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劉揚稍稍停頓了一下,因為她發現林洛似乎陷入了思考,不錯林洛正在對比,按照劉揚所說的,他算是踏入了暗勁的境界,因為他丹田中的內息已經轉化為了真氣。

「學姐你繼續!」忽然林洛發現劉揚不再說話,於是開口提醒道。

劉揚點點頭「好,修鍊境界差不多就是這樣,不過這明,暗,化三層勁道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四個小階段,我現在勉強算得上明勁巔峰,那學弟你呢?應該進入了暗勁了吧?」 「嗯!我剛踏入暗勁不久,應該算是暗勁初期吧!」

劉揚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好厲害!我修鍊了十多年才明勁巔峰,我父親修鍊了三十多年也才暗勁後期!」

「暗勁後期!」林洛心中一動,他自從修鍊《混元經》后,所遇到的敵人,基本上都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居然聽到了一個比他厲害的人,不由心中有些衝動了。

劉揚當然發現了林洛臉上的表情,眼眸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輝繼續說道「說道拳法門派,在我們華夏就比較多了,就拿我們形意拳來說吧,就有孫式形意拳,山西形意拳,河北形意,還有河南形意拳,而我父親就是孫氏形意的傳人,孫式形意拳,是通過了與八卦拳、太極拳相合處理過程的形意拳流派!

除了形意拳之外,還有太極,詠春,八極等多種拳法流派,比較系統的應該有七十多種吧!「

聽著劉揚的娓娓道來,林洛對武術境界和武林門派也多了很多直觀的了解,同時,一種全新的世界也漸漸為他打開了一扇門。

「學姐,學姐不好了!不好了!那幫人又來找麻煩了!」就在這時,一名小巧玲瓏的女孩慌慌忙忙的跑進了食堂,來到了劉揚身邊喊道。

「什麼?又是他們!他們怎麼沒完沒了!」劉揚一聽就站了起來,俏臉之上顯得極為憤怒。

「學姐你快點去吧,我們有幾個學員都被打傷了,現在楊昌奎學長已經和他們打起來了!」那名女孩繼續說道,臉上寫滿了焦急。

「好!我馬上就去!」說著就要和那個女孩一起離去。

看到劉揚焦急和憤怒的神色,林洛知道估計對方應該遇上了麻煩,剛才劉揚為他講解了不少事情,他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於是說道「學姐,我給你一起去吧!」

劉揚見林洛自告奮勇,頓時雙眼一亮,林洛可是比她還要厲害的高手,如果用來對付那幫傢伙,應該沒有問題。

劉揚點點頭「好!跟我來吧,到底怎麼回事,我在路上在給你說!」

「我們也去!」劉凱張帆薛傑也站了起來。

於是,一行人快速向武術社團而去,一邊走劉揚向林洛他們講述到底怎麼回事?

原來那幫人的身份乃是學校空手道社團的,在上個學期,學校就提出要減小社團的佔地提議,所以自然而然的社團場地就大大減少。

而武術社團呢,人不多,就十八人的樣子,但是卻佔據了一個很大的場地,其餘社團卻是好幾個一起用一個場地。

所以,這點引起了其他社團的不滿和眼紅,這其中空手道社團最為不滿,因為他們的社團成員超過了上百,但是場地縮減后,學員連平常訓練的地方都沒有,所以他們就將目光投向了武術社團。

從上個學期開始,他們就不斷的來找武術社團的麻煩,為的就是讓劉揚讓出場地,從而還打傷了不少學員,使得有六名學員退出了武術社團。

劉揚性格堅硬,面對空手道社團的挑戰自然不肯認輸,所以,在上個學期末,武術社團與空手道社團就經常發生一些大大小小的糾紛,而這個學期才剛剛開校,他們又找了上來,看樣子是迫不及待了。

武術社團也就大小貓幾隻,面對空手道的人多勢眾,有寡不敵眾之勢,搞得其餘的社團成員都人心惶惶,甚至剩下的不少人也生出了退出武術社團的想法,這讓劉揚對空手道社團的社長單培正熊恨的要命,不過那個傢伙的身手也不弱,如果那招華夏武術境界劃分,他也達到了明勁巔峰。

單培正熊是一個倭國人,不知道為什麼會跑到華夏這麼一個三流大學來念書,不過倭國人的想法就是有點特別,倒沒有多少人去深思。

「太過份了!媽的,這個小日本太囂張了!在我們華夏的地盤上居然這麼囂張!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聽了劉揚的講述,劉凱和張帆都叫罵了起來。

「就是!這個小鬼子很討厭!」來叫劉揚的女孩贊同的說道,看來她心中對空手道那邊的人怨念也頗深啊。

說著話,在劉揚的帶領下,林洛一行人就進入了一間教室內,整間教室很是寬敞明亮,裡面擺放著一些練習拳法用的木樁等,不過此時教室里卻顯得極為熱鬧。

在教室的中間,有一座正方形的小舞台,此時,小舞台上正有兩人在拳來拳往,打得虎虎生風,在舞台的兩邊卻是甲胄分明的武術社團和空手道社團的學員們。

武術社團這邊,穿著比較隨意,看起來向一支雜牌軍,而空手道社團那邊所有的學員穿的都是雪白的練功服,除了站在首位的高瘦男子腰間系的是一條黑色的帶子,其餘系的都是白色帶子。

「他就是空手道社團的社長單培正熊!」劉揚低聲對林洛說道。

劉揚的到來,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尤其是武術社團那邊的人一見到劉揚都露出了高興是表情「社長來了!社長來了,太好了!」

空手道那一方,也有不少人望來,林洛發現,單培正熊的目光很是凌厲,雖然他看的對象是劉揚,但是他依然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林洛抬眼往舞台上看去,交戰的雙方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不時的手腳碰撞間,都發出了一陣勁爆的「砰砰」之聲。

不用猜,他都知道穿著綠色李寧運動服那名男子就是楊昌奎了,另外一名穿著練功服的就是空手道社團一方的。

或許別人看不出來,但是他看出來了,雖然現在楊昌奎看起來和對方打得平分秋色,但是林洛卻知道,他離落敗已經不遠了。

因為他超強的感應能力,發現楊昌奎的呼吸已經亂了,而對方卻顯得呼吸很是平穩。

「那個和楊昌奎對打的叫做丁俊,是空手道社團的副社長,很得單培正熊的看重!」劉揚有點擔心的聲音傳來,看來,她也看出來了楊昌奎不是對手。

果然,十多招過後,對方一個側踢過來,楊昌奎躲避不及,然後就被一腿給踢下了小舞台。

「楊昌奎你輸了!」

楊昌奎從地上站起,狠狠的盯著小舞台上的丁俊滿是惱怒之色。

丁俊得意的目光掃過四周「武術社團的學員們你們看到了嗎?所謂的華夏武術不過都是一些花架子,根本就不管用,不像我們空手道,乃是倭國的正宗傳承,招式既優美又有實戰性,你們還在等待什麼,退出武術社團,加入我們空手道社團吧!」

聽丁俊這樣一說,武術社團一方不少人都露出了意動的表情,還有一部分人神情變得十分的黯淡。

「住嘴!丁俊你這個漢奸!放著老祖宗的東西你不學,卻要去抱倭國人的臭腳!」一道窈窕的身影閃過,三步跨出就跨越了五六米的距離衝上了小舞台。

丁俊一見來人,眼中閃過一絲忌諱之色,不過今天社長也來了,心中膽氣不由一壯,冷笑道「原來是美女社長,這都什麼年代了,華夏早就與國際接軌,哪裡還有什麼漢奸?而且你的思想太保守了,怪不得你們武術社團招不到人,這麼幾個人還佔著這麼大的場地,不嫌浪費了嗎?乾脆讓給我們空手道社團,我們會感激你的!」

劉揚滿臉怒色,呵斥道「放屁!丁俊,你再在這裡滿口噴糞,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呵呵!呵呵!」

「哈哈!」

「果然在放屁!真是好臭!好臭!」沒有想到劉揚這樣的美女也會爆粗口,不過聯想到她武者的身份,也比較符合她的性格,眾人臉上不由都露出了一絲笑意。

感受到來自四周的笑聲,丁俊一張臉不由漲得通紅,恰好又聽到劉凱諷刺他的話,不由心中大怒,伸手就指著劉凱說道「你在說什麼?馬上道歉!」

劉凱脖子一仰,做出一副不屑狀「我從來不和畜生道歉!」

「你!找死!」丁俊徹底被劉凱激怒了,一步踏出,就向劉凱衝去,但是一到身影瞬間攔住了他的去路「丁俊,我們的事情還沒有完!不能走!」

「讓開!」

丁俊看到攔住他去路的劉揚,毫不猶豫的出手了,他雙手推狀推向劉揚的胸口,感受到對方攻擊的部位,劉揚頓時就怒了,她冷哼一聲,雙手連環出拳,形意拳講究的就是貼身近戰。

「砰砰砰!」

兩人的手臂在空中連續撞擊了幾下,丁俊臉上出現了痛苦之色,他才回想起自己剛剛怒羞成怒,攻擊的部位不對,算是惹惱了劉揚這頭母老虎。

社長對劉揚的評價很高,說過,他絕對不是她對手,所以在剛才他雖然在耍嘴皮子卻沒有動手的意思,後來卻被劉凱激怒,想要教訓教訓他,卻被劉揚阻攔,一交手果然就吃了虧。

明勁巔峰的高手體內已經練出了內息,而丁俊勉強算得上明勁初期,所以與劉揚比起還差得太遠。

「給我滾下去!」

劉揚得勢不饒人,一個側踢猛的踢向丁俊的胸口,卻是打算一腳將他踢下去,也算是為楊昌奎報仇。

劉揚的速度極快,雖然丁俊已經極力閃躲,依然沒有躲開,被劉揚的腳尖擦中了胸口,整個人一陣後退,最後踩空一陣踉蹌差點跌倒,卻是落下了小舞台。

「好啊!劉揚學姐威武,打得漢奸毫無還手之力!」劉凱一見就忍不住大聲的叫喊起來。

至於武術社團的學員見到自己的團長一上去就打敗了丁俊,不由心中大定,原本還有點漂浮不定的心思也定了下來。

丁俊惡狠狠的看了一眼劉凱,就退到了單培正熊的身後,單培正熊目光死死的盯著劉揚,用蹩腳的漢語道「劉揚,我現在宣布,空手道社團正是向武術社團發出挑戰,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輸了,讓出場地,贏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找你們武術社團的麻煩!」

一聽對方的挑戰,劉揚猶豫了,畢竟武術社團中能打的就她和楊昌奎。

就在這時,劉凱的聲音再次響起「學姐,不要答應他,我們這樣太吃虧了,他贏了就要拿走我們的場地,他輸了卻什麼都沒有損失,這不公平!」

劉揚一聽贊同的點點頭,毫不示弱的看向單培正熊「不錯,這不公平!」 單培正熊眼中閃過一絲陰險的光芒「那好,我就給你一個公平的機會,如果我們輸了,就讓出空手道的訓練場如何?元宵節,我們各自派出三人,然後在學校大禮堂比試,三場決定勝負?讓全校的師生做我們的見證!」

「好,誰怕誰?」劉揚心中一怒,毫不畏懼的應答了下來。

「呵呵,劉揚希望你不要後悔!我們走!」單培正熊對著劉揚冷冷一笑,就帶著他的人離開了。

「嘿嘿,學姐真是厲害,一出馬就將那漢奸和小日本給趕走了!」

劉凱見到有機會拍馬屁,馬上就迎了上去。

劉揚勉強一笑,秀眉卻是皺了起來,剛剛答應得爽快,但是現在卻苦惱了起來,空手道社團中除了單培正熊和丁俊之外,還有幾個很能打的,而武術社團這邊除了他和楊昌奎,其餘人根本就拿不出手來。

武術之所有會沒落,就是因為修鍊武術第一要講求天賦,第二厲害的武術都不是一日兩日能夠練成的,需要時間的積累。

在當今這個社會,物慾橫飛,誰還會靜下心來修鍊武術?

空手道,跆拳道等上手極快,而且招式很漂亮,用來耍帥非常適合,所以特別招當下年輕人的青睞。

相反華夏武術講究的是攻擊力,招式卻顯得不怎麼好看,兩下比較下,武術社團自然就落於下風了。

劉揚心中很是擔憂,她對上單培正熊也只是五五之數,所以這次比試,基本上已經有了定論,那就是武術社團輸定了,想到這裡她心中不由有些後悔,暗自責怪自己太過衝動。

「學姐,你沒事吧?」林洛看著緊皺眉頭的劉揚,不由問道。

正在苦惱的劉揚聽到林洛的聲音,忽然雙眼一亮,臉上也出現了喜色,心中暗道「我怎麼把他給忘了!這可是一個暗勁高手。」

不過隨即她就有點擔心起來,林洛都是她死纏難打才邀請進武術社團的,如果對方不願意去,她也沒有辦法。

想到這裡,她心中不由有些緊張「林洛,我想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阿揚,他們是?」

就在這時,身形高大的楊昌奎走了過來,目光緩緩掃過林洛四人,最後停留在林洛身上,隱隱間帶有一絲警惕之意,因為他剛才發現劉揚在面對林洛的時候,居然有嬌羞忐忑之色,這讓他十分的不舒服,武術社團的每個人都知道,他喜歡劉揚,也在追劉揚,只是劉揚還沒有答應而已。

本來劉揚想要給林洛說讓他參加比賽的事情,楊昌奎過來了,只好待會再談,為他們相互介紹起來「昌奎,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林洛,這位是張帆,劉凱,薛傑,他們都是新加入我們武術社團的學員!這位是楊昌奎,我們武術社團的副團長!」

聽到林洛四人只是學員,楊昌奎心中鬆了一口氣,不過心中依然有點警惕,說道「這樣吧,以後他們四人就由我來帶吧!」

劉揚一聽就知道楊昌奎誤會了,於是說道「昌奎你誤會了,林洛雖然才剛剛加入我們武術社團,不過他的實力卻是不錯,不用你帶,至於其他三人,只要他們沒有意見,倒是可以跟著你!」

開什麼玩笑,楊昌奎才明勁初期,而林洛卻是暗勁初期的高手,讓一個暗勁初期的高手去跟明勁初期的人學武,讓人聽了豈不是會笑掉大牙。

楊昌奎眉毛一挑,一聽林洛居然被劉揚稱作實力不錯,心中不由警惕之心大起,因為他還沒有聽過劉揚誇過誰!

「哦,想不到林學弟還是一個高手!不如我們來搭搭手如何?」

「昌奎是這樣的!」劉揚一聽楊昌奎居然要向林洛挑戰,不由有些急了,他怎麼會是林洛的對手呢?

「阿揚,你放心,我下手會有分寸的,不會傷到他的!」楊昌奎沒有領會劉揚話中的意思,以為她在護著林洛,所以,他的心中就更怒了。

他目光挑釁的盯著林洛「林學弟,怎麼樣?你不會膽小得不敢和我動手吧?」

原本林洛還不知道搭手的意思,聽楊昌奎這樣一說,不由也明白了,原來他想挑戰自己,不過對方和他實力懸殊,所以他搖搖頭說道「楊學長,我才剛剛加入武術社團還有很多不懂的,還請多多指教,至於搭手,我看就算了吧!」

「怎麼你怕了?如果真害怕,我讓你一隻手如何?」楊昌奎又一次誤會了林洛的意思,還以為林洛怕了,眼神之中儘是鄙夷之色。

感受到對方鄙夷的眼神,林洛心中卻是有點惱怒,他可不是什麼好好先生,既然對方想要出醜,那他何不成人之美。

「好,既然楊學長執意要求要搭手,我再不同意倒顯得有點不近人情了!」

楊昌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好,那你就動手吧!不然待會就沒有機會了?」

「你確定?」林洛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微笑。

「哪裡來的那麼多廢話,讓你動手就動手吧,我讓你一隻手!」楊昌奎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耐煩之色。

「好!」

林洛發出一聲輕喝,然後一步踏出,就揮拳轟向了楊昌奎的胸口。

本來挺立如槍的楊昌奎忽然眼前一花,就發覺一隻拳頭就快要落在他的胸口,頓時心中大驚,他沒有想到林洛的速度居然那麼快。

無奈之下,他只有連連退後三步,才險險避開了林洛的一拳,其實林洛這一拳根本就沒有用全力,就憑楊昌奎大意,他一拳就足以打敗他,不過對方畢竟是武術社團的副團長,所以他才為他留了一點面子。

「楊學長,現在你還要讓我一隻手嗎?」林洛笑著問道。

此時楊昌奎感受了林洛一拳的速度和力量,哪裡還敢託大「學弟果然厲害,看來我是託大了,下面我將全力應付!希望學弟不要讓我失望!」

「哈哈,真是不要臉!說話當放屁,我見過無恥,還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人!」劉凱又不安分了,不由開口說道,看到楊昌奎那臭屁的樣子他就十分的不爽。

雖然他沒有指名點姓,但是說的是誰,估計在場的所有人都心中有數,楊昌奎的臉色不由一陣青一陣紅。

「接招!」

楊昌奎似乎感受到了來自四周的嘲笑之意,冷哼一聲,腳下步伐一錯,雙手就往前似握非握的推了出去,一手高,一手低,而且他的肩膀微微傾斜,隨時都做好了退後的準備。

楊昌奎修鍊的是家傳的八卦掌,八卦掌又稱游身八卦掌﹑八卦連環掌﹐是一種以掌法變換和行步走轉為主的拳術。

由於它運動時縱橫交錯﹐分為四正四隅八個方位﹐與「周易」八卦圖中的卦象相似﹐故名八卦掌。

面對對方似似而非的攻擊,林洛卻是面色不變,平平的一拳轟出,見到林洛毫無章法的出拳,楊昌奎雙手猛的纏繞而上,直扣林洛的手腕,只要手腕被扣住,那麼就會全身無力。

對此林洛卻毫不在意,只見楊昌奎的右手一翻一轉之間,就扣在了林洛的手腕處,不過,下一刻他臉色就變了,因為他感覺林洛的手腕處傳來一股彈力。

使得他手掌一麻,不自主的就放開了對方的手腕,就在這時,林洛的拳頭再次轟向了他的胸口,使得他不得不再次後退。

八卦陣講究步似行雲流水,身法要求:擰轉、旋翻協調完整,走如游龍,翻轉似鷹,楊昌奎在八卦陣上已經有了幾分火候,所以在林洛未盡全力也能堪堪躲過他的拳頭。

退後幾步,楊昌奎就發出一聲輕喝,整個身形飄忽不定,干擾著林洛的視線,雙掌之間的攻擊不斷變化穿、插、劈、撩、橫、撞、扣、翻、托等。

可是讓他苦惱的是,林洛居然以不變應萬變,無論他怎麼變招,都是普普通通的一拳打出,而且他還發現林洛身上有一種怪力,一旦他的手落在他的身上就會被彈開。

越是打下去,楊昌奎就越是惱火,而且他知道,他是不可能答應林洛的了,所以在連續進攻了幾招后,他的身形就猛的後退,想要停止戰鬥,不然繼續打下去,他的體內消耗嚴重,早晚得落敗。

可是就在他退後的瞬間,林洛的身形猶如閃電一般飛射而至,並且雙手施展出一套掌法,掌法以穿、插、劈、撩、橫、撞、扣、翻、托為主,連連擊中了楊昌奎的身體,而且林洛施展掌法的速度太快,使得楊昌奎連招架反抗之力都沒有。

「嗯嗯嗯嗯!」

楊昌奎連連發出幾聲悶哼,整個人也不斷的退後,眼中更是充滿了驚駭之色,因為林洛在剛才施展的居然就是他的八卦掌。

「八卦掌?」

看到林洛施展出了八卦掌,而且還表現得比楊昌奎強大了很多,劉揚也不由露出了驚異的神色。

最後一掌落在了楊昌奎的身上,這一次他終於承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過林洛收斂了力道,並沒有下重手,所以,很快楊昌奎就從地上站起,驚疑不定的望著林洛「你怎麼會八卦掌?」

林洛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楊學長,剛剛我看你施展了一遍,所以就記住了,想不到這八卦掌居然這麼厲害!」

聽林洛這樣說來,楊昌奎與劉揚眼中都出現了無比驚駭的神色,而且他們腦海中第一時間就生出了一個反應「不可能,他在說謊!」

不過他們下一刻就回憶起,似乎林洛施展的八卦掌與楊昌奎施展的如出一撤,只是速度快了不少。

這下子,他們兩人不得不服了,楊昌奎幾步走到了林洛身前,深深一鞠躬「林學弟,先前得罪了,還請原諒!」

「沒事的楊學長!互相切磋很是正常!」林洛大度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