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東方天霸的面前,東方豹一臉笑意地問道。

東方天霸嘴唇有些顫抖,好半天他才用沙啞的聲音道:「我好恨,當初老夫真該一掌打死你!」

「說到那一掌,我還真要謝謝父親你呢,如果不是你的那一掌,也不會學會隱忍,更不會知道『烈炎鬥氣』原來還有下半部功法,也不會有現在的地位。」 與你的四季 ,停頓了一下之後,他又道,「更不會將東方龍那個傢伙給逼走!」

提到東方龍這個名字,東方天霸的兩眼中,閃爍起淚花來。

是自己當年錯誤的決定,才鑄成了現在的結果,如果當初不是自己插手,他的義子東方龍,一定會除掉這個人面獸心的東方豹,那樣的話,自己也就不會落得現在的下場了。

這全都是報應啊!

當初他打東方豹的那一掌,說是懲罰,其實是為了救下東方豹,卻沒有想到最後換來得竟是這個結果!

「父親,看你的樣子,是不是很想念東方龍啊!」東方豹俯下身子,冷笑一聲,「父親你放心好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東方龍那個傢伙就會來與你相見了!哈哈,還真是期待那一刻啊,我該用什麼招待他好呢?」

「你……你這個畜生,你的大哥那樣容忍於你,你卻數次處心積慮地加害他,你……你的心是黑的么?」

東方天霸聲音顫抖,如果自己現在還有行動能力,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一掌拍死這個畜生。

東方豹一把揪住東方天霸的衣領,咬牙切齒地說道:「大哥?他東方龍也配做我的大哥,如果不是他,我何苦會如此處心積慮;如果不是他,我會比現在更風光;如果不是他,我的妻子怎麼會死;如果不是他,……」

東方天霸被氣得不輕,身上的鎖鏈因為身體的抖動發出聲響來,在這個封閉的石室中,顯得尤為明顯。

東方豹的手臂向身用力一推,東方天霸重重地撞擊在了石壁之上。

「我剛剛已經得到消息了,東方龍那個傢伙就在趕往這裡的路上,知道他為什麼會來么?」東方豹坐在了石室中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東方天霸沒有說話,因為他實在不想再和這個人面獸心的兒子講上一句話了。

「讓我來仔細地告訴你好了,免得你待在這裡悶得慌。」說完,東方豹開始將如何故意放走東方虎,以及如何在他的身邊安置姦細的經過說了一遍。

鎖鏈發出的聲響越來越明顯,東方天霸也越來越激動,他多麼希望自己現在是個聾子。

「你……你簡直禽獸不如,連你的親哥都不放過……咳咳~」

東方天霸一陣劇烈的咳嗽。

「少跟我說這些,為了奪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什麼手段我都可以用出來。」東方豹的一張臉突然變得猙獰起來,他似乎咆哮著說道,「東方天霸,我告訴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不想多受罪,就乖乖把『烈炎鬥氣』的秘密告訴我……」


「你——做——夢!」

三個字,幾乎是從東方天霸的牙縫中硬擠出來。

發出一聲冷哼,東方豹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笑著說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你放心好了,再過幾日,就算你不想告訴我,也由不得你了!」

有一件事,他從未和東方天霸提起過,那就是他有三位高人相助,只要湊齊了所需的那些嬰兒,就可以完成那個強大的亡靈魔法,到時候,他就離著目標更近一步!

東方豹有著一個野心,他想取締「藍宇國」的皇帝,成為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

這些年來,他招兵買馬,更是集結了數以萬計的土匪、強盜,只等著時機的成熟,到時候就可以搖旗吶喊,直搗皇宮!

東方豹從密室退出來后,外面的天色已經完成暗下來了。

他可能做夢都不會想到,災難將會很快降臨在他的頭上。

※※※※※※※※※※※※※※※※※※※※※※※※※※※※※※※※※※※※※※東方修哲的分身,帶領著大隊人馬,暫時駐紮在了離東方府幾里路遠的荒宅中。

而得到消息的東方修哲,從馬車內跳了下來,望了望面前這個巨大的府邸,嘴角不禁彎起了一抹弧度。

「今天終於要做一個了結了!」

東方修哲眼冒寒光,這一刻,誰也無法阻止他復仇的心!

就在強攻即將開始的時候,賈六突然有些反常地請纓,說要到裡面去打探一下,免得有埋伏!

望著一副思索表情的東方修哲,賈六心裡七上八下的,他覺得這個請求很有難通過,但是到了這個節骨眼,他也只能試一試了。

必須想辦法通知東方豹,不然,答應給他的那些好處,可就要成為泡影了。

「可以,你需要誰陪著你去呢?」

東方修哲眯縫著眼睛,他自然知道賈六主動請纓的目的。

「我一個人去就行了,放心好了,我對裡面很熟悉,如果人多的話很容易被發現!」

說這句話的時候,賈六簡直都不敢直視少年的眼睛,他覺得那雙眼睛擁有著直視靈魂深處的能力。

「恩,打探一下也好,」東方修哲點了點頭,然後從納戒之中拿出了一樣像竹筒的東西遞到了賈六的手中,「這是信號筒,如果你確定裡面沒有埋伏之後,就給我們發射信號,我們看到后就馬上攻過去。」

接過信號筒,賈六一愣,他沒有想到少年會如此相信自己。

賈六翻牆跳進了東方府,在落地的那一刻,他的嘴角浮現出了得意的笑來,心中暗想:看來是我想得太多了,那個少年也不過如此,等我把這個消息告訴給東方豹,看如何將你們一網打盡!

東方虎多次想要跟著賈六進去,不過都被東方修哲給阻止了。

「不要為那個傢伙擔心,他是東方豹派來的姦細,怎麼可能會有事!」

東方修哲丟下這句讓東方虎怔住的話后,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

賈六掏出了一塊令牌,對著將他攔住的眾護衛道:「帶我去見東方豹,我有重要的事要親自彙報給他!」

見到他手中的令牌,護衛不敢多問,忙給賈六領路,向著東方豹所在的庭院走去。

幾人剛剛消失在前方的拐角,東方修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附近的一棵樹上。

「果然跟著你就能夠第一時間找到東方豹!」

嘴角彎起一抹弧度,東方修哲的身影再次消失了,剛剛所站的樹梢只是輕微地晃動了一下,猶如輕風拂過……


東方豹剛準備休息,就在這時,一名手下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老爺,外面有一個叫賈六的人求見,說有要事要向你彙報!」

「你說誰?」東方豹一愣,整個人一下子精神了。

「他說他叫賈六,手上拿著您的令牌……」

東方豹皺了一下眉,他有些想不明白,賈六的信件不是說,最快也要三日才可以抵達藍宇國邊境么,怎麼賈六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難道他是飛著過來得不成?

東方豹做夢都不會想到,賈六傳遞給他的那些信件,可都經過東方修哲的篡改。

「讓他進來見我!」

整理了一下衣服,東方豹從房間里走了出來。

時間不大,賈六在幾位護衛的帶領下,來到了東方豹的近前。

「賈六,你怎麼今天來了,不是說要三日才可以抵達藍宇國么?」東方豹沉聲問道。

他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賈六一愣!

「我什麼時候說過三日才抵達的?」

這一回輪到東方豹愣住了,「就是你傳遞給我的那些信件。」

「冤枉啊,我今天還告訴過您,我們已經抵達了天波城,出了一點事。」

東方豹不想聽這些,他最關心的是東方龍人在哪裡?

「東方龍?東方龍他沒有來啊,我不是早就告訴過您了么?」

賈六越來越糊塗了。

東方豹一下子瞪大了雙眼:「什麼?東方龍他沒有來?」

「是啊,我不是在信中跟你寫得很清楚么,這一次東方龍並沒有來,來得是他的兒子!」賈六急著辯解。

「東方龍的兒子?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必須給我說清楚!」東方豹向前走近幾步,從納戒之中取出那些往來的信件,一把扔到賈六的臉上,「你給我好好看看,這上面哪有一個字提起過?」

賈六從地上撿起這些信件,當看到上面的內容時,他整個人就蒙了。

「上面的內容竟然與自己曾經書寫的有著很大的出入,更為詫異的是,上面的筆跡明明就是他的!」

這尼瑪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的賈六,就算是想破頭也無法想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況且,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他必須把東方修哲一行人的行動,告訴給東方豹。

「你說東方龍的兒子,帶著大批人馬準備夜闖我的府中?那大批人馬的領頭人還是天波城的李錐?」

東方豹冷笑著,目光犀利地落在賈六的身上。

「我知道這件事很難叫人信服,但我說得都是真的!」賈六一臉的焦急,他還真不知道該用什麼說辭來說服東方豹相信他的話。

「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么,如果是別人或許還有一點可信度,但你知不知道李錐是誰的人,竟然說他帶著上千人要攻打這裡,你小子這趟來是不是誠心愚弄我?」


東方豹眼露殺機,加上信件的事,他已經對賈六這個人產生了懷疑。

李錐那可是他一手提拔上去的,之所以選中李錐,就是看在他貪生怕死、好控制,要他來攻打這裡,就算借他十個膽,都沒可能!

那個傢伙是什麼德性,他再清楚不過了!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賈六連忙擺手,「我說的都是真的,東方龍的兒子還交給了我一個信號筒,只要我發射信號,他們就會攻進來,這是真的,如果您不相信的話,可以請人到外面打探一下!」

望著賈六那誠懇的表情,還有他手中的那個信號筒,東方豹眉頭皺了皺,沉吟了片刻,然後叫過來一名手下:「去,到外面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

「是!」


那名手下領命,正欲打算下去,可就在這時,震天的喊殺聲突然傳了過來,宛如千軍萬馬在搖旗吶喊!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東方豹被嚇了一跳。

時間不大,一名手下神色匆忙地前來稟告說,有上千名官兵突然攻打進來,已經衝到了前院!

「什麼,竟然會有這種事!」

東方豹的臉色立即一變,旋即轉頭看向同樣一臉震驚的賈六,怒問道:「你不是說要等你的信號發射之後才會進攻么,這是怎麼回事?」

是啊,這是怎麼一回事?賈六也想找個人問問,明明信號筒在手裡好好的,怎麼就突然進攻了呢?

他哪裡知道,真正進攻的時刻可不是以他手中的信號為準,而是以東方修哲成功見到了東方豹為準。

狼性總裁囚愛妻 ,喬裝成名了一名護衛,已經到了東方豹的十米處。

「把你的信號筒給我拿過來!」氣急敗壞的東方豹, 護妻軍少,花樣寵

這哪裡是什麼信號筒,分明就是一個普通的竹筒而已,在竹筒的裡面,還放著一張紙條,東方豹將之拿了出來。

紙條上寫有一行字,看過之後,東方豹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紙條上的字是這樣寫得:東方豹,我來收拾你了,就在你的面前!

「王八蛋,瞧你做的好事!」

東方豹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氣憤了,上前就是一腳,直接將賈六踹飛。

見到一名護衛竟然上前去扶摔倒的賈六,東方豹更是沒好氣地道:「不用扶他!」

然而,那名護衛,像是沒有聽見他的命令一般,不但將賈六從地上扶了起來,還說起了話來。

這個護衛不是別人,正是東方修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