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門外的青陽,閉著眼睛,瞳孔溢血,平靜地對著蘇幕遮道:「幸不辱命!我先告辭了!」

而當蘇幕遮走進屋子裡,看見睡得很甜的柳千尋時,她輕輕的笑了,顛倒眾生般的笑容,可惜沒人見到。

「多謝了!青師弟!」 洛水峰,桃花朵朵,落英繽紛,前有小橋流水,後有花田交錯。

兩個妙曼女子並肩而站,國色天香。

「蘇師姐,真的是,青……青師弟讓我恢復正常的么?」柳千尋紅著臉,扭扭捏捏,像個小女孩般的道。

「嗯,是的!他的確是個有趣的人。不過他的瞳術,太可怕了……」蘇幕遮若有所思的道。

「啊!真的是他啊。師姐說的是,他的瞳術,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知道的,太可怕了!」

「可惜了!他的未來,一片黑暗!」蘇幕遮嘆道。

柳千尋聞言臉色也是刷的一下變白,顫抖地道:「跟陸星師兄一樣嗎?」

「你說呢?他的天賦,比之陸星師兄,只怕是只強不弱……」

「我要去找他!」柳千尋銀牙一咬,便決定要去找青陽。

「不行!此事,我們改變不了,我們能做的,便是眼睜睜的看著他,離去!」蘇幕遮輕聲道,聲音到了最後,都變得有些不忍。

柳千尋聞言眼眶竟是濕潤了!

其實,就在青陽離開柳千尋房間那一刻,青陽的身影就已經深深的種在柳千尋的心裡了……

「那……那我去向他道謝!」柳千尋言罷便是腳現清風,準備離去。

「唉,千尋,千萬別做傻事……」蘇幕遮嘆了口氣,幽幽的道。

……

盤石峰上,青陽獨自一人躺在床上,眼睛依舊蒙著紗布。


為了使柳千尋恢復正常,青陽不得已只好再度啟動邪眼,所以便是再度傷害了自己的眼睛。

這便是邪眼的霸道之處,也是需要付出的代價。當然,這種代價,在日後青陽修為更加精進后能否改變,也是不可知。

如今青陽靜靜地在床上,思考近日日來發生的一切事情。


無疑,青陽已經漸漸變強了!

如今的青陽,再也不是當年落昏鎮那個純真的少年了。

進入紫雲門半年來,他學會了忍耐,學會了狠辣,學會了表一套里一套。

但是,他真的不願意,若不是性命被人威脅,誰人願意變得這般不堪?再說了,這在弱肉強食的世界里,這根本不算什麼,只有活下去,你才有資格去判斷一切對與錯!

眼前青陽最擔心的便是歐陽鋒的企圖,半年來,歐陽鋒的態度都是挺好,但就是這樣,讓他覺得一陣不安,就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所以只有更強大的實力,才能讓自己有足夠的安全感!

但是,現在才陰蹺境小成,短時間內想跨越到大成都不大可能,更何況已經是沖帶境大成的歐陽鋒了!

所以唯一能彌補等級間差距的方法,便是層出不窮的手段!

這次武鬥大會,在別人看來,青陽的手段已經算是逆天了!


的確,無論是聚炎指,還是瞳術,都是極為強大的底牌!

但是,還不夠,根本不夠!還要更強!

想到此處,青陽取下牆上掛著的在舞神劍,神劍不再,只剩下黯淡。

「在舞?我真的能解開你的封印么?」青陽望著在舞怔怔出神。

那日那神秘人說只有青陽才能解開封印,讓在舞重現神跡。但是,如今青陽卻還是依舊一點頭緒都沒有。

「怎麼解開封印啊!好歹給點提示嘛!」青陽嘟囔道。

忽然,峰外傳來一道清麗的聲音,裊裊動聽。

「青師弟,洛水千尋來訪!」

來人卻是那想來道謝的柳千尋,當然,說是說道謝,真正的意圖,恐怕她本人也不知道。

自從她恢復正常后,她心底便很想再見到青陽,想來應該是那因為青陽而種下情種在作怪。

「噢,原來是柳師姐!」青陽聞言便是知道這聲音是主人是柳千尋。

於是青陽,只得腳踏風步,聽聲辨位,來到柳千尋的跟前。

「柳師姐,沒想到會是你來,當日,讓你那般,真是對不住了!」青陽一開口便是對著柳千尋作揖道歉,想來青陽對之前讓其變得瘋瘋癲癲也是覺得心有愧疚。

後者聞言卻是微微一笑,柔柔的道:「青師弟不必如此,那日是我技不如人,不關師弟的事,反倒是師姐該道歉才對,那日要不是你有護靈木,想來後果應該是很嚴重!」

柳千尋指的是那日水龍吟的事情,只是青陽沒想到的是,她會反過來道歉。真是讓青陽苦笑不已。

「師弟!你這眼睛,是因為我才如此的吧!」不等青陽開口,柳千尋又是臉露愁容的道,言罷后一道紅霞便是飛上她的雙頻,因為她忽然發覺剛才的話多少有點不對勁……

「額,師姐,這沒事的。小問題,過幾天就好的!」青陽受寵若驚,特別是看到柳千尋那紅起來的臉,青陽心中互感不妙,想來應該是情種的錯……

……

後面,柳千尋在青陽尷尬的表情中幽幽離去,眼中的幽怨表露無疑。這讓青陽感到一陣頭疼。

不過最後,柳千尋倒是臉色嚴肅的對青陽道了一句:「師弟!小心歐陽鋒!」

等到柳千尋走後,青陽依舊在原地沉思。

該如何應對未來的威脅呢?青陽心裡沒底。

那日夜晚,涼風習習,月光依舊是那麼的溫柔,偶爾一兩顆星星泛著微弱的光芒,將這一片黑夜點綴的朦朧萬象。

青陽點著燭火在房間打坐,忽然掛在牆上的在舞,竟是再度泛起劇烈的青光!

迷濛而熟悉的青光讓青陽從打坐中醒來,不等青陽反應,兩道青色匹練從在舞分流衝出,無視青陽的繃帶,徑直湧入青陽的雙目中,旋即青陽立即向上次一般,像是中了定身術,只剩下那青光迷濛的雙眼。

滿富青光的空間里,青陽再度恢復意識。

周圍一片青光氤氳,迷迷濛蒙,看不清虛實。

「這?這是在舞宮?」青陽驚呼道。

突然,青陽耳邊傳來一陣清脆的呼嘯聲,旋即青色漸漸褪去,青陽的眼前景象也是越來越清晰。

一座龐大的翡翠色的祭台轟然矗立在青陽面前,流光溢彩!祭台上面有七根棱形巨柱,直貫這個青色世界的天穹,同時也連接著青霧蒙蒙的地面。顯得莊嚴和神秘!它依舊靜靜的矗在那裡,散發著龐大的氣勢!


「果然!祭台!千層石!」

事實證明,青陽再度進入了在舞宮!

在舞神劍的自成世界!自成空間!

青陽看著祭台上的千層石,心底忽然湧起一股興奮感!

因為他相信,憑藉他現在的修為,絕對能看透第四層,得到新的武學!

而這在舞主人的武學,會弱嗎?答案是不可能!

這也就說明,青陽即將擁有一個新的強大底牌!

果不其然,當青陽凝神看去時,忽然龐大的文字充斥在青陽的腦海裡面!

良久,青陽平息下內心的激動之情。

「水相王技,黃字三品,蓮靜掌!」 「竟是黃級王技!而且是三品!」青陽驚呼道。

「這黃級王技已經能影響天象了!而且我記得柳千尋上次那恐怖的黃級王技才一品而已!哈!如今這蓮靜掌卻是三品,那威力該是如何可怕呢?」青陽興奮的道。

只是作為黃級王技的蓮靜掌,有那麼容易修鍊么?而且青陽作為赤炎神體,卻是不知能否修鍊這水相的蓮靜掌呢?

而在那第四層千層石上,還附有這一招的圖像解析!

當青陽凝神注視著圖像時,他竟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在其眼前突兀地出現!

那個人影,將右掌平伸,左掌在凌空中劃了個半圓形,雙掌互合,齊力發出!瞬間一股柔柔的氣息升騰而起,只見一個蓮花形的大水柱化做一道極光,掌御水勁舉升,如清凈白蓮呼水而出,隨即八分氣勁平推而出,似飛花傷人俱穿透性,令人防不勝防!

「原來如此,這柔水意境,真是妙不可言啊!」青陽若有所思的道。

的確,這蓮靜掌屬水相王技,注重的是一個水的意境,水的形態千千萬萬種,其意境也是多種多樣,而這蓮靜掌注重的便是柔水意境!

「沒想到四層起便有圖文教學啊!真神奇!太生動了,這樣一來,想必學會這蓮靜掌,應該是手到擒來。只是,這在舞宮,我無法隨心所欲的進來。」青陽自言自語。

忽然,青陽突發奇想,以他現在陰蹺境小成,不知道能否看到這第五層呢?

旋即青陽運足王氣於雙目,一道青色光柱兀自橫亘於青陽的雙瞳上,凌厲而威風凜然。

一道肉眼可見的青光從青陽的雙目中透射而出,直直地射在千層石上!

但是,沒有剛才那樣豐富的知識充斥在青陽的腦海里,青陽只感覺隱隱約約看到一些文字,但是,卻是看不清!

這已經是極限了,青陽只覺無論他怎麼凝聚王氣於眼中,都是依舊看不清,看來是修為不夠了!

青陽雖然有些遺憾,但卻不氣餒,他相信,當他跨入大成境時,必然能看到第五層!

「不過,上次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這次一定要好好看看這在舞宮。因為上次青陽什麼都不懂,所以也就沒有怎麼注意在舞宮。但這次青陽卻是發現這個青陽竟像是內含一個巨大的陣法,陣法繁雜深奧,青陽看起來竟是目眩神迷!

就在青陽想要仔細端詳時,又是一陣清脆的呼嘯聲,旋即青陽的意識就被趕出在舞宮。

當青陽再度回過神時,夜已深沉,萬家燈火早已熄。只剩窗外那輕輕拂過的微風。

青陽輕輕一笑,望著依舊黝黑的在舞,眼中充滿了親切。

「這把劍,真是神奇!總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莫大的幫助!蓮靜掌么?我會好好修習的!」

「謝謝你,在舞!」

旋即,青陽便是跑到屋外,感受著這無比寂靜的夜,心底也是泛起陣陣心安的感覺。

「來吧!讓我試試這蓮靜掌!」青陽努力回憶著那模糊人影的動作,想要將這蓮靜掌演繹出來!

青陽將右掌平伸,左掌在凌空中劃了個半圓形,雙掌互合,齊力發出!只是青陽卻沒有劃出一個蓮花形的大水柱,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圓圈,看來是王氣不足,但青陽沒有氣餒,依舊掌御水勁舉升,猶如水槍一般噴射,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威力的確驚人,竟將地面上一塊巨石擊碎了!

「不行啊!看來是王氣不足啊!估計得陰蹺境大成甚至巔峰才能成功使出!不過,這威力的確驚人!雖然王氣不足,無法引起天象變化,但是等我修為精進了,那便一定可以!」青陽滿足的想著。


不過剛才那一掌便是將青陽體內的王氣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即便青陽想繼續練下去,也是不可能。

最終青陽只好作罷。

第二日,歐陽鋒便是帶著青陽進入了日間閣,說是傳授青陽紫雲門的最高心法。

紫雲天心訣!

這心法不是王技,但卻是王技使用堅實的後盾!

因為心法能使王氣的使用合理化,最大化!並且能自動儲備王氣,以作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