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一半,透明老者稍稍頓了一下,驚咦一聲,頗有些意外地道:「咦,竇子陵的實力,什麼時候達到地級後期了?」

「地級後期!」藍楓眼皮一抖,吃驚地道。

「沒錯,初入地級後期。按照修為來算,應該是凝丹境七重。這一點,老夫肯定不會看錯!」點點頭,透明老者有些納悶地望著遠方天際,他也是沒預料到,短短半年多時間不見,這傢伙的修為,便從凝丹境四重,直接蹦躂到了凝丹境七重,簡直令人咋舌。

遲疑了下,藍楓有些擔憂地望著半空,皺著眉喃喃道:「秦老師與那位前輩聯手,應該能拿下竇子陵吧?」

一個是凝丹境五重,一個是凝丹境九重,一個地級中期,一個地級巔峰,這樣的兩個高手,足以擊殺一位凝丹境七重的地級後期高手了。

唯一遺憾的是,他原本還想親自出手斬殺這傢伙,如今看來,似乎已經沒有機會了。

瞧得少年那略微不甘的模樣,透明老者沒好氣道:「你小子別以為突破到了純元境,就一定能斬殺竇子陵,地級後期高手,可沒你想象中那麼弱。若是拔劍術一擊不中,或者一劍殺不死他,那你小子就等著被他千刀萬剮吧!」

純元境一重與凝丹境七重的差距,就算是拔劍術,也未必能夠彌補。

「雖然沒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至少有希望,不是嗎?」聳了聳肩,藍楓的語氣頗為輕鬆。

老者一滯,眉頭剛要皺起,忽然瞧見少年臉龐上的凝重,不由沉默了下,旋即緩緩點頭:「若是你能擊中他,理論上講,他活下來的概率,應該不會超過五成。」

入化之境狀態下的拔劍術,絕對是恐怖至極的存在,威力之強悍,恐怕不弱於傳說中的紫『色』高階元技!

而這,也是藍楓隱藏得最深的底牌,只有在生死危機的關頭,才會動用的底牌。

甩了甩頭,藍楓回過神來,目光略微緊張地盯著遠方天際,在知道秦長老與一位地級巔峰高手聯手追殺竇子陵之後,他便明白,竇子陵的『陰』謀,恐怕已經徹底敗『露』了,從今往後,他再也不用擔心,學院之中存在著這麼一位時刻可能對他造成威脅的敵人,現在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單憑秦長老與那位地級巔峰高手,究竟能不能擊殺實力已經達到了地級後期的竇子陵?

「不行,我必須得去看看!」咬了咬嘴『唇』,藍楓心下一橫,迅速地脫掉重衣,旋即對著三人飛掠的方向疾奔而去。

咻……

尖銳的破風聲響陡然響過,在周圍學員們吃驚的目光中,藍楓陡然拉出一排重疊的殘影,瞬息之間,便躍下了山腳。

然而藍楓才剛衝出十餘丈的距離,大地猛然傳來一陣劇烈震動,視線中的房屋建築,都是輕微搖晃起來。

「即使隔得這麼遠,戰鬥的余勁,都能將這邊的房子震得晃動起來。呼……這,便是地級強者的實力么?」深吸了一口涼氣,藍楓抬頭望向一公里之外的幾道模糊人影,臉『色』再度凝重了幾分,略微停頓的腳步,繼續朝著起初的方向,疾奔而出。

越是靠近,藍楓便越是能夠感覺到地級強者的強大!

待得藍楓與『交』戰的中心只有百丈的距離時,劇烈晃動的大地,甚至讓得他有些站立不穩。

不過藍楓的步子沒有絲毫的停留,他的目光,也是緊緊鎖定著半空之中那幾道模糊的人影上。 「轟、轟、轟!」

半空之中,三道人影『交』錯掠閃,雄渾『激』『盪』的元氣,轟然對撞,猶如『波』『浪』般的恐怖勁風,從『交』戰中心之處,掀起陣陣漣漪,朝著四面八方輻『射』而出,頓時間,地面坍塌下去,並且猛烈晃動,陣陣的塵灰,瀰漫在四周。

「噗嗤!」在兩大地級高手夾擊之下,尤其是在那一位地級巔峰高手毫不留手的全力一擊之下,身負重傷的竇子陵,猶如紙糊的一般,身子被擊得高高地拋起,一口鮮紅血液,從他嘴裡吐了出來。

瞧著再度掠閃而來的兩道身影,竇子陵擦拭掉嘴角的嫣紅血液,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臉龐之上,閃過一道狠戾之『色』。

深吸一口氣,竇子陵嘴裡發出一道低喝:「燃燒元丹!」

下一刻,其丹田之內那一顆體積龐大的朱紅『色』元丹,陡然變得滾燙起來,一股股『精』純得有些駭人的元力,猶如沸騰的開水一般,鑽出了丹田,朝著四肢百骸擴散而去。

「不好,這傢伙施展秘法了!」眼瞳驟然一縮,那位地級巔峰高手臉『色』微微一變,旋即忍不住低呼一聲,那握著一柄重劍的雙手,猛然握緊,頓時更加奮力地朝著前方揮舞而去,似乎打算趁著最後一點時間,將竇子陵就地斬殺。

聽得地級巔峰高手嘴裡的驚呼,秦長老也是臉『色』一變,毫不猶豫地施展了最強元技,青『色』細劍陡然爆發一股熾熱光芒,猶如被施加了一股強大的推動力,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劃破天際,向著竇子陵爆『射』而出。

藍『色』高階元技—死亡之刺!

面對著兩大地級高手的全力一擊,竇子陵『唇』角揚起一道嘲諷,目光掃過半空中的兩道身影,又瞟了一眼遠方地面疾奔而來的年輕身影,眼眸閃過一道怨毒之『色』,旋即在兩道攻擊即將臨身之時,嘴裡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暴喝:「嗬。」

在三人的目光中,竇子陵身體陡然爆發一股狂暴的力量,隨即身影一閃,瞬息之間,便掠至百丈之外。

「兩個老傢伙,等著吧,等我回來,你們將死無葬身之地!還有你,藍楓小子,記住,你的命,我竇子陵預定了,在我回來之前,你可千萬不要死掉!」猶如詛咒般的誓言,自竇子陵的口中傳了出來,待得聲音傳入幾人耳中之時,竇子陵卻是已經逃出極遠的距離,猶如一道光影般,速度之快,比起那位地級巔峰高手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望著那眨眼之間便逃出數百丈之外的身影,秦長老與那位地級巔峰高手,臉『色』齊齊一變:「糟了!」

「是提升速度的秘法!」

秦長老臉『色』極為難看,眉頭深深地皺起:「沒想到他居然掌握了這種秘法。」

秘法種類繁多,大多是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秘法,以及增強元技威力的秘法,但也有一些特殊的秘法,只針對速度、力量或『肉』身等等,這類秘法極為罕見,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度提升一個人在某一方面的能力,可謂是異常的珍貴,而且對修鍊者的體質屬『性』與血脈,也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無論是秦長老,還是那位神秘的地級巔峰強者,都沒有料到,竇子陵居然掌握著這樣的秘法,被搞得有些措手不及。

而且,在面對兩大地級強者夾攻的時候,這傢伙明明身負重傷,卻是絲毫不顯慌『亂』,選擇了最為合適的秘法,其冷靜程度,令得秦長老與地級巔峰強者,心頭都是忍不住一顫。

輕吐了一口氣,那位地級巔峰強者凝重地望著狼狽而逃的竇子陵,狠狠地咬了咬牙:「追!」

若是放在平常時候,敵人逃了也就逃了,他頂多事後再派人追殺便是,但竇子陵不同,這傢伙不僅是一個罕見的天才,實力極為強悍,一般人根本不是其對手,並且還關係到一個重大的秘密,很容易引起百姓的恐慌。

因此,這位地級巔峰強者對竇子陵的殺意,可絲毫不比秦長老與藍楓低。

在話音剛剛落下之時,這位地級巔峰高手便毫不遲疑地對著竇子陵逃跑的方向猛追而去,刺耳的破風聲響,幾乎立即便響了起來。

「你來做什麼!」臉『色』『陰』沉地呵斥了下方疾奔而來的少年一句,秦長老深深吸一口氣,待得瞧見少年那一臉的擔憂,表情不由緩和了一些,心頭低嘆了一聲,旋即搖了搖頭,凝重道:「這個級別的戰鬥,你『插』不上手,聽為師的話,在這裡等著,別跟上來了。」

目光從少年身上『抽』回,秦長老轉過身子,望了一眼竇子陵逃跑的方向,身影驟然掠出:「咻。」

被秦長老訓斥得有些發懵的藍楓,過了好半晌,方才慢慢回過神來,無奈地『摸』了『摸』鼻子:「要不是擔心你們搞不定他,我才懶得跟上來呢。」

不過他終究還是慢了一步,甚至連施展拔劍術的機會都沒有,便讓竇子陵逃跑了。

有些擔憂地看向三人追逃的方向,藍楓眉頭緊鎖,心頭有種不好的預感:「兩位地級強者出馬,該不會還收拾不了這傢伙吧?」

「不追了?」漂浮在其身邊的透明老者,抬頭瞟了藍楓一眼,慢悠悠地問道。

翻了翻白眼,藍楓沒好氣道:「我倒是想追,但問題是,以我的速度,根本追不上他們。」

若是三人停下來戰鬥,藍楓還能跟上去瞧一瞧,但三人皆是以最快的速度全力衝刺,藍楓這點速度,自然是有些不夠看,別說追上他們,能夠不被甩得更遠,便極為了不起了。

面對這樣的情況下,藍楓只能無奈苦笑,將希望寄托在秦長老與那位地級巔峰強者身上。

在學院的一條小道上靜靜等待了許久,直到藍楓頗有些不耐的時候,視線中終於闖進了秦長老與那位地級巔峰強者的身影,望著遠方天際極速掠來的兩道身影,藍楓心頭猛然咯噔一下,臉『色』微微變化:「竇子陵呢,那傢伙……該不會真的逃走了吧?」

若是這傢伙逃了出去,那麼這樂子可就開大了。

瞧得兩人落回地面,藍楓箭步衝到兩人身前方:「老師!前輩!」

沉默了下,秦長老苦笑著嘆了一口氣,遺憾地搖頭道:「竇子陵……逃了。」

「沒想到他被老夫打成重傷之後,竟然還能在老夫與秦長老的夾擊下硬生生逃了出去,確實很不簡單吶!」肩頭扛著一柄體積巨大的重劍,地級巔峰的老者,臉『色』頗有些不甘,沉默了片刻之後,方才凝重地道:「儘管老夫已經儘可能高估他了,甚至一來便全力進攻,沒給他一點準備的時間,但最終,卻依然落得這樣的結果。」

讓一個地級後期的小輩從眼皮子底下逃走,這位地級巔峰老者的心頭,情緒簡直糟透了。

「藍楓。」甩了甩頭,秦長老收起手中的細劍,一本正經地給藍楓介紹說道:「為師旁邊這位大人是咱們漢王朝王都的二級學院執事長孟浩孟大人!」

萬器閣名下的三級學院極多,二級學院也不少,王都的二級學院正是其中一個,也是漢王朝唯一的一個,其餘的二級學院,位於漢王朝周邊的王國,亦或分佈在北州域之外的各大勢力範圍。

執事長,統管諸多執事,地位堪比二級學院中排名靠後的長老,實力也是極為強悍。

因此,這位擁有著地級巔峰實力的老者,在整個漢王朝,都有著不低的地位,僅次於那些屹立在漢王朝金字塔頂端的家族,以及那些實力更加強悍的實權人物。

瞧著秦長老如此鄭重其事地模樣,藍楓轉身對著老者拱了拱手,語氣尊敬地道:「晚輩藍楓,見過孟大人!」

「這小傢伙是你的弟子?你不是說不收弟子嗎?」聽得秦長老自稱『為師』,孟浩有些詫異地瞥了秦長老一眼,那皺巴巴的眼皮微微一抖,旋即讚賞地點點頭:「且不論天賦修為如何,單是這膽量,便叫人佩服。一般人若是遇上剛才那種情況,可不敢往這邊湊……」

頓了頓,孟浩沖著秦長老擠眉『弄』眼:「行啊老秦,你眼光不錯嘛。」

聞言,藍楓心神一動,聽這位老者的語氣,似乎與自己這位老師關係匪淺。

翻了翻白眼,秦長老平靜地道:「你還是先關心關心你自己吧,這次讓竇子陵逃掉了,你就等著被那些老傢伙責難吧。」

「確實有些麻煩。」孟浩皺起眉頭,臉龐浮上一抹凝重,表情也是嚴肅起來,「這傢伙狡猾得很,在咱們眼皮子底下待了這麼多年,居然一直都沒有動靜,直到現在,才『露』出一點馬腳,若非你足夠警覺,恐怕後果更加嚴重。這次打草驚蛇,以後恐怕就更不容易找到他了。」

瞧著孟浩凝重的模樣,秦長老也是皺了下眉:「他到底是什麼人,值得上頭這般重視?」

藍楓安靜地聽著,心頭的好奇,一點也不比秦長老少。

聽這位老者的語氣,似乎這個竇子陵極不簡單,一不小心,釣到了一條大魚!

瞥了秦長老與藍楓一眼,孟浩搖搖頭,低聲道:「這事兒牽涉重大,你們就別管了。總之,這個竇子陵,必須除掉,哪怕付出極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不說那傢伙了,老秦,咱們還是說說你這位弟子吧。,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目光從秦長老身上移到藍楓身上,孟浩上下打量了幾圈,有些好奇地問道:「小傢伙,老秦可是出了名的眼光高,你究竟有什麼本事,居然讓他破例收你為徒?」

『摸』了『摸』鼻子,藍楓乾笑一聲:「前輩多想了,晚輩哪有什麼本事……」

「嘿,你這小娃娃貌似不太老實吶。」孟浩一滯,眉頭略微皺了皺,旋即慢慢鬆開,似笑非笑地盯著藍楓,緩緩道:「能被老秦看重的人,身上豈會沒有一點特別之處?」

秦長老無奈地搖搖頭,瞧著弟子尷尬的模樣,不由輕咳了一聲,替後者解圍道:「我的弟子,就不勞煩孟大人關心了,倒是上次我托孟大人辦的事兒,不知孟大人辦得如何了?」

「沒想到你這傢伙這麼護短,不就問他一下嗎?」搖了搖頭,孟浩摩挲著手指之上的一枚銀『色』指環,食指指尖在指環上輕輕點了一下,旋即微笑道:「雖然你說的那種材料收集起來極為麻煩,不過,經過我多番聯繫,終於還是買到手了,現在便儲存在空間指環里。」

略微頓了一下,孟浩收起了笑容,神情嚴肅了幾分:「不過,你『花』費這麼大的代價,購買這種特殊材料,真的值得嗎?」

聞言,藍楓眼底閃過一抹疑『惑』。

「沒辦法,我就這一個弟子,而且還學會了地獄牢籠,多費點心思,也算不得什麼。」淡淡一笑,秦長老語氣平靜道。

藍楓眼皮一抖,這事兒,與自己有關?

聽得秦長老此言,孟浩心頭吃了一驚,有些震驚地轉頭看向藍楓:「地獄牢籠,真的有人練成了?這怎麼可能……」

收起臉龐笑容,秦長老沉默了片刻,許久之後,方才平靜地道:「事實證明,老院長當年的揣測沒錯,神奇的重力,確實能夠被人類掌控!不管你信不信,我這弟子,確實將地獄牢籠修鍊到了小成之境!」

孟浩臉『色』認真起來,仔細打量了藍楓幾眼,道:「小娃娃,你施展一下地獄牢籠吧。」

聽得此言,藍楓望了望秦長老,見得後者點頭,方才對著孟浩道:「好的。」

深吸了一口氣,藍楓心神一動,意識調動著丹田之中磅礴的元氣,順著經脈流動,按照地獄牢籠的運行路線,迅速地運轉起來。在眼睛乃至靈魂感知都難以察覺的地方,無形的磁場,悄然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嗤嗤。」

驟然之間,一股強大的吸扯力,自藍楓身上,暴涌而出。

這還是他修為突破到純元境一重之後,第一次施展這一『門』紫『色』元技!

強大無比的吸扯力,猶如大地的重力,作用在周圍萬物之上,塵埃、碎石、土渣、落葉、樹枝,乃至地面表層的泥土等等,周圍的東西,彷彿瞬間掙脫了大地的束縛,朝著藍楓的身體狂涌而來,如同被拋到半空的物體,在大地重力的作用下,落回大地一般,儘管畫面極為詭異,卻又十分自然,讓人感覺不到一點違和,極為矛盾。

這一股忽然爆發的吸扯力,甚至讓得孟浩這位地級巔峰強者,都措手不及,身子猛地震顫了一下,旋即不受控制地朝著藍楓的方向移動而去,縱使擁有著凝丹境九重的深厚修為,但在這一樣一股詭異而神秘的力量面前,孟浩卻是絲毫沒有辦法,亦是無法阻止自己的身體移動,那淡然無比的臉龐上,甚至浮上一抹驚慌。

反倒是秦長老,似乎早有預料,儘管身子也是不由自主地朝著藍楓移去,但依靠著地級強者的飛行本能,硬是將移動的速度,控制在比較緩慢的地步。

「好了好了,趕緊停下來!」孟浩趕忙喊道。

入骨暖婚:楚少獨寵嬌妻 待得感受到那一股強大得令他都忍不住動容的吸扯力逐漸消失,孟浩的臉龐之上,忍不住湧上一抹駭然,不用照鏡子,他也能夠想象得出,自己此刻的模樣,是何等的狼狽。

眼睛緊盯著身前不遠的少年,孟浩深吸了一口涼氣,喃喃地道:「這種感覺,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來自大地的重力,與方才那一股吸扯力,給他的感覺,幾乎是一模一樣的,甚至在剛才那一瞬間,他都有種從半空中忽然掉下大地的錯覺,並且猶如置身於重力遠超尋常地面的超重地域,換而言之,在藍楓施展地獄牢籠的那一刻,大地便不再是大地,在那一股彷彿無處不在的神秘吸扯力範圍之內,藍楓才算是真正的『大地』。

若是想要掙脫地獄牢籠的束縛,便須得如同飛行那般,抵抗來自藍楓的『重力』。

然而,飛行幾乎是地級與地級之上的強者才具備的特殊能力,就算是地級高手,也無法在重力極為強大的地方飛行,以藍楓施展地獄牢籠所形成的『重力』,就算是地級強者,也是不容易掙脫的,畢竟,就連孟浩這位地級巔峰強者,也沒把握在第一時間內掙脫束縛。

過了好半晌,孟浩才勉強平復了情緒,再度望向藍楓的時候,目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地獄牢籠,比我想象中還要恐怖啊!」

瞧著孟浩有些狼狽的模樣,秦長老『唇』角微微揚起:「紫『色』元技,哪一『門』不恐怖?」

搖了搖頭,孟浩無比鄭重地道:「不,我的意思是,地獄牢籠,恐怕比別的紫『色』元技,還要恐怖!雖然我只見過我們二級學院那位院長施展過一次紫『色』元技,但我敢肯定,地獄牢籠,絕對比那一『門』紫『色』元技更加恐怖!」

驚愕地望著孟浩,藍楓心頭大吃一驚。

秦長老也是眼眉一挑,淡淡地注視著孟浩,等著後者的解釋。

「別的紫『色』元技,即便威力強大,但我們仍舊是有辦法可以躲避,只要速度夠快,身法夠『精』湛,便可以躲開。但地獄牢籠的力量來源,乃是神奇的重力,而重力,是一種人們無法理解的神奇力量,任何人都無法躲避,只能被動的承受……」孟浩吸了一口氣,凝重地開口:「當重力弱小時,我們還能夠通過飛行本能去克制,勉強掙脫它的束縛,但若是重力足夠強大,甚至連天級強者、神級強者,都無法完全抵抗。」

在一些重力格外強大的區域,地級強者將會失去飛行的能力,天級強者、神級強者的飛行速度,也將受到巨大的削減。

甚至,在青州大陸上,有那麼幾個神秘而危險的地方,存在著極其恐怖的重力,就連神級強者進入其中,也是被壓得動彈不得,『肉』身崩潰,更別說在半空飛行了。

而藍楓,便猶如一個隨時可以移動的超重區域,並且這片區域內的重力,還能夠隨著其修為的增長與元技的修鍊進度,而不斷地攀升。

一個可以隨時移動,並且重力不斷提升的超重區域,有多恐怖?

說到這裡,孟浩深深地看了藍楓一眼,道:「千萬不要小看了地獄牢籠,這『門』元技,絕對是比紫『色』高階元技還要恐怖的存在!如果哪一天,你將它修鍊到極致,那恐怖無比的重力,甚至足以將神級強者都碾壓成『肉』餅!」

聽得孟浩的話語,藍楓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嘶!」

「不說以後,單是它現在的威力,也極為恐怖,日級之下,『肉』身稍弱者,一旦碰上,將會在瞬間被碾壓成一堆『肉』泥,日級層次,能承受住這一股重力之人,也不會太多,而地級強者,同樣會受到極大的掣肘,在沒適應超重力狀態下戰鬥之前,戰鬥力必將大打折扣。甚至,連我這個地級巔峰強者,也得拿出全部的實力來,方才能夠勉強掙脫你的重力束縛,戰鬥力,同樣會受到不小的影響。」

不說還好,一說下去,孟浩心頭的駭然,不由多了幾分,說話之聲,也是微顫起來。

小成之境的地獄牢籠便這般驚人了,大成之境,乃至圓滿之境的地獄牢籠,又是何等的恐怖?

這樣的元技,一旦施展出來,便必將對敵人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地獄牢籠的重力已經這麼強了?」藍楓也是嚇了一跳。

當初剛剛練成地獄牢籠時,他的修為還低,所形成的重力,威力極為有限,而且,施展地獄牢籠對於『肉』身的負荷極大,他不會輕易施展,可他萬萬沒想到,不知不覺中,地獄牢籠的威力,竟然已經強悍到了如此地步。

且不說它能夠大幅度地削減敵人戰鬥力這一個神奇的功效,單是它本身的破壞力,也是讓人不得不為之動容。

這絕對是一『門』不弱於拔劍術的元技,堪稱神技!

抱得總裁歸 「你自己不知道?」挑了挑眉,孟浩詫異地盯著藍楓。

尷尬地咳了一聲,藍楓攤開雙手,無奈地道:「我也很久沒施展過了,不是很清楚。不過,地獄牢籠的威力,確實比我想象中恐怖得多。以前修為還低的時候,還感覺不到什麼,現在看來,這『門』元技,當真有些恐怖。」

聞言,孟浩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好半晌,才緩緩道:「能夠達到紫『色』級別的元技,每一『門』,都擁有著超乎想象的威力,而地獄牢籠,更是紫『色』元技中極其特殊的一『門』,只是因為沒人練成過,也沒人有勇氣敢去嘗試修鍊,只存在理論上成功的可能『性』,所以才會被劃分到紫『色』低階元技的範疇……」

「那它實際上屬於什麼級別呢?」藍楓『舔』了『舔』嘴『唇』,微微眨了下眼,旋即有些口乾舌燥地問道。

孟浩與秦長老互相對視一眼,遲疑了片刻,孟浩深吸一口氣,目光有些熾熱:「最少,紫『色』高階!」

「嘶……」 「最少紫『色』高階?」藍楓咽了一口唾沫,眼睛蹬的滾圓,「要多強大的存在,才能創造出一『門』這麼恐怖的元技?」

對現階段的藍楓而言,一『門』藍『色』高階元技,便已是萬分珍貴的存在了。

紫『色』高階,他甚至想都不敢去想。

然而他沒料到的是,自己所學會的地獄牢籠,竟然有著最少也是紫『色』高階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