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家。

謝穎不可思議地看向謝大夫人,見謝大夫人黑沉著臉,她低聲道,「母親,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先回去吧。」謝大夫人也未料到謝昶竟然做如此決絕,為了一個死去的人,竟然連她的顏面都不給了。

她隱藏於袖中的手緊握成拳,雙眸閃過一抹陰狠。

謝穎是知曉自己母親的脾氣的,即便心裡頭委屈不已,即便滿腹疑惑,可是現在也不能真的逼問謝大夫人,故而便微微福身,離開了。

謝大夫人正要去尋謝昶,便見謝昶走了進來。

她抬眸看著他,「你待她還真是好。」

謝昶只是淡淡地看著她,「你應當知道,你現在的身份是偷來的。」

「偷來的?」謝大夫人緩緩地起身,「你莫要忘記,我才是你名正言順的夫人。」

「可是你也莫要忘記了,當年的事情,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謝昶走上前去,冷視著謝大夫人,「她是我的女兒,這些年來我找的她有多辛苦?我以為她死了,幸虧老天待我不薄,讓我們的女兒回到了我的身邊,即便我拼上整個謝家,也會全力以赴地護住她,所以,你如果還想做這個謝大夫人,便安分一點,最好不要對她動殺念,否則,我會不惜一切,毀了你。」

謝昶沉聲說罷,轉身便走了。

謝大夫人愣在了當場,過了許久之後,突然揚聲笑著,那聲音漸漸地變得顫抖起來,又漸漸的變得陰狠,她身體一晃,向後退了好幾步,才頹然坐下。

「謝昶,這是你逼我的。」

謝穎站在外頭,雖然沒有聽到謝昶與謝大夫人的對話,可是卻也能夠感覺到謝昶身上傳來的冷厲之氣,素日疼愛她的父親,此刻看著自己的時候卻是如此的冷漠,這讓謝穎著實接受不了。

她才是真正的謝家大小姐,才是真正的謝家女,席華算什麼?她憑什麼要搶走自己的一切?

她看向謝昶,「父親,女兒不明白。」

「你要記得,她是你的姐姐,是真正的謝家嫡長女,你日後要對她很尊敬,知道嗎?」謝昶卻冷聲道。

「父親,女兒才是。」謝穎抬眸看著他說道。

「我說過的話你最好記清楚,否則,我不介意失去你這個女兒。」謝昶說罷,便甩袖離去了。

謝穎因為太過於震驚,而呆愣在原地,直等到許久之後才回過神來,抬眸看著眼前的一切,只覺得胸口漲疼的厲害。

她捂著胸口,咬著牙,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自己的院子裡頭的。

外頭,有人前來,「二小姐。」

「二小姐?」謝穎過了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你適才叫我什麼?」

「老爺說了,大小姐過幾日便搬回來謝家,您現在住的院子乃是大小姐的,故而讓您搬出去。」眼前的乃是謝家的管家,只聽謝昶吩咐的。

謝穎愣住了,抬眸說道,「母親同意了?」

「大夫人已經給您準備新的院子了。」管家謝伯低聲道,「這兩日還請二小姐儘快搬出去。」

「滾。」謝穎最終忍無可忍,當即便氣暈過去了。

謝伯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只覺得謝穎太沉不住氣了,終究是被嬌慣壞了。

倘若換成真正的謝家大小姐,自然不會是如此的氣度。

謝伯是瞧不上如今的謝大夫人與謝穎的做派的,只覺得太過於高傲了,完全沒有當初謝家真正的大夫人那般雍容華貴,那才是骨子裡頭散發出來的大度。

席華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的這麼快,而且讓她有些始料未及,畢竟入謝家,那真的是要準備很多,謝大夫人與謝穎,自然會將她當成敵人看待,就算謝昶提前給了二人警告,也抑制不住她們二人會暗中使絆子。

畢竟謝家乃是大家族,席華只覺得胸口悶得慌,看來她也要從長計議了。

翌日,席華原本這幾日是要待在府上的,可是謝家那處傳來了消息,三日後便接她回去,而且是要從正門迎接她回去。

這份榮耀,即便是當年謝大夫人成親也是沒有過的。

更何況,謝穎及笄的時候,也只不過是開了正門一側的側門。

此事自是瞞不住的,這下子,眾人即便心裡頭對席華的身份有所懷疑,可是終究還是因著謝家對她如此高規格的待遇,而感到驚訝,自然不敢怠慢了。

至於謝穎,如今反倒成為了眾人的笑柄,素日仗著她乃是謝家嫡長女,頤指氣使的樣子,便厭惡不已,故而如今,眾人都在看謝穎的笑話。

席華也沒有想到謝昶會做的如此張揚,只覺得有些咋舌了。

她知道謝昶是要給自己撐面子,也要讓眾人知曉,謝家真正的嫡長女,她還記得謝昶說過,他會讓她名正言順的入了謝家,成為謝家真正的女兒。

只是沒有想到,會以這樣的方式。

席華暗自嘆了口氣,便說道,「去袁家。」

「是。」鄭媽媽看著她,「大姑娘,您不準備一下去謝家的東西?」

「即便我不準備,父親也總歸會讓人去準備的。」席華知曉,席敬待她像親生女兒一般,自然不會讓她便這樣走的。

鄭媽媽也覺得是,接著說道,「大老爺說了,老太太留下的都是您的,到時候您也一併帶過去。」

「我知道了。」席華知曉,這是老太太留給她的後路。 席華坐著馬車便去了袁家。

袁緋茉得了消息,特意前往側門等她。

等二人見面之後,相互見禮,便手挽著手一同坐著軟轎去了袁老夫人的院子。

原因無他,乃是因著袁老夫人想要瞧瞧席華。

袁緋茉上下打量著她,「我倒是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有這般的造化。」

席華淺笑道,「這也是我沒有想到的。」

「原先便覺得你與眾不同,只是未曾料到,你的身份竟然是如此的,只是如今大家可都是在瞧謝穎的笑話呢,從謝家嫡長女突然變成了二小姐,這可是莫大的諷刺啊,她那高傲的性子,日後怕是都無顏出府了。」袁緋茉想想便覺得好笑。

席華低聲道,「茉姐姐可是覺得我來歷不明?」

「我雖然不知曉各種的緣由,卻也明白你是什麼性子。」袁緋茉握著她的手,「你放心便是吧,謝家竟然開了正門讓你入府,自然是光明正大地認了你,你可是頭一個謝家的女子從正門入的呢,我記得當初謝大夫人入門的時候也沒有像你這般隆重過。」

「是嗎?」席華也是聽說過的,不過見袁緋茉如此說,她在想,她的母親呢?

「我記得祖母適才說過,好像……」袁緋茉盯著她看著,「能從正門入的女子還有一個,雖然不是謝家的女子,卻也是謝家的人。」

「難道是?」席華知曉,那個女子想必便是她的母親了。

「不過祖母倒是沒有細說,只說那些事情過去了,便莫要再提了。」袁緋茉嘆了口氣,「我瞧著祖母倒是對那人甚是懷念呢。」

席華安靜地聽著,她在想著自己的母親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

能夠讓這麼多的人惦記,卻又甘願守著這樣的秘密。

席華只覺得事情似乎變得越來越琢磨不透,可是卻又像是一隻無形的手,推著自己不斷地往前走著。

她看著袁緋茉,嘆了口氣說道,「老夫人還說什麼了?」

「沒說什麼,只是讓我給你書信一封,說有東西給你。」袁緋茉湊了過去,「這下子好了,到時候嫁給我大哥,豈不是更好?」

席華知曉袁緋茉是一門心思想要撮合她跟袁陌塵,可是席華卻將袁陌塵當成了大哥一樣看待,並無男女之情。

袁緋茉低笑了一聲,「怎麼?」

席華搖頭,「倘若我真的入了謝家,你以為這婚姻之事真的能由得我做主?」

袁緋茉這才恍然大悟道,「是了,陛下冊封你為昌明縣主了。」

「哎。」席華淡淡地說道,「也不過是個頭銜罷了。」

「這四大門閥的小姐們,你可是頭一個。」袁緋茉接著說道,「即便是如今謝家的大夫人,那也是成親之後,才被冊封的。」

「我知道。」席華也沒有想到皇帝會如此看重她,心中便越發地好奇起來了。

袁緋茉接著說道,「想來你的事情如今京城內可都是知道了。」

「嗯。」席華點頭,「定然都知道了。」

「華妹妹,日後你是不是該新謝了,聽說謝家家主要讓你入宗譜啊。」袁緋茉接著說道,「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你是知曉的,士族的女子是不能入宗譜的。」

「此事我是不知的。」席華低聲說道。

「我也是聽旁人說的。」袁緋茉笑了笑,「倘若真的如此,這般殊榮,當真是將士族的小姐們都比下去了。」

席華也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可是皇帝竟然同意了,而且謝家的家主,還有長老也都同意了,這讓席華覺得甚是意外,也覺得這裡頭必然還有其他的事情。

她看向袁緋茉,接著說道,「你可是覺得我如今的身份有些奇怪?」

「沒有。」袁緋茉笑了笑,「我只覺得這樣的話,你日後在京中便沒有人瞧不起你了。」

「可是一入謝家門,我怕是越發地艱難了。」席華看向袁緋茉說道。

袁緋茉知曉席華的言下之意,謝大夫人是何等驕傲之人,謝穎又是何等囂張的,席華入了謝家,怕是日後的日子真的更加的雪上加霜了。

她皺了皺眉頭,「謝老夫人定然會護著你的。」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席華直接了當地說道。

「哎。」袁緋茉便嘆了口,「那你日後怕是要當心了。」

「是啊。」席華只覺得入了謝家,便要提起十二分精神了。

她與袁緋茉一面閑聊這,不知不覺便到了袁老夫人的院子外頭。

二人下了軟轎,便一同入了院子。

等到了花廳之後,便見袁老夫人已經在等她了。

「見過老夫人。」席華並沒有因著如今自己的身份從寒門之女變成了士族之女而驕縱,反而還是那般淡然謙和的樣子,這讓老夫人瞧著,心裡越發地喜歡了。

她看著席華,微微點頭,「丫頭過來。」

「是。」席華便移步行至袁老夫人的身旁,緩緩地坐在一側。

袁老夫人抬手便握著她的手,「瞧著倒是沒有變化。」

「老夫人笑話我。」席華與袁老夫人也是投緣的,猶記得前些時候住在這處的時候,袁老夫人待她也是入自家孫女那般,席華便越發地想起了老太太還在的時候。

袁老夫人摩挲著她的手,「這些時日可是覺得委屈了?」

「沒有。」席華低聲道,「只是覺得有些無法適應罷了。」

「日後便習慣了。」袁老夫人嘆了口氣,「瞧著你便與我有緣,如今便越發地覺得你跟我的緣分極深了,日後莫要忘記來看看我。」

「是。」席華低聲應道。

「嗯。」袁老夫人這才滿意地點頭,接著便拿過一個匣子,親自遞給她,「這東西你拿著,乃是我的一點心意,日後你若是有過不去的,儘管拿著這東西,去尋有袁家標誌的鋪子,他們自然會幫忙的。」

「是。」席華並未推脫,知曉袁老夫人能夠將這東西給她,自然是極其重視她的。

席華看了一眼她,接著說道,「多謝老夫人。」

「這便好。」袁老夫人滿意地點頭,接著說道,「你與茉丫頭好好相處著,這丫頭的性子你也是知曉的,日後你便與她親近一些。」

「是。」席華知曉袁老夫人是擔心自己在謝家出事兒,故而才會如此。

席華打心底里感激袁老夫人,故而便笑著應下了。

袁緋茉嘴角一撇,「祖母可是越發地偏心了。」

袁老夫人低聲道,「我就是偏心了又如何?」

「祖母可是覺得華妹妹極好?」袁緋茉連忙問道。

「那是自然。」袁老夫人是極其喜歡席華的,恨不得讓她當自己的孫媳婦兒,可是眼下的情形來看,自己的那個傻孫子,怕是個榆木疙瘩啊。

袁老夫人看在眼裡,有心幫忙,可是卻也是沒法子的,只能幹著急了。

袁老夫人正在想著,便聽到外頭傳來腳步聲,便知曉袁陌塵也來了。

袁陌塵也是才知曉席華的身份,只覺得震驚之餘,心裡頭似乎又劃過什麼。

他入了屋子,便瞧見席華穿著一身粉色綉著荷花的長衫,恬靜地坐在老夫人的身旁,神色依舊是那般平靜淡淡的,讓人看著心情愉悅。

他先朝著袁老夫人行禮,而後便說道,「祖母,孫兒這是來恭喜華妹妹的。」

「你們出去聊吧。」袁老夫人連忙說道。

「是。」席華知曉袁老夫人是乏了,故而便打發著他們出去。

席華也清楚,袁老夫人也有意撮合她跟袁陌塵。

不過現在的情形來看,席華覺得她的婚事,的確還需要些時候。

因著她現在突然變成了謝家女,席華自然不能給老太太守孝,而她又及笄了,怕是日後她的婚事會被不少人盯著吧。

席華嘆了口氣,老太太怕是一早便料到了,故而才會如此。

她只是覺得老太太為她鋪好了所有的後路,為的便是讓她日後的路能夠走的順遂一些。

可是席華更加地清楚,倘若真的入了謝家,她的路絕對不會走的那般平坦。

席華想了想,也只能暗自感嘆。

等三人一同出了袁老夫人的院子,袁緋茉看著袁陌塵,遞給了他一個眼色。

袁陌塵走上前去,「華妹妹恭喜。」

「倒是沒有什麼可恭喜的。」席華寧願做席家女,也不願意去做謝家女。

只因為高門之女,背負的太多。

而席華也不想摻和其中而已。

只可惜事與願違罷了。

席華也只能暗自感嘆了,事情發生了,那麼她也只能坦然面對。

袁陌塵見她還是如此,也只是說道,「華妹妹可是覺得入了謝家,日後的路很難走?」

「嗯。」席華點頭,不可否認,她現在便是如此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