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君嵐握住了司錦尉的手,其實她的手比司錦尉小好多,握上時,卻意外的和諧。

當司錦尉的手心感受到軟軟的觸感,還有微微的濕潤時,君嵐已經放開了手。

他動動手指,有些僵硬的抹去了君嵐的淚珠。

他沙啞著嗓音開口:「為什麼要哭?」

君嵐感受著司錦尉粗礪的掌心,舒服的眯起眼,緩緩開口:「因為……我很意外,也很開心,司先生能說出那番話。」

眼睫微顫,司錦尉自嘲般的笑了笑。

這個男孩這麼容易受傷,他之前怎麼會想著,他會傷害到別人呢……

司錦尉收回手,臉上令人安心的觸感消失了,君嵐不滿的嘟嘟嘴。

「好了,該回家了。」司錦尉失笑著敲了敲她的腦袋。

「哦。」

……

……

將君嵐送進她的屋子,司錦尉正想抬腳離開。

「司先生。」君嵐叫住了他。

司錦尉扭頭:「還有什麼事嗎。」

君嵐抿抿唇,撓著有些許紅暈的臉頰,吞吞吐吐的開口:「你不是說……說要看著我嗎……」

司錦尉愣了愣,他的確說過。

於是,他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嗯,那我就看著你。」

兩人對視幾秒,有些尷尬:「要不……咱們出去逛逛?」

「嗯……」

……

……

於是兩人又開車來到了商業街,是全國最大的商業街之一。

「司先生,我給你買套衣服吧,你總穿軍裝或者是休閑服,不老美。」

君嵐拉著司錦尉這看看那看看,邊走邊念叨。

「嗯,你挑吧,我掏錢。」

君嵐皺皺眉:「那怎麼行!沒事沒事的啊,就當是給你這個監護人的工資吧。」

見此,司錦尉也不勉強,他知道君嵐家有錢,不差這點,就沒拂了她的面子。

很快,君嵐走到一家男裝店門口,盯著櫥窗里的一套衣服出了神。

司錦尉也看了一眼那套衣服,是很簡單的灰色毛衣加深色牛仔褲,還有一雙靴子。

與君嵐此時的服裝有點相像……

「這套?」司錦尉問道。

我在泰國開店賣佛牌 君嵐的眸子一閃一閃的,狠命點點頭:「快快快,你快去試試!」

司錦尉依言,進去換了這身衣服。

當他掀開試衣間帘子走出來時,君嵐只能想到一個詞來形容:清貴。

高領毛衣遮住了他修長的脖頸,袖子不長不短,恰恰好到手腕,灰色毛衣與深色牛仔褲的搭配糅合,明明簡單到極致,卻讓人無法忽略他由內而外散發的男性魅力。

君嵐站在他旁邊,兩人的服裝相像的很,君嵐狡黠一笑,開口。

「司先生,你說我們這算不算,情侶裝?」 「司先生,你說我們這算不算,情侶裝?」

司錦尉被她的話嚇得身子一震,耳根竟是隱隱有些泛紅。

「胡……胡說什麼呢,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哪來情侶裝之說?」

男人看了眼狡黠笑著的少年,也知道他不過是逗他玩罷了,便也沒再多說什麼。

「好好好,我胡說,那我先去付錢咯,司先生你乖乖在這等我。」

聽著少年哄小孩一樣的語氣,司錦尉無奈極了。

繃帶拆之前,君嵐是個禮儀得體,溫潤柔和的男孩,就是沒有煙火氣。

繃帶拆之後,變成了個桀驁狂妄,活潑愛搗蛋的男孩,多了幾分煙火氣。

其實對比下來,司錦尉要更喜歡君嵐繃帶拆之後的模樣,更像一個普通的男孩,無憂無慮,什麼都敢說,什麼都敢做,充滿了青春的朝氣。

如果除去拆了繃帶的危險性,司錦尉倒想讓君嵐一輩子都不要再纏上繃帶。

因為不知為什麼,他就是想經常在少年妖孽俊逸的臉龐上看到,真心實意的笑容。

「我結完賬啦!司先生你怎麼在發獃?」

不知什麼時候,君嵐已經站在了他面前,還用手在他面前揮啊揮。

司錦尉回過神,看著眼前比他低了快一頭的男孩,竟是有些恍惚。

「沒什麼,剛剛在想事情。」司錦尉又道:「你還想去哪轉嗎?」

君嵐想了一會,又看了看時間。

現在是下午三點多,還早,不到吃飯的時候。

於是君嵐左思右想,突然,她看到身邊走過的一對對小情侶……

她腦子裡冒出了一個有趣的點子。

說實話,長這麼大,她還沒有談過戀愛,倒是很想嘗試嘗試……

「司先生,能不能跟我玩個遊戲?」她把毛茸茸的腦袋湊到了司錦尉面前,一臉壞笑。

司錦尉愣了愣,看到少年這一臉的壞笑,他就下意識覺得不是什麼好遊戲。

可惜一看到君嵐那期待的眼神,司錦尉最終還是繳械投降。

「什麼遊戲?」

「很簡單,跟我當一天的情侶就好啦!」

司錦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愣在原地。

少年依舊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可是眼神卻很認真,這說明他沒有在開玩笑……

司錦尉這鋼鐵直男,當然是要拒絕了,畢竟在他眼裡,君嵐是個小男孩,更何況就算是小女孩吧,他也不一定答應啊!

男人紅著臉,立馬拒絕了:「君少不要開玩笑了!你我同是男兒身,司某人也不是對同性戀有什麼偏見,只是還請君少明白,我性取向是女的!」

君嵐失望的垂下頭,用手指絞著衣擺,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聲音也染上幾分楚楚動人:「真的不行嗎司先生……求求你了……」

聽著少年可憐兮兮的語氣,司錦尉差點就要同意了,還好理智尚存。

「不行!」

說完,別過頭去,不看面前的人兒的可憐相,他怕他會心軟。

君嵐沉默了。

好一會,她抬起頭,眼眶竟然是紅紅的,再加上她蒼白的皮膚,瘦小的身軀,那模樣,真是惹人心疼極了。 「我因為身子骨弱,十幾年來幾乎一直都在山上,與爺爺相依為命,也沒有談過戀愛,我只是知道,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滋味肯定很不錯,但是有生之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談一場那樣的戀愛了,如果可以的話,還真的很想嘗嘗戀愛的味道,哪怕只有一小會……」

「真是對不起啊司先生,我說的話你不用放在心上,既然你不想陪我玩這個幼稚的戀愛遊戲,那就算了吧,也的確是我要求提的過分了,對不起……」

頓了頓,她繼續道:「唉……實不相瞞,今天是我生日,每年生日我都想有人陪著我過,今年有幸遇見了司先生,有司先生陪我,我真的很開心,一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吧,竟然提出這種過分要求來為難司先生,真是太不應該了!」

聽君嵐說完這麼一大通話,司錦尉是不答應都不行了,況且君嵐還說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眼瞅著君嵐轉身拖著失望的小腳步就要不知道走去哪裡,司錦尉一句話把她拉了回來。

「等等,我陪你玩,就當做是給君少的生日禮物吧……」

君嵐在司錦尉看不見的角度比了個勝利的手勢,笑的欠揍極了。

下一秒,她恢復了剛剛那副可憐巴巴的模樣,扭頭看向司錦尉,眼裡好像還閃著bulingbuling的淚花。

「真的嗎司先生!」

司錦尉怎麼隱隱約約覺得,自己上套了,只是說出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無法收回。

他只得是點點頭:「真的。」

君嵐立馬掛上一副比那六月飛花還要明媚的笑容,一臉感激的看向司錦尉。

「太感謝你了司先生!這簡直是我十幾年以來最棒的一場生日了!」

當然,生日什麼的是騙人的。

君嵐在心裡吐了個舌頭。

「只是我也是第一次談戀愛,並不了解談戀愛要幹什麼……」司錦尉說出這句話,還頗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臉頰。

「司先生你沒談過戀愛?!」君嵐有些不敢相信。

司錦尉長得這麼好看,性格也不錯,又會做飯又會家務,難道就沒有女孩喜歡他嗎?

男人點點頭,本來不打算多做解釋,只是看到少年注視他的眼神越來越奇怪……

「君少不要誤會……」

「嵐嵐!」君嵐嘟著嘴打斷了他的話。

司錦尉臉一紅,很艱難的開口:「嵐嵐不要誤會,我只是不想談而已。」

君嵐點點頭,表示她明白了,然後一邊拿出手機不知道在搜些什麼東西,一邊念叨。

「司先生放心,我並沒有懷疑司先生不行或者身體有問題,我只是出於好奇問問……」

突然,話音一止。

「啪!」手機摔在地上的聲音清脆而乾淨。

司錦尉挑挑眉。

少年正低著頭怔在原地,司錦尉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看見那手還保持著拿著手機時的姿勢,只是手機掉在了地上。

「怎麼了?」

男人彎腰,想幫男孩撿起手機,誰知後者用比他更快的速度完成了這一動作,然後手機就像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一樣,被她死死揣在了懷裡。

「嗯?」司錦尉疑惑。

大家多討論討論書唄,評論區除了幾位常客就莫得人了……QAQ 此時君嵐終於抬頭,男人也得以看見她通紅通紅的臉蛋和快要滴血一樣的耳尖。

「沒……沒什麼……」君嵐搖搖頭,然後扯出一抹笑:「走吧司先生我們隨便去轉轉……」她拉起司錦尉的手臂,不知道要走向哪。

「發生什麼了嗎君……」

男人快速改口:「嵐嵐?」

不問還好,這一問,君嵐的臉更紅了,就像紅潤潤的蘋果,看著就想咬一口。

她突然停下了腳步,正色道:「司先生,網上的話可信嗎?」

司錦尉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道。

「我覺得有可信度。」

聽到這一回答,君嵐陷入了沉思。

到底要不要按照剛剛看到的做呢……

其實君嵐剛剛是去搜了搜談戀愛應該做什麼,排名第一的回答就是……

「牽手擁抱親親上床。」

前兩個還好,可是一看到親親,君嵐就想到了上次兩人嘴唇的意外相觸。

看到最後一個就更不用說了,君嵐年紀也不小了,該懂的事她都懂。

只是到底沒經歷過,一聽到諸如此類的詞語就會抑制不住的腦補,臉紅。

司錦尉看著君嵐沉思的模樣,再聯想到她剛剛不正常的表現,很快便得出了結論。

「嵐嵐是去網上搜了什麼嗎?」

君嵐小身子一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司錦尉,對方正用一種饒有興趣的表情看著自己,明顯很想知道她到底看到了什麼。

少年猶猶豫豫,不知道是說還是不說。

她是想說又不想說。

說吧,感覺不太好意思,不說吧,又少了幾分趣味……

思忖再三,為了這場遊戲能趣味的進行下去,君嵐牙一咬,心一橫,決定還是說。

「我剛剛去搜了搜談戀愛應該做什麼,本來想跟司先生一起做呢,可是我搜到了……」

「嗯,搜到了什麼?」司錦尉配合的問下去。

「牽手擁抱親親上床……」越說到後面,君嵐聲音越小,到最後,恨不得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司錦尉倒是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驚訝來,反而還認真想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