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了一會兒,發現周圍確實沒人,這才放下心來。

「走,找個隱蔽的地方,先給你把丹藥煉出來!」

一人一蟻,鑽樹入林,尋尋覓覓,最終停在了一處洞穴之外。

洞內有一隻三階的黑熊,高大威猛,看起來挺嚇人。

也就是看起來而已,真動起手來,都不需要喬拉丹出手,蟻哥一個大招,直接將這黑熊分屍了。

「蟻哥,你守住洞口,幫我護法,我給你煉丹去!」

煉丹的方式有些羞人。

不想讓蟻哥知道,免得他沒了吃下去的胃口,喬拉丹便給它安排了一個警戒的任務,守在洞口,自己獨身一人,進入了洞內。

「切,煉個丹而已,本尊又不是不會,用得著這麼神神秘秘的么!」

「不讓我看?我偏要看!」

「哼哼,連個煉丹爐都沒有,煉個毛的丹,菜鳥一個!」

「一會兒煉丹失敗了,嘿嘿,老子諷刺死你!」

堂堂傀靈宗少主,如今卻淪為別人的靈獸,而且還是一個鍊氣境的低級修士,不甘心再正常不過了。

悄悄的。

蟻哥邁著六條大長腿,巧妙的避開地上的殘枝落葉碎石,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偷偷的摸進了山洞裡。

「咦?這廝在幹什麼?」

打眼一瞅,蟻哥愣了。

只見那喬拉丹,正大口大口的將各種各樣的藥材,吞進肚子里。

「不是說要煉丹幫我鍛體么?怎麼又自己吃起來了呢?」

蟻哥滿臉不解。

這不解,幾息之後,變成了鐵青。

噗!

伴隨著一聲屁響。

咕嚕嚕……

幾顆丹藥,從蹲在地上的喬拉丹身下,滾了出來。

這姿勢。

這氣味。

難道說?

「嘔……」

蟻哥,吐了。 話音剛落,趁羊春年不備,立冬猛地沖了出去。在他面前縱身一躍,雙手向前環抱,頂出膝蓋。他的殺招之一——飛身撞膝!

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想掌其精髓,遠沒有那麼容易。首先要有超強的彈跳力,足以保證在制高點出膝的時候,能夠撞在對方的下顎。其次,提膝的一瞬間需要超強的爆發力才能達到效果。最後,是以雙手抱頭相互配合。

雖為泰拳中的招牌招式,立冬卻在沒有接受過任何泰拳方面專業訓練的情況下,將這些招手融會貫通,發揮的淋漓盡致。

立冬將所有力量匯於膝蓋,以手支撐,借力出膝。看似輕淡,卻如雷霆萬鈞,這一擊堪稱完美。

砰!羊春年毫無反應的向後倒去。

……

不到一天之內,3K中先後有兩人倒在立冬面前,堪稱青雲社剋星!不知道房雲清得知此事後會有什麼反應。

放倒羊春年,立冬毫無停頓的衝進人群之中…

五十個人稍微一愣,隨之發出一陣吶喊,猶如山呼海嘯般湧來,瞬間把他淹沒。

頭頂「三高第一紅棍」的榮譽,作為北風集團的最高戰力,更是「打戲擔當」,立冬不負眾望,這一戰,打出了目前為止自己的最高水平。

人群之中,雖被團團圍住,卻沒有絲毫慌亂。

一個青雲社的混混從正面猛衝過來,高舉拳頭砸過來。立冬右腳向前一點,身體輕盈飛出,右手快如閃電般伸出。啪!緊緊抓住他的手腕,向外用力一掰,只聽輕輕的「咔」一聲,隨後就是混混因疼痛發出的嘶吼。

立冬身體微微後仰,一記刺蹬直奔左肋而去,砰!一腳將他踢飛。還未收腿,僅憑左腿著地用力一蹬,身體凌空旋轉一圈,甩出一腳勾在身後另一個混混的脖子,啪!

這個混混倒地的同時,立冬也穩穩落地。雙腳剛剛著地,他的左手飛快向左前方一抓,死死扣住一個人的脖子,輕輕一跳,頂出膝蓋撞在他臉上,砰!落地之後,回身一記右擺拳,又一記左勾拳,砰!砰!再放倒兩個。

接著,原地奮力一蹬,垂直拔起。高舉右臂,一記兇狠的肘劈砸在一人的頭頂,咚!在這個人倒下去的一瞬間,左手抓住他肩膀向上一撐,再次跳起。

立冬於半空中彎起雙膝,落在前面一人的肩膀上,嗙!這人受力向下一頓,直接跪在地上。「騎跪」在這人肩膀上的立冬,再次以一個肘擊了結了他。

忽然,耳後響起一陣風聲。立冬壓低目光一瞥,順勢轉身,左手抓住一條正踹想自己的腿,右肘朝他膝蓋上狠狠一劈。「啊!」這人大叫一聲,立冬側身出腳,踹在他的胸口,悶聲一響,倒在了地上。

隨即,立冬右腳在地上一點,凌空躍起,身體在半空中轉了三百六十度,下落之時,一腳踢在左側一人的太陽穴。

……

轉瞬之間,幹掉了五分之一的人。這簡直就是一場他的個人表演,更像是在拍電影。

立冬越來越興奮,嘴角揚起充滿邪性的笑容。或許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是最耀眼的那顆星,他的光芒甚至照亮了整個操場,覆蓋了整個海高。操場就是他的舞台,射燈如同聚光燈,將他團團籠罩。立冬,是這舞台上唯一的主角。

幾棟教學樓里圍觀的學生,發出陣陣驚呼,甚至有人給他加油,幾乎所有人都拿出手機錄像,還有不少膽子大的學生走出教學樓。幾乎每一個人在看這場「表演」的人,都被立冬神乎其神的格鬥技巧所折服。

更罕見的是,張北羽回頭間,看到了眼鏡妹也趴在走廊,眼中不斷閃爍。要知道,他來了海高這麼久,就幾乎沒看見眼鏡妹走出過教室。

眼鏡妹看得出神,嘴巴還動了動,不知道在說什麼。

眼下的戰局越來越激烈。

一對五十,看似誇張,但如果存在質的差距,也並不是不現實的。

如果這五十個人打小乞丐,那鐵定得被打死。如果是打三寶,也是個半死。如果是打張北羽,估計能跑出來,但也沒了半條命。

可是,如果是五十個赤手空拳的小學生,肯定打不過一個經過專業訓練的職業搏擊手。對於搏擊手來說,一拳干倒一個,一腳踢飛一個,小學生們估計很難近身。這就是質的差距。而且還有一個不能被排除的因素,那就是心理作用。

只要是個人,肯定都會有個中負面心理,比如說恐懼。眼看著搏擊手一拳一個把自己的小夥伴打飛,剩下的小學生們還敢上?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對比。青雲社的人不是小學生,立冬也不是那個搏擊手,兩邊的差距雖然還談不上「質」,但是差了也不是一兩個檔次。

回到混戰當中,立冬繼續憑藉高超的身手,上演著各種出神入化的動作,把青雲社打得人仰馬翻。

可不管怎麼說,對方畢竟有五十個人。立冬肆意的虐殺,也激起了他們的鬥志。十個人一起上,哪怕他一下能擋住四個人,那還有六個人可以出手。沒一會的功夫,立冬也挨了不少下。

儘管體力不斷消耗,但立冬還是保持著最大的力量和速度,以最少的出手次數放倒對手。但是,被放倒的人休息一下總歸還能站起來,他們的力量幾乎是源源不斷的。

剛解決掉眼前的一個對手,立冬回身一腳倒鉤,啪!直接踢翻一個人。面前的一個拳頭也適時的打在他臉上,但這一下似乎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反而激怒了他。

「啊!!!」立冬咬牙大吼一聲,全力打出一記重拳,轟在這人的臉上。Pong!被擊中的人受力向後飛去,撞倒兩三個人。

這時,身後突然竄來一人踹在立冬的腿上。右腿往前一彎,差點跪倒在地上。他頭都沒回,甩出胳膊向右後方出肘,一下打在那人的嘴巴上。砰!甩出一口鮮血,掉了兩顆門牙。

就在剛剛出肘的同時,他的左手也沒閑著,抓住了一條胳膊。此時起身一拳打在砸在他臉上。防住了兩面,正面就防不住了。

從立冬的正面一齊踹過來兩隻腳,終於把他踹倒。 看著喬拉丹那姿勢,再想起自己曾經吃過的那兩顆金芝強力丹,蟻哥吐的是天昏地暗。

不活了!

堂堂傀靈宗的少主,竟然吃別人的……

蟻哥瘋狂的用腦袋撞石頭,想一死了之。

瘋狂的撞擊聲,驚動了喬拉丹。

「咦?」

「唔。」

「啊?」

「卧槽!」

撒丫子竄上前去。

「你丫瘋了嗎!」

「不許撞!」

「我擦,不聽話,急急如律,契約為令,定!」

靈獸契約一令,苦逼的蟻哥,獃獃的立在那裡,一動不能動了。

悲哀啊!

連死的自由都沒有啊!

兩行清淚,自蟻哥臉龐劃過,哀莫大於心死。

喬拉丹卻怒了。

「好好的,為啥要自殘?啊!就這麼想死?」

「我沒臉沒皮的去打劫藥材,辛辛苦苦的給你煉丹,你就這樣報答我?」

不這麼說還好。

一聽到煉丹二字,哪怕有靈獸契約約束,蟻哥依然不顧一切的嘔吐了起來,實在是太噁心了。

暫且不去管螞蟻是如何嘔吐的。

繼續說教。

見蟻哥一副心若死灰的樣子,喬拉丹知道此事鬧大發了,若是不能解開蟻哥的心結,它是肯定不會吃這些丹藥的,不吃丹藥,肯定打不過厲無涯,打不過厲無涯,就奪不回銀槍,奪不回銀槍……

總之。

得想辦法解開蟻哥的心結才可以。

「我說蟻哥,咱都是修士,又不是凡人,用得著這麼做作么?」

「你瞅瞅,多乾淨的丹藥啊,我一沒吃肉,二沒吃飯,肚子里可是一點兒那東西都沒有,這丹藥,絕對沒問題!」

「真的,我不騙你,我可是用靈氣裹著把它們拉出來的。」

「唔,不說了,不說了,你先別吐了。」

「我這也是沒辦法啊,金之靈珠給你吃了不少了吧,丹藥、靈石,能給的我都給了,你已經到了瓶頸了,現在唯一能提升你實力的,就只有這些鍛體丹藥了。」

「忍忍吧,就當你啥都沒看見,一口氣吞下去,實力飆升啊!」

「等咱滅了那厲無涯,破解開那處秘境,說不定啊,咱們就能找到徹底打破這煉之幻境的辦法,到時候,你就可以自由了!」

「等咱出去了,我給你換一個新的身體,這具吃過那東西的身體,咱不要也罷。」

「啥,讓我先嘗一嘗?這……」

「蟻哥,你以前養過狗狗么?你難道沒聽說過嗎,狗狗最喜歡吃那東西了。狗狗尚且如此,更別說螞蟻了,你可是螞蟻啊,葷素不忌啊!來,吃兩口嘗嘗」

「我去!你這是非要逼著我來硬的啊!張口!急急如律,契約為令,張口!」

費了半天口舌,愣是勸不動蟻哥,喬拉丹怒了,一聲令下,契約發動,蟻哥不情願的張開了嘴。

突突突……

右手一甩,六顆黑蟒壯骨丹,連珠射的飛進了蟻哥的嘴裡。

黑蟒壯骨丹,乃是鍛體靈藥,修士服用之後,可強壯筋骨,增加力量,很是珍貴,其中一味主葯,乃是黑蟒毒藤,需得千年的葯齡才可入葯,在外界,這千年葯齡的黑蟒毒藤少之又少,也就是這煉之幻境,才能尋到此等寶物。

一爐子足足煉出了十二顆。

喬拉丹自己吞噬了六顆,剩下的這六顆,全都給了蟻哥。

瞧瞧,多仗義,對半兒分呢!

都這麼仗義了,蟻哥卻一點兒面子都不給,喬拉丹一怒之下,直接來硬的,強迫蟻哥把這些黑蟒壯骨丹吞了下去。

嘔是嘔不出來了。

這東西,入口即化,化作藥力,席捲全身。

只見蟻哥那原本金燦燦的一身硬殼,在藥力的作用下,發生劇變,加厚、變硬,隱隱有黑色光芒流轉其上。

六顆黑蟒壯骨丹,讓蟻哥的防禦力足足提升了一倍有餘。

壯骨丹為啥會強化殼?

簡單!

這殼,就是蟻哥的骨頭,人類的骨頭長在體內,螞蟻的骨頭,卻是長在外面的,甲殼類生物都這樣。

藥效發揮完了,喬拉丹一揮手,解除了蟻哥身上的束縛。

「嗚嗚嗚,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剛獲得自由,蟻哥就哭天喊地的撲了上來。

上次被騙著吃了兩顆。

這次卻是被硬逼著吃了六顆。

再一想,搶來的那一大堆藥材,還不知道要煉出多少丹藥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