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蘭笑笑,接過藥劑一飲而盡:「這樣已經很好了。」

回春藥劑下肚,諾蘭身上淺的傷口直接癒合,深的傷口變淺,除了仍舊沒什麼力氣,傷口已是沒有大礙。

薇薇安一直用幻銀水晶補充魔武力,再加上諾蘭一直注意保護她,她幾乎是毫髮無傷。

「謝謝。」薇薇安真心向諾蘭道謝。雖然一直把諾蘭當自己人,認為互相幫忙理所當然,但是今天諾蘭幾次捨命相救仍舊讓她窩心。

諾蘭寵溺的笑笑:「不用客氣。如果沒有你,我早就死在神殿騎士手裡了。」

薇薇安搖頭:「那不一樣。我救你,是在保證自己沒有危險的情況下出手,而你救我,一個不好就會賠上自己的性命!」

「小薇安,我一直把你當妹妹的,除了生死未卜的母親,我現在已經沒有親人,你就是我唯一的親人。哥哥救妹妹,天經地義。」諾蘭微笑著說,但心裡卻有些失落,終究還是狠心親自把最後的一點希望粉碎。

薇薇安卻只覺得溫暖,在心裡直接把諾蘭從朋友上升到親人的位置,重重地點頭,開心地笑著說:「以後薇安又有一位親人了。」

兩人休息一陣之後,吃了點乾糧繼續趕路,向亞利斯城的方向前進。

途中,為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兩個人夜裡就在外面露宿,遇城不進。剩下的四品驅魔藥劑,薇薇安和諾蘭一人喝掉一瓶就沒了。不過原料還有很多,薇薇安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一口氣配置了十瓶,把諾蘭驚得目瞪口呆,直到自己的空間袋裡多了五瓶四品驅魔藥劑還沒反應過來,反反覆復拿出來又放回去五六次才真正相信這是真的,自己沒有做夢。

這回,一直用到高級大驅魔師頂峰都夠了。

九天之後,再有一天,就能到首都亞里斯城。

薇薇安心裡帶著抑制不住的激動。

馬上就能見到皮特叔叔和溫蒂姐姐了,真是,興奮啊!

傍晚,兩人在一片小樹林旁休息。

「小姑娘,你手上的這個鐲子我很喜歡。請問能不能賣給我?」

薇薇安側頭循聲望去,見一位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長相普通,衣著普通,扔到人群中就找不見,正笑眯眯的看著自己。

她手上的鐲子,是得自傑西,因為看著還好,捨不得扔就一直戴在自己手上,原想著到了亞利斯城就賣掉的,現在看到有人要,自然樂得輕鬆。

「好啊!」說完就把鐲子退下來遞過去,讓他仔細看。

那人接過鐲子,仔細看了看,笑眯眯的表情不變,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手中射出一道藍色的光芒,閃電一樣射向薇薇安的心口!

*********

求,看到有人求,偶也求個。

… 衛子夫世界。

三千人吃飯的傢伙,大餐的時間就花費了半個多小時。

不過由於林辰的多次強調,沒有人先動手的。

林辰看到最為誇張的一個禁衛軍,他打到肉以後,實在忍不住了,就把碗放在地上,然後跪在地上祈禱道:「肉啊肉啊,你怎麼會這麼的香,不要再誘惑我了好不好….」

看得林辰都想跳上去給他幾個動作了,不過想到了一個元帥應該要有的氣度,所以給忍了下來。

衛青端著一個碗朝著林辰走來,裡面裝著四五塊肉。

「林元帥,怎麼樣,吃一碗?」

林辰搖了搖頭,林辰雖然沒有吃飯,但是他根本就用不著吃飯,吃東西只是為了滿足口舌之欲而已。

剛才他們做餐的數量並不多,三千人分下來以後就剩衛青手裡面的這一碗了。

不過並不是林辰沒有算賬,而是林辰沒有把蕭炎和自己算進去。

魂獸肉這種東西,天天吃也會膩味啊。

「你去吃吧,不用管我和蕭炎,我們現在並不餓。」林辰直接打發衛青去吃飯了。

衛青點了點頭,然後端著碗就走到了一旁的沙灘上面坐著。

林辰看著整整齊齊的看著碗裡面的肉流口水的眾多禁衛軍說道:「好啦,現在開始吃飯,但是必須在半柱香的時間內吃完,而且把碗給收拾乾淨,要是時間長了,出點兒什麼事情我可不負責。「

(一炷香的時間一般是十分鐘,半柱香也就是五分鐘,五分鐘的時間,吃完兩塊肉,喝完湯,再把碗給洗了,時間還是挺充裕的。)

聽到林辰的命令,眾人都迫不及待的夾著碗裡面的肉往嘴裡面塞。

林辰笑了笑,吃吧吃吧,等會兒坑不死你們。

林辰說的是半柱香的時間解決這些問題,但是林辰還是忽略了人的饑渴。

別說是半柱香的五分鐘了,就三分鐘不到,眾人已經把洗好的碗收到了自己的背包裡面。

看著整整齊齊的拍好隊的眾人,林辰的嘴角不由得揚了起來。

這時候衛青走了過來,看著林辰說道:「林元帥,為什麼今天的這個肉吃完以後比那天的那個還要熱啊?」

衛青不由得拉了拉自己的衣服,他現在渾身發熱,超級難過。

「咳咳。大家是不是覺得渾身發熱啊?」林辰滿臉笑意的調侃著眾人。

「是啊,現在渾身發熱,好像是吃了春藥似的。」

」好熱啊,現在身體好像一個大火爐似的。「

「…….」

「你們覺得熱就對了,現在整理好自己的行裝,目標朔方城,跑步前進。溫馨提示一下,你們身體發熱是因為剛才吃的東西太補了,你們的身體根本消化不了。

如果你們不運動消化能量的話,你們的身體就會虛不受補,然後你們會七竅流血直至死亡。「

身體虛不受補可不是說著玩的,以前林辰吃過一根冬蟲夏草,鼻血都留了一天,怎麼止都止不住。

一旁的軍士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衛青的話就不行了,尼瑪鼻血都流出來了。

林辰也不想說點兒什麼了,雖然說衛青的身體比普通的士兵的身體要好。

但是最主要的問題在於衛青可是吃了五六塊肉啊,還有一碗湯,這麼吃不被補死都算是好的了。

衛青一手捂著鼻子,看著林辰說道:「林元帥,你這給我們吃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這鼻血止都止不住。」

「別廢話,不想死就趕快背著東西朝著朔方城的地方跑,不要停下來。」

今天不跑死你們這幫兔崽子,一天精神好的不得了,也該整治一下了。

雖然說他們從這兒出發,從這兒跑到朔方去倒不是不可能,但是等他們身體裡面的能量消耗完以後,哼哼……

林辰已經算好了,負重這麼多,勻速跑按照每小時十公里來計算。

從這兒到朔方的路程大概有一百公里左右,也就是說大概需要跑十個小時,現在的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也就是說大概到明天早上兩點的時候,他們就能夠跑到朔方了。

至於說晚上的時候能不能看見路,那就用不著擔心了。

林辰給他們配備的裝備裡面就有單兵夜視儀,而且也教會他們怎麼樣使用了。、

聽到林辰的話以後,鼻血已經止不住的衛青二話不說就朝著朔方的方向跑去,其他的禁軍也跟上了衛青的步伐。

看著出發的隊伍,林辰掏出了他的摩托車,然後看著一臉笑意的看著一旁的蕭炎說道:「蕭炎啊,你看啊,這個一會兒有山路,要是跑車的話肯定走不了,而直升飛機的話速度又太快,所以你說你要不要來一架摩托車啊。」

「林城主,你這就不厚道了,跑車和直升飛機跑不了,不是還有你的摩托車嘛,我做在你後面不就行了!」蕭炎才不想再買一輛摩托車了,雖然以後都能夠用到,但是現在這是貸款買車啊,雖然沒有利息,但是欠賬終歸是不好的。

「去去去,誰要拉你了,你個老玻璃,這摩托車要做後座的話必須得抱著駕駛員,你肉麻不肉麻啊。」一想到蕭炎抱著自己的樣子,林辰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太尼瑪嚇人了。

蕭炎尷尬的笑了笑,這個摩托車確實不太適合兩個男人坐,沒辦法,蕭炎看著林辰道:「林城主,摩托車多少錢你開個價吧,不過這個兌換點的話,我現在…….」

蕭炎沒有接著說下去,但是林辰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現在沒有兌換點嘛,多大點兒事兒啊。

林辰直接掏出了一張契約,不多,也就是十五萬兌換點。

東西的價格在林辰的這兒並不是一個死價格,這種事情得看人來的,有錢的就適當的收點兒口水費,沒錢的就適當的賺一點兒就行了。

蕭炎一臉肉痛的接過了林辰的手中的契約,看了看,然後直接就簽了。

好啦,跟著林辰出來一趟油水沒有撈到,自己卻賠進去了一百多萬兌換點,雖然只是欠下的帳。

林辰滿臉笑意的看著消失不見的契約,然後熬出了一架新嶄嶄的摩托車,把它交給了蕭炎,然後拍了拍蕭炎的肩膀說道:「放心吧,不虧的,你以後可以把它賣出去啊,到時候賣二十萬兌換點我相信都會有人要的。」

說完林辰就騎上了自己的摩托車,發動油門之後就朝著前方飆去。

蕭炎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也騎著摩托車跟了上去。 86_86832薇薇安和諾蘭都沒有反應過來。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要防範一個看起來如此慈祥的中年人。

即使薇薇安有一絲戒備,也絕對想不到這個人居然會是一名驅魔導師!

驅魔導師的攻擊,她,躲不開。

薇薇安只能下意識的側身,儘力避免被擊中致命的部位。眨眼間,藍光穿透薇薇安的胸口,而反應過來的諾蘭如同一頭髮怒的雄獅,捨身撲向驅魔導師。

「哼!不自量力!」中年人冷哼,隨意揮手擊向諾蘭。

莉達和巴圖急忙撲向薇薇安,查看主人的傷勢。

薇薇安未死,但呼吸越來越虛弱,意識也逐漸模糊。巴圖前爪連揮,發出一個又一個一級光系治癒魔法,但作用甚微。它急的雙目越來越紅,卻也沒有辦法,畢竟自己三級魔獸的實力是後來升上來的,根本不會三級魔法。而薇薇安的傷勢極重,一級光系治癒魔法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

莉達幫不上忙,心中對那人也是恨極。轉身怒目盯著那驅魔導師,忘記恐懼,狂吼一聲縱身撲了上去,施展出它出生以來的第一次攻擊。

然而,同諾蘭一樣,被那人揮手間打成重傷。

中年人走到薇薇安身前:「這個鐲子,是我買給我弟弟的,既然在你手上,那說明我弟弟現在已經遭遇不測,那你自然也不用活在世上了。」

說完,一隻手拍向薇薇安的腦袋。

這時,突然傳來一陣怪叫:「桀桀,桀桀,傑克,傑克,我找你好久了,原來你在這裡!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哈哈哈哈!」中年人傑克手一頓。

這時,一股強大的威壓鋪天蓋地的襲來,傑克臉色劇變,來不及對薇薇安痛下殺手,展開身形向遠處飛身逃離,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傑克的身影剛剛消失,林子里走出一個胖乎乎的年輕人。

唯一清醒的巴圖戒備的看過去,卻發現,這個人很眼熟。

在哪裡見過呢?

年輕人卻不管納悶的巴圖,急匆匆的走過來,一個肩膀扛起諾蘭,另一個肩膀扛起莉達,對目露凶色的巴圖說:「快走快走,我可騙不了那個驅魔導師多少時間,一會兒他返回來咱們都得完蛋。」

說完,一隻手鬆開諾蘭,單用肩膀頂著,抱起地上的薇薇安夾在胳膊底下,就這麼搖搖晃晃的撒腿向樹林里狂奔,微胖的身軀很是矯健。

巴圖緊跟在年輕人身後,滿心戒備。

它不敢相信這個人,但更害怕那個叫傑克的驅魔導師,所以只能暫時聽從他的安排。不過這個人究竟是什麼實力?居然能嚇退一名驅魔導師,可是為什麼他又說自己是騙他呢?

很快,年輕人找了一個地洞鑽進去,等巴圖也跳下來,他順手扔出一個捲軸,洞口消失不見,洞內一片黑暗。

年輕人拿出一顆夜明珠,洞里充滿微弱的亮光。

他將薇薇安抱在懷裡,仔細查看她的傷勢,巴圖守在一旁,緊緊盯住年輕人,打算一個不對就拚命。

年輕人失笑,笑著對巴圖說:「看來這回你的主人沒有拋棄你。」

呃!巴圖想起來了,這個人就是在雪黎城的自由市場里抓著自己脖子,把自己從地上提起來的那人。

巴圖心下稍安。

年輕人見巴圖想起來,對它說:「我先看看你主人的傷勢,你不要出聲。那個傑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回來。」

巴圖點點胖腦袋。

薇薇安的傷勢很重,巴圖的一級光系治癒魔法也不是全無用處,至少止住了一些血流。只不過經過剛才的顛簸,小女孩的傷勢更重了一些,已是氣若遊絲。如果不是薇薇安堅強的意志力一直提醒自己要堅持,恐怕人早就沒氣了。

年輕人把手輕輕放到小女孩的傷口上,釋放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巴圖知道,那是高級光系治癒魔法,但是具體什麼級別,它不知道。

羨慕!

不一會兒,薇薇安身上的傷口完全癒合。年輕人取出一個小瓶子,把裡面的液體灌進薇薇安的嘴裡,不一會兒,薇薇安的呼吸漸漸平穩。

年輕人鬆一口氣,轉而查看諾蘭和莉達的傷勢,一人一獸傷勢雖重卻不致命,年輕人分別給他們灌下一瓶藥劑,就不再管。

回過頭,正好看到巴圖滿眼的小星星,失笑道:「不要這樣看我,魔獸用的光系魔法我可不會!」

巴圖黯然。

年輕人正待繼續說話,突然住口,屏息凝神。

巴圖也緊張的屏住呼吸。

地面上傳來一陣怒罵:「混蛋,被我抓到,你們死定了。」有腳步聲從地面上匆匆走過。

不一會兒,又是一陣腳步聲回來。

大約過了一刻鐘,年輕人才大喘了一口氣:「終於走了。」不過並未立刻離開地洞,而是對巴圖說:「胖兔子,他們都睡著了,咱們在這裡湊合一晚吧。」

巴圖沒有異議,倒頭就睡。

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說:「魔獸用的光系魔法技能,亞利斯的商店有賣的。」

……

第二天一早,年輕人和巴圖醒來,把兩人一獸移到地面上。

諾蘭最先醒過來。

他第一時間先找薇薇安,確定小女孩沒事只是昏迷,才鬆一口氣,看向年輕人,帶著三分戒備七分感激問:「是你救了我們?!」

這個人如此年輕,似乎比自己還要小一點兒,真的能擊退驅魔導師?

年輕人似乎讀懂了他眼中的疑惑,笑道:「是我救了你們,不過我可不是驅魔導師,只不過是用了一點點小手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