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無歌很清楚,林寒這是要去閉關提升了。

他惹了葉辰,而那葉辰背後,可是有著青帝盟這尊龐然大物的影子。

若是不抓緊提升修為,可能新人試煉之後,林寒在宗門中寸步難行。

「唰!」

林寒踏步,直接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三日後。

一處山脈深處,林寒找尋到了一處隱蔽之地。

「雖然那葉辰如今對我完全沒有了威脅,但其背後的青帝盟,卻是有些頭疼。」

林寒皺了皺眉,但隨即便是舒展開來,眸子閃過一絲冷意,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若是我修為強大到一定的程度,任何勢力,都不用懼怕。」

一念至此,林寒眼神陡然一定,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了兩樣東西。

一個是裝在炎蛟之血的玉瓶。

另一個,則是五枚仿若在燃燒火焰的赤血靈果。

「以炎蛟之血澆築身軀,以赤血靈果洗滌經髓。」

林寒呢喃一聲,陷入了深度修行之中。

修行無歲月。

轉眼,半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

這一日,山脈中,林寒終於從閉關的隱蔽之地踏步而出。

此時,他渾身氣息內斂,但不時透發的一絲氣機,竟然讓周圍虛空中的靈氣,都在震顫不已。

半個月的閉關,林寒消耗完了所有的炎蛟之血和赤血靈果。

但他的實力,卻是有了巨大的提升。

此時,他不僅修為再次突破,踏入洞天境五重天。

太古龍帝訣也得到龍血澆灌,再次蛻變,吞噬旋渦從五十個,變成了五十五個。

林寒很好奇,當吞噬旋渦增長到了多少,才能夠進入太古龍帝訣的第四重天。

第一重天,他得到了龍帝戰體。

第二重天,他得到了帝皇龍爪。

第三重天,他得到了吞噬武魂和黑暗龍魂。

第四重天,太古龍帝訣,不知道會給予自己什麼。

心中微微思慮片刻,林寒便是壓下心思。

他現在最主要的目標,就是變強。

只有變得強大,才能夠在雪州大地崛起,才能夠尋找如煙,對抗神凰天子,救回師尊的魂魄。

而就在林寒準備繼續尋找妖獸獵殺,看能不能再吞噬氣血,提升一下修為的時候。

「新人試煉結束,所有弟子,一個時辰內,趕往試煉之地的中央法陣所在處。」

驀地,一道威嚴如海的蒼老聲音,在整個試煉之地的天穹上響起,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語氣。 當林寒趕到試煉之地中央的傳送法陣的時候。

那片空地之上,已經聚集了不少身影。

不過,相比於之前進入這試煉之地的時候,此時的人數,恐怕少了將近一半。

也就是說,參加此次新人試煉的人當中,死去,或者失蹤了有一千多人。

這個數目,是很嚇人的。

要知道,每個參加新人試煉的弟子,最少也有洞天境的修為。

也就是說,短短的一個月內,這片小小的試煉之地,就死去了將近上千個洞天境強者。

這要是在天火大國,簡直是讓人不能想象的事情。

由此可見,這種雪州中心的大宗門中,競爭到底有多麼殘酷。

林寒踏步走入了法陣中心的區域,在一個角落默默站著,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雖然林寒在新人試煉中幹了許多「驚天動地」的事情。

但知道的,也就那幾個人。

所以,林寒此時站在角落中,幾乎沒有人關注他。

所有人都在等待傳送法陣將他們傳送回去,然後爭奪此次新人試煉的排名榜。

……

乾坤劍宗,某處空地之上。

此時,幾個身穿同樣服飾的老者,正站在那裡。

他們,都是乾坤劍宗的外宗長老。

為首之人,不是他人,正是先前領隊一眾新人弟子進入試煉之地的丁長老。

這丁長老,身份十分不簡單,乃是內宗中一個十分出名的長老,實力強橫無比。

此時,其他幾個外宗長老,在這丁長老面前,都是神色恭敬。

「不知道這一次的新人試煉,誰會奪得榜首之位,成為這一屆的新人王。」

一個外宗長老說著,語氣帶著一份好奇。

「榜首之位,定會在六大天才中產生,這一點,毋庸置疑。」

又一個外宗長老出聲,笑著說道。

「嗯,此言有理。」

「六大天才,無論是武魂等級,還是武道修為,都是碾壓其他弟子,新人王,必定是六大天才中的一個,只是不好判斷是哪一個。」

「我覺得那葉辰可能是新人王,他的星空武魂,十分罕見和珍貴,能讓他藉助九天星辰之力,戰力絕對很恐怖。」

「不,我覺得那石猛可能會位列榜首,他出身大荒部族,在試煉之地那種莽荒大地中,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

眾多長老們,都是七嘴八舌猜測著。

不過,所有人都看好的,是葉辰和石猛。

到最後,就連那最為神秘強大的丁長老,都是微微點頭,淡淡出聲道:「此次新人王,應該就是葉辰和石猛這兩人中的一個,不過那西門無歌,倒是也頗為神秘,說不定也能和他們爭一爭。」

「丁長老所言有理。」

周圍,不少外宗長老都是紛紛點頭道。

「嗡!」

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不遠處的空地之上,陡然亮起一片神光。

「傳送法陣開啟了,不知道這一次,能夠回來多少人。」

包括丁長老在內,一眾長老都是紛紛朝著那空地上望去。

唰!

唰!

……

接下來,一道道身影,在不遠處的法陣中顯現而出。

這些身影,自然是此次參加試煉存活下來的弟子。

其中,自然是包括林寒。

「林寒,聽說你惹了石猛,沒事吧。」

突然一道聲音在林寒耳邊響起。

是薛長冬。

此時他走了過來,小聲問道,並且還四處張望,神色帶著一份緊張之色。

「不用看了,石猛不會出現了。」

林寒突然一笑,出聲說道。

「為什麼?」

薛長冬先是鬆了一口氣,隨即便是神色疑惑道。

為什麼?

因為石猛已經被自己殺了。

不過,這些林寒自然不會說出來。

他只是淡淡一笑,道:「我聽別人說,那石猛惹了一個試煉之地中的強大存在,被鎮殺了。」

「被鎮殺了?!」

「石猛這種六大天才啊,最為巔峰的戰力存在,被鎮殺了?」

薛長冬顯然一百個不相信。

但隨著傳送法陣中,一個個弟子身影顯現出來,不過就是沒有石猛的身影。

這一幕,讓薛長冬神色越來越震動。

難道林寒所說,是真的?

石猛,真的在試煉之地中被一個強大存在給鎮殺了?

這種六大天才級別的強者,竟然被鎮殺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那殺了石猛的人,該有多麼恐怖?

「嘶……」

想到這裡,薛長冬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他恐怕怎麼也想不到。

殺了石猛的那個「恐怖存在」,就是他身旁的室友,林寒。

「林師兄。」

「薛師兄。」

韓蠻從不遠處走來,神色帶著一份欣喜。

此時的他,身上氣息比之一個月前,不知道強大了多少。

隱隱間,已經快要踏入洞天境三重天的層次。

這種進步,十分巨大。

林寒和薛長冬對望一眼,都是明白,韓蠻肯定在新人試煉中得到了什麼機緣造化。

「阿蠻,提升的不錯。」

林寒拍了拍韓蠻的肩膀,微微一笑道。

「嘿嘿,林師兄過獎了,我只是在一處莽林中,正好碰到了一頭重傷垂危的獅虎獸,吞食獸肉,才能夠增補氣血,得到突破。」

韓蠻聽到林寒的誇獎,頓時不好意思撓了撓頭。

他來自一個大荒部族,懂得一些自古傳承下來的秘術,能夠以莽林凶獸來壯大己身,突破修為。

而就在三人相談甚歡的時候,幾道陰冷不善的目光,從不遠處傳來。

林寒三人似有所感,朝著不遠處的方向望去。

他們頓時看到了,葉辰、陸芊芊和燕欣雨,三人望向他們這邊的眼神,都是帶著一份冰冷之意。

「他們是在看我們?」

薛長冬身軀微微顫抖。

同時被三大天才盯著,他自然是有些惶恐。

而韓蠻則是似乎猜到了什麼,但他沒有出聲。

「不必理會他們。」

林寒淡淡出聲,隨即轉過身,看向不遠處空地前站著的一眾長老。

「李長老,人數清點完畢了嗎?」

不遠處,那空地之上,丁長老緩緩出聲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