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都說到了這份上了,李瀟心中除了感動,也沒什麼好再說的。

不過,他告訴孤晨,等到獻祭后,給妖妖找一個最合適的道果繼承,以此也可降低風險。

「秀什麼恩愛,你可曾問過本帝的感受?」

就在此刻,女帝臉色有些難看,瞪著李瀟,沉聲道:「鑒於你讓本帝的心情變得不愉快,今晚來寢宮!」

「我……你……」李瀟當即無語,急忙看向孤晨求助。

然而,孤晨將目光撇到了一旁,假裝什麼都沒看到,繼續商討著獻祭之事。

「不行!今晚他是我的!」妖妖嘟著嘴,氣鼓鼓的說道:「你都霸佔他好多次了!」

「我乃女帝!」女帝挑眉,道:「我想要的,誰都別想搶!」

「你欺負人!」妖妖眼眶一紅,隨即看向王帝,十分委屈的說道:「小哥哥……」

姜神虛喊王帝小哥哥,而姜神虛在認妖妖為姐姐之後,妖妖也順利的將王帝喊成了小哥哥。

而王帝十分疼愛姜神虛,有著姜神虛的這層關係,他自然也是很疼愛妖妖。

此刻,王帝聞言,不由瞪了一眼女帝,道:「在商討大事,別胡鬧!今晚李瀟歸妖妖!」

「……」女帝聞言,不由冷哼了一聲,雖然心裡不爽,但也不想和王帝爭下去。

妖妖見狀,當即笑了起來,一把抓住李瀟的手,道:「今晚你是我的了。」

「……」

李瀟此刻很凌亂,這麼嚴肅的一個會議,怎麼就鬧成這樣了……

好在眾人的心境都很好,也沒被打擾到,繼續商討著。

最終,半天後,繼承者的身份,終於是定了下來。

「歐陽秋,囚天,妖妖,瘋哥,楚項,徐如林,人王血脈者,人魔血脈者,就暫定這幾個吧。」李瀟說道。

「人數會不會多了點?」孤晨皺眉道。

要知道,不是每個死在輪迴路上的人,都能獻祭。

有些人,道果被摧毀了,哪怕是獻祭,也無法繼承他們的道果。

雖說,死在輪迴路上的人很多,但按照孤晨等人的猜測,能繼承下來的道果,最多也就六七個而已。

「提前預備著。」李瀟說道:「萬一多了幾個道果呢?」

「也行。」孤晨點頭道。

隨後,眾人開始準備,布陣,刻符文,尋找天地奇珍,準備獻祭儀式。

「好久未見!」

半天後,就在眾人準備獻祭時,一個白衣少年闖入了古族的小世界。

這一刻,女帝眉頭一挑,怒喝道:「真當我古族是什麼地方?想闖就闖!?」

說著,女帝還特意看了一眼孤晨和花家的人。

這幾天,孤晨和花家,可是在古族內來去自如,就像是把古族當自己家似的。

女帝心裡早就不爽了,如今又被一個白衣少年給闖了進來,女帝心裡自然是有些怒了。

同時,女帝也在懷疑,古族的小世界,布置著強大的陣法和禁制,哪怕是帝尊,都不見得能闖進來,眼前這個白衣少年,看似很年輕,難不成實力已經超越帝尊了?

「荒子?」

此刻,李瀟抬頭看去,當看到那白衣少年後,眼中不由露出了一絲笑意。

「我還以為你會死在王者之路內呢。」荒子笑道,白衣飄然,直接無視了憤怒的女帝,來到了李瀟的身邊。

「別動怒!他是我的兄弟!」李瀟一看女帝的臉色不對,急忙開口勸阻。

但,荒子卻是挑眉,瞅了一眼女帝,道:「怎麼?你不歡迎我?」

重生娘子在種田 「不歡迎,又如何?」女帝也是心裡不爽,此刻算是在講氣話。

這一點,誰都看得出來。

可是,荒子卻是相當的霸氣,身軀一震之下,一股極為恐怖的氣勢爆發!

「魔神!?」

「巔峰魔神!?」

……

這一刻,莫說是女帝等人,連孰知荒子的李瀟,都為之震驚了。

「你之前去接受荒帝尊的傳承,怎麼……一下子就這麼強了?」李瀟懵逼,要知道荒帝尊不過才帝尊境,荒子接受荒帝尊的傳承后,境界頂天了也致能達到帝尊,怎麼可能突破到魔神,而且還是巔峰級別的魔神!

(本章完) 李瀟很意外,女帝等人更是震驚。

他們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居然是一位巔峰魔神,實力不在他們之下!

而荒子接下來的一番話,更是讓眾人震驚不已。

「家父荒帝尊,家祖荒軒,老祖荒無忌,大祖荒天行,始祖荒萬世。」荒子說道,眼眸盯著女帝,道:「我來此地,你有何資格不歡迎我?」

這一刻,眾人都瞪大了雙眼,就連李瀟,都懵逼了。

只因,荒子說的那幾個人,只要是初始時代的人,都知道!

這可是當初名震天下的荒族,也稱皇族!

成了郝夫人後她秒變小作精 這是人族中,真正的皇者家族,也是初始時代中,唯一一個,真正統治過初始時代的家族!

初始時代,強者如雲,魔神更是諸多。

在那種大時代中,想要統治八荒,談何容易。

當初,確實有不少家族,勢力,宗派,也想著統治八荒,但都失敗了。

唯獨荒族,做到了!

但,荒族在統治八荒后沒多久,便解散了,荒族的幾位老祖,也紛紛消失。

因此,到後世,當荒帝尊出世時,世人也沒將其與荒族聯繫在一起。

如此一來,眾人也不可能將荒族與荒族聯繫在一起。

但現在,荒子自報家門,這讓在場之人,無法淡定。

「荒族,皇族!」

「沒想到這一族,居然還有後人在世!」

……

眾人輕呼,饒是活了久遠的歲月,心境穩如磐石,此刻也出現了一絲波動。

並且,這群人,很想問問,當初盛極一時的荒族,為何會突然消失。

荒族的那些老祖,都去了哪裡。

「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除去我父親,其餘的都死了。」荒子說道,看似很淡然。

但,其他人聽到這話后,卻不能淡定了。

腹黑老公別吻我 能統一八荒的人,何其強大。

那種強大的存在,誰能殺了他們?

哪怕是巔峰魔神,怕也做不到吧!

「為何會死?」王帝皺眉道:「據我所知,荒族的幾位強者,尤其是荒族的始祖,功參造化,在魔神境,也是少有敵手,這世間有什麼人能要了他的命?」

「當初,我父親剛出世,幾個老祖便決定進攻帝陵,最終沒活著出來,全部死在了帝陵中。」荒子說道。

「什麼!?帝陵!?」

「荒族的幾位老祖,進攻帝陵了!?」

……

這一刻,眾人驚呼,李瀟更是瞪大了雙眼。

只因,帝陵是什麼地方,在場之人都知道。

那是八荒上,最為兇險的地方!

哪怕是魔神,也不能進去其中!

而且,黑暗陣營和神王陣營開戰的原因,也與帝陵有關!

大千世界的強者,想要覆滅八荒,也和帝陵有關!

那是一個充滿神秘的地方,也充滿著危險與未知的造化。

可以說,如今發生的一切,歸根到底,都和帝陵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嗯,都死在了帝陵中。」荒子說道,對於這件事,他沒必要隱瞞。

相反的,他想將帝陵的事告訴眾人,只因帝陵關乎到這個世界的存亡。

「不過,我的幾個老祖,雖然死了,但將傳承留了下來,正是如此,我才會在短時間內達到巔峰魔神的境界。」荒子說道。

說罷,荒子挑眉,看向女帝,道:「現在,你還不服?心裡還不爽嗎?」

「臣知罪。」女帝輕語,更是罕見的低下頭,這算是在對荒子道歉了!

不過,眾人看到這一幕,並沒有覺得很意外。

要知道,當初荒族統治八荒時,古族便是追隨於荒族。

荒族為皇,古族便是臣。

如今,荒族的後人出現,古族自然要稱臣。

「荒族都成為過去了,不用再提了,古族也變得更為強大,你身為女帝,便要有女帝的樣子,無需稱臣。」荒子很隨意的說道。

隨即,荒子又看向眾人,道:「等獻祭結束了,我和你說說關於帝陵的事,很重要。」

「如此甚好!」

「我等也想知道,帝陵內到底有什麼,這一切和帝陵有什麼關係!」

……

不少人點頭道,隨即便繼續準備獻祭之事。

「等著一場戰鬥結束,你會去大千世界嗎?」

此刻,荒子站在李瀟身邊,不動神色的問道。

「會去。」李瀟點頭道:「我的巔峰實力,便是魔神,再想要突破,在這個世界已經是不可能了,唯有去大千世界,在那完整的天地大道之下,才能更進一步的突破。」

「我也會去,去追尋父親的腳步。」荒子說道:「並且……我們不得不去!」

「為何?」李瀟側目,感覺荒子似乎知道很多事情。

「大千世界內,那幾個對八荒虎視眈眈的勢力,若是不除掉他們,八荒將永無寧日!」荒子沉聲道:「這一次,不說我們能不能戰勝黑暗陣營,就算戰勝了,那又如何?」

「大千世界能培養出一個黑暗陣營,就能培養出第二個黑暗陣營!」荒子說道:「唯有祛除源頭,才能解救八荒。」

「言之有理。」李瀟點頭道。

都市極品醫神 但,李瀟也很清楚,想要解決大千世界的那些勢力,談何容易。

「若在黑暗動亂中,我們活下來了,你到時候便和我一起去大千世界。」荒子說道。

「行。」李瀟點頭道。

隨後,兩人便沉默了下去,看向正在準備獻祭的眾人,心裡不免有些惆悵。

等到黑暗動亂爆發時,眼前這群人,又有幾個能活下來?

或許,用不了多久,這裡有很多人,就要永遠的離別了。

「都準備好了,開始吧。」

一天後,獻祭儀式準備完畢,一座龐大複雜的陣法,伴隨著各種符文與天地奇珍,在空中顯化。

一股浩蕩的蒼天之力在陣法內瀰漫,一股晦澀的氣息流動。

似乎,這陣法,正在與蒼天勾動。

與此同時,歐陽秋等人,都站在了陣法前,神色凝重,準備著獻祭。

「吾皇,若我繼承成功,必定不會讓你再受欺凌!」歐陽秋正色道,說這話的時候,更是看了一眼女帝。

「說好的哦,我要陪你征戰。」妖妖眼眸彎彎,柔情的看著李瀟,道:「白髮蒼首,願與君攜手天下。」

(本章完) 獻祭儀式開啟,歐陽秋等人站在陣法外,正在調整狀態。

直到半柱香后,人王血脈者朝著前方踏出一步,便走入了陣法之中。

他調整好了狀態,要在此刻獻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