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葉倩將自己的手機卡卸了下來,掰斷之後,扔進了垃圾桶。

隨後拿出另外一張手機卡插了進去,打給了航空公司,給唐允訂了一張去國外的機票,隨後又打給黑市,幫忙找來了一個和唐允身材差不多的人,這才放鬆下來。

「顧以寒啊顧以寒要說在商業場上我鬥不過你,還真是!但要論足智多謀,你可就不行了,我看你怎麼破我這招金蟬脫殼。哈哈哈!」

葉倩想著不由地發出一陣奸笑,聽的人不由得寒毛直豎。

不多時,顧以寒已經處理完了比較重要的文件,收拾了一番之後,顧以寒這才起身,朝著樓下走去。

「榆木腦袋!」

「你也是!」

「你才是!」

「你也是!」

……

顧以寒下樓之後,便目睹了秦宇和林晚晚二人像小雞互啄似的,不斷的辯著。

二人的舉動惹得顧以寒有些哭笑不得,看著二人你來我往的,顧以寒停放下了腳步,靜靜地看著二人。

「姐夫,你下來了?」

林晚晚餘光看到一人站在自己的不遠處,一看竟是顧以寒。

顧以寒笑著點了點頭,還未答話,就聽見秦宇說道:「切!騙誰呢?我就不看,就不看!氣死你呀的!」

「……」

顧以寒頓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怎麼這位弟弟都這麼大了,還跟幼兒園的小朋友似的。

「切,你愛看不看,我反正要跟姐夫去吃飯了。」

林晚晚說著便轉身朝著顧以寒走去。

直到林晚晚走到顧以寒的近前時,秦宇才扭過頭來:「呀!顧哥你真的下來了?我還以為她在騙我呢!」

「額……」

顧以寒心中一陣無語,我還能說什麼?

「你以為我是你呀?我可是從來不說謊的。」

林晚晚白了秦宇一眼,沒好氣地說道。

「我……」

顧以寒見秦宇又要和林晚晚吵起來了連忙說道:「好了,我們去接沫沫。」

如果兩人吵起來的話,估計晚飯時間都過了,他們還沒開始吃呢。

說著幾人便朝著林沫沫的公司過去了。

「局長,這個電話號碼,是一張黑卡,並沒有登記個人信息,而且電話也已經關機了也查不出什麼來。」

張中天靠在座椅上揮了揮手,示意自己的助理下去。

他本來就沒打算靠這個查出葉倩的身份,所以並沒有什麼失望的,只要顧以寒站在自己這邊,他就不怕被葉倩揭穿。 林沫沫此時終於坐在了自己的辦公室座椅上歇了歇,她剛剛帶著自己組裡的成員,去教了一些技巧,累得夠嗆。

其實這些東西都是一些常識,只要是經常做專訪的人都知道,奈何主編非要讓她教,她也沒辦法。

「我得想辦法跟主編商量一下,看看季相如的專訪能不能交給別人來做,我要去了多尷尬啊。」

林沫沫為自己倒了杯水,自言自語道。

林沫沫的電話鈴聲這個時候響了起來,她一看是顧以寒打來的電話,不由地唏噓,這傢伙不是去上班了嗎?應該忙得焦頭爛額的,怎麼還有空給我打電話啊?

隨即林沫沫按下了接聽鍵,開著玩笑說道:「喂?你這麼忙都還不忘給我打個電話查崗,是不是覺得我太漂亮了,怕我跑了啊。」

顧以寒聽到林沫沫所說,不由地笑了笑,隨即也附和著說道:「可不是嗎?有這麼好的一個老婆,萬一真讓別人給拐跑了,可真是糟糕啊。」

林沫沫聽了,喜滋滋地問道:「好了,你真會貧,說吧,找我什麼事?」

說著林沫沫看了看時間,繼續補充道:「還有五分鐘下班。」

「嗯,其實也沒什麼事,我現在在你公司樓下,晚晚和秦宇也在,打算約你吃個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顧以寒在電話的另一端笑著問道。

「嗯……」

林沫沫沉吟一下,接著說道:「看在本小姐心情不錯的份上,就勉強答應了,你等我一下,我馬上下來。」

林沫沫這是起了身,整理了自己衣衫一下便哼著小調下了樓。

嗯,現在升了組長就是牛,沒什麼事情的時候還可以翹班,真是太爽了。

很快,林沫沫便下了樓,遠遠地便看見顧以寒三人,正公司對面等著自己,顧以寒笑著向林沫沫招著手,示意林沫沫過去。

林沫沫看到之後,腳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幾分。

當林沫沫走上前去的時候,發現秦宇和林晚晚正在拌嘴,不由地好笑,這一對歡喜冤家,無論是何時何地,什麼情況下,都能吵起來,她還真的有些佩服了,能做到這樣,也真是不簡單啊。

「好了!你們兩個就不能消停一下嗎?跟個小喇叭似的,續續叨叨的。」林沫沫沒好氣地說道。

兩人相視一下,隨後不約而同地撇了林沫沫一眼,那眼神叫一個幽怨,看得林沫沫都覺得不還意思了。

「咳咳咳,那個我們走吧,今天確實有點累,吃完飯我們也好早點回去休息。」

林沫沫尷尬地朝著顧以寒說道。

顧以寒卻眼睛注視著前方,不知道看著什麼,甚至連林沫沫跟自己說話他都沒有發覺。

「我……」

林沫沫也些氣憤,明明是你們約的我,怎麼都這副模樣啊。

「我們走吧。」

顧以寒隨即回過神來,挽著林沫沫的手率先邁開了步子,秦宇和林晚晚也緊緊跟在身後。

「你剛剛在看什麼?」

林沫沫剛一上車就好奇地朝著顧以寒問道。

「啊?沒什麼。」

顧以寒搖了搖頭,回答道。

「切,不說算了,我還不想知道呢。」

林沫沫看著一臉嚴肅地顧以寒,撇了撇嘴,沒好氣地說道。

隨即拉起了林晚晚的手,和林晚晚,秦宇二人聊了起來。

顧以寒也並未多說,從自己褲兜里掏出了手機,編輯了一條簡訊發給了一個熟悉的號碼,隨即臉上的嚴肅也稍作緩和。

「姐,有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你先聽哪個?」

林晚晚看著自己的姐姐笑著問道。

林沫沫一頭霧水,弄不清楚林晚晚是在搞什麼鬼,隨即想了想回答道:「嗯……好消息吧。」

林晚晚如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回應道:「好,那我就先告訴你壞消息吧。」

「……」

林沫沫有些無語了,讓我選的有屁用啊,沒好氣地說道:「你說吧。」

「嗯。」

林晚晚向姐姐靠了靠說道:「唐允找了一些強硬的關係,要被釋放了。」

「啊?不是吧?」

林沫沫聽到以後有些吃驚,有些懷疑地看向了顧以寒。

見顧以寒點了點頭之後,這才相信。

「不是,這樣還可以找關係,蓄意謀殺啊!」

林沫沫有些氣憤地說道,雖然她覺得唐允可憐,不想讓顧以寒插手,但唐允最起碼應該得到應有的懲罰啊,如果什麼事情都沒有的話,那她豈不是白白受別人欺負了?

「我早就跟你說過,該讓姐夫去處理的,你不聽,現在好了,兇手現在逍遙法外了。」林晚晚有些抱怨道。

「那誰能知道真的可以這樣啊。」

林沫沫也有些後悔了,再怎麼說唐允害自己,雖然沒有成功,但也構成了蓄意謀殺,如果找了關係就可以相安無事,那豈不是太不公平了?

「不過姐你也別生氣,這不是還有一個好消息等你著嗎?」

林晚晚看著姐姐臉上有了怒容,連忙說道。

「什麼好消息?」

林沫沫有些惆悵地問道,絲毫提不起來興緻。

林晚晚不由地坐直了身子,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嗓子,哼了兩聲之後,這才說道:「你偉大而又富有智慧的妹妹,已經將這件事情解決了,所以你也不用擔心。」

林沫沫低垂著腦袋淡淡地答道:「奧。」

隨即她反應過來,激動而又好奇地問道:「你說什麼?你解決了?怎麼解決的?」

林晚晚對姐姐的反應很是享用,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剛準備說話,就被秦宇打斷了。

「這件事情,也是多虧了我秦宇,要不是我,就憑她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成什麼氣候。」

說著,秦宇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話長個屁,你說誰是小丫頭片子呢?」

林晚晚聽了不由地氣憤,這傢伙怎麼那麼能吹啊!

「說你呢,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這件事情沒有我能成功?」秦宇也不甘示弱地說道。

「看把你能的,你去上天啊……」

「好了!都別說了。」

林沫沫看著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了起來,每一個說正事的,隨即只好大聲地喊道。 「還是你來說吧。」

林沫沫看著顧以寒,淡淡地說道。

顧以寒也是點了點頭,隨即將這件事情的原委講了一遍。

林沫沫聽了之後不由地向二人誇讚道:「不錯嘛,現在都可以幫你姐夫,顧哥排憂解難了,嗯,很不錯。」

對於林沫沫的誇獎,秦宇和林晚晚還是頗為受用的,尤其是秦宇,聽了之後眉毛都不由地飛了起來。

「我說怎麼你今天好好的約我吃飯,原來是請他們兩個,捎帶上把我也請了,是不是?」林沫沫開玩笑地說道。

不待顧以寒答話,林晚晚便搶先說道:「可不是嘛,你這是沾了我的光,所以姐夫才帶你出來下館子的。」

說著車內不由地傳出一陣笑聲。

「那麼接下來怎麼辦?」林沫沫好奇地問道。

「怎麼辦?當然是等了,幫張局長拿到視頻,然後將威脅張局長和唐允的人繩之以法。」顧以寒看著林沫沫答道。

「嗯。」

林沫沫輕輕點頭,這或許是最好的結果了。

很快,車子便行駛到了目的地,這個地方是顧以寒專程為林晚晚挑選的,林晚晚想吃大閘蟹,顧以寒便帶著她來了。

顧以寒下了車門,向四周看去,眼睛不由地眯了起來,朝著剛下車的林沫沫交代道:「你先去餐廳裡面點菜,我去個洗手間,馬上過去。」

隨後顧以寒便自顧自地離去,林沫沫有些搞不明白顧以寒在搞什麼飛機,衛生間不是在酒店裡面嗎?他跑那邊幹嘛去了?真是的!

林沫沫帶著秦宇和林晚晚便先行一步,走進了餐廳,餐廳內部也是極為豪華的,在距離門口不遠處就有著一個魚缸,裡面裝著他們即將要吃的龍蝦,海蟹。

林晚晚剛一見去,就看到這惹人的一幕,自然是不顧形象地沖了上去。

「哇,秦宇你快看啊,這麼大的一隻龍蝦,我滴個乖乖,咱們今晚就是要吃這個啊,味道一定好極了。」

林晚晚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龍蝦,自然掩飾不住自己的激動,想到馬上就可以吃到了,林晚晚的口水都不自覺地流了一地兒。

看到林晚晚的這般表現,秦宇滿臉不屑,帶著嫌棄的語氣,朝著林晚晚說道:「你有沒有搞錯啊,就算第一次見也不用這麼激動吧,跟個山炮似的。」

「我就激動了怎麼樣?你以為別人都跟你一樣啊,敗家子!」

林晚晚對於秦宇所說也是很不悅,瞥了他一眼,便朝著姐姐走去。

「怎麼了,在看什麼呢?人都進去了,你們要不也進去喝杯茶?」

顧以寒將手拍在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肩上,勾起一道笑容,淡淡地說道。

穿西裝的那人反應也是十分迅速,一下子就反手抓住了顧以寒的手臂,做著擒拿,要將顧以寒控制。

然而,沒等他用力,他就被顧以寒身旁的一人給死死地扣住了肩膀,動彈不得。

「怎麼?想要拿我?有趣有趣。」

顧以寒搖了搖頭,帶著一絲興趣看著眼前的幾人。

而另外幾個黑衣人將目光都聚集在被顧以寒擒住的那人身上,像是詢問著該怎麼辦。

顧以寒也看出了自己所擒的那人正是這批人的領頭,雖然對方人多,但顧以寒一點兒都不害怕,要真打起來,說不定誰吃誰呢,跟著他的人可是顧以寒特意從特種部隊挖過來的,怎能沒有兩下子。

「好了,我看你也不必反抗了,你們都是練武的人,我想你也看出點什麼了。」顧以寒隨意地說著。

而被顧以寒擒住的那人眼睛微眯,盯著顧以寒看了半天,這才說道:「我們沒有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