順堂住時沒堅決拒絕,不然現在連住旅館的錢都沒了,這生活過的……嘖嘖,真是夠寒磣的。」 「怎麼會這樣?」

清河長公主皺著眉,眉宇之間難掩關切與擔心。

除此之外,還有不解。

玉兒聰慧,她那巾幗女兒之態,縱然是朝中大事,她那小腦袋瓜子,亦是能相處最好的處理方法,就連皇兄都對她頗有讚譽。

可怎麼會,嫁入了大將軍府,卻是連閨閣之事,後院兒之事,都無法從容應對了呢?

心中壓抑著……

清河長公主目光閃了閃,想到什麼,臉色更是難看了些。

女人……

呵……

再是聰慧又如何?

遇到感情之事,終歸不過是一介愚人。

自己不也一樣嗎?

當年因為嫁給了如意郎君,嫁給了愛情,卻沒想到……

玉兒……

她最是擔心玉兒步她的後塵,現在看來,果然也是如此嗎?

莫不是大婚之前,趙逸鬧出的那一樁事,終究讓大將軍府有所芥蒂?才讓玉兒如今身處那樣的處境?

越是想,清河長公主越是擔心起來。

「走,立刻去大將軍府。」清河長公主赫然起身,朗聲開口,無論如何,她要親自去看一看,弄個清楚。

可剛要走,一旁,芝桃卻是叫住了她。

「公主殿下,時辰不早了,公主殿下和皇上昨日便約好了,今日公主殿下先進宮和皇上,皇後娘娘匯合,再一道去四方館,這個時間點,公主若再不出發,該是要讓皇上久等了。」

芝桃說著,亦是面有為難。

她知道,長公主是將玉小姐當成親生女兒看待,聽聞玉小姐如今是這樣一番處境,她的心裡自然再是擔心不過。

可是,皇上那裡……

清河長公主亦是皺著眉,正要說什麼,芝桃卻是先一步開口……

「公主殿下,奴婢有個提議,不如讓奴婢去大將軍府接著玉小姐一起,長公主進宮和皇上匯合,左右今日能在四方館一見,不知如此,公主以為如何?」

芝桃繼續道。

清河長公主一聽,那眉終於舒展了些。

看了一眼一旁的秋笛,思索半響,終於是開口,「如此也好,既然如此,秋笛你就先回去,等會兒芝桃就來,到時候,你們一道去四方館。」

清河長公主最終做了決定。

「是,奴婢這就回去告訴小姐這好消息,小姐要是知道今日能和公主殿下見面,必然十分開心。」秋笛激動的道,朝著清河長公主福了福身,又感激的看了芝桃一眼,迅速的退出了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