諒你這傢伙也不敢在我的地盤裡撂我面子!

一秒鐘,兩秒鐘……

時間「滴答滴答」地過去了。

果然,半晌之後,陳正終於伸出手來,握住了洛晨的手,微笑道:「洛晨,我是陳正,很高興認識你。」

看來傳聞只是傳聞,洛晨這個小子並不像蘭素口中的那樣怒火急躁,無理侮辱並掌摑別人的人啊!

其實剛剛陳正對洛晨只是一個小測試!

雖然洛晨在冰點廣告的演技讓陳正十分滿意,但由於蘭素在記者招待會上說洛晨仗勢欺人,讓陳正微微有點擔心。他的團隊容不下那種自以為是的大明星,所以為了確保他的新戲的質量,他故意擺了一回架子!

見兩人一臉「熟絡」的樣子,Jason放下心來,興高采烈地向洛晨說道:「洛晨,陳正導演打算監製一個偶像劇,讓你出演男主角一號!」

這話好比天降橫財!

向來是超級明星才能出演的主角,居然沒長眼地掉在洛晨身上了!

「洛晨,在冰點廣告上你的表現和吸粉力,讓我看出了你身上巨大的潛力值,如果你檔期允合的話,我打算讓你出演我接下來拍攝的電視劇《王子》,你覺得怎麼樣?」陳正微笑著,徵詢道。

雖然陳正是作為國內一把手的編導,但並沒有像林邊那種欺壓明星的氣勢,整個人看起來風度翩翩,溫和親切。

這傢伙雖然剛剛有點臭臉,但仔細看上去其實人還是蠻好的,應該不是林邊那種人。

洛晨心裡嘟囔了一下,仔細地權衡利弊后,正要點頭答應,經理室的門卻意外地被推開了——

俊酷的身影緩緩地踏了進來,低沉磁性的聲音有點傲氣地響起。

「陳導,其實你還可以再重新考慮一下你的選擇。」

「例如,我。」

……

中途殺出個程咬金!

來人竟是,由西娛轉戰大屏幕並且一隻腳踏入了超級明星系列的——

雷歐!

雷歐是中意混血兒,長得高大帥氣,是由西娛舉辦的選秀節目《T城先生》而進入娛樂圈的,並且一炮而紅,創下了西娛收視率高峰百分之十六!

雷歐為此不可一世,驕傲自大,不將任何一個西娛藝人放在腳底,直到撞上了同樣囂張但實力驚人的洛晨,才知道什麼叫做炮灰!

辛辛苦苦創下的收視冠軍還沒來得及保持,便被一出道的洛晨以百分之十八給打破了!

為此,洛晨的人氣像火箭一樣飆升,讓雷歐從此淹沒在洛晨的光環下!

所以雷歐處處看洛晨不順眼,並一次兩次甚至多次的挑釁,但全都光榮敗北!

心高氣傲的雷歐怎麼可能願意屈服在洛晨腳下?為此他向西娛高層申請,要轉戰大熒屏,擠入超級明星!

見雷歐只是一條過期的鹹魚,西娛高層很爽快地同意了,鹹魚翻身有那麼容易嗎?誰知雷歐竟然出乎眾人意料,在明星聚集的大熒屏里,硬是殺出了一條血路,一路人氣和實力飆升,從此半隻腳踩入超級明星行列!

今次他的回歸西娛,完全是衣錦還鄉!

既然雷歐已經半隻腳踩入了超級明星陣容,那為什麼他不繼續留在大熒屏發展,要回來西娛呢?

那就是雷歐自己的不為人知的原因了!

見來人是雷歐,洛晨挑了挑眉,玩味地問道:「歐哥,回來探娘家?」

高大的身影緩緩踏進來,讓整個經理人1室壓迫起來。

雷歐連眼尾也沒有賜給洛晨,一進來就徑直轉向陳正,語氣褪去傲氣,帶了點敬重道:「陳導,其實你還可以慎重考慮一下其他人選,例如,我!」

洛晨挑了挑眉,事不關己地站在一旁抱起手。這算什麼?毛遂自薦?還是向她下挑戰書?

「陳導,據消息來源透露,你的新戲投資商高達五個,並且都是千萬投資,這樣大的手筆,我相信你會更加樂意選擇那些更加敬業,優秀,有實力並且人氣高漲的演員,而我,自信自己就是這樣一位演員!」

浸淫在大熒屏一年,雷歐的銳氣磨去了不少,說起話來娓娓道來,不失分寸,對著有分量地位的人說話處事變得更加低調成熟。

就像現在,他深知陳正的死穴在哪裡,並且懂得加以利用。

聽完雷歐的話,陳正臉色嚴肅起來,眉目之間有點鬆動。

雷歐說得沒錯,一個優秀的演員是一部戲里的核心,尤其是在他這部高達數千萬投資的電視劇里,一個有實力的男主角相當重要。

原本挑選洛晨,只是因為看重洛晨在冰點廣告時最後一幕摸著蘭素髮絲的溫柔,讓他彷彿看到了新戲中男主角的靈魂!

但現在,雷歐卻把他最擔心的一點說了出來,那就是——

洛晨的實力!

「歐哥,你這話說得就不公平了,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那種敬業,優秀,有實力並且人氣高漲的演員呢?」

對於雷歐的蔑視,洛晨也不生氣,只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很認真地想了想,繼續說道,「我覺得你以上說的那幾點,簡直就是在形容我。」

站在雷歐與洛晨的戰場外,Jason對洛晨的自戀相當無語,對陳正新戲明顯覬覦已久的雷歐都踩上門了,洛晨這個臭小子怎麼還在糾結些有的沒的?

對於這麼不要臉的話,雷歐終於抽空睥睨了一下洛晨,冷笑地勾了勾唇后,便蔑視地對著洛晨說道:「這麼大言不慚的話,也虧你說的出來。知道男人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是實力!實力懂不懂!」雷歐擲地有聲道。

洛晨狐疑地用眼尾從左到右地掃射雷歐,直把後者看得渾身不自在,才很不屑地扭開頭來,抱起手說道:「原來歐哥你也知道男人最重要的是,實力!」

「那我就不懂了,歐哥你一開始在陳導面前說你自己是敬業,優秀,有實力並且人氣高漲的演員是怎麼回事啊?幹嘛用花言巧語來糊弄陳導啊?」

雷歐徹底被雷翻了,喉嚨像嗆了一根魚骨一樣完全說不出話來!

他中計了!

洛晨這個王八蛋繞了一大個圈,居然是為了陰他承認自己用花言巧語糊弄陳正!

明白到洛晨這麼陰險的小算盤后,陳正頓時失笑起來,這小子腦子轉的比光速還快!

雖然他對這個小子的印象還不錯,但人情歸人情,數目要分明,雷歐的話確實很有道理!

要看看這小子的實力!

想到這裡,陳正無視雷歐那難看到極點的臉色,對著洛晨親切地笑道:「洛晨,你對我這部新戲有沒有任何意願?」

雖然陳正這部新戲的誘惑力很大,但她對陳正這部新戲其實沒多大興趣,可要可不要,但雷歐現在是踩到她的腳趾頭了,所以怎麼也不能便宜這個心眼比針還小的傢伙!

想到這裡,洛晨雙眸突然爆發出期待的色彩,她笑吟吟道:「非常有意願,尤其一想到要和陳導合作,我渾身都熱血沸騰了!」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這話其實很有道理!

果然,陳正的笑容更深了。

馬屁精!

怎麼看洛晨都是一臉拍馬屁的樣子,雷歐恨得牙痒痒的,卻在對上陳正投過來徵詢的目光時,如小雞戳米一樣拚命點頭:「如果我可以加盟陳導的新戲,那將是我一生的光榮!」

對於這兩個超級讓人汗顏的傢伙,Jason無語地一拍額頭,嘆了口氣,難怪這兩個傢伙甚至有次差點在片場里打起來,果然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陳正的臉色嚴肅了一點。

「那接下來,我將會為我這部新戲準備一次別出心裁的試鏡,希望你們可以做好準備。」

「後天,我會讓人送劇本過來,另外,一個星期後再見!」

……

Jason陪著笑,迎著陳正離開了,只留下洛晨和雷歐在經理人1室。

看著那個臉翹得比屁股還高,以為自己贏定的雷歐,洛晨挑了挑眉,什麼話也沒說,插著褲袋,修長的身姿轉身離開。

現在的她可沒什麼閒情逸緻陪這傢伙玩兩把!

又是這種無視的態度!

雷歐恨得牙痒痒的,正想伸手拉著邁步離開的洛晨,卻意外地失神了——

透明的陽光柔和地投在那修長的人兒身上,將那桀驁的背影映照得更為得俊美,條理分明的短髮,白皙透明的玉頸,修長青蔥的手臂,美得不可褻瀆。

雷歐伸出的手就這樣愣然地伸在半空中,似乎溫柔地抓住了空氣。

洛晨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經理人1室了,只留下雷歐愣愣地站在原地,始終邁不出那一小步。

媽的,心底的那種痒痒的感覺,實在怪極了!

洛晨與雷歐一觸即發的大戰很快就傳遍了西娛,西娛人個個都期待地等著這一場西娛一哥大戰究竟花落誰家!

首先這並不是一場演員出演新戲的普通試鏡賽,而是一場名譽,地位,和實力的較量!

贏的人可以風生水起,而輸的人,則是矮人一大截!

妒忌和眼紅洛晨的西娛小生幸災樂禍極了,十拿九穩的事居然中途殺出來一個實力強悍的程咬金,不得不說這個西娛一哥的運氣實在背到極點!

贏了的話還好,輸了的話,這個西娛一哥究竟要找哪個狗洞鑽進去?

寶媽聽到這個消息擔心極了,雷歐在大熒屏底下浸淫了那麼久,演技怎麼說也有一個質的飛躍,而且肯定會拼盡全力去準備這一次的試鏡!

這一點就足夠將雷歐的勝算增加了幾分了!

從經紀人口中得知這件事的賀思思,則是嘲諷一笑,不做任何評論,她最想要看到的事,並不是洛晨在娛樂圈裡吃癟,而是洛晨在雲傲越那裡吃閉門羹!

一如當初她受的羞辱!

才能平衡她的心態!

不過既然洛晨有麻煩,她也很樂意看見。

這個消息同樣很快地傳到了西娛高層的耳里,讓他們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就釋然了。

雷歐和洛晨一樣,同樣是西娛人,孰勝孰敗其實沒多大分別,如果洛晨輸了的話,捧雷歐就是了。

娛樂圈向來沒有永遠的夥伴,只有永恆的利益至上!

而同樣得到消息的林躍就沒西娛高層那般淡定了,他躊躇著徘徊在辦公室門外,莫名的猶豫。

從米蘭回來后,蕭燁去了雲園后林反省。

他很震驚。

蕭燁是什麼人?

絕對是一個眼觀八方,四面玲瓏的人!

像他和李岩這種,是猜一百次都不會知道少爺在想什麼的人,而蕭燁則絕對是他們裡面最摸得著少爺一丁點心思的人。

這樣從小到大絕對不會出一絲紕漏的人,居然在米蘭回來后要去雲園后林反省,真的是打死他們也不信!

但事實卻不由他們不信。

而蕭燁進去雲園后林前,只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話:「雪藏蘭素,關注洛晨的一舉一動,如果有什麼事情,務必要第一時間告訴少爺。」

那現在這種情況,算需要告訴少爺的事嗎?

講還是不講,那是個問題!

拉開門出來的雲傲越,首先一眼就看到了在門外來來回回的林躍,俊雅的臉並沒有任何波動,淡淡地掃了一眼林躍后,便邁開腳步準備離開。

無情地留下林躍一個人在那裡糾結!

看到雲傲越出來,林躍眼疾手快地跟上了他,盼出頭來小心翼翼地問道:「少爺,我們到男色去找了那天晚上的酒保,發現他在當天晚上后便突然失蹤了——」

雲傲越停住了腳步。

「我正加大人手四處尋找,請少爺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可以將他找出來……」

雲傲越皮鞋一動。

林躍低著頭,攥了攥手,半猶豫地準備繼續道,「另外,少爺,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您——」

陳正意在洛晨當他新片的男主角。

雲傲越平靜地直視前方,連個餘光也沒有賜給林躍,高檔的皮鞋一步不停地繼續向前走去。

意思很明確,他沒興趣!

林躍馬上手腳奇快地捂住自己的嘴巴,戰戰兢兢地跟著雲傲越向外走去。

除了那個酒保,別說什麼洛晨,少爺現在什麼都聽不進去的。

如果再找不到那調酒的傢伙,他們不死,估計也得掉一層皮了。

*

並不知道有人已經開始著手調查那個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裡去的酒保,同時,洛晨也沒有得到雲傲越底細的調查結果。

調查報告中,只顯示了雲傲越作為風雲傳媒的總裁助理,負責協助總裁林躍處理一部分的事務。

對於這個結果,洛晨並沒有深究,因為她內心深處相信那人無論是誰,都不會傷害自己。

所以,她無視了對雲傲越的調查結果,繼續投入到工作當中。

……

時間在洛晨的忙碌錄製過去了兩天,也到了陳正說送劇本的時候。

剛說曹操,曹操就到。

寶媽的急call(緊急電話)頓時像催命符一樣響了起來。

洛晨順手接過電話,還沒來得及說話,寶媽那河東獅吼頓時像鞭炮一樣「噼里啪啦」地響了起來。

「喂,洛晨你這個臭小子你究竟在哪裡?你這個臭小子是不是忘記了四天後你和雷歐的試鏡?」

「今天陳導打電話來,試鏡將會定在明星俱樂部里,叫你這個臭小子記得將送過來的《王子》劇本熟讀!」

「還說第一場第一幕的『出場戲』非常重要,叫你認真,注意地好好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