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要是說是張順給的,他肯定也不信。

坐下喝了口酒道:「愛信不信!」

但恰好就是這一個動作,胡志以為這是無視他,大手一揮道:「喝你大爺,自己結賬!」

這話一出,周圍的人都慌了,五萬呢,平均每人三千多呢。

不是給不起,而是很不划算啊。

立即就有人苦着臉道:「班長,我們可沒跟你作對啊!你看能不能……」

「對啊班長,都是孟冬和張順啊!」

胡志深吸了口氣,指著孟冬和張順道:「他們的自己給!」

張順這個時候也來氣了,起身道:「胡志,明明說你們請客我們才來的,再說了,你自己追不到還賴我們了!連個求婚台詞都抄襲老孟的,怪誰?」

王勇這下有些心慌了,這局是他組的啊。

拍桌而起道:「張順,你們良心餵了狗啊!班長請你們吃飯,你們竟然還不領情,不自己給想什麼呢!」

方嬌也附和道:「給不起飯錢,不知道會不會被打斷腿哦!」

場面一下子就僵持了下來,倒不是孟冬和張順給不起,再怎麼窮,六千塊錢也是能湊出來的,就是心裏不舒服。

明明自己沒本事,一進來就針對兩人,就不準兩人說話了?

這時,房間門被推開,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走了進來,看了眼眾人,大罵道:「吵什麼吵,不知道鼎香閣要安靜嗎?」

胡志見到真人,立即笑道:「孫領班你好,我是集團的胡志啊,上次咱們見過的!」

孫經理打量了一下,這才回道:「哦!胡經理啊!有點印象,這次看在你面子上就算了,下次注意啊!在鼎香閣鬧事,後果很嚴重的。」

胡志微微一笑,孫經理的話讓他很有面子。

看向孟冬道:「孟冬,你不是嫁到林家了嗎?那你應該知道這鼎香閣的老闆是誰?」

「不知道!」

孟冬都不想搭理他,你都說你了你是集團的胡志,難道這不是屬於李氏集團嗎?還問這種白痴問題。

倒是方嬌一臉期待道:「班長,這裏的老闆是誰?」

胡志見有人問自己,頗為得意道:「李家老爺子最喜歡的孫輩,李家瘋子李楓雅!」

這話一出,沒人認識她啊。

但眾人還是熱情的捧了一下胡志。

一群人群人勸說着張美作,誇讚胡志有多好,王勇和胡志分好了蛋糕,唯獨沒有給孟冬和張順。

這倒是無所謂,兩人本就沒啥興趣。

酒過三巡,眾人都吃吃喝喝得差不多了,胡志叫來孫領班結賬,指著孟冬和張順道:「他們自己結!」

孟冬拿出一張銀行卡,自己結就自己結唄。

胡志指著桌面上一瓶酒道:「這酒是你們倆喝的,你們也自己結吧!」

孫領班笑道:「這酒十萬,外加飯菜錢共十萬七千三百二十一,你們誰結一下!」

張順拍桌大喊道:「騙誰呢,這酒在外面就五百,你們竟敢開價十萬!」

孫領班一聲冷笑道:「喝不起就別喝!我們鼎香閣就這價!」

孟冬皺眉道:「你們這不是坑人嗎?」 「凱特爾伯恩教授,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斯內普滿臉黑線的看着眼前這位年輕時讓他照顧火灰蛇的教授,一想到當時還好自己反應快,負責就被火灰蛇毀容了。現在的斯內普很難對這位老同事產生好感。

「這是蛇怪!!擁有劇毒牙齒和死神之眼的萬蛇之王!不可能啊,不可能的!魔法部嚴令禁止培育蛇怪。這隻蛇怪到底從哪裏來的?」

激動的凱特爾伯恩教授身體開始顫抖,他顫顫巍巍抖擻着手從衣袍中掏出一個放大鏡,俯下身子開始仔細觀察蛇怪的頭顱。

「1、2、3….8、9、10?!不可能!針不可能!梅林的鬍子啊!這頭蛇怪居然已經擁有上千年的年齡。這麼年長的蛇怪,為什麼一直沒有被發現呢?」

十層鱗紋。一層代表一百歲。

凱特爾伯恩教授晃悠着腦袋,此時的他已經被十萬個為什麼包圍。不太敢相信這個事實的他,再次仔細觀察起蛇怪鼻間鱗上的紋路。

十層!這次他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這死去的蛇怪真的是千年老怪!

凱特爾伯恩教授神情恍惚他回憶起學生時期,他的黑魔法防禦課教授告誡給他的話,蛇怪是非常危險的生物,它不僅有能噴射毒液的蛇牙,而且還有一雙致命的眼睛。

想到這裏,凱特爾伯恩教授趕忙看向蛇怪的眼睛。發現蛇眼不見之後,他站起身來緊張地對着瑞克問道。

「瑞克!蛇怪的眼睛呢?」

自從瑞克成為海格的酒友后,海格經常帶着瑞克去霍格莫德村豬頭酒吧喝酒。一來二去,瑞克便於同樣喜歡喝酒的凱特爾伯恩教授成為忘年之交。

「蛇怪的眼睛太危險了,我怕它死了以後還起作用,就碾碎了。」

面對凱特爾伯恩教授的疑問,瑞克直接臉不紅心不亂的胡說八道。明明就在自己的外套里,他卻撒謊了。

蛇怪,這種極為稀少的生物,全身都是寶貝,而最珍貴的當屬於蛇怪的兩顆豎眼。

作為擊殺蛇怪的人來說,瑞克感覺自己拿一點戰利品,問題不大,不!應該是合情合理。

「摧毀了好啊。那眼睛可是擁有致人死地的能力。要是被邪惡巫師拿到,會照成很多禍患的。」

聽到瑞克的解釋后,凱特爾伯恩教授點了點頭,讚賞著瑞克的做法。

「格雷夫斯教授,這蛇怪好像是被利刃斬首。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名劍士。」

在凱特爾伯恩觀察蛇怪的年齡時,在場的幾名教授也沒閑着。斯內普獨自一人來到蛇怪的屍體處,在他魔杖杖尖的熒光照耀下,他發現被瑞克的拔劍術斬斷的橫截面,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從來沒見過一名巫師能用這麼高超的劍術,這麼光滑整潔的切口,他暗自端倪,意識到這種鋒利程度,可不是他神影無鋒能達到的境界。

『沒想到,這美國佬成天笑嘻嘻的,居然有這等實力。他來霍格沃茲除了和鄧布利多有什麼約定以外,難道還有其他目的?』

斯內普看着瑞克的目光越來越凝重,他站起身來開始不動神色地將自己的魔杖握在後方,如果瑞克暴露出任何馬腳,他不建議讓瑞克嘗試一下神影無鋒的滋味。

思念莉莉的斯內普他逐漸迪化!

「蛇怪的事情,必須要對學生們保密,且不能讓在場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則又會迎來一次大動蕩。」

鄧布利多出奇的沒有當場談論蛇怪的來由,而是第一時間想要將這件蛇怪襲擊事件壓下去。

瑞克摩挲著自己的魔杖,他知道鄧布利多一定是猜測出這頭蛇怪的身份,他不想讓這件事情重新喚起多年前桃金娘被殺時的恐慌記憶。

聽完這句話后,幾位教授看向了正在吃瓜的赫敏三人。

突如其來的目光,讓正在認真吃瓜的三人,瞬間六神無主。難道教授們要殺人滅口?羅恩不同於常人的腦迴路,讓他冒出了這麼稀奇的想法。

「不會殺人滅口的,不過需要消除你們這段記憶。」

斯內普來到三人身前,用他那本就陰沉的嗓子說出這句話后,直接嚇得三人趕忙躲在瑞克身後,這種舉動讓一旁的麥格一臉茫然,複雜的臉色好似在表達我才是你們的院長啊,為什麼不尋求我的庇護呢。

「斯內普教授,我覺得消除他們的記憶有些不妥,反而讓他們記住今天所發生的事情,才對他們有益。這種前所未有的體驗,會是他們生長路上的夯實腳印。你不能因為要隱藏霍格沃茲出現蛇怪這個事情,而剝奪他們的成長經歷。」

回頭看了一眼被斯內普嚇壞的赫敏三人,瑞克摸了摸離他最近的赫敏的額頭。然後對着斯內普提出異議,兩人四目相對,無形的交鋒出現在他們兩人之間。

「格雷夫斯!這可不是為了隱藏秘密,這是為了保護他們。如果讓邪惡巫師查閱了他們的記憶,那麼神秘人一定會再次回到霍格沃茲。」

見瑞克阻擋在自己身前,斯內普面色愈發陰沉。他的腦海中開始瘋狂思索,最後得出瑞克·格雷夫斯不讓自己消除三名學生的記憶,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瑞克越是阻止,他要消除記憶的想法就更加堅定。

「他們還是小孩,遺忘咒會對他們產生無法預估的後遺症。斯內普教授,你作為一名有些的魔葯大師應該知道這一點的。畢竟被人施展過遺忘咒者都需要一種魔葯治癒他們的後遺症。」

見斯內普今天異常的冷酷無情,瑞克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一種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這隻蛇怪難道是斯內普放出來的。

不不不,不可能。

斯內普沒有放出蛇怪的理由,除非他被日記本中的湯姆給奪舍了,不!斯內普可是攝神取念和大腦封閉術大師,被奪舍的幾率太小了。就算斯內普真拿到日記本,那年輕的湯姆也不敢暴露自己。

他會一直隱藏下去,直到遇見能被他蠱惑之人。

——–

感謝幫我抓蟲的若水輕塵、魑天、松鼠郭等友友們,謝謝你們!! 小白貓用前爪給公孫策指了指,他的右手。

「公孫先生,這小白貓這麼有靈性!」閆大娘在一旁說道。

她看着這隻小白貓一連串的動作,眼睛都直了,這還是她這麼大歲數見到的唯一一隻有靈性的小動物。

「公孫先生,這麼不會是包大人養的吧?」閆大娘問道。

「不是!」公孫策回答道。

此時小白貓雪影正在一旁吃着香菇雞肉餡包子,味道還真不錯!

當吃了一半包子,雪影感覺有點口渴,給在一旁說話的公孫策做動作。

沒想到閆大娘卻明白過來,快速的在廚房找了一個平時不怎麼用的舊碗,給小白貓雪影裝了半碗清水。

「貓咪」說着,閆大娘將碗遞到了小白貓的面前。

小白貓雪影看了看閆大娘,又將它的小腦袋朝向公孫先生看看,這才開始大口的喝起碗裏的水來。

接着小白貓雪影,快速將碗裏剩餘的包子給吃的精光。

「公孫先生,這隻小白貓有沒有主人?」閆大娘問道。

小白貓雪影瞬間有股不好的感覺,快速回到公孫先生的腿邊。

剛剛還覺得閆大娘是好人,瞬間閆大娘在小白貓雪影心裏的形象坍塌了。

「閆大娘,你問這個是?不會是你想養吧!」公孫策疑惑的說道。

小白貓雪影聽到公孫先生這麼說,瞬間快速的跳到公孫先生的肩膀上。

睜著自己的一雙貓眼,直直地看着閆大娘。

「我想說,如果這隻貓沒主人,我想養。」閆大娘說道。

畢竟誰不喜歡有靈性的動物。

瞬間小白貓雪影不幹了,心想,「剛剛本貓還覺得你不錯,沒想到你居然生出了這個念頭。」

「以後我的離你遠一點,要不本貓就再也回不到我美麗的主人那裏去了。」

此時小白貓的前爪緊緊的抓着公孫先生的衣領,就怕他突然答應下來。

此時的公孫先生,感覺自己的衣領越來越緊,都要捏到自己的頸子了。

這時公孫先生看過來,才發現原來是小白貓雪影做的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