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是說,不過腳下一轉,王宇直接錯過身位,那棕熊直接摔了一個狗吃屎。

“吼!”

棕熊用他厚重的熊掌拍着自己的胸膛,顯然是被王宇這一捉弄給弄生氣了。

王宇從胯下掏出一張西班牙鬥牛步,手上還拿着幾隻鬥牛士的劍。

“BGM走起!”

“登登登,登登登登……”

西班牙鬥牛的音樂從王宇拿出來的八二年的大喇叭裏響了起來,紅色的鬥牛布挑釁着棕熊。

第一回合!

棕熊四掌着地,朝着王宇一個撲咬,可惜只是撲了個空,鬥牛佈下的王宇走位靈活,直接躲過,並且還在棕熊的身上差了一支鬥牛劍。

第一回合,王宇勝。

“登登登,登登登登……”

第二回合!

棕熊被王宇戲耍之後很是生氣,他呲牙咧嘴,朝着王宇一頓咆哮,背上鬥牛劍給他帶來的痛,讓他變得更是兇殘。

“吼!”

棕熊咆哮着。

王宇看着咆哮的棕熊,怎麼可能示弱。

他伸出中指朝着棕熊,並且還勾着手指大喊道:“你過來啊!”

棕熊顯然是有基本的判斷力,作爲陸地霸主的他,怎麼可能這樣就屈服呢!

“吼!”

大吼一聲之後,棕熊又朝着王宇撲了過去,但是王宇直接一跳,他又撲空了。

反而是王宇騎在了他的脖子上。

一支又一支鬥牛劍被王宇插在了棕熊的背上。

高大無比的棕熊卻拿王宇沒有任何的辦法,他不斷地想用熊掌去把王宇拍下來,但是卻根本夠不到。

這讓王宇想到了那些玩健美的肌肉男摸不到自己的背。

笨笨的棕熊就這樣被王宇戲耍着,好在王宇只是插着鬥牛劍,如果是花魂劍,這棕熊早就死了。

王宇心想這熊生命力真強啊,插了這麼多鬥牛劍都沒死,要是在西班牙鬥牛場裏,估計這棕熊能秒殺那些鬥牛士吧。

就在這是,有聲音從王宇的身後傳了出來。

“你快把放了熊熊!”

聲音是個蘿莉音,王宇好奇地轉過頭。

卻看到了一個兔子蘿莉。

爲啥說是兔子蘿莉呢,因爲和蘿莉竟然有一雙兔子耳朵!還有一條短短的絨絨的尾巴。

王宇從棕熊的身上下來,將紅布和其餘的鬥牛劍收了回去,他看着兔蘿莉。

而棕熊見到戲耍他的人下來了,立馬又想撲過去。

但是兔蘿莉叫住了他。

“熊熊不要欺負人!”兔蘿莉皺着小鼻子喊道。

棕熊瞬間變得委屈了,如果他會說話,他肯定會說,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他嗷嗷地朝着兔蘿莉說着什麼,兔蘿莉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啊!”兔蘿莉一副原來如此的樣子,她走到棕熊的面前拍了拍棕熊的大腳說道,“熊熊乖,快趴下,我先幫你療傷。”

棕熊聽打動兔蘿莉的話,乖乖地趴着,但是一隻5米高的棕熊,趴着都比這個兔子小蘿莉高了。

兔蘿莉一蹦,直接跳上了棕熊的背上,將那幾十隻王宇插在棕熊背上的鬥牛劍拔了下來,然後雙手覆蓋在傷口處,一道帶着微微綠色的靈力傳入棕熊的體內。

王宇看着原本呲牙咧嘴的棕熊臉上竟然出現跟人一樣舒服的表情,也是樂了。

一會兒之後,棕熊的傷勢恢復了,兔蘿莉從棕熊的身上下來。

棕熊爬了起來,他又是朝着王宇大吼。

王宇皺了皺眉,看着棕熊說道:“小熊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熊掌了?不想要的話,我等等就給你剁了,做熊掌吃。”

棕熊原來聽得懂王宇的話,他聽到王宇這麼說,立馬將自己的兩隻熊掌背到後面去,不讓王宇看到,這模樣簡直可愛極了。

“哼!你又想欺負熊熊!看我怎麼教訓你!”兔蘿莉一弓腰,直接朝着王宇彈射了過來。

王宇見狀也不閃躲,當然護體的靈氣也沒有外放,不然傷到了這可愛的小兔子就不好了。

兔蘿莉雙腿直接夾住王宇的腦袋。

“看我,奪命剪刀腳!”兔蘿莉大喊着,腰部使力,就要將王宇的脖子擰斷。

但是有五行神魔變錘鍊過的肉身,豈是一隻小兔子能傷害的?

王宇就站着不動,兔蘿莉用了全身力氣,也無法讓王宇動彈分毫。

就在這時候,一道讓王宇差點深陷其中的御姐音出現了。

“小舞,你還不快鬆開,不要命了麼?” 這聲音,實在是太魅惑了,而且好耳熟,好像阿狸的聲音啊。

兔蘿莉在聲音剛剛出現的時候,就鬆開了腿,回到棕熊的身邊,緊張地捏着小手。

王宇轉頭看去,頓時愣住了。

這尼瑪,不是阿狸麼?


怪不得聲音像阿狸,這長的也跟阿狸一個樣啊!

“阿狸?”

王宇試探性地喊道。

兔蘿莉驚訝地擡起頭,她看向王宇問道:“你認識我姐姐?”

阿狸緩緩地走到了王宇的面前。

“公子認識我?”阿狸美目之中夾雜着不惑。

王宇探頭過去,一看,咋不對啊,阿狸不是九尾麼?這怎麼只有三尾?

“你爲何只有三尾?你不是九尾狐麼?”王宇問道。

阿狸原本美目之中的不惑瞬間轉變爲了警惕,她盯着王宇:“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我妖族的祕密!”

王宇愣了。


妖族?

妖怪?

不是應該妖獸到了元嬰之後變成人麼?

看着王宇反而眼中流露出不解,阿狸這才放鬆了一些,不過依舊帶着警惕。

“小舞,你爲什麼又偷偷溜出來?”阿狸嗔怒地看着兔蘿莉,原來她叫小舞。

兔蘿莉小舞擰巴着衣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想熊熊了。”

說完,邊上的棕熊也嗷嗷了兩聲。

“唉,小舞,姐姐對不起你。”阿狸抱住小舞,而小舞的頭正好是在阿狸的豐滿處。

王宇吞了吞口水,心想這阿狸的身材,真特麼不是蓋的啊。

真的是凹凸有致!

“對了,姐姐,這個人類怎麼辦?”被放下來的小舞指着王宇,“他知道了我們的存在耶。”

阿狸愣了一下,他走到王宇的面前說道:“我不殺你,不過我會讓你這一段記憶消除,你會忘記見過我們的。”

接着阿狸就一擺衣袖,甜甜的氣息從她的衣袖裏散發出來,這是阿狸的味道。

王宇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些迷醉。

阿狸看着王宇這樣子,有些臉紅,不過想到等等他會忘記這些事情,也就釋懷了。

可是沒一會兒,王宇睜開了眼睛。

阿狸驚訝地問道:“你怎麼醒了?”

王宇:"我一直沒睡啊!"

阿狸聽到王宇這話,頓時羞紅了臉,一直沒睡,那豈不是聞了的體香,還記住了味道。

“你的味道好香啊。”王宇正好提到這個事兒,阿狸瞬間不安定了。

“閉嘴,竟然你不能睡着,無法忘記,那就只能殺了你了!”阿狸面露狠色。

對阿狸而言,她們妖族的存在,是一個祕密,絕對不能讓人發現了妖族的存在。

哪怕王宇是一個無辜的人,也只能死了。

王宇愣了一下,他問道:“爲什麼我不能睡着就要殺了我啊?”

小舞這時候跳出來說道:“大哥哥你真笨,你不睡着,姐姐沒辦法修改你的記憶,你不能忘記見過我們,就只能死了……”

說着小舞還有些難過,她不想看到自己的姐姐見血。

但是沒有辦法。



王宇倒是聽出了什麼。

心想,原來是這樣麼,他看了眼小舞,暗道小蘿莉果然不記仇,現在竟然就忘記剛剛想殺我了。

不過眼前的阿狸怎麼辦呢?

“誒,等等!”王宇突然有了想法,他喊道。

“怎麼了?”阿狸看着王宇,不知道他要說什麼。

“既然你要殺我,那能不能在我死前,讓我做個明白鬼?”王宇裝作很難過的樣子。

阿狸愣了一下,心想既然他等等都要被自己殺了,那就滿足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