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楓走在最前方,兩名少尉跟在他身後,沿路上,有些巡邏的少尉,中尉看到這番情況,也是朝著許楓施禮,其中有一位中尉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擋住了許楓的去路。

「等等!」

那名中尉說道:「科技院當中怎麼可能有不穿軍裝的存在?這名難道是新上任的長官不成?」

他的目光並沒有放在許楓身上,而是那兩名少尉,兩名少尉都說道:「中尉大人,這位長官是從總部調過來的探測軍區科技院的!」

「總部調過來的?」

那名中尉說道:「可有憑證?」

「你想要何憑證?」

許楓眉頭微皺。

身上氣勢散發出來,若是此刻那名不敗將軍巴頓在他身旁的話,定然會發覺,此刻的許楓竟然能釋放出比他還要強大的氣勢來!

畢竟,人體的氣勢,是和境界有關,許楓雖然實力受損,但是境界,卻是不降反升,氣勢也是能夠比在異界強大不少。

只不過,許楓一般怕麻煩,只是釋放出和對手相當的氣勢來。

但是在這科技院當中,他卻是將氣勢全部散發出來,那名中尉嚇得渾身打顫:「長官,是我古蒂*圓木有眼不識泰山,對不起,我不該懷疑您的!」

「古蒂*圓木?」

許楓收回氣勢:「那古蒂*森木可是你的表弟?」

他記得剛進來的時候,那兩個士兵似乎告訴他,古蒂*森木有個表哥在軍區當中尉,想不到,就是眼前這個方才還想在他面前囂張的傢伙。

這兩表兄弟,倒是挺像。

「是的,長官,難道長官認識森木,他在軍區表現不錯,我最近還想提拔他為大佐!」

「哼,本長官方才進入軍區的時候,看見一個士兵隨地吐痰,詢問下去,那人便是古蒂家族的森木,你確定要提升這種人為大佐?」

「什麼?竟有這等事情?長官,您放心,我絕對會秉公辦理,非但不提升古蒂*森木,反而會重重處罰他,我們凡爾賽軍區最忌諱的就是裙帶關係,我絕對會以身作則!」

古蒂*圓木嚇了一跳,原本他還以為眼前這名長官對於森木那小子印象不錯,他還想讓許楓認為他眼光不錯,知道提升人才,卻是沒想到結果相反,他心想著,森木那小子也真是傻逼啊,隨地吐痰這種事情居然會被長官看到,你麻痹實在是想吐痰不知道吐在手上么?


古蒂*圓木記得他剛當上新兵的時候,一口痰咽在喉嚨里,不敢吐出來,就是直接吐在了手上,最後找了一顆大樹撫摸,才將那痰弄沒掉的。

兩名少尉跟著許楓繼續走著,他們都說道:「長官,那古蒂*圓木在我們這裡可是囂張的緊,而且他在軍中的關係也是不錯,甚至認識少將,我們兩個以前都被他教訓過,而且他的理由也只是他心情不好!」

許楓也是暗自冷笑,看來這古蒂*森木兩表兄弟在這軍區當中都是惡名昭彰,本帝想不整你們都不行啊!

藥劑房很快就抵達了,這其中並沒有什麼藥味,看守的幾名少尉看見許楓,也是不敢大意,都很自覺的施禮點頭。

那兩名跟在許楓身後的少尉都說道:「長官,我們不能進去,在這外面等你吧!」

只有將軍級別才能隨意進出藥劑房。

許楓也是大步走了進去。

在他走進去之後,那幾名少尉都在小聲討論:「哥們兒,這長官是誰啊?好面生,以前都沒有見過啊!」

「總部派來的長官,你們可得小心點,方才圓木中尉都被他訓斥了一番!」

「圓木中尉都被訓斥了一番?還好我們機智,沒有亂說話,否則的話,恐怕也要被訓斥啊!」

……

他們正在竊竊私語,一個身影也是站在他們面前,這幾名少尉都是嚇得渾身發抖:「將,將軍!」

站在他們身前的不是別人,正是不敗將軍巴頓。

他正要來這藥劑房取一瓶藥水,卻是沒想到聽到這幾人講話,便是喝道:「你們說什麼?總部派來的長官?」

「巴頓將軍,那位長官就在藥劑房中!」

「哼!」

巴頓搖搖頭:「我就是剛從總部回來,根本就沒有什麼長官派過來,我倒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敢冒充長官!」

那幾名少尉都震驚的呆在原地,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巴頓將軍竟然說出這番話來。


而巴頓衝進藥劑房的時候,窗外一道身影飛走,那幾名少尉反而看到巴頓嘴角邊上噙著一抹笑意,他們都問道:「將軍,我們要不要去追?」

「算了,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那幾名少尉都是茫然不解,這將軍今天是怎麼回事,方才那麼憤怒,現在倒是嘴角帶笑來了。

……

在許楓離開公寓的不久,達蒙便敲了許楓公寓的房門,結果無人應答,以達蒙的智商也是能想出許楓定然是離開了公寓。

「糟了,那小子還真是不怕死,都說了今晚是森木來查房,到時候,他可就慘了!」

達蒙在許楓的公寓外面急的團團轉。

「達蒙,要不是今天幾個朋友告訴我,我還真是想不到你這種廢物都能通過測試,哈哈哈!」

這聲音,自然是今天剛回到軍區報道的古蒂*森木,他身邊則是幾個軍區的弟兄,他們也是一陣狂笑。

達蒙臉色一變。

「當然,最讓我想不到的是許楓那個傢伙,他竟然真的也能進入軍區,哼,不過,沒關係,我在這軍區中,想玩死他,還是能夠隨意玩死的!」

森木笑道。

「森木,你還真是囂張,這軍區,可不是你的家!」

「這軍區當然不是我的家,只不過,我在軍區人脈極深,別看我現在只是少佐,或許就在今晚,我古蒂*森木當上大佐的消息就會頒布了,哼哼,在我眼中,你和許楓都是小蝦米,你們在這軍區,只配讓我玩的!」

古蒂*森木繼續說道:「怎麼?達蒙,被嚇得不敢說話了么?你們雷諾家族既然和我們古蒂家族撕破臉面了,在這軍區當中,我也是不會留情的,不過,你今晚還好,呆在公寓,但是那許楓,嘿嘿……」

「他顯然不在這公寓之中!」

聽著古蒂*森木決然的聲音,達蒙也是說道:「森木,你這小子別以為穿上了一身少佐的軍裝就可以耀武揚威,要知道在宴席上,你可是被楓哥虐的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就憑你,也想和楓哥斗?」

「什麼?」


古蒂*森木喝道:「竟然說我不配和許楓斗?好啊,竟然連楓哥都叫上了,看來你是打算抱他大腿了嘛,真為你們雷諾家族感到悲哀啊!」

「森木哥,這小子不懂事的話,今晚我們就讓他知道知道我們這兒的規矩!」

其他幾人都說道。

「我是雷諾家族的達蒙少爺,你們這幾個二百五要是敢動我,被我查到了你們的親人在哪裡,嘿嘿,到時候,我必定讓我父親派遣高手好好幫你們照顧!」

雷諾*達蒙雙眸當中出現精芒,那幾人都嚇得忐忑起來,出門在外,就怕別人威脅自己的親人:「怎麼?不敢繼續說了?你們不是要對付我么?」

「該死,別和這小子糾纏了,我看他就是在拖延時間,不過,沒用的,許楓那小子本身就喜歡玩火,就算是你拖延了這麼些時間,他也必然不在公寓當中!」

古蒂*森木直接將公寓門推開。 古蒂*森木推開公寓門的時候,裡面一道強光差點刺傷他的眼睛,那幾人都是揉揉眼睛,一看,一個男人正從浴室中走了出來,背脊上依然能看到有水滴的痕迹,顯然,是剛在浴室中沖了個涼。

「楓哥!」

雷諾*達蒙緩了口氣,沒想到這許楓居然還真趕回來了,看他那摸樣倒是輕鬆至極,等下想來又是有著一場好戲能看了。

「你,許楓,你怎麼可能在這裡?」

森木喝道。

「少佐很幽默啊,我不在這裡,難道能跑去女生公寓去么?」

許楓倒是不太清楚軍區當中是否有女兵。

「怎麼會,我的朋友明明看見你從窗戶飛出去了,你一定是剛剛回來的對不對?」

「少佐,你眼睛瞎了么?我剛剛一直在浴室當中洗澡,什麼飛出去了,我現在不光懷疑你眼睛有問題,連你朋友的眼睛,都可能有問題!」

森木被許楓的話氣得半死,偏偏又沒有證據證明許楓剛剛不在公寓,他朝著邊上一人說道:「你剛剛看清楚了么?你要看清楚了,你就是人證,到時候,他一樣無法抵賴!」

那人看著許楓的目光有些凌厲,也是不敢亂說話:「看,看清了,就是一道影子,但是不是他就不知道了!」

許楓甩了甩擦水的毛巾,直接朝著森木的頭上拋了過去:「森木少佐,在這軍區當中,你要報私人恩怨可以,但以這種方式,實在是太差勁了吧?麻煩你的人,以後眼睛尖一點好么?」

「呸!」

森木將那毛巾拋在地上,似乎還聞到了許楓身上的汗臭味,這更加讓他確定許楓就是剛剛才從窗外飛進來的。

許楓看著這森木臉上陰晴不定,顯然是在醞釀著陰謀,他倒是沒半點壓力,畢竟,方才他的確是在科技院感受到了巴頓的出現,隨後便是躍窗而出,趁著達蒙拖延時間,他也是回到公寓洗了個澡,舒服的很。

「許楓,有你的,本少佐今天雖然抓不到你不在公寓的把柄,但是,達蒙這小子,卻的確不在自己公寓!」

森木說道。

他的確拿許楓沒辦法,就連打也不是許楓的對手,但不代表他不可以欺負達蒙,要知道,他帶著幾個弟兄來查房,總不能空手而歸吧!

能抓到達蒙這小子,也好挫挫許楓的銳氣!

「嘿嘿,達蒙,你們是新兵,註定要遵守規矩,兩次記過,便是會被全軍區通報,到時候,你們雷諾家族,也會知道你在軍區乾的好事了!」

「你!卑鄙!」

達蒙喝道。

「卑鄙?我可不這麼認為,哥幾個,我們走!」

森木很自作瀟洒的甩了甩頭髮,隨後便是想和身邊三個弟兄離開許楓的公寓。

「關門!」

許楓喝了一聲。

站在門口的達蒙立刻將房門關上。

「許楓,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少佐閣下難道不知道有個成語叫做關門打狗么?」

許楓笑道。

「什麼?在這軍區,你還敢亂來不成?」

森木喝道。

許楓理都不想理會他,直接一掌擊出,那森木根本就不是許楓對手,連反手之力都沒有,直接被許楓擊中胸口。

鮮血從口中噴出。


「嘖嘖,真是髒了公寓的地板!」

「沒事,楓哥,晚上睡我那裡!」

達蒙也是猛然一腳踹出,直接將那森木踢到天花板上。

其他三人想要逃走,卻是都被許楓用神力吸住,隨後便是一人給了一掌!

片刻,四人都鼻青臉腫的躺在了地上。

「森木哥,你不是說帶我們來耍威風的么?這下子,我們怎麼會被打的和狗一樣啊!」

一人還恍如做夢一般,本來他們幾個也算是軍區當中的老兵了,再加上森木表哥圓木中尉的關係,其他人都不敢得罪他們。

卻是沒有想到,今天森木帶著他們幾個來許楓公寓裡面找打的!

這許楓也是真猛,新兵第一天,就敢打少佐!

這件事情要是傳了出去,那還了得!

「許楓,你有種,上次在宴席上重傷我,今天在軍區還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表哥是誰?」

「古蒂*圓木中尉,他早已答應讓我升作大佐,到時候,我便能夠正是處罰你們,哼!」

軍區當中,各級軍銜也是分工明確。

少佐,一般都是做些很簡單的事情,就比如查房,帶操什麼的。

而大佐,則能以軍規處罰士兵。

許楓一腳踩在森木的腦袋上:「你就算是當上將軍,又如何?」

其他三人都嚇到,這許楓果然不是一般人,這麼強大的氣勢,他們心中都後悔莫及,早知道就不跟著森木過來找許楓麻煩了!

砰!砰!砰!

門外傳來敲門聲。

「楓哥,要不要開門?」

「怕什麼?」

房門被打開,那名今天將許楓和達蒙送進軍區的士兵嚇了一跳,他沒想到許楓公寓當中竟然會這般精彩,地上倒下四人不說,被許楓踩著的還是森木少佐!

他實際上也就是過來傳話的,但心裡還是著實佩服許楓,這兩個傢伙,說要對付森木想不到還真是對付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被踩死在沙灘上啊。

「森木少佐,圓木中尉有話讓我傳到,找了好幾個公寓,才發現你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