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語一落,就連夏北面容都變幻了幾下。

兩人之間的這個賭約,在場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可是,有誰敢提?

黃玉海的目光銳利猶如刀鋒,一股磅礴的氣勢透過雙眼爆射出來,盯著楚塵,怒光湧現。

楚塵呵了一聲,「黃家少爺說的話,看來也不可信啊。」

「楚塵。」夏北壓低著聲音,這件事已經走到了他無法去插足的地步了。

楚塵的神色不變。

今晚,如果他輸了,黃玉海一定會讓他跪著爬出天豪酒吧。

那麼,現在他贏了,為什麼要放過黃玉海。

黃玉海的身軀彷彿都快要被火點燃,怒光閃動,聲音宛若在牙縫裡抽出來,寒氣凌冽,「我的一跪,你,承受得起嗎?」

楚塵目光溫和,平靜回答,「你倒是跪啊。」

張豪憤怒地沖前一步,被黃玉海攔下。

黃玉海與楚塵的目光對視著。

他代表著的,是黃家少爺的身份。

願賭,服輸!

黃玉海眼眸之中的寒氣狂涌,砰地一聲,跪在了地上。

這一刻,黃玉海眼中的戾氣,也瞬間湧出。

死死地盯著楚塵。

他說過,這一跪,楚塵……他承受不起。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假面騎士配上超電磁炮,不知道會產生出怎樣的威力與火花。

江流不知道,但是江流想知道!

兩隻怪物看著江流的步步逼近,各自怒吼一聲,身體一竄,便是朝著江流疾馳而來。

「吼!」

「吼!」

狂猛霸道的怒吼,彷彿是在宣誓自己的權位,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跟你這個人類毫無關係。

但江流會聽嗎?

腳步不亂,單手輕輕的將硬幣再一次的拋飛起來,周身範圍之內,立刻便是閃爍出一陣藍色的雷電火花,交相輝映,讓得整個沙漠地區發出一陣強光。

見到這一幕,不管是黑鐵甲哥布林還是赤紅火焰蟒,都是目露驚恐之色,剛剛它們可是親眼目睹了這玩意兒得威力的,幾乎一瞬間便是清空了一片區域。

江流依舊保持著微笑,輕鬆接住了下墜的硬幣,這才淡聲說道:「不知道下一個,會是誰死在這超電磁炮之下呢?」

說完,便是單手捏拳,硬幣卧在彎曲的食指之中,大拇指做出彈射狀,直接瞄準了一旁的黑鐵甲哥布林,然後,發射!

「砰!」

「呼咻~」

強力的光軌伴隨著瘋狂的炸裂之音,將江流眼前的整片區域徹底的覆蓋。

黑鐵甲哥布林看著瘋狂疾馳而來的超電磁炮,內心之中已經徹底沒了與之抗衡的念頭,一手抓住一旁的赤紅火焰蟒,便是將之拉到了自己的身前,用它的軀體,給自己當擋箭牌。

不得不說,有智慧的怪物,行事作風也是卑劣下作的。

但這就是叢林社會的生存法則!

赤紅火焰蟒自己都已經徹底的懵圈了,為什麼自己的盟友會突然背叛自己?

「砰!」

強烈的超電磁炮瘋狂的轟擊在了赤紅火焰蟒的頭上,將它頭部的防禦鱗片給直接轟碎炸裂,雷電剎那間鑽進它的身體,將它的身體徹底的麻痹,讓它無法動彈,更加無法主動防禦。

「噗嗤!」

一聲輕響,超電磁炮直接洞穿了赤紅火焰蟒的頭部,甚至還攻擊到了躲藏在它巨大身體之後的黑鐵甲哥布林的肩膀。

雖然僅僅只是一道輕微的擦傷,但也讓黑鐵甲哥布林的肩頭瞬間皮開肉綻,爆出一片血霧!

赤紅火焰蟒受此暴擊,已經徹底失去了繼續存活的可能,在黑鐵甲哥布林的手中,奄奄一息。

「人類,為什麼,我們明明無冤無仇!」

黑鐵甲哥布林那憤怒的聲音在江流的耳邊響起,但讓江流感覺到有些諷刺!

沒有回答黑鐵甲哥布林的話,江流快速奔跑起來,右手直接按下了已經插入滑軌之中的蓋茨手錶的啟動按鈕。

【FINISHTIME(終結時刻)!】

時空驅動器發出一道金屬響聲,再配合上江流的動作,怎麼看都有一種霸氣側漏的感覺。

察覺到了江流的動作,黑鐵甲哥布林立刻扔下了手中的赤紅火焰蟒,轉頭沒命的狂奔了起來。

但為時已晚!

江流高高的躍上空中,電子錶所發出的生命倒計時已經響起。

空中的江流翻轉了時空驅動器,那黃色的眼睛部分和黃色的鞋印,完美的鎖定住了逃走的黑鐵甲哥布林。

【TIMEBURST(時間爆破)!】

時空驅動器又是一道金屬電子音,這一次,直接說出了技能的名字。

江流學著假面騎士的樣子,左腿蜷起,右腿伸直,瞄準了黑鐵甲哥布林的頭部。

「嗨呀!」

身體直接朝著下方而去。

而眼睛則是和鞋印順著江流的身影完美重合,並且發出一道道吃金幣的聲音。

「叮~叮~叮~叮……」

「噗~呲呲~」

極速穿透了黑鐵甲哥布林的身體,將它的身體炸出一道道紅色的火花。

「砰!」

「呃啊!」

受到重擊的黑鐵甲哥布林在原地掙扎扭動著自己的身體,想要擺脫什麼,卻又不得方法的樣子。

最終無奈的張開了自己的雙臂,隨著一聲炸碎的「砰」,黑鐵甲哥布林徹底消散在了空中。

而背對著黑鐵甲哥布林半跪在地上的江流,在聽到黑鐵甲哥布林被炸碎之後,這才緩緩的起身,沒有回頭,而是淡淡的道:「我們的確無冤無仇,但如果今天是我勢微,你又會放過我嗎?」

是啊,如果今天江流真的弱了一籌,那麼反過來,黑鐵甲哥布林,也斷然不會放過江流的,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轉過了身,看著依舊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赤紅火焰蟒,江流緩緩的走上前去,凝聚出一把火焰戰斧,徹底的了結了它的生命。

…………………………………………

已經解除了變身的江流,走到了赤紅火焰蟒的身前,在它的頭頂位置,發現了一個光團,拿起光團,消息回傳到了江流的腦海之中。

【火鱗甲(綠)】

防禦+4

體質+3

介紹:這是一件由赤紅火焰蟒全身最堅固的鱗甲所鑄成的防禦鎧甲,號稱擁有最強的防禦體系,但結果如何沒人知道!

【赤紅火焰蟒內丹】

低級材料

介紹:一個凝聚了赤紅火焰蟒畢生修為的內丹,但無人敢服用,劇毒!

【肥美的蟒肉】

低級材料

介紹:這是一塊肥美鮮嫩多汁的蟒肉,可以用作美食料理烹飪,也可以用作普通烹飪!

江流看了看這些東西,發現有用的僅僅是這塊【肥美的蟒肉】,畢竟裝備和那個什麼內丹他都用不上,反而這塊蟒肉。

而且介紹也說了,既可以烹飪成帶有特殊功能的美食料理,也能夠製作成普通的食物。

「這塊蟒肉我就留下了,至於剩下的東西,看能不能放到交易所拍賣了吧,能賺點點券也是非常不錯的。」

江流心情不錯,畢竟幹掉了兩個中位怪士級別的怪物,不過他也知道,這一次是他的運氣好。

先是雙方打成了兩敗俱傷,而後又被自己的超電磁炮秒殺低級哥布林給唬住了,最後也是靠著極強的運氣成分,這才成功擊殺了黑鐵甲哥布林。

藍色的裝備和白色的確是不一樣,別看華麗程度是超電磁炮佔了優勢,但真正能夠對中位怪士級怪物進行有效殺傷的,還得是蓋茨套裝。 人這一生,從未擁有和擁有過後再失去,究竟哪一種更痛苦?

——紀榮

我的前半生過得十分順遂,苦難對於我來說太過陌生,以至於當苦難來臨時,竟如此輕而易舉將我打敗。

我的公司破產了,查了很久才知道罪魁禍首是誰,撿了我破鞋的男人——席樂,大概是為了給他現任的小女友報仇,我曾經也寵過柳夢雨,如果她不是那麼愚蠢想要愛情的話,或許我現在還在寵她,畢竟……她是人間尤物。

我曾經天真的以為,公司破產便破產吧,以我現在掌握的人脈、以紀家在京都的地位,東山再起不過是時間問題,但是我低估了席樂的能力,更加低估了人心的善變,樹倒猢猻散,這從來不是一句空話。

久經碰壁后,我認命了,放下了我的臉面,低下了我一直高昂著的頭顱,四處求爺爺告奶奶,在商海中奔波,在酒場上輾轉,我開始嘗到了苦澀的滋味。大約是以前的蜜糖嘗多了,一丁點的苦都會讓我覺得難以下咽,現如今,鋪天蓋地的苦澀讓我覺得喘不上氣,腦海中時刻緊繃著一根弦,不得放鬆。

那根緊繃著的弦,在親眼目睹了一場求婚後,斷了。

那天,我和往常一樣在各種酒席上裝孫子拉投資,胃裡翻滾著的酒液讓我幾欲作嘔,恍惚間我聽見了柳夢雨的名字,那個女人,都是因為那個女人,我才會變成這樣!

「你願意嫁給我嗎?」

「我願意。」

舞台上的兩人在燈光的映射下,好似散發著聖光的天神,享受著全場的目光,享受著無數人的祝福。

憑什麼?憑什麼!

憑什麼他們活的那樣瀟洒愜意,而我,卻活成了誰都能踩上幾腳的一灘爛泥!腦子裡緊繃著的那根弦斷了!

「席樂,不就是個女人,我玩剩下的破鞋你也撿,還當個寶貝似的供著,傻不傻?」怒氣和嫉妒助長了我的氣焰,我幾乎是無比暢快地吐出了這句惡毒的話。

再後來,我和席樂打了一架,我病態地想要觸碰他,來啊,來啊,快和我這攤爛泥打架,讓我的臟污染黑你潔白的西服,來!和我一起下地獄吧。

我開始意識到我整個人有些不對勁,醫生也證實了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