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衛首領明顯感覺到了茲事體大,事情已經不是他這個小人物能夠控制,他交代了兩句,急急忙忙轉身進了大院兒,向著聽風堂走去。

這個時候,聽風堂上,北冥辰也並不好受,北冥家之所以強勢了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個龐然大物,自然是有他存在的道理和規矩。即便北冥辰不是個好的帶路人,但是,族內還是有些明事理的人的。

此時,大堂上,強勢如二長老,現在已經是九階巔峰修為的程懷忠和他的兄弟,剛剛突破了八階修為的程懷孝。兩人正語氣強硬在質問著北冥辰。

在他們兩個的面前,修為只剛剛突破了七階的北冥辰明顯氣勢要短了一截。

「家主是不是該向我們解釋一下,那個所謂的妖道,我們的大長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第六十七章事態升級

那個女孩子似乎也對自己突然出現在這樣一個詭異的位置感到很有些不可思議。驚慌之餘,她的眼睛驚恐地四處張望著。卻在下一刻,她突然之間眼露驚喜,因為在人群之中,她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

她很快便大聲哭叫了起來,一邊想要從那高牆上下來,一邊又怕這麼高的院牆會讓她掉下來摔傷。

這個場景,放在普通人家的院子里,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可這裡是哪裡?

南都城的北冥世家啊!

以北冥家的地位和權勢,這樣的大家族,這樣的一個龐然大物,平時在老百姓的眼裡,那絕對是擁有著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就是從那宏偉的府門前走過,都要小心翼翼,低聲下氣,絕對不敢靠得太近的超然存在。

就說這樣的家族,又怎麼會沒有防護結界?即便是今天,那個開啟結界的人偷懶,或是忘記了沒有發動吧,可是就這樣任由一個毫無武力的女人騎在這北冥家的牆頭上,這場面已經不是驚悚可以形容。

就在這一幕詭異的讓眾人一陣驚愕的時候,那護衛隊長卻是最先反應了過來。他一縱身將那女人從牆上放了下來。

可是,終究已經晚了。百姓們已經反應過來了。這可是名副其實的人贓俱獲啊——!

憤怒的人群潮水般涌了上來,登時便圍上了那個倒霉的護衛隊長。

方才眾人看到北冥家的態度好,又是承諾會著力徹查此事,又是說查實之後,不論是誰都絕不姑息云云,其實,那個時候的百姓,心中還是有些心虛的。畢竟,他們並沒有什麼真憑實據證明他們的女兒就當真是在人家的北冥府中。就這樣聽了謠傳便貿然上門,只要這些仙人一個不高興,吹口氣,就能讓他們家破人亡了。

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丟失的孩子果然在這裡面。也就是說,那些傳言根本就是真的。北冥家當真是和邪道勾結了的,他們的女兒果然都是被北冥家抓走的,很有可能早前丟的那些已經被殺死了也未可知。

人群徹底炸了鍋。

這時候,那個剛剛被救下的女孩兒更是一句話將北冥府置於了萬劫不復之地。

「裡面,裡面還有六個姐妹,還有,還有一個六七歲的孩子。」

隨著這個女子的說話聲,人群之中登時響起一聲女子的哀嚎聲:「那是我們家小豆子啊!這些殺千刀的,竟然連那麼小的孩子也不放過。天理何在啊——」

此時,北冥府門前已經不是只有這些討要說法的普通百姓了。

因為那告示是貼在進出城門的最顯眼處,所以,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匯聚到了北冥家的門前。裡面也是不乏一些各家各族的修士的。

這南都城作為北方的一個大郡,也不是只有北冥這一個家族存在的。只不過,北冥家從前的風頭太勁,北冥本家在帝都的權勢又大,因此,這些家族雖說現在的發展不見得就比北冥家差,但卻一直沒有從表面上針對過北冥家。

但是,沒有一個家族是心甘情願甘於屈居人下的。更何況,北冥家佔據著南都城最可觀的利益,並一向吃獨食。之前的這些年又明顯發展不順,甚至還有倒退。

因此,今天這個機會便讓那些修士之中的幾個人猛然間驚覺,他們的機會來了。

立時,一個一臉正色的方臉修士便大步走了出來,他冷眼掃過那混亂的人群,大喝了一聲,登時讓眾人一靜。

看到眾人都轉過頭來看向了自己,他那一張方臉之上便更多了幾分義憤填膺:「你們怎能如此污衊北冥世家,要知道污衊修真世家,罪責等同於死罪。」

看到那些百姓臉上明顯得驚駭之色,他的臉上明顯浮現出了幾分滿意。可隨即,他的語氣卻是陡然一變:「但是,修士之中,正邪不兩立。若是有修士敢與邪道勾結,那即便是世家,超級世家又如何?照樣是所有修士的公敵!是正道人士便當除惡~務盡,與之勢不兩立!」

他一番話一說出來,百姓的人群中便響起了一片歡呼之聲。登時,讓他們身後的北冥護衛臉色皆是大變。就算是那護衛隊長心裡都不禁狂跳起來。

說話的這個人,他卻是認得的。

南都城中共有五大世家。除了北冥家,還有毒龍槍邱家,煉藥世家南宮家族,狂刀劉家和銅皮鐵骨金家四大世家。

一直以來,北冥家都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勢,佔據著城外莽山一帶富庶的田地,背靠著莽山這塊絕佳的風水寶地,擁有著很大的一個坊市。幾乎每一個來到莽山探險或是想要碰碰運氣的修士,都得在北冥家的坊市交易,並心甘情願地交出一部分的利益,而其他的四大世家卻只能眼睜睜看著,根本就無能為力。因為他們全都住在城中,根本連莽山的邊兒都占不到半點。

平日里南都城有個什麼大型的活動或是集會什麼的,也都是五大世家一起主持,只不過,每一次他們北冥家都要擁有更大的話語權,佔據更多的好處。

而現在說話的這個人,正是來自擁有成名絕技《毒龍槍》的邱家,而且,此人還是一個長老級別的人物。

護衛首領明顯感覺到了茲事體大,事情已經不是他這個小人物能夠控制,他交代了兩句,急急忙忙轉身進了大院兒,向著聽風堂走去。

這個時候,聽風堂上,北冥辰也並不好受,北冥家之所以強勢了這麼多年,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個龐然大物,自然是有他存在的道理和規矩。即便北冥辰不是個好的帶路人,但是,族內還是有些明事理的人的。

此時,大堂上,強勢如二長老,現在已經是九階巔峰修為的程懷忠和他的兄弟,剛剛突破了八階修為的程懷孝。兩人正語氣強硬在質問著北冥辰。

在他們兩個的面前,修為只剛剛突破了七階的北冥辰明顯氣勢要短了一截。

「家主是不是該向我們解釋一下,那個所謂的妖道,我們的大長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第六十九章強詞奪理

修為到了他們這個階段,有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明說。那個齊弘自來到北冥家,便以絕對的實力穩壓了眾長老一頭。將原本的大長老程懷忠擠到了第二位。本來這也無可厚非,家主對這個強者的有求必應和他在北冥府獨一無二的至高地位,他們也可以理解,畢竟,這是個強者世界,實力為尊。

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他們什麼時候變成了與邪道同流合污的人了?

若是做實了這個身份。他們這裡坐著的所有人都將成為眾矢之的,被世人所唾棄。這個黑鍋他們可不能任由旁人扣在自己身上。

北冥辰心中郁怒,但面上卻只能擺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現在齊弘已死,他大可以將一切事情都推到那齊弘的身上。

「程長老,何須如此咄咄逼人。你也應該知道,以齊弘的實力,他要想瞞過這府里的人,我看,就是您不也沒有發覺嗎?更何況是我?」

看著程懷忠那明顯皺起的眉頭,北冥辰只得又道:「至於那些凡人女子,大家都是男人,自然知道,有些修士本身對於美色的要求就是很特別。而且,這種事兒,我相信大家也都是司空見慣。誰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用那些女人練什麼邪功。現在,齊弘已死,一切落定塵埃,焉知這就不是有人要刻意對付我們北冥家呢?」

北冥辰這麼一說,程懷忠倒是登時覺得無話可說。

可正在這時,門口的護衛隊長卻帶來了一個不得不讓眾人變色的消息。

「你說什麼?有人將事情鬧大?是邱家?!邱家想要做什麼?」北冥辰想到了此次的事情不會那麼容易解決,卻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驚動了南都城其他的幾個大世家。

「這次的事情不易解決了!最重要的是,到底是誰?能殺掉齊弘,還能在北冥府中來去自如,這樣的修為,若是想要在北冥府里做什麼,那可是相當容易的。」程懷忠的話讓眾人的臉色不覺大變。

「當務之急,是先穩住門口的人。請二長老助我。」

北冥辰這個時候根本不敢再擺出家主的架子,現在,門口的情況估計已經控制不住,他們這些人若是不能在一出現之時,便以雷霆之勢穩住情勢,那麼接下來的情勢將更加嚴峻。

「這個自然。」這個時候不是託大的時候,眾人此刻倒是很快有了種同仇敵愾的意思。

一行人乾脆將靈力附在了足上,很快就飛掠到了門口。

而這個時候,門口的情形卻是越發有些失控了。這個時候,不單單是那個方臉的邱家的長老,甚至連素有「狂刀劉」稱號的劉遠山和「銅皮鐵骨」的金炎焱也都親自來了。

城中四大世家現在就來了三家,還有兩家是家主親來,如今的形勢可見已相當嚴峻。

這個時候,眾人都明白,已經不是靠言語就能讓北冥家全身而退了。而隨著北冥府的大門打開,一眾北冥長老和家主的到來更是讓情況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兩方見面,首先便是估量一下對方的實力。畢竟,說什麼都是次要的,重要的從來都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足夠的話語權。這個道理大家都懂。

乍一見面,城中三家能夠說話的三個人便眸光微縮,彼此對視了一眼。

北冥家不愧是老牌勢力,果然強者眾多。出來的一眾人里,竟然最差的也有五階實力了。尤其為首那兩名老者,一身靈力深不可測,被他們盯上的人,不覺都有一種如墜深淵的感覺。

可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而且,道理又在這幾個世家的手裡,沒有動手之前,他們便多了幾分底氣。

更何況,北冥家這次莫名其妙攤上這樣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有強者要對付他們了。

而且,這種明顯可以趁火打劫的好事,相信城裡的幾家人都不介意插上一腳。畢竟北冥家這塊肥肉雖然難啃,但一旦僥倖啃上了,那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好處了。

想到此處,幾個人眼中都爆發出了騰騰的戰意和滿滿的志在必得。

北冥辰本以為他們這些人的實力足以碾壓對面這些跳樑小丑,卻沒想到,他們竟然絲毫沒有退意,反而還越發激進了。

他畢竟也做了這個大世家的家主這麼多年了,身上的氣勢還是有的。

他冷眸微眯,只是睥睨地掃了掃門前這一眾劍拔弩張的眾人。隨即,扯出了一個淡淡得冷笑:「各位同鄉,都圍在我北冥府的門前,這是所謂何事?難道是得知我府中長老暴斃,是來幫忙抓兇手的嗎?」

門前的三個人明顯一愣。有些不明白北冥辰的意思。

三人對視一眼,彼此已生出了某種默契。劉遠山眸光縮了縮,轉回頭來隨意地一抱拳,開口道:

「北冥家主,我們方才得知有邪道與你北冥家勾結,殘害百姓,引以為禍,我們這才一同前來,想要求一個真相,為這些受害的百姓討要一個說法。還請北冥家能給南都的百姓一個交代。」

「哈哈——!」

北冥辰突然仰天狂笑起來。他的笑聲之中暗含了一種罡力,聽在人的耳中,好似重鎚轟擊,響雷轟鳴一般,登時,讓一些修為不高,甚至沒有修為的普通人耳膜出血,難以忍受。甚至有些被震昏,倒在了地上。

「你笑什麼?」

劉遠山的修為與北冥辰差不多,一聲獅子吼,將那狂笑止住,也一定程度緩解了受傷人的不適。

人群之中,普通的百姓已經面露驚懼,這個時候的他們,突然間意識到,這個從前在他們眼中如天神一般存在的北冥家,真的有張口就掌握他們生死的力量。

看到人們眼中的懼意,劉遠山一陣鬱悶,再次回頭瞪向那北冥辰。卻見他毫不在意的負手而立,似乎方才只是聽到了一個超級好笑的笑話。

他囂張的用手指點了點那群已經縮在了一邊瑟瑟發抖,連看也不敢看他們一眼的百姓,言語輕蔑道:「你們說的話,忒也可笑了。就是這些人?你們的意思,是我們,殘害他們?哼!他們也配!」 第六十九章強詞奪理

修為到了他們這個階段,有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明說。那個齊弘自來到北冥家,便以絕對的實力穩壓了眾長老一頭。 奪舍成妻 將原本的大長老程懷忠擠到了第二位。本來這也無可厚非,家主對這個強者的有求必應和他在北冥府獨一無二的至高地位,他們也可以理解,畢竟,這是個強者世界,實力為尊。

可是,現在這是什麼情況?他們什麼時候變成了與邪道同流合污的人了?

若是做實了這個身份。他們這裡坐著的所有人都將成為眾矢之的,被世人所唾棄。這個黑鍋他們可不能任由旁人扣在自己身上。

北冥辰心中郁怒,但面上卻只能擺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現在齊弘已死,他大可以將一切事情都推到那齊弘的身上。

「程長老,何須如此咄咄逼人。你也應該知道,以齊弘的實力,他要想瞞過這府里的人,我看,就是您不也沒有發覺嗎?更何況是我?」

看著程懷忠那明顯皺起的眉頭,北冥辰只得又道:「至於那些凡人女子,大家都是男人,自然知道,有些修士本身對於美色的要求就是很特別。而且,這種事兒,我相信大家也都是司空見慣。誰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用那些女人練什麼邪功。現在,齊弘已死,一切落定塵埃,焉知這就不是有人要刻意對付我們北冥家呢?」

北冥辰這麼一說,程懷忠倒是登時覺得無話可說。

可正在這時,門口的護衛隊長卻帶來了一個不得不讓眾人變色的消息。

「你說什麼?有人將事情鬧大?是邱家?!邱家想要做什麼?」北冥辰想到了此次的事情不會那麼容易解決,卻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驚動了南都城其他的幾個大世家。

「這次的事情不易解決了!最重要的是,到底是誰?能殺掉齊弘,還能在北冥府中來去自如,這樣的修為,若是想要在北冥府里做什麼,那可是相當容易的。」程懷忠的話讓眾人的臉色不覺大變。

「當務之急,是先穩住門口的人。請二長老助我。」

北冥辰這個時候根本不敢再擺出家主的架子,現在,門口的情況估計已經控制不住,他們這些人若是不能在一出現之時,便以雷霆之勢穩住情勢,那麼接下來的情勢將更加嚴峻。

「這個自然。」這個時候不是託大的時候,眾人此刻倒是很快有了種同仇敵愾的意思。

一行人乾脆將靈力附在了足上,很快就飛掠到了門口。

而這個時候,門口的情形卻是越發有些失控了。這個時候,不單單是那個方臉的邱家的長老,甚至連素有「狂刀劉」稱號的劉遠山和「銅皮鐵骨」的金炎焱也都親自來了。

城中四大世家現在就來了三家,還有兩家是家主親來,如今的形勢可見已相當嚴峻。

這個時候,眾人都明白,已經不是靠言語就能讓北冥家全身而退了。而隨著北冥府的大門打開,一眾北冥長老和家主的到來更是讓情況變得有些微妙了起來。

兩方見面,首先便是估量一下對方的實力。畢竟,說什麼都是次要的,重要的從來都是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足夠的話語權。這個道理大家都懂。

乍一見面,城中三家能夠說話的三個人便眸光微縮,彼此對視了一眼。

北冥家不愧是老牌勢力,果然強者眾多。出來的一眾人里,竟然最差的也有五階實力了。尤其為首那兩名老者,一身靈力深不可測,被他們盯上的人,不覺都有一種如墜深淵的感覺。

可是,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而且,道理又在這幾個世家的手裡,沒有動手之前,他們便多了幾分底氣。

更何況,北冥家這次莫名其妙攤上這樣的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有強者要對付他們了。

而且,這種明顯可以趁火打劫的好事,相信城裡的幾家人都不介意插上一腳。畢竟北冥家這塊肥肉雖然難啃,但一旦僥倖啃上了,那就不是一般二般的好處了。

想到此處,幾個人眼中都爆發出了騰騰的戰意和滿滿的志在必得。

北冥辰本以為他們這些人的實力足以碾壓對面這些跳樑小丑,卻沒想到,他們竟然絲毫沒有退意,反而還越發激進了。

他畢竟也做了這個大世家的家主這麼多年了,身上的氣勢還是有的。

他冷眸微眯,只是睥睨地掃了掃門前這一眾劍拔弩張的眾人。隨即,扯出了一個淡淡得冷笑:「各位同鄉,都圍在我北冥府的門前,這是所謂何事?難道是得知我府中長老暴斃,是來幫忙抓兇手的嗎?」

門前的三個人明顯一愣。有些不明白北冥辰的意思。

三人對視一眼,彼此已生出了某種默契。劉遠山眸光縮了縮,轉回頭來隨意地一抱拳,開口道:

「北冥家主,我們方才得知有邪道與你北冥家勾結,殘害百姓,引以為禍,我們這才一同前來,想要求一個真相,為這些受害的百姓討要一個說法。還請北冥家能給南都的百姓一個交代。」

「哈哈——!」

北冥辰突然仰天狂笑起來。他的笑聲之中暗含了一種罡力,聽在人的耳中,好似重鎚轟擊,響雷轟鳴一般,登時,讓一些修為不高,甚至沒有修為的普通人耳膜出血,難以忍受。甚至有些被震昏,倒在了地上。

「你笑什麼?」

劉遠山的修為與北冥辰差不多,一聲獅子吼,將那狂笑止住,也一定程度緩解了受傷人的不適。

人群之中,普通的百姓已經面露驚懼,這個時候的他們,突然間意識到,這個從前在他們眼中如天神一般存在的北冥家,真的有張口就掌握他們生死的力量。

看到人們眼中的懼意,劉遠山一陣鬱悶,再次回頭瞪向那北冥辰。卻見他毫不在意的負手而立,似乎方才只是聽到了一個超級好笑的笑話。

他囂張的用手指點了點那群已經縮在了一邊瑟瑟發抖,連看也不敢看他們一眼的百姓,言語輕蔑道:「你們說的話,忒也可笑了。就是這些人?你們的意思,是我們,殘害他們?哼!他們也配!」 第七十章北冥來人

劉遠山聽了北冥辰的話,卻突然之間大笑起來。他眼中的自信讓他顯得很胸有成竹,也讓北冥辰有些不安: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北冥兄的話可不能說得那麼滿,剛好在來之前,咱們特意查看了一下,發現了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北冥兄可想聽聽?」

北冥辰沒想到,這些人的速度這麼快,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便嗅出了真相的味道。不過,已經這樣了,他反倒沒了什麼顧忌,話說得再漂亮,還是要拳頭底下見真章的。

北冥辰的反應出乎了眾人的意料之外。只見他非但沒有退縮,身上的氣息卻陡然變得更加強橫起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們北冥世家什麼時候懼過誰來?如果有人膽敢對付我北冥府,就先掂量一下你們的斤兩。我們北冥府雖然不濟,倒也不會避忌。」

說完,直接擺出了一副不服就來戰的架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