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然間,千仞雪額間的那枚菱形寶石印記,閃耀著璀璨的光芒,龐大的能量以她為中心震蕩開來。

她的眼前,她的靈魂,全然便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天使降臨!」

威嚴而神聖的聲音響徹整個星空,剎那之間,漫天的金光驟然收縮,瞬間凝聚在千仞雪額間的菱形印記當中。

一時間,印記之中,就像蘊含了一隻隨時會爆發的小太陽,神力之濃郁,幾乎與天使之神齊平。

那尊天使神像已經消失,千仞雪的背後,那六隻潔白的羽翼,也已全部蛻變為濃烈的金色,唐元看著六隻金色羽翼,完全和不久前出現的天使之神一模一樣。

千仞雪高舉手中的天使神劍,身後金色六翼伸展開來,金色的長發迎風飛揚,全身上下,都被金色的火焰包裹在內。

就在此時,唐元的精神力感覺到,千仞雪的靈魂似乎出現了什麼問題,狀態十分不穩定。

「雪兒!」他驚呼一聲,當即施展第八魂技,閻羅追命,然後以生命之力注入印記之中,化為「生命印記」,進入了千仞雪的靈魂之中。

就在生命印記出現在千仞雪靈魂中的時候,千仞雪那極不穩定的靈魂,瞬間安靜了下來,在生命之力的幫助下,千仞雪本來恍惚朦朧的的意識,也已恢復正常。

千仞雪感受到這股熟悉的力量,便知道是唐元出手了。

本來唐元的生命之力從一開始就籠罩在千仞雪的身上,所以她的身體不會出現任何狀況,可沒想到在傳承神位的時候,靈魂竟然也會出現問題。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唐元哪裡敢賭,第一時間就為千仞雪加持了「生命印記」。

靈魂無恙,身體也無恙,千仞雪的狀態前所未有地好,此時,從她額間那處菱形印記源源不斷地湧出金色光焰,渾身上下都被這些金焰所包裹著,已經看不清她的身影了。

那些熊熊燃燒的耀眼金焰,就彷彿為她織成了一襲靚麗金焰羽衣。

唐元卻始終注視著千仞雪,不敢轉移分毫,生怕還會出現什麼問題。

這時候,千道流走到唐元身邊,道:「你陪著她吧,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

說著,千道流便向來時的通道而去。

唐元一愣,下意識喚道:「前輩……」

千道流頭也不回,擺了擺手,片刻之間,就消失在神殿與外界的通道之處。

見千道流已經離去,唐元也沒有過多在意,他回過頭來,繼續關注著千仞雪的變化,不僅僅是因為擔心千仞雪,也是因為他要觀看整個過程,等到將來他傳承神位的時候,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

這時候,不知是金焰太過強烈,還是金光太過霸道,直接將千仞雪身上的衣服寸寸崩毀,由下至上,片刻之間,千仞雪身上的衣物頓時化作羽毛紛飛而散。

千仞雪那美妙地胴體曲線,當即顯露出來。

神殿中金色的紋路,也逐漸向千仞雪匯聚而來,融入金色的光焰之中,形成了一道道花紋,在千仞雪那「金焰羽衣」上,又添了許多精美的紋路。唐銀拉着小甜甜進去之後,那個年輕人拉着小何道:「何哥,那人誰啊,好像你很尊敬的樣子,是哪家的少爺嗎?」

「他呀,他可是校長最得意的門生,操場中央的那把椅子就是他的。」小何一臉感慨,同時眼神里流露的是羨慕,他的兒子要是有這樣的天賦就好了。

「他就是唐銀?校園的傳奇?」小年輕張

《諸天:提前了十萬年簽到當魂獸》第一百九十章再見故人 「早上好!」

「……」

一路走過去,都是早上好,葉靈發現了一個問題,大家的目光都和鄭悅一開始看她的一樣,裡面帶著疑惑和探究。

葉靈:……

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

進組后就沒怎麼玩過手機,空閑時間都放在劇本,提高演技上的人,對外除了接接電話,還真像失聯了。

走到片場的時候,周梓墨已經坐在椅子上化妝了,她今天的妝容需要時間,臉上身上都需要畫上傷痕妝容,見到人的第一面,不是打招呼,而是非常好奇的問:「葉靈,你是不是酷哩酷哩漫畫網的小靈子大大?」

要爆出這個消息的葉靈:「是啊!」

眾人:!!!

正主就這樣承認了?

鄭悅有點方,那她剛剛一系列的心理活動到底是為啥?

誰也沒想到葉靈會承認,畢竟,之前瞞著估計就是不想讓大家知道,但是,葉靈開口承認是個什麼意思?

周梓墨不管,她平常消遣的時間,就是用在漫畫上,她同樣是一位二次元漫迷,對葉靈就是小靈子大大的消息她不感冒,她這麼激動的是,總算是看到了從來不露面的小靈子大大真容!

「你等等,等我化完妝,給我的買的第一冊《天王》簽名,知道嗎?我超級喜歡《天王》,裡面的每個人物都很喜歡。」

葉靈點頭:「可以。」

網路上的大賭局,就這麼破解了,心裡稍微有點不得勁,這是眾人的心思。

葉靈換好戲服,坐著等待化妝期間,翻出手機,看了看熱搜,果然,她的熱搜排在了第一位。

「已經發酵了啊,寧榮的退到了第十位,沒有後續的推手,再加上寧榮這一方一直沒有動靜,就鬧不起來了。」

喃喃自語后,葉靈發了條信息給金三問。

葉靈:要我公布了嗎?

金三問:時機還沒有成熟,我的計劃打算在《仙緣奇傳》開播期間,公布小靈子馬甲,會讓你的聲望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擁有三方粉絲存在的你,擁有多才多藝這個標籤的你,非常值錢,片酬可以漲幾倍,我也有信心給你去爭取品牌代言。

金三問:但現在提前爆出,而且是在寧榮退團的階段,不管出於什麼目的,你這時候的負面消息都少不了,黑你的人會從踩著朋友的屍骨上位,這種負面消息不好,再等等,等到時機成熟,再公布,到時候寧榮要出個人專輯的消息也同時發布,影響相互抵消。

金三問:不要太擔心,這些問題,我都可以處理掉。

葉靈:大拇指點贊

葉靈:不愧是王牌經紀人,等你的好消息。

既然金三問都說了,葉靈對這件事就不管了,她今天的戲很難拍,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難拍,而是從來沒有拍過,也從來沒想過自己的熒幕初吻會給《仙緣奇傳》,會給顧歸遲。

面對那張出眾的外貌,她真的能下得了口親下去?感覺在褻瀆天神啊!

「啊~~」

鄭悅趕緊過來:「葉靈老師,是有什麼事嗎?」

「沒……事……」

「那就好。」鄭悅轉身離開,她要去酒店房間拿東西。

葉靈怎麼可能會說有事,要是說出她怕吻戲,不就像個膽小鬼嗎?拍吻戲之前需要準備什麼呢?要不要吃顆薄荷糖?清新口氣?

啊!這好怪異,會不會讓人認為自己好期待?

怎麼辦?

感覺自己的心情陷入了奇怪的漩渦!

這時,孫斌來給兩個新人演員說戲了,滿意這兩位新人的天賦,一點就通,這也就是導致孫斌導演喜歡在兩人演戲之前,給兩人說戲。

不得不說,孫斌對調教兩人,充滿了心意。

「顧歸遲呢?他去哪了?你們兩人接下里的戲份可不好拍,要是給我拍個十幾條都沒過,我就給你吃一吃炮彈是什麼滋味!」

中氣十足的導演,葉靈這一瞬間,感覺人生充滿了坎坷。

不要緊,不要緊的,不就是吻戲嘛!閉上眼親上去就行了!電視劇里不都是這樣演的嗎?而且沒準可以不用真親,顧歸遲那邊強勢一點,搞個角度親不就可以了。

這麼一想,葉靈輕鬆了,希望顧太子可以給力一些,千萬要硬氣一些。

「我不知道顧前輩去哪了,要是真的拍了十幾條,導演,你會怎麼做?」

孫斌的目光凝視著新人,開口:「呵呵,當然是把你們罵得狗血淋頭,都接受我的教導,還拍不出來,這不是丟我的面子!」

「……哦。」感覺接下里的人生好灰暗。

這下,孫斌明白了,「喲喲!我忘記了,你這是第一次拍吻戲吧!果然緊張了,第一次演戲,就有吻戲,不錯嘛,而且對象還是一位超級大帥哥,葉靈啊,你就想著你賺了,以後可要找個顧歸遲這麼帥的人親,可找不到了呢~」

「……我」壓根不打算找這麼帥的人,更何況,為什麼搞得自己好像個調戲良家婦男的不良少女?

「導演,你找我什麼事?」

一出未平又來了一出,顧歸遲都站在葉靈身邊出聲了,葉靈才發現。

「哦,我找你們兩個說說接下來的戲份,吻戲知道吧,我這裡不能摻假,你小子也是有福氣,也是熒幕初吻吧,人家葉靈長得漂亮,還多才多藝,性格溫和,聲音甜美,這麼好的人去哪找。」

「恩。」顧歸遲點頭,認定了剛剛孫斌導演的話。

「哈哈哈……」孫斌大笑了幾聲,這兩位新人太好玩了,真的好玩,等下要說的是關於戲份的事情,他開始認真講述:「接下來,是久別重逢,蘇筱被魔宗的人綁走,一路上受到了太多劫難,差點就要被煉藥,鄌郚把人救下,你們兩人想想,這時候都是什麼樣的情緒,要怎麼親?吻戲也是有很多種,有的演員,只是親親親吻著額頭,都能讓人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愛情和浪漫。」

「你們兩人可都是我看中的好苗子,可別讓我失望啊!我就不再這裡,給你們十分鐘的時間,好好商量一下,十分鐘后,我要看到結果。」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51章

「我當時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膽子那麼大,但好像就是有一股力量在催着我上前去看看,等人都走了,我上前去將麻袋給解開,剛靠近,就聞到了血腥氣,我甚至不知道麻袋裏面的人是生是死,但是我就是把麻袋解開了。」他道,眼尾越來越紅,陷入到年少回憶里,痛不欲生。

「然後我瞧見一個小男孩睜著一雙沒有任何溫度的眼,直愣愣的盯着口中,口鼻流血,雙腿俱斷。」馮晨說起當年的畫面依舊忍不住,紅了眼睛。

「那年他才八歲,就有人想置他於死地,如果不是我遇見他,這世上早就沒有了蕭鳳棲。」馮晨苦笑。

「君姑娘,你以為他願意從小就坐着輪椅,戴着面具嗎?不過是為了自保,艱難的活着,景行,他太苦了,一度對這個世界冷淡,沒有感情,也對活着沒有信念,這些年我一直陪在他的身邊,知道他對這個世界沒有歸屬感,直到你的意外闖入……」這些往事,這麼多年馮晨從未對任何人提起,只有今天他對君緋色說了出來。

「君姑娘,我從未見景行對哪一個人或者哪一件事這麼上心,最初的時候你們誤會頗深,你遭人設計,闖入皇家玉泉,被景行打成重傷,后你性格大變,引起景行的注意……也許最開始只是好奇,後來什麼時候動心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你們兩個人最開始的相遇就比較美好,他何至於扮成另外的身份接近你?要知道,想他死的那人位居高位,他但凡露出一點兒破綻,這麼多年的部署就會功虧一簣。」府內似傳來說話聲,應是馮老坐不住了,走出來了。

所以馮晨的語速很快,話也說的沒什麼邏輯。可聽在秦臻心裏,句句猶如針扎。

「君姑娘,景行欺騙你在先,動心在後,但是他為了你不惜動用暗龍衛,甚至將自己暴露出來這難道還不夠證明他的心意么?」馮晨說的自己都難過,雙眼通紅。

秦臻抬起手,直接將滑落在臉上的淚水給一把握住。她也想哭,但是眼淚自己滴落下來。

「君姑娘,景行的身體沒有人比你更知道,最多不過三月,雖有解蠱之法,卻是那般陰狠毒辣,他喜歡上你,那就絕對不會再去碰別的女人,可他若是想活,那你勢必要丟了性命,可他要解蠱,卻又非你不可。他以裴翎陪在你的身邊,誘你心動,不是誠心欺騙,而是他就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他就沒想過要解了身上這火寒蠱,他不捨得傷害你,也不忍心,他想要的不過是最後的日子跟你在一起罷了。」多年摯友,怎會不知他心中所想?

早已看透,只是不說破罷了。只是太過心酸和心痛,今日忍不住了。

「我說這些話不是讓你憐惜景行,不是在博取同情,而是他既已時日無多,我不希望你們就此錯過,就像今日,他命不由己,生死無法掌控,明知道母蠱在蕭泓宇的體內,他卻沒有任何辦法。但凡他能找一個女人解了這火寒蠱,那些害他之人,包括蕭泓宇,誰能夠逍遙法外?他太苦了,君姑娘,我不願意他最後的生命里全是遺憾,也不願意你們就這麼錯過。」馮晨落下最後一個字。

秦臻雙眼通紅,滿是淚水。馮老這個時候已從府中走了出來,他都喝了半壺茶水,他孫子還沒回去,說什麼話需要說這麼久?

忍不住了,便自己出來了。看見馮老過來,秦臻偏頭,擦了擦眼,馮晨也仰頭,逼回了眼中的淚。

馮老滿臉疑惑的湊上前,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這什麼情況?他孫子和君丫頭怎麼都雙眼紅紅的?

一副剛哭過的模樣?

「你們說啥了?」。 然,就算是人群散開了,集中在華曉萌身上的視線依舊沒有減少。

還有不少人想要和蘇軟軟攀談,可他們出聲,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既然是自討沒趣,這些人只好遠遠的看着,沒再上前。

當然,劉婷等人依舊留在這裏,並未離開,之前被打的女人也是惡狠狠的盯着華曉萌看,之前有蕭謹言和華正國在,她沒能還回去,現在必須要報仇。

劉婷眼神示意,這女人立馬明白過來,見華曉萌抬腳要走,冷喝一聲,站住。

華曉萌充耳不聞,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那豈不是顯得我很沒面子。

「華曉萌,你這是打了人就想跑嗎?」那女人氣憤的開口。

若是一般人還真是會被她這話呵斥住,可惜啊,某人不是一般人,是二般人。

她一邊走一邊說:「不好意思,我就是想跑,我不跑留下來讓你打嗎?真是的,我又不傻!」

聽到華曉萌的話,蘇軟軟笑出聲,她就喜歡某人這不要臉的勁。

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懵了,那女人想要上前去抓華曉萌,結果被蘇軟軟擋住。

除了蘇軟軟之外,鄭錫陽也是跟着離開。

被自家老闆趕下來注意華曉萌動向的沈翔,見到華曉萌已經到了酒店門口,霎時間就急了。

「等等,華曉萌小姐,你不能走啊!」

華曉萌臉上帶着大大的笑容,用力沖着沈翔揮手,「拜拜!」

隨後一步邁出,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之中。

沈翔想要追,但是已經來不及了,他一臉的悲催,喃喃道:「吾命休矣!」

「萌萌,等等我!」酒店之外,鄭錫陽快走兩步跟上華曉萌。

「你要去哪,我送你!」

「當然是回家了,不過不用麻煩了,我騎車來的!」華曉萌晃晃手上的車鑰匙。

負責殿後的蘇軟軟出現在華曉萌的眼帘中。

她招手,兩女坐上那輛隱在角落的摩托車。

「你們……」鄭錫陽還想說什麼。

華曉萌開口道:「對了,我投資了一部戲,你有時間的話,可以帶着杜子騰過去玩!」

話落,華曉萌啟動摩托車。

微風吹過,撩起蘇軟軟的裙角,她抱緊華曉萌細瘦的腰,臉上的笑容燦爛。

嗡鳴聲中,兩女很快隱沒在夜色。

鄭錫陽望着兩女遠去的方向,在原地站了許久,不知道為什麼,無論他怎麼努力,似乎都無法靠近華曉萌絲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