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李凡一手摟住楊瓊,站在窗台上縱身一躍,單手勾住了房檐,用力一拉,兩人便到了樓頂。

而在兩人腳尖落地的一瞬間,辦公室的房門,已被人輕輕推開。

「人呢?」

樹立舉著手電筒環顧四周,卻沒有看到絲毫人影。

「我就說是鬼吧!」

櫻子跟著走了進來,看了看空蕩蕩的辦公室,撇了撇嘴:「走吧!回去吧!」 她本來就是閑著無聊,才跟幾個大學同學出來逛逛,現在逛完了,自然就要回去了。

只是在她轉身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站在門口的那名小胖子,卻突然關上房門。

「相田,讓開。」

櫻子皺了皺好看的眉毛,厲聲喝斥著。

在她的印象中,身材肥胖的相田,一直都是個膽小鬼,別人大聲說他兩句,都會讓他惴惴不安。

只是這會兒任憑櫻子的眼神如何凌厲,相田卻始終低著頭,不敢看她的眼睛,卻也固執的不願讓路。

「樹立,讓你的小弟讓開。」

櫻子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預感,回頭看向了已經關上手電筒的樹立。

「櫻子,我喜歡你,喜歡了很多年,可是你為什麼要和別人訂婚呢?」

或許是環境的陰暗,或許是聲音的低沉,總之樹立那張還算英俊的臉,此時看起來已經多了幾分猙獰意味。

「這是家族的決定,我並不能左右。」

櫻子的心隱隱有些不安,她不斷的後退著,卻又被另外兩名男生給推了出去,撞進了樹立的懷中。

「櫻子,嫁給我吧!就在今晚!」

近距離的注視下,樹立的臉色,已經帶上了病態的興奮,一把捏住櫻子的手腕后,粗暴的就向辦公桌上壓了過去。

而無力反抗的櫻子,卻只能在這棟空曠的教學樓里,大聲呼喊著救命。

「叫吧!叫的再大聲,也沒人來救你的。」

樹立緊抓著櫻子的手,想要制服對方,卻反被櫻子一腳踢在了胯部。

「混賬!」

怒極之下,樹立高高舉起了手掌,想要一巴掌揮下去時,卻發現有人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相田,鬆手。」

沒有回頭,樹立下意識的吼道。

在這個房間里,除了他和櫻子之外,就只有相田兩人了。

然而說完之後,那只有力的手掌,卻並沒有鬆開,反倒有劇烈的疼痛感,開始從手臂上傳來。

「相田不應該在門口嗎?」

樹立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抬頭望去,相田和另一名男生,正站在門口,滿臉驚恐的看著自己。

或者說,是看著他身後的位置。

咯噔!

樹立的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他不再試圖突破櫻子的防線,而是機械的回過了頭。

然後,他便看到了令他一身難忘的場景。

數十米高的樓外,一個披著月光的人影,就那麼掛在窗沿上,風一吹,還會輕輕的晃蕩一下,而他的手,正是被這個人影牢牢的抓著。

「鬼啊!」

樹立突然就想到了櫻子重複過兩遍的話。

在他平靜的二十年裡,這樣詭異的場景,只能用鬼來解釋了。

樹立像是瘋了似的向外跑去,門口守著的相田兩人,也早就嚇的腿肚子發軟,見自家老大跑了,頓時也就跟著跑了起來。

昏暗的辦公室里,瞬間就只剩下還躺在辦公桌上的櫻子,與掛在窗沿上的李凡對視。

李凡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爛好人,他的好,只針對自己身邊的人。

對於陌生人,李凡往往會採取冷靜的心態,判斷是否會對自己造成傷害后,再決定該不該出手幫忙。

就像剛才在樓頂,聽見這幾個年輕人的對話后,李凡第一時間的判斷告訴他,最好不要在這種危險的時候去當英雄。

那可能會導致他被人舉報,引來大和天賜的圍剿。

這樣的狀態下,一旦被人圍困,等待李凡的,就只有一條死路。

但他顯然忽略了楊瓊的感受。

在發現樓下有人即將被侵犯的瞬間,楊瓊便用一雙懇求的目光,看向了李凡。

從未經歷過太多黑暗的楊瓊,依舊保留著一顆善良的心。

她無法坐視這樣的事情在自己眼下發生。

無奈,李凡只好從窗戶里又跳了進來救人。

只是剛看清桌上躺著的那個女孩后,李凡又開始後悔了。

他居然認識這個名叫櫻子的女孩,雖然只有過兩面之緣,但李凡卻沒有忘記這張臉,想必,對方也不會忘記他的樣子。

李凡開始苦惱,該怎麼處理這位左木的女朋友。

「你沒事吧!」

想了一會兒,李凡決定打一出感情牌。

怎麼說,自己也是這小妞的救命恩人吧!

「你是……李君?」

櫻子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一絲難以置信,有些試探性的問道。

「我……」

李凡很說自己不是,但還沒等他把話說完,就聽櫻子換上了一副肯定的語氣,指著李凡說道:「你就是李君。」

媽蛋!你都認出來了還問個屁啊!

李凡無奈的點了點頭,大方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他這會兒的頭像都布滿了整個都區的大街小巷,就連東瀛其他的區域,也能看到,這樣的『大名人』,想不被人認出來,還是挺難的。

跟著,櫻子又滿心好奇的問道:「你是躲在這裡避難嗎?」

李凡突然低頭,認真的審視了一下櫻子的臉,從這張精緻的瓜子臉上,李凡看不出一絲應有的害怕,雙眼中,反倒藏著一絲奇怪的興奮。

正常人見到他這樣全國通緝的兇犯,不應該害怕嗎?

「咳咳,我只是順道路過這裡罷了。」

李凡當然不願承認自己落魄到過街老鼠的情況,輕咳了兩聲后,編製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李君,你現在有落腳的地方嗎?」

儘管看出了李凡的窘迫,但櫻子卻沒有拆穿。

「四海為家。」

李凡成功用語言的藝術,再次化解了自己的尷尬。

「那你要去我家避一避嗎?我家離這很近的,而且我可以保證絕對安全。」

突然的話語,讓李凡不可避免的一愣,忍不住伸手放在了櫻子的額頭上,自言自語道:「沒發燒啊!怎麼就犯傻了呢!」

邀請自己敵對陣營的人去家裡避風頭,這樣的做法,可不是勇氣能解釋的。

這種行為,不是虎就是坑。

相較於前者,李凡顯然更懷疑,這是不是眼前這個漂亮的小姑娘,給自己挖的坑。

「李君,我絕對沒有惡意的。」

櫻子的眼神很真誠,真誠到李凡都不忍心懷疑她。

只是這行為著實讓李凡有些想不通。 「李君,樹立剛才已經看見你了,待會兒出去后肯定會報警的,只要確認李君你在這塊區域,大和組肯定會把這邊徹底封鎖,到時候李君沒有藏身的地方,會很麻煩的。」

櫻子還在苦口婆心的勸說著:「如果李君到我家去的話,肯定沒人會來搜查的。」

櫻子的話,讓還在疑慮中的李凡沉默了。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如櫻子所說,剛才那三個男生,冷靜后肯定會想起他的樣子,到時候和街上貼的那些搜捕令一對照,便能知道他的身份。

然後,李凡將要面對的,便是大和組的圍剿。

如果李凡現在只有一個人的話,躲避對方的圍剿會很容易,但再加上一個楊瓊,難度便呈幾何倍數的增長了。

只是普通人的楊瓊,根本經不起高強度的奔波,乃至戰鬥。

看著櫻子明顯有所期盼的眼神,李凡沒有猶豫多長時間,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似乎並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從廢棄教學樓離開的時候,街面上,已經能夠看到影影綽綽的巡捕走動了。

在經過一條小巷時,他們甚至碰到了一名巡捕的詢問,要不是櫻子仗著自己的身份應付過去,只怕李凡和楊瓊兩人,現在已經在逃亡的過程中了。

不過在櫻子和那名巡捕的對話中,李凡也終於清楚了櫻子的身份。

這個跟在左木身邊唯唯諾諾的女孩,居然是佐藤家的人。

「佐藤是你的父親?」

在走進櫻子家大門的最後一刻,李凡沉聲問道。

李凡記得在那場戰鬥中,自己似乎是將佐藤打成了重傷,但卻並不致死。

如果櫻子真的是佐藤的女兒,那李凡可就真要好好考慮考慮,是否該進這扇大門了。

「不是,他是我的叔叔,我父親是佐藤的弟弟。」

櫻子冷靜的搖了搖頭,彷彿早就猜到了李凡會有此一問。

李凡皺著眉頭,緊盯著櫻子的雙眼看了兩分鐘后,終於嘆了口氣。

「走吧!」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迎接待會兒可能到來的陷阱。

只是正當李凡提步準備進門的時候,櫻子卻又一下攔在了兩人的身前。

「你不會想從大門進去吧?」

櫻子的聲音帶著不加掩飾的詫異。

「怎麼了?」

李凡更加詫異。

不走大門難道還飛進去不成。

「看見那扇窗戶沒?那是我的房間,李君你們還是走窗戶進去吧!走大門的話,會被下人發現的。」櫻子素手遙指二樓一扇漆黑的窗戶。

「好!」

對於這樣不走尋常路的要求,李凡卻沒有任何不滿,相反還露出了一絲輕鬆。

還會讓他去爬窗戶,看來裡面是陷阱的可能性,並不大。

幾米的高度,對李凡來說,不過一個深蹲的功夫,即便帶上楊瓊,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在櫻子還沒走進房前,李凡和楊瓊兩人就站在了房間里。

這是一間充滿了少女沁香的房間,借著微弱的月光,李凡能看到房間里滿滿的布絨娃娃,還有一些獨屬女性的衣物,隨意扔在四處。

看著這樣一幕,李凡突然覺得,待會兒櫻子走進來后,場面一定會很尷尬。

旁邊,楊瓊似乎也注意到了地上那些衣服,見李凡還在打量著,不由掐了掐李凡的腰間軟肉,氣惱的說道:「不準看。」

「咳咳!」

「我這是觀察敵人內部環境呢!」

李凡老臉一紅,別過了頭去。

堂堂內勁宗師,盯著一姑娘的衣服看,傳出去貌似的確不太好的樣子。

「李君,你們來了嗎?」

白色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櫻子熟悉的聲音,也跟著在耳畔響起。

「李君這是……」

看著面向窗外的李凡,櫻子疑惑的問了問楊瓊。

並不懂東瀛語的楊瓊,只好用猜的,指了指地上那些屬於櫻子的衣物。

「抱歉,我會馬上收好的。」

看著自己隨意亂丟的衣物,櫻子的俏臉微紅了一下,趁著李凡回頭之前,趕緊把東西都給收好了。

一間明亮的會議室里,八個男人環桌而坐,首位上,是面色虛弱的神谷俊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