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霍東躲了過去,頃刻徐龍火了,“尼瑪還敢藏,我看你藏哪!”

擡起一腳又想狠狠踹去!卻不想霍東雙眼一瞪,猛然暴喝一聲,全身肌肉鼓脹,噗噗噗麻繩居然爆開了!變成了一段段碎裂四濺!緊接着伸手就抓住了徐龍的腳腕,眼神鋒銳,道:“現在咱們可以深入交談了。”

“你,你特麼是……人類嗎?”

徐龍結巴道。

徐虎以及其他人,也是如遭雷擊!

“這個以後再說,反正你肯定不是人類,你是畜生。”


霍東反手一扭,咔嚓徐龍小腿斷裂,雪白的骨叉都刺穿出來!登時所有人都驚的心猛然跳了一下!擡腳踹出,徐龍嘴裏吐出一口血,根本站不起來了,霍東伸手一指,看向了徐虎,“下一個,是你。” 徐虎臉色大變,暴吼一聲:“都特麼愣着幹什麼?!上去給我做了他!”一羣小弟這才反應過來,抄傢伙衝了上去,霍東將墨文秀拉到身後,一腳踹翻最前的一名男子,奪過對方的鐵棍,朝前就是一陣猛砸!

本身這廝力道就大,再加上沒留手,登時就有三四人被廢了手腳,趴地上嚎啕大叫起來!

最慘的是一個被戳穿腮幫子,牙齒血肉從嘴裏流出的傢伙,霍東一腳跺在這馬仔心窩,瞬間昏死了!“現在走,我不攔,不走的,就躺着出去吧。”

“小子,你別跟我牛!一會我警隊哥們就來了!”

徐虎躲在後面已經撥打了電話。

霍東冷哼一聲,眼前竟然一個走的馬仔都沒有!

就在這時屠宰場的外面,忽然燈光大亮,緊接着一輛前面加裝了鋼板的越野衝了進來,嘭的一聲巨響,原本就鏽跡斑斑的鐵門直接被撞碎了!越野後面清一色的十幾輛麪包車,轉眼都橫衝直闖開進來!原本開闊的院子,一下就變得有些擁擠了!

開關車門的聲音,砰砰砰砰就跟響雷一般!

一條條抄着傢伙的漢子,蜂擁朝前涌來,根本看不清多少人數!黑壓壓的光是人影就看的人頭皮發麻,更別說手裏拎着的雪亮砍刀,眨眼這些人就堵在了門口,一雙雙彪悍的眼睛兇狠的落在了裏面十幾位馬仔的身上。

“哥,就是這些人動你?”

大熊站了出來,光着膀子,一身腱子肉令人膽寒。

霍東輕佻的點了下頭,大熊立馬走了進去,朝最前的一名比他還高出一頭的男子揮手就是一巴掌!立馬嘴角見血!“你特麼今天出門看黃曆沒有?欺負我大哥?你是玉皇大帝私生子,還是燕京的乾兒子?找死啊!”

“你……你,一會來警察你等着……”

這名馬仔嚇的渾身哆嗦,卻還嘴硬的道。

大熊一聽森然的笑了,“我特麼現在就讓你沒機會等!”抓住對方腰帶,一下丟出了門外,眨眼一幫小弟圍上去,一人來幾下散開後,這個人已經基本廢了!連喊一聲的機會都沒有!

房子內的人都徹底懵了!

徐龍剛扶牆費勁爬起來,又驚的趴在了地上,而徐虎已經成了石頭人,其他手下也是噤若寒蟬!第一次見識了什麼叫出來混的!“誰特麼領頭的?”二龍也奔了進來,這廝比大熊還狠。

見沒人吭聲,二龍擡腳就一連踹了四人,又掄起棍子直接放倒了一個!

最後眼神落在了徐虎身上,因爲幾個小弟的眼神明顯都朝他看去,“哥,這傢伙欺負你?”二龍微微彎腰恭維道,霍東拉着墨文秀走過去坐在了椅子上,然後點了一下頭。

就這麼輕輕點一下,徐虎倒黴了!

二龍什麼人?

以前就是出名的拼命三郎,後來因爲霍東撐腰,更變本加厲!看着徐虎那欠扁的臉,直接一棍子就抽過去了!對方還拿砍刀擋,嘭的一聲後,徐虎虎口震碎,砍刀飛出去紮在了一名小弟的腿上,登時哇哇亂叫。

“叫什麼?!出來混就這比樣,還想裝!”

二龍一腳踹暈了對方!然後過去抓住了徐虎的頭髮,“你特麼現在就道歉,給我哥磕頭,我給你一次機會,做不到等會別怪我狠!”擡手就是兩巴掌,徐虎一張臉立馬腫了!

褲襠裏隱隱有股子尿意就要決堤,還好警笛聲響起了!徐虎徐龍頓時心裏踏實很多!

被圍困的十幾位馬仔,也是精神一震!

“道歉,你特麼等會就給我道歉,警察來了,是我哥們,我看你囂張什麼!”

徐虎身子一下直挺,囂張道。

徐龍也再次爬了起來,“你們這回一個別想走!還想整我,這次你們都玩完了!”

只是外面的一幫小弟卻沒多少驚慌,二龍大熊更是冷哼一聲,半分動容沒有,不就是蹲局子嗎?又不是沒進去過!兩人都是多次進宮的常客了,外面一陣吵鬧聲,緊接着兄弟讓開道,五六個警員衝了進來,見到這麼多拎傢伙的馬仔,臉色也是有些懼怕,好在手裏有槍,膽子壯了幾分。

到了房門口,爲首的尖下巴男子道:“造反啊!現在是法治社會,誰給你們的權利胡來!”說着話就拿出了槍!身邊馬仔瞬間都有些忌憚了!二龍大熊臉上的囂橫也弱了幾分。

“誰是帶頭的,跟我走!”

男警員又說了一聲。

霍東站了起來,走過去,遞出了一根菸,“兄弟,今晚休息吧,給我個面子。”

“你特麼誰啊,我給你面子!”

男警員擡手就將煙打落在地,徐虎徐龍也忙走了過來,朝男警員使眼色,道:“俺們在這裏聚餐,這些人就衝了進來,然後將俺們都圍堵毆打!兄弟你要爲我們撐腰啊!”

方纔被打的那些怨氣,一下都撒了出來!幾個捱揍的馬仔,更是紛紛抹黑!

“行了,事情我也知道的差不多了,領頭的你們三個跟我走吧。”

男警員道,揮手上來三人,將霍東三個上了手銬!只是門口的小弟,卻一下圍了上來,登時就將門口堵住了!幾個警員一看,不怕纔是吹牛皮!但多少還是有些底氣,男警員走過去就吼了一嗓子,“想襲警啊!知道這個罪名坐多久大獄嗎?!”

沒人吭聲,但眼神都凌厲的瞅着幾個警員!

等的就是霍東三人的一句話!

如果老大讓出手,都絕對立馬衝上來!

法不責衆!真出了事,也不可能這幫人都拉走!男警員見狀頓時一驚,嘭朝他就是一槍!震的玻璃的顫抖!所有馬仔也是臉色大變!“不想死,就特麼退後!”

就在雙方對峙的時候,霍東一步走了出來,“警員,能打個電話嗎?”

“打個屁啊!一邊呆着。”

“打給古城分局李局。”

霍東又道了一句。

“我說話你沒聽見啊!一邊去!”男警員又吼了一嗓子,但旋即似乎意識到了不對勁,立馬愣了一下,又道:“你說誰?”

“李局。”

“別特麼嚇我,李局能給你同流合污?別拉低李局的身份。”

男警員罵道。

“不是求情,就打個電話聊聊天,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去了警局,或者出來警局再打,只要到時候你別後悔就成。”霍東玩味笑着道,臉色帶有幾分寒色!徐虎一聽上來就搶話道:“裝什麼大尾巴狼!你這招老子都玩膩了!忽悠警察,你手段太低了!”

“就是啊!騙子!”

徐龍咬牙切齒道。

男警員聞言盯着霍東看了幾眼,道:“你跟李局什麼關係。”

“打個電話不就知道了,你又不是瞎子。”

霍東道。

“你,你特麼罵誰啊!”

徐虎擡腳踹了霍東一下,他也沒躲,就硬捱了!二龍想要過去還擊,被霍東一個眼神擋住了!緊接着徐龍也過來想要來點實惠,卻被尖下巴的男警員擋住了,在警隊混了這麼久,他也不傻,萬一是李局的關係戶,他就徹底玩完了!

再次端詳霍東一眼道:“你打吧。”

霍東掏出了手機,當着他的面打了出去,還讓他看了一眼號碼,也打開了免提,不久電話就被接聽了,“李局我被人砍了!”霍東張口就說了這麼一句。


電話那頭的李局,一下就懵了!

“誰?!賀武嗎?別慌,先去醫院!等會我過去直接幫你處理!有我在,一切聽我的!”李局的堅定的聲音傳來,霍東佯裝很是感激的樣子道:“李局咋對我這麼好,謝了!”

“說什麼哪?咱倆什麼關係?是朋友!關係很鐵!”

李局也藉機會討好道。

“嘿嘿謝了哈,其實我是逗你玩,試探一下,先掛了忙着拉屎。”

霍東說完就掛了,悲催的李局剛特麼從牀上爬起來換上衣服,瞬間就特麼臉都黑了!玩我啊?!再看看牀上原本擺好姿勢的老婆那幽怨的眼神,李局恨不能現在就過去秒了這貨!再想上牀酣戰,老婆直接狠狠白了他一眼,去隔壁次臥室睡了。

而整個過程都在豎着耳朵聽的警察,現在已經都臉發白了!

恨不能給自己一巴掌!怎麼一時腦子發昏,惹了這麼個硬貨!

“兄弟,兄弟,對不住了,大水衝了龍王廟啊!”

尖下巴男警員趕緊道歉,霍東根本不拽他。

“哥們,別生氣哈!都怪我眼神不好,有眼不識泰山啊!”男警員繼續道歉,忙給霍東下了手銬,還將煙遞了過去,只是被霍東一下打落在地了,“抽不起。”霍東回了一句。

“哎呀大哥,我真錯了!原諒我一次吧。”

尖下巴男警員第三次改變了稱呼。

霍東依舊不搭理他,這下可是讓六七個警員坐立難安了!如果上面怪罪下來,即便能說出點理由,但徹查下去跟徐家兩人的那點勾搭被揭發出來,那就玩完了!尖下巴男警員頭上的汗,都開始朝下嘀嗒了!

“剛纔我被踹你沒看見啊?你身爲警察就這麼看着我被打不管不問?你這是瀆職!這個事你要給我一個交代。”


“好,這個好辦!哥你看好了。”

尖下巴男警員,趕緊擡腳狠狠朝徐虎踹去!對方一下躲了過去,男警員揮手上來手下按住徐虎,他走近就是一連四五腳!踹的徐虎趴地上一臉血。

“哥滿意了嗎?”

男警員討好的遞上了煙,霍東這次抽了,輕佻一笑道:“好了,你們可以走了,把門關好,以後這兩人離着遠點,別學壞了。”他說完幾名警員趕緊猛點頭,發誓遠離這兩個人渣!忙不迭趕緊撤了!

還將外面的門都關上了。

這下徐虎徐龍可是徹底傻眼了!連撐腰的都沒了,十幾人就這麼孤立無援悲催的看向了外面的上百號人!霍東拉住墨文秀的手,拿過那個光盤捏碎了,然後朝二龍大熊道:“收拾一下吧,別打死就行。”

然後兩人走了。

房間內的一幫人想哭了。 其實兩個敗類霍東自己就能收拾,不過如果兩人這次不吃夠苦頭,來日定然還要打墨文秀的主意,所以霍東才叫了這麼多的兄弟,給徐家這兩個畜生一次刻骨銘心的記憶!

他沒欣賞先行離去,是不想髒了墨文秀的眼。

“小東,謝謝了。”

墨文秀有些感激的道。

“說這個見外,不如來點實惠的,我餓了。”

霍東道,墨文秀頃刻笑了,“好,隨你點,我買單。”兩人隨即上了路虎車,轉眼朝市區而去。只是剛到了一家華美的飯店前,還沒點菜,霍東就接到了小美電話,對方說話的聲音很是驚恐慌亂!還沒來得及說一個字,就聽見了手機摔碎的聲音,然後電話斷了。

頓時霍東兩道眉毛,豎了起來!

二話沒說,給墨文秀道了一聲就疾步出門了。

路虎上路就如一道閃電,朝小美居住的地方奔去!連闖三個紅燈!到了小區門口,還沒進去,就見一輛雪鐵龍疾奔而出,甚至連門口的道閘都撞碎了!車上明顯有小美的叫喊聲!小區保安上去阻止,被車子野蠻的剮蹭一下,身子轉了兩三個圈,飛出四米多!地上滾了地下沒了動靜。

霍東本想直接追擊雪鐵龍,但現在卻不得不停了下來。

這位保安年齡大約有近五十了,額頭被摔破血止不住的外流!並且有條胳膊明顯變形了,人處於昏迷狀態,霍東不及多想將他抱上車,便趕緊去了醫院,畢竟救人要緊!到了醫院之後,整個車後座都已經被血染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