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死,你去死吧!”

謝飛咆哮,忽然,周身殺氣沸騰。

“後天五品!”

秦鋒臉色微變!

謝飛的氣息,正是後天五品的氣息。

林辰現在的修爲是後天一品,遇到五品的高手,由不得不重視。

與此同時,克洛上前,一身氣勢砰的一下燃了起來。

“謝長老,既然這個小子能一個人滅殺謝必安長老等人,實力必定不俗,還是我隨你一塊戰吧。”這個克洛說道。

秦鋒的眉頭蹙的更深了。

沒想到,這個洛克的修爲,竟然也達到了五品。

兩個五品高手,一旦連起手來,恐怕是七品高手也未必能敵。

“哼,用不着,後天一品而已,我一個人足以應付!”

謝飛驕傲的卻是不屑於克洛爲伍。

說着,一個邁步朝着林辰走去。

“小雜種,竟然敢殺我老弟,今日我就讓你給他陪葬。”

林辰聞言,不屑一笑。

這個謝飛實在太裝逼了,如果他和克洛一塊聯手,他們興許還能佔的一些先機,可惜這個謝飛太狂了,竟然拒絕了克洛的合作。

如果他一個人的話,那麼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用最快的時間解決他!

林辰的殺氣砰的一下也點燃了。

邁步迎着謝飛走了過去。

謝飛,你會爲你的裝逼買單的。

“八極拳!”

忽然,就聽謝飛狂吼,下一秒,整個人好似展翅的雄鷹,朝着林辰直撲。

後天五品,一旦全力以赴,所生的聲勢極爲不俗。

林辰雙眼微眯起,等到謝飛撲進,忽然,他揚起直拳,隨之一拳迎接而上。

謝飛也同樣揮出拳頭!




下一秒,伴隨着一聲巨響,林辰後退一步,謝飛穩穩落地。

“哼,後天一品,不過如此,在吃我一拳!”

一拳將林辰逼退,謝飛信心更足,忽然腳下一動掌下拳式推演而出,一拳朝着林辰砸下,拳影密佈,層層疊疊,竟然將林辰團團包圍。

八極拳,最強一拳,八級崩!

迷蹤步!

林辰運動開來,腳下七八布丁的一番遊走,竟然在密佈的拳影之中安全脫身。

隨後,閃身黏上,瞬間貼近了謝飛。

謝飛原以爲自己的八級崩完全可以將林辰置於死地,卻不想,林辰竟然脫身了,一時間不禁有些愣住,趁此時機,林辰一掌按在了謝飛胸口處。

砰!

謝飛立刻倒飛了出去。

飛退半米,卻是穩穩站住!

“哼,身法不錯,可惜實力不濟!”

謝飛到底不是謝必安能比的,林辰一掌竟然沒有對她構成傷害。

實力,到底還是實力差距。

林成後天一品,而謝飛後天五品,相差五個等級。

林辰的拳頭猛,但是他抗擊打能力更強。

“是嘛!”

然而就在謝飛說話的功夫,林辰已經利用身法,瞬間再度靠近謝飛。

宛如神出鬼沒一般。

頭號强婚:軍少,求放過 不好,小心!”


克洛在遠處看着,立刻大聲提醒。

心懸更是直接嗓子眼。

所謂旁觀者清,林辰的身法速度克洛瞧得一清二楚。

太詭異了,這身法實在太詭異了。

虧得謝飛還裝逼,人家已經趁着他裝逼的時候近身了。

媽的,傻逼!

克洛忍不住在心中大罵。

謝飛此時也已經察覺到了林辰靠近,可惜太晚了,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林辰一掌果斷按在了謝飛的腹部,緊跟着謝飛一聲痛叫,整個人直接倒飛而出。

然而這還沒完,林辰加快腳步,趁着謝飛沒落地之前一把抓住腳踝,跟着,猛地將人往天空中一拋,他則如旱地拔蔥一般高高躍起。

一個膝點,重重撞在謝飛的腰部。

砰!

啊!

謝飛一聲慘叫,人又被撞起老高。

身在半空,只覺得胸口腥天,忍不住的噴出一大口血。

然而,這還沒有結束。

林辰借勢落地,繼而再起。

落到半空中,一把掐住謝飛的腦袋,直接摁向地面。

“啊!啊啊啊~”

謝飛身不由己的,放聲慘叫。

砰!

只不過沒叫兩聲,整個人便被林辰重重按在地上。

腦袋撞在地面,謝飛頓時覺得天昏地暗,口中腥甜,哇哇又連噴出兩口鮮血。

這一刻,謝飛只覺得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裂了。

身上的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了。

“垃圾!”林辰看着倒在他腳下的謝飛,投去一個鄙視的眼神。

這個謝飛啊,好在生在地球,如果是大千世界,那麼他早就身隕混淆了。

在那個世界,像謝飛這種蠢貨,絕對活不過兩集!

呼呼呼~~~

忽然,就在這時,林辰忽然覺得耳畔生風。

一陣勁風襲來,林辰後背的汗毛瞬間全部立起。

危險!

迷蹤步!

林辰猛地施展開迷蹤步,千鈞一髮至極,朝左側閃開半米距離,而就在他避開的那一剎那,克洛手持這一柄銀光閃閃的長劍,一劍斬在林辰剛纔落腳之地。

一劍斬空,克洛並不吃驚,持劍跟林辰對峙。

原來是克洛見到謝飛被林辰擊敗,所以搶着衝了上來援手。

此時,他持劍而立,側眼掃了一眼謝飛,眼中滿滿不屑。

“蠢貨,都跟你說過小心行事,真是蠢的要命!”

別看克洛年輕,但是論行事,跟謝飛完全是兩個當此。

不但實力高,而且相對更加謹慎。

瞥了謝飛一眼,目光很快就收了回來,盯住林辰。

“你的身法很不錯,把身法交出來,我放你離開!”

謝飛也看上了林辰的身法了。

正常,就連範武久那種人,都對林辰的身法起了覬覦之心,何況克洛那。

論眼界,範武久遠遠比不上林辰。

至於謝飛,之所以一門心思只想滅殺林辰,無外乎是被仇恨矇蔽雙眼了。


此時再說林辰,他看着克洛,撇嘴搖頭。

放過他,真不知道這貨是哪來的自信!

如果說他和謝飛一開始就聯手的話,林辰興許會畏懼三分,可現在謝飛已經廢了,就剩下克洛一個,憑什麼在他面前裝逼。 “我要是不交那?”

林辰冷着眼望着克洛。

“不交,你得死!”克洛道。

“那好,那就來吧,打發了你,我還要跟楊家好好算賬那!”

林辰忽然擡手,衝着克洛鉤動了一下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