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光明力量可是最克制黑暗的啊!區區血荊棘,怎麼能跟他的四階聖光十字架相比?

約克大驚失色,不僅是他,艾麗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血荊棘她用了十幾年了,今天也是第一次聽說還有能反過來吞噬聖光力量血荊棘。

只見,白洛繼續道:「黑暗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脆弱,所謂的黑暗懼怕光明,不過是因為兩者之間歷練凝實度不同,本質上是屬於同一種層次的力量,重要的不是手段,而是掌握手段的人。」

底特律:變狗 白洛吞掉了那枚五階吸血鬼血核,從裡面得到了不少血族的傳承資料,以及那枚血核主人的部分感悟,其中關於黑暗與光明說法,很多就是這位五階吸血鬼提出來的。

其實白洛小時候也聽千面老師他們說過,水和火、光明與黑暗,本來就沒有哪一方能夠佔據絕對優勢,就像鏡子的正反面,少了哪一面都不行。

外面之所以謠傳光明力量是黑暗的剋星,其實絕大部分因素是因為黑暗力量是這些黑暗生物自帶的,隨著進階,這些黑暗力量能自動變強,而光明力量的修鍊者,大多都是人類,人類通過主動修鍊,過程中靠著頑強的意志力將光明力量一遍遍淬鍊,淬鍊完成的光明力量要比同階的黑暗生物強出很多。

而黑暗生物一般體內的力量只要定了型,就沒有要淬鍊的意思,這也跟黑暗生物暴躁的脾氣有關,讓他們坐下來好好修鍊,估計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所以,一般來說,黑暗生物體內的力量凝實度要比同階的人類低上不少,黑暗弱了,遇到光明自然是被虐的份兒,久而久之,也就傳成了光明系力量克制黑暗生物的謠言,好吧,實際上也不能全算是謠言。

不過,也有例外,像是黑暗議會的那些人,意志力一個個都跟怪物一樣,比一般的光明系修鍊者要強得多,擁有的黑暗系力量也極為驚人。

白洛回憶遇到的幾個黑暗議會的成員,也確實要比同階要強出不少來。

閑話暫且說到這裡,約克神父這邊下巴都被驚掉下來了,但在驚訝過後,很快就做出了動作。

他迅速打開手上的聖經,輕輕一拋,聖經浮在了半空中,而上面的圖案,正是一個張開雙臂的天使模樣。

「聖光召喚——米迦勒!!」

神父話音落下,一道濃郁的聖光從聖經裡面鑽了出來,編織成一道火紅色的天使身影。

天使背生六翼,手中抱著一把金紅色的天使之劍,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審判天使——米迦勒,參上!!

「哼,吸血鬼,能把我逼到這一步,你也算是不留遺憾了。」約克神父冷哼一聲,再怎麼傻,他也該看出來這個年輕人有著非同一般的力量,甚至可能比他還要更強一籌,所以他沒有再留手,一出手就是最強的一擊。

「這是審判天使?」艾麗驚呼出聲,眼神變得焦急起來。

她急忙朝著白洛道:「大人小心,教會的天使類能力破壞力驚人,千萬不要大意!」

白洛點了點頭,靜靜地看著約克神父召喚天使,內心依舊毫無波瀾,甚至有些想笑。

「天使?有意思,這麼說,我不就成了天使要打倒的惡魔了?」白洛指了指自己,還有心情開玩笑。

「是啊,祖先大人一定會成為卑鄙無恥、狡詐、陰險、人見人怕的大惡魔。」伊芙昂著臉道。

白洛捏了捏伊芙的小臉,哭笑不得地道:「下次別亂用詞,這可不是夸人的話。」

「誒,不是嗎?以前父親跟別人打招呼的時候都是這樣的啊,姐姐也是。」伊芙有些委屈地道。

白洛這才明白過來,對了,他現在可是黑暗生物啊,黑暗生物之間肯定不能用人類那一套,卑鄙陰險才是誇獎他們的詞。

白洛有些想笑,難道以後跟別的黑暗生物見面就要來一句『啊,好久不見,你越來越卑鄙了呢』,或者『啊,老兄,一陣子沒見,你真是越來越猥瑣了啊』。

臉皮不自覺的抽了抽,總覺得莫名羞恥。

約克神父表情嚴肅,灼熱的審判天使懸浮在他身前,四階實力召喚出來的熾天使實力堪憂,顯得有些獃滯,但總的來說,在同階裡面還是蠻強的,約克神父本身就有四階初期的力量,將全身力量注入審判天使之中,足夠他發揮出四階中期力量的一擊,而對相同等級的黑暗生物而言,受到的傷害還會更大。

「米迦勒審判之網!!」

「接受制裁吧,黑暗生物們!!」

潔白的聖光涌動,審判天使米迦勒抬起手上的金紅色天使之劍,全部聖光都被集中在裡面用力一揮。

頓時,數十道由神光凝結出來的利劍在空中組成一道嚴密的光輝網路,將他們全部罩在了裡面,封鎖了所有退路。

跟剛才鋪天蓋地的神光比起來,這一次的聖光變得更少,也更加凝練了,論威脅力,甚至遠在剛才那些聖光之上。

女僕艾麗退到了白洛和伊芙身邊,手持一隻剛剛凝聚出來的荊棘長鞭,擔憂地看著光輝組成的聖光大網。

「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超强打工仔 艾麗眼中的憂色揮之不去,其實她更傾向於提前帶伊芙離開,畢竟愛因貝倫家族的血脈不能斷絕,但現在他們都被封鎖在了聖光牢籠之中,根本沒有逃走的機會。

「怎麼辦?破掉不就好了。」白洛打了個哈切道,絲毫沒有將這點兒小威脅放在眼裡的意思。

另一邊的約克神父在凝結完審判天使之後就累得站不起來,彎著腰,半跪在地上喘著粗氣,聽到白洛的狂言之後,約克也是大笑起來。

「你打算破掉我的審判之網?哈哈,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麼破。」

白洛瞥了他一眼,沒有吭聲,區區小丑罷了,不值得關注。

審判之網距離他們越來越近,艾麗的荊棘長鞭對這些聖光之劍組成的大網沒有半點兒抵抗力,只能再一次將求助的目光投向白洛,希望能跟上次一樣出現奇迹。

「祖先大人。」伊芙的小手拉著白洛的手掌,可憐巴巴地道,看了一眼天上發著光的大網,嚇得閉上了眼睛。

「好了好了,到此為止了。」白洛沒有繼續玩鬧下去,手掌一揮,整個世界安靜了。

半空中正在接近他們的審判之網忽的消失不見,上一刻還氣勢洶洶地打算將他們全部審判,但下一刻,竟然神奇的消失了。

什麼情況?所有人都愣住了,艾麗看向約克神父,眼睛里好像在問『你的審判之網呢?』

約克神父此時也是一臉懵逼,對啊,我的審判之網呢?

等他反過來來,惡狠狠地看向了白洛。

「小子,肯定是你搞的鬼對不對?這裡只有你才有這個能耐?」

約克神父緊緊地盯著白洛,剛才他竟然連白洛用的什麼能力都沒有看清,審判之網就消失了,可見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

「怎麼辦?怎麼辦!」約克神父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水,最後一咬牙。

「哼,別以為破了我的審判之網就能夠肆無忌憚了,我今天就先放你們一馬,希望你們以後能好好改造,不然你們這條命本神父還會收回來。」

約克神父撂下一句狠話,轉身準備離開,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溜了再說。

「不用那麼麻煩了。」白洛的聲音飄了過來,讓正準備離開的約克神父身子一僵。

一隻暗紅色的劍尖從白洛手中鑽出,隔空一揮,一道血紅色的劍痕憑空生成。

約克神父大驚失色,一咬牙,將擋在身前的審判天使虛影推了出去,但血紅色的劍痕竟然直接將審判天使斬成了兩半,還未消散。

約克神父一咬牙,又將十字架和聖經也擋在了身前,血色劍痕連破兩大寶物,這才堪堪消散掉,而做完這一切的約克神父掉頭就跑。

「呼,終於擋住了。」約克神父擦了下汗水道,他沒有注意到的是,一道血痕在他額頭上生成。 「快要出去了。」約克神父從城堡大門中急匆匆地跑了出來,好像身後有惡鬼在追趕一樣,一刻都不敢停留,生怕將自己的小命葬送在這裡。

等遠離城堡數十米,約克神父奔跑的同時,心裡升起一陣惡毒的想法。

「哼,這些該死的吸血鬼,竟然險些殺死偉大的約克神父,等我回去之後也一定要聚集大量的神父一起過來,不,或許還要加上五階的主教大人,只有他,才能穩穩地壓住那個男人!」

約克神父跑出了城堡範圍,看到了正在跟伊莉雅戰鬥的獵魔人首領亞羅,兩人的戰鬥如火如荼進行著,獵魔人亞羅這邊明顯佔據優勢,伊莉雅一個人在亞羅跟幾十名獵魔人的進攻下左右支拙,但始終沒有倒下來。

看到約克神父過來,亞羅先是臉上一喜,下意識就認為約克神父已經完成了任務,不過,怎麼沒有在他手裡看到這隻吸血鬼的妹妹?難道是被殺了不成?這樣可能還有些麻煩,要是這隻吸血鬼大怒,跟他們拚命怎麼辦?

亞羅有些責怪約克神父的魯莽,但還是得意洋洋的道:「哈哈,吸血鬼小鬼,你的愛因貝倫家族已經完蛋了,約克神父出手,沒有人能夠逃掉。」

伊莉雅臉色煞白,看到約克神父從城堡裡面跑了出來,而他背後的城堡竟然沒有一絲動靜,一顆心逐漸沉了下來,難道真的像他說的那樣?

伊莉雅不得不多想,她咬著牙,仇恨地看著約克神父,但下一秒,不管是伊莉雅還是獵魔人亞羅,兩個人都張大了嘴巴,似乎是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亞羅,快走,這城堡裡面有個高手,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約克神父邊跑上前邊語道,聲音急促,但不知為何,亞羅跟他手下的小弟看向他的眼神裡面竟然帶上了一絲絲的恐懼?約克神父搞不明白什麼情況,只是邁著腿想要繼續上前。

「嗯?頭上怎麼有些涼涼的?」約克神父腿越來越沉,額頭上有些涼颼颼的,他摸了下腦門,發現上面竟然有些黏黏的,拿到眼前一看,發現竟然是鮮紅色的血跡。

約克神父心裡有些發毛,剛想說話,發現張了張嘴,竟然一個字都沒有吐出來,更神奇的是,他面前的視線竟然分成了兩部分,左邊和右邊,中間還有一道很大的空隙,約克神父都被這一幕搞蒙了。

「什麼情況?」約克神父想要繼續前進,他距離亞羅等人已經很近了,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離,但就這麼點兒距離,竟然比跑馬拉松還要困難。

約克神父感覺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視覺,他伸出一隻手,僵在了原地,隨後,整個人從額頭開始,被一分為二。

亞羅跟他的手下震驚地看著這一幕,他們以為約克神父再怎麼說,就算拿不下那個吸血鬼二小姐,也不會出什麼事才對,約克神父可是四階的強者,有什麼人能夠傷到他?

但他們怎麼都沒想到的是,約克神父不僅沒有完成任務,還把自己的小命栽了進去,更恐怖的是,約克神父的死法太詭異了,堂堂一個四階強者,竟然當著他們的面被分屍了,而他們這些人從始至終就沒有半點兒察覺。

「咕咚——」

亞羅跟他的手下統統咽了下口水,一股名為恐懼的情緒打心底里升了起來,亞羅這種四階的強者,現在都感到心裡發毛,那可是一尊活生生的四階強者啊,竟然當著他的面被分屍了,約克神父的實力還在他之上,那豈不是說那個城堡裡面的神秘存在連他也能輕易抹殺掉?

亞羅越想越是心急,而伊莉雅抓住了亞羅震驚的片刻時機,手上的血劍在亞羅身上留下一道不淺的傷痕,亞羅也不是菜鳥了,儘管震驚,也及時反應了過來,不然就不會是輕傷這回事了。

亞羅跟他背後的獵魔人後退一段距離,跟伊莉雅拉開,沒有再輕易動手,而是謹慎地盯著城堡方向,緊張兮兮的眼神,就好像在等著那裡有什麼即將出籠的怪物一樣。

慢慢地,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響了起來,應該是皮靴踩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音,平時他們的聽力可達不到這種程度,但現在,所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大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個城堡裡面,自然是聽了個清楚。

「踏踏——」

腳步聲彷彿在他們心頭響起,這些人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水,心裡有些發毛,瞪大了眼睛等著下一刻,看城堡裡面究竟會鑽出什麼樣的怪物出來。

下一秒,腳步聲停了下來,接著,城堡的大門被一把推開,一個年輕男子的臉映入他們眼中。

這是一個看起來平平凡凡,除了帥以外一無是處的男人,男子一手抱著一隻粉嫩的吸血鬼小蘿莉,小蘿莉被他一隻手托著,攔著他的脖子,好奇地打量著這些獵魔人。

他們將注意力放在了男子的另一隻手上,那隻手上拎著一把血色的細劍,細劍上沒有一絲血跡,但他們卻能感受到裡面蘊含的無盡鋒芒,他們已經看出來了,殺死那位約克神父的,或許就是這麼一把寶劍。

男子出現在城堡外面,一言不發地盯著城堡之外的這些獵魔人,獵魔人們膽戰心驚地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基本上不用想,約克神父肯定是死在他的手裡。

白洛強大的氣勢壓的他們踹不過氣來,這些獵魔人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過來,這次是踢到鐵板了。

所有人在心裡都將獵魔人首領亞羅在心裡罵了千百遍,順便問候了他們祖宗十八代,不是說好了對方只有一個四階初期的新晉吸血鬼嗎?這個高手又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假情報害死人啊!

此時,壓力最大的無疑要數獵魔人首領亞羅了,他感受到白洛身上重如山嶽的氣勢,額頭上冷汗直冒,臉上勉強地擠出一絲笑意。

「這位大人,我想我們之間可能存在一點小小的誤會,之前我們不知道這裡是大人您的領域,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獵魔人小弟們驚呆地看著自家老大,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老大這麼狼狽,還沒動手,竟然已經想著退走了,但一想到這個大佬是殺死約克神父的人後,這些獵魔人小弟心裡也就坦然了,遇到大佬后離開,這不叫慫,這叫從心。

獵魔人亞羅現在就完美地表現出了這一點,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掉頭離開,腳步沒有一絲停頓,在生與死的面前,顏面沒有半點兒價值。

丟臉又怎麼了?只要能活下來,就算讓他吃翔,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吞下一大坨。

伊莉雅心中一定,看到亞羅想要離開,一顆懸著的心也開始放下,同時看向白洛的眼神中充滿了異彩,這就是她的祖先大人?不動手就能嚇得四階獵魔人屁滾尿流,簡直……太帥了!

然而,在所有人都以為事情就會這樣結束的時候,一道聲音飄了進來。

「站住。」白洛淡淡地道,聲音不大,但這些獵魔人卻沒有一個敢無視的。

亞羅僵硬地轉過了頭,臉色有些陰沉。

「這位大人,趕盡殺絕不太好吧?以後我們都要在這個地盤上混,何必把關係搞的那麼僵硬呢?我們獵魔人雖然登不上檯面,但也不是好欺負的,獵魔人公會的會長可是五階的高手我們幾個要是在這裡出了什麼事,大人您也會不好交代吧?」

對付白洛這種實力比他強的人,亞羅早就有了自己的一套,先軟后硬,不管對方實力比他高出多少,先把獵魔人公會搬出來總沒錯,獵魔人公會會長五階的實力確實有一定的威懾力,一般人多多少少都會給一些面子。

而且他也確實沒有說謊,他現在的實力是四階,在獵魔人公會裡面也是精英骨幹,這麼一位精英死在這裡,公會會長肯定不會放置不管。

亞羅之前也不是沒有遇到了這樣的棘手情況,一般人在這個時候只要不是想把獵魔人公會往死里得罪,多半都會放他一馬。

這裡面還跟獵魔人公會的風格有關,獵魔人公會裡面大多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瘋子,連會長腦殼都有些問題,行事風格更是出了名的霸道,可以說打了小的來了老的,以前就有勢力得罪過獵魔人公會的人,結果整個勢力都被獵魔人公會剿滅,整個勢力上千口人,沒有一個活口留下來,上到七八十歲的老人,下到嗷嗷待哺的幼童,都被他們殺了個乾淨。

亞羅嘴角微微翹起,只要聽說過獵魔人公會的大名,這時候就該知道怎麼選擇了,只有選擇和解,才是唯一的道路,就算對方是五階又怎麼樣,被他們剿滅的那個勢力裡面同樣也有五階,最後還不是被他們殺了個乾淨?

伊莉雅聽到對方的話之後也是臉色一變,如果是這幫不要臉的獵魔人,或許真的可以做出這樣的事來。

「祖先大人……」伊莉雅擔憂地看著白洛,心裡打起了退堂鼓。 「祖先大人,要不我們就收手吧。」伊莉雅咬著牙道,眼中閃過一道屈辱之色,明明是這幫獵魔人先來找的她們的麻煩,最後她們竟然還要被迫和解,這是何等的屈辱。

但她卻不得不這樣做,獵魔人公會行事風格霸道無比,一旦被他們知道這位祖先大人大肆屠殺了獵魔人公會的成員,一定會找上門來,到那時,他們還能應對的了?

獵魔人亞羅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濃,比他們強又怎麼樣?還不是比不上一個更強的靠山?背靠獵魔人公會的他們,有資格嘲笑比他們更強的存在,因為他們吃定了,哪怕這個人比他們強出很多,也不敢拿他們怎麼樣。

「嘿嘿,這位大人,要是沒有其它事情,我們就先告辭了。」獵魔人首領亞羅笑道,臉上沒有一絲歉意,但也沒有嘲諷,他不傻,現在跟白洛硬碰硬純粹是找死,萬事要等他回到獵魔人公會之後再說。

到時候他完全可以憑藉他的號召力,召集打一幫人馬再次殺回來,甚至還可以請動獵魔人公會的會長親自出手,拿下這個狂徒。

白洛面前的獵魔人首領亞羅還在做著喜滋滋的美夢,白洛淡淡的聲音飄了過來,將他的美夢,擊的粉碎,不留一絲情面。

「離開?不不不,你們還是乖乖地留下來吧。」白洛聲音有些戲弄地道。

獵魔人亞羅臉色當即就是一變,聽出了白洛隱藏在話里的殺意。

「大人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要跟我么獵魔人公會死磕到底不成?」

白洛沒有再跟他繼續談下去的意思,一個死人而已,廢那麼多話幹嘛?

他擺了擺手道:「接我一招,只要能活下來,就放你一馬。」

獵魔人亞羅臉色一下陰沉了下來,如果之前他還不怎麼確定,那他現在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這個人是五階無疑了,因為只有五階強者,才敢這麼狂妄。

雖然眼前這個男人看上去十分年輕,但只要一想到他出自吸血鬼家族,亞羅就明白了,很多吸血鬼家族的老鬼都喜歡這麼玩兒,外表看上去跟個小年輕一樣,實際上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裝什麼嫩。

他心中冷哼一聲,就算是五階的吸血鬼老怪物又怎麼樣,想要憑一招就拿下他,未免也太小看獵魔人的手段了吧?他們獵魔人常年跟黑暗生物戰鬥,在戰鬥力上可是一點都不弱,戰鬥經驗也一個比一個豐富,對方即便是五階,一招下來也未必能殺死他,只要他拿出全部底牌來,未必不能擋下五階的一擊。

想到這裡,亞羅臉色冷了下來,冷哼一聲道:「希望這位大人不要後悔就好。」

白洛洒然一笑:「對付你,一招就夠了。」

亞羅咬了咬牙,眼中閃過仇恨之色,從出道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狂妄的人,同時,他也從白洛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屈辱感,他發誓,只要能活著出去,一定要殺死這個可惡的傢伙,將他扒皮抽筋掛在家裡每天欣賞一遍。

白洛手上細劍緩緩揚了起來,在西方使用東方樣式的寶劍有些扎眼,白洛就給戰神之劍換了一個模樣,反正戰神之劍的樣式可以隨便改變,並不影響它的威力。

亞羅看到白洛手上的動作,一顆心也提了起來,對方可是能夠殺死約克神父的狠人物,雖然他不知道白洛到底是怎麼殺死約克神父的,但這並不影響他對白洛的忌憚,或許,一切就要揭曉了,當然,前提是他能在白洛手中活下來。

亞羅咬破指尖,血液流了出來,他將血液塗抹在臉上,畫出一道道詭異的紋身,這些紋身竟然就跟活過來了一樣,扭扭曲曲的,像是一條條靈活的小蛇。

在這些符文的加持下,亞羅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正在湧上來,這些符文可以在短時間內激發他的戰鬥力,但在用過之後會有很長一段時間的虛弱期,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用的,但現在是危急關頭,他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亞羅的動作沒有到此結束,他又在空間裝備裡面掏出一面牛皮盾牌,牛皮盾牌很是奇怪,上面有著一隻猙獰的牛角,牛皮也是呈現漆黑色,跟一般的牛皮盾牌有很大的不同。

這是他偶爾得來的一樣寶物,有著很強的防禦力,只是他一直不知道怎麼保養,沒辦法修復,因此能用的次數是用一次少一次,若非這次是危急關頭,他也不會將這面牛批盾牌取出來。

「準備好了?」白洛笑意盈盈地看著亞羅將一件件寶貝套在身上,這廝恨不得連襪子都穿兩雙,為了擋下白洛的一次,他也是拼了老命。

「祖先大人,這樣是不是有些……」伊莉雅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的這位祖先大人不是一般的狂妄啊,但或許就是這點,才是吸引她的地方吧,只要站在她身邊,就能感受到強烈的安全感,彷彿一切危險都離她們遠去了一樣。

白洛摸了摸伊莉雅的腦袋,充滿磁性的聲音讓後者徹底放鬆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