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客回頭,飄了一眼盧浩放在自己腰間的那隻手,低聲道:「你最好把你的爪子,從我腰上拿開,不然……我真的不保證,你會不會被我老婆扭成麻花!」

莫名其妙的一段話,搞得盧浩腦袋一陣頭大,看著趙客的眼神,簡直就像是看著一個神經病。

「你哪來的老婆,老娘就不放手了,你倒是把你老婆叫……咦?」

盧浩的話沒能說完,眼睛一瞪。

就見星空中,一口大紅棺材,已經悄然間出現在戰艦群中,棺材的一角緩緩被推開。

一縷紅綢從棺材力飄出來,一隻手從棺材里探出來。

修長的手指和手掌呈現出黃金比例般的協調。

細長的指甲,塗抹著鮮艷的大紅色。

比指尖要長上一些,卻給人感覺是那樣的般配。

精美的連指尖,彷彿都是經過精雕細琢。

遠處的星辰,都只能淪為陪襯。

滑若凝脂的肌膚,更是讓人屏住呼吸,不敢想象,這樣完美的一隻手,若是拉在手裡,會是怎樣的感覺。

玉手輕撥,手掌像是在水中划動般的,對著面前那艘戰艦輕輕隔空一扭。

就見,那艘距離棺材最近的那艘飛船,驟然間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迅速扭成了一團。

無數電弧爆炸,只見飛船的大小,迅速收縮,一寸寸,每一處空間,甚至是縫隙,都沒留下。

甚至是裡面的船員,連尖叫聲都來不及,便被這股無形的力量擠壓,於他們所乘坐的飛船,一併被扭成一團麻花。

突如其來的畫面,令所有人目瞪口呆。

但這裡面,盧浩絕對是清醒過來,最快的一位。

渾身一個激靈,腦子裡突然想到趙客那句看似玩笑的話后,再看看眼前被扭成麻花的飛船……盧浩果斷做出了自己有史以來,最快,最明智的決定。

雙手迅速從趙客腰上移開,高舉過自己頭頂,尖叫道:「別誤會,我是男的!純爺們!」 「嘶!」

一口寒氣順著盧浩的頭頂往外冒,不過是隨手那麼一扭而已,一艘戰艦就被變成了麻花。

之前趙客曾對盧浩說起來過。

盧浩壓根就沒往心裡去,還說什麼把自己扭成麻花,開玩笑不是!誰不會啊。

現在,盧浩突然明白,趙客的話,或許真的不是開玩笑的。

就自己這個小身板,別說是扭成麻花,花式千層餅怕都不是問題吧。

一時間,盧浩看著趙客的眼神,變得古怪神秘。

這段時間裡,他以為自己已經把王狗子的一切,都掌握在心裡。

無論是他古怪奇特的分身變化。

還是他強大有力的爆髮式殺傷力。

彷彿一切資料盡數再心,但卻在這個時候,隨著那口大紅棺材,一切都變得模糊了起來。

眼前的棺槨在星空中,似快似慢逐漸靠近。

而身後那些戰艦,全然像是定格在哪裡一樣,時間在凝固。

無論是他們的思維,還是飛船本身,彷彿全然陷入了靜止的畫面中。

棺材開啟的縫隙,伴隨著紅綢在星空中飄舞。

令刑天黐等人看的一陣發獃:「那是……神女么?」

「沖!」

楞然中,就見趙客一聲大吼,打斷了所有人思緒。

刑天黐等人這才回過神,跟在後面,迅速往上沖。

這個時候無疑是最佳的時機,刑天黐等人殺氣沸騰,匯聚成一柄利劍,直奔向頭頂青雲中那片空間通道。

不過隨著高度開始上升。

刑天黐他們的速度也開始逐漸緩慢,坐下的坐騎,喘著粗氣,每煽動一次翅膀,都好像是將身上的力氣給用光一樣的疲憊。

高度太高了!

刑天黐等人的坐騎,能夠飛到這個高度,全然還是借著身旁這些騎士,身上所匯聚成一團的殺氣守護。

不然別說這些坐騎,即便是一些妖獸,達到了這個高度后,也基本上已經算是達到了極限。

不管是壓力,還是稀薄的空氣,都是一項致命的挑戰。

縱觀一行坐騎中,唯有趙客他們乘坐的那頭墨青麒麟獸,還算是勉強。

畢竟是有神獸麒麟的血脈,哪怕很淡薄了。

可終究要比刑天黐他們乘坐的坐騎強大的多。

「喂,看後面!」

這時候盧浩拉了把趙客的胳膊,但迅速想到了什麼,馬上把手放開,斜眼往上看一眼,確定沒事才放下心。

趙客回頭一瞧,心頭忍不住咯噔一下。

無人機!

六架無人機正在迅速朝著他們這邊衝過來。

不僅僅是察覺到了後方的變化,更是收到了之前,星盟指揮官發來的消息,要求他們全力殲滅這些叛徒。

這是本該派出十餘架無人機。

但卻因為朱雀軍的第二波箭雨襲擊下,導致需要派遣大量無人機,去發動自殺式襲擊。

倉促中只能派出六架無人機。

不過即便只有六架無人機,但也是星盟的高科技產物,在這種高空中,無論是速度還是靈活的攻擊力,完全可以吊打趙客等人。

「砰砰砰砰砰!」

還未接近,能量機槍,已經發出無聲的咆哮,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赤紅色能量彈,像是暴雨一般砸過來。

「往下!」

這時候向上爬,只能當作活靶子,只能往下沖。

「不行!給老子撐住!!」

然而這一次,刑天黐卻沒有理會趙客的話,迅速舉起手上的盾牌,用盡全部力量,將盾牌疊在一起,形成一面盾牆!

「轟隆隆隆……」

頓時密密麻麻的能量彈,在盾牆上炸開。

強大的衝擊力下,令刑天黐等人雙手虎口崩開。

「瘋了!往下沖。」

趙客見狀,一隻手抓住刑天黐的胳膊,怒吼道。

不明白,這傢伙腦子抽了什麼風。

這個時候,他們根本沒有和那些無人機作戰的能力。

只有往下沖,等恢復強大的機動性后,才有把握一戰。

這樣簡單的道理,他難道不懂?

然而刑天黐回頭看了趙客一眼后,隨手就將趙客的手給撥開。

冷著臉沒說話。

見狀,趙客有些惱了,但這時候,百里一隻手放在趙客肩膀上,低聲道:「不能降,我們沒時間了!」

百里說著往下面一指,能夠看到雲端下,空氣中瀰漫的雪霧越來越濃。

這是血咒發動的前兆。

留給他們的時間並不多了,況且他們的坐騎,也差不多到了極限。

再衝下去一次,能不能爬上來,都是一個問題。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不能降下去。

非但不能夠降下去,反而更要繼續往前沖。

趙客低頭看向刑天黐他們身子下面的坐騎,心裡的怒氣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則是深深的愧疚。

這些坐騎已經到了極限一般,每一口喘息,吐出重重地熱霧,雙瞳因為氣壓地問題,已經不斷滲出血紅色地眼淚。

百里之前和刑天黐,共坐一個坐騎。

現在也分開了,百里乘坐在一頭失去主人的坐騎上。

其餘坐騎上的騎士也好不到哪裡。

他們身體雖然強壯,可需要的氧氣也同樣驚人,在這種缺氧環境下,承受的痛苦,甚至遠遠超過趙客他們。

「該死!」

趙客雙手緊緊攥成拳頭,抬起頭,看向空間通道后,那口大紅色的棺材,停頓在空間通道的邊緣。

卻不肯再往前一步。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雖然不知道原因,可趙客隱隱間有一個想法。

似乎是她不能夠跨空間的過來救自己,這裡面肯定有某種特別的規則限制。

或許,這樣也就解釋了,自己穿越到這個位面后,就和她隔斷了彼此的聯繫。

「王哥,對不住了,我撐不下去了!」

盧浩也看出來,這位大腿似乎不打算邁進來的樣子,心裡絕望的同時,也打算準備離開。

趙客從盧浩手上接過嘉麗。

對於盧浩要中途開溜的舉動,沒有任何抱怨。

事實上,盧浩已經被判定任務失敗,他早就可以抽身世外,隨意逍遙,哪怕不參加這次戰鬥,憑藉他的能力,有的是地方可以去。

不回歸現實,也能夠獲取足夠多的利益。

能夠陪著自己到這一步,趙客知足了。

盧浩帶著愧色,看向刑天黐等人。

雖然恐怖空間裡面,爾虞我詐,甚至是隊友背後捅刀子,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可不知道為什麼,當自己決定要離開時候。

盧浩心裡總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不過他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能走到這一步,他心早就已經穩如磐石。

和刑天黐等人點頭告別後,身子驟然從坐騎上跳下去。

「臨走前,再幫你把,下次見面,非友皆敵!」

盧浩身體跳下墨青麒麟獸的同時,向著趙客招招手。

打算臨走之前,再幫趙客最後一把算是徹底把彼此欠下的因果了了。

從郵冊裡面,拿出一件東西,一張奇特的大網。

大網呈現出青黑色,不知道什麼材料,被盧浩拋出后,正網住一架無人機上。

旋即就見大網一拉,網眼收緊,細密如齒一樣的鋸痕,頃刻間將無人機切割成碎片。

而盧浩身體在下墜中,迅速虛化,最後消失在眾人面前。

「喂,你能衝上去對吧!」

這時候,刑天黐目光一閃,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驟然回頭看向趙客。

熾熱的眼神,對趙客充滿了期待。

趙客點點頭,不知道刑天黐要做什麼。

但心裡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不好地預感。

「信你!」

一句信你,就見刑天黐,揮舞起手上的長刀:「唯我刑天,死戰不退!」

「唯我刑天,死戰不退!」

長刀出鞘,冷聲如雷,刑天黐回頭看了一眼百里。

咧嘴一笑露出尖銳的虎牙:「喂,送我一下,下次,老子來當老兵,你可別落我手上。」

「去你丫的***,你要是能當上兵,老子就是大元帥!」

百里抬頭罵上一句,紅著眼睛,將腰間彎刀拔出來:「唯我刑天,死戰不退!」

刀鋒高舉,百里深吸一口氣,眼睛和刑天黐相視一眼,就見一行血淚順著百里的眼角滾下來。

「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