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元雪這樣一說,李逸晨似乎也有些理解為何當初元天佑能在妖域出入如同無人之境。

而像這樣的近神境,每個派系自然也接近十人,同時每派更有一位修為達到神境的神尊!

但神境並非修鍊的終點,因為在神境之上還有著真神的存在,傳言若是突破到真神境,那才是真正的神一般的存在,到了這個境界,可以以一人之力抗諸天浩劫,只可惜哪怕是當年的遠古文明世界,神境橫行,也依然沒有誰能突破到真神境的地步。

所以如今五大神尊雖然大多時間都是在地心之上閉關修鍊,但卻誰也沒有突破真神的跡象!

不過五大神尊雖然已至神境,但他們一個個卻也活了上萬的歲月,哪怕有著令人難以想象的實力,但事實上未達真神,他們同樣無法真正的做到永生不滅,如今他們之所以一直能生存下來,除了自身的修為支持,還有一個更大的原因便是因為他們常年生活在地心之地。

若是離開地心,少了這個世界是純正的力量的支撐,他們也不可能生存太久!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把持著其中一把天運神劍分身而不敢去尋找其他。

畢竟尋找天運神劍這種事情不僅僅是天域,一旦開動,那就要進入諸天萬界,而如今天崖海閣樓的情況乃是五系林立,若是因為其中的暗鬥而使得有人得劍又隱而不報,那麼其結果也與如今一般無二。

而他們五人又不能親身前往,如此一來,真要花費天崖海閣樓大量的人力與物力去尋找天運神劍,尋找永生不死之秘,那極可能是雞飛蛋打的事情,所以一直以來,天崖海閣樓對於天運神劍,都是以等為主。

事實上這件事情雖然沒有明言,但進入天崖海閣樓之後,誰想要外出都會記錄在案,從這個方面,他們也一直把持著這一切的方向,而這一點也是五大神尊唯一能完全達成共識的一點。

當然這麼一個情況並非元雪所講,因為元雪不可能講得如此之細,而這一切都是李逸晨根據元雪講的種種細則自己推斷而出的結論。

當然也因為這個原因,李逸晨同樣推斷出,這麼些年來,五大神尊應該也安排得有親信活動於外界,在暗中尋找著天運神劍的消息,畢竟若是他們真的完全依靠等待那也說不過去。

只不過為了掩人耳目,他們到不至於派出半步神境這樣的存在,畢竟這個級別的存在天域也絕對是有數的存在,若是誰派出去,肯定也會被其他人所察覺。

當然這一切也僅僅只是李逸晨所猜測的結果,而事實上到底是怎樣一番光景,還需要進一步的證實。

不過有一點李逸晨到是可以肯定,那就是原本就在天崖海閣樓的那把天運神劍,如今肯定是被五大神尊所共同把持,否則以他們的關係誰也不可能信得過對方!

也就是說,哪怕把劍鋒手中的那把天運神劍搶到手之後,想要集齊所有的天運神劍分身,還得從五大神尊手裡虎口奪食。

「這個世界真有真神境嗎?」不過李逸晨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出對天運神劍的關注,此刻只得故意岔開話題!

「你也懷疑這個問題?」被李逸晨這麼一問,元雪也一下子來了興趣。

「我只是在想,按你所說,遠古文明中那麼多的神境強者卻依然沒有誰突破到真神境,而且哪怕面對天地浩劫也依然沒有人應劫突破,也許所謂的真神境也只不過是大家的一種嚮往而已!」李逸晨當即認真地說道。

「其實大家也都是這樣的猜測的,但是在遠古文明時期的記載中卻好像真的有真神境的存在……」說到這裡,元雪其實也有些無法確定地說道。 關於真神境的討論不過是李逸晨岔開話題的手段,淺談一陣雙方看法之後,也就接近尾聲。

對於天崖海閣樓有了真正的初步了解之後,李逸晨也就準備告辭,與易楓一戰雖然看似輕易勝出,但易楓那種超越外界的戰鬥方式還是給了李逸晨許多觸動,此刻李逸晨自然也需要閉了一個小關,好好的消化一番。

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離開之際,一名外圍弟子走了進來。

「見過元師姐,見過李師兄!」雖然李逸晨剛入天崖海閣樓,但如今賭鬥場這一片可已經無人不識,甚至這個外圍弟子行禮之際,還忍不住又偷偷多瞟了李逸晨幾眼。

「免禮!」元雪當即微微拂手,隨即又說道,「拿來吧!」

「是!」那外圍弟子立刻恭敬的拿出幾塊晶玉呈上之後,隨即又退了出去。

「師姐有事,那我就先告退了!」原本就準備離開的李逸晨見狀立刻告辭道。

「也沒什麼事了,不過是外界的一些信息,你知道的雖然我們天崖海閣樓超然於局外,但也得隨時關注著外界的發展,整理這些信息可是一個苦差,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元雪也是微微一笑道。

剛剛進到五道混沌之氣,她自然也想要先煉化一番,可是如今又有事堆著,她也不得不先將這些瑣事處理完。

「外界的信息?」看著元雪手中的晶玉,李逸晨剛剛準備邁出的腳步卻遲疑起來,對於天崖海閣樓他沒有其他天域之人那種無比崇敬與嚮往之心,哪怕如今置身此間,但內心真正關注的還是外界的朋友和夥伴。

「是啊……你有興趣?隨便看,反正這些對於我們來說也不是什麼機密!」元雪微微一笑到也理解李逸晨這種心情。

其實無論是誰在剛進入天崖海閣樓的時候也會有意無意的關注著外界的一切,所以元雪到也不奇怪李逸晨的態度。

「那就多謝師姐了!」本有此意的李逸晨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不過當李逸晨的精神力掃入面前的一塊塊晶玉之後,他的心中也暗暗的震驚起來!

一直以來李逸晨都以為天崖海閣樓乃是一個超越於一切的超然存在,但直到此刻李逸晨才意識到,其實天崖海閣樓對天域的掌控力遠遠超越自己的想象。

不要說那些一流勢力,哪怕就是所謂的二流、三流勢力中內部的不少事情此刻也有著詳細的記載,這也令李逸晨意識到,雖然天崖海閣樓沒有去插手天域之事,但事實上每個勢力他們應該都安插得有眼線使得各勢力中的一切發展都一直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至於一些他們所不願意見到的事情,他們會不會出手干預那就不是李逸晨所能猜測的,但李逸晨知道,所謂天域的自由,在天崖海閣樓的面前,其實有時真的不算什麼。

不過隨著對各方信息的不斷讀取,李逸晨的臉色以也變得越發的難看起來!

外界的一切顯然並沒有因為自己的離開而平靜下來,雖然當初自己亮出天崖海閣令之後令各方勢力不敢再有動作,但隨著自己這段時間的消失,大家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隨即各方勢力似乎又在暗中勾結把矛頭指向丹道谷!

丹道谷,那個曾經為了自己力抗各方勢力壓力存在,那個在任空的調節下,一路支撐著自己的勢力!

這一次由凌霄閣和炎雷宗主導,其他各方勢力協從的密謀正在悄然進行著,等待著丹道谷百年一次的丹道大會上準備暴發開來。

丹道大會,乃是丹道谷的一場傳丹大會,界時會邀請各方煉丹師共赴丹道谷,而丹道谷不同級別的煉丹師則進行丹道講解,這原本是一場丹道谷答謝天域各方勢力一直以來對他們支持的盛會,可是若是按著此刻自己拿在手裡的這些情報,那些傢伙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一旦到時讓他們混進去,對於丹道谷來說,極可能會是一場浩劫,一場極可能成為滅頂之災的浩劫。

而且更重要的是,從丹道谷那邊傳來的信息,丹道谷似乎對於此事居然毫無察覺!

不過仔細一想到也不覺得意外,丹道谷對於整個天域的影響力誰會不清楚?那邊既然經對付他們,自然也要悄悄進行著,所以丹道谷毫無感覺,那也是正常不過之事。

雖然凌霄閣和炎雷宗這次找的理由是,丹道谷妖域之時,勾結妖族危害到人類的安全,但估計任誰都看得出來,這完全是一場報復。

當然原因或者借口如今已經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已經有了充足的準備,而丹道谷卻全然不知。

「師姐,如果我想到外界,有沒有什麼辦法?」此刻李逸晨已經無心再去關心其他信息。

丹道谷的丹道大會大約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而如今已經知道天崖海閣樓的門規的李逸晨也知道,若是按著正常程度來說,自己未來半步神境之前是根本不可能離開的。

但是哪怕再怎麼自認天賦了得,李逸晨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一個月內突破到半步神境,也就是說自己想要通過正常途徑離開天崖海閣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丹道谷有恩於自己,任空更是從認識便一直幫助著自己,在自己知道這一切之後,李逸晨知道自己絕對做不到坐視不理的地步。

「你要幹什麼?」看著李逸晨微變的臉色,元雪一邊問一邊也將精神力探入李逸晨手裡的晶玉之上。

「你想去幫丹道谷?」片刻之後,元雪又跟著問道。

掌管著元系賭庄,一直從事著信息分析整理的工作,對於之前李逸晨在天域之時的各種情況元雪自然也有所了解,自然也知道他與丹道谷之間的關係,如今看著李逸晨這般模樣,哪裡還會猜不出其中關鍵?

「是!」李逸晨沒有否認!

元雪的眉頭一時也不由皺了起來,按說她與李逸晨本是萍水相逢,自然沒必要對李逸晨如此上心,但是自己才拿了李逸晨五道混沌之氣的好處,而且父親離開時那番話,元雪也聽得出對李逸晨的看重,那麼此刻她自然也不得不站在李逸晨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我告訴你沒有捷徑可走你會怎麼辦?」片刻之後,元雪開口問道。

「那我會用半個月的時間嘗試衝擊半步神境,若是不能成功,那麼我會想辦法潛出天崖海閣樓!」李逸晨眼神無比堅定的說道。

這番話沒有威脅元雪的意思,同時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威脅不到元雪,但同樣他也明白事情真的發展到那步,他肯定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看來你還真如傳言中那般重情重義!」元雪此刻也不由無奈的搖起頭來。

若是李逸晨真干出潛出天崖海閣樓的事情,那麼他就不僅僅只是沒有再回天崖海閣樓的可能,而且還會成為天崖海閣樓的追殺對相,畢竟作為天域的超然存在,天崖海閣樓絕對不會容許有任何一絲影響到自身名譽的事情發生。

「師姐過譽了!」李逸晨此刻顯然已經沒有什麼心思去享受元雪的表揚。

「不要這麼緊張,事情還沒到那麼不堪的地步!」看著李逸晨的模樣元雪說道,「雖然門規不容許修為未達到半步神境的弟子離開宗門,但是修為達到半步神境的弟子在離開宗門之時,卻可以帶上一個造化境的弟子作為隨從!」

「那師姐的意思是?」元雪這麼一說,李逸晨不由眼前一亮。

「無緣無故的得了你五道混沌之氣的好處,我自然也要回報一番!」元雪輕輕一笑,不過接著又說道,「但是有一點我要聲明,我只能帶你離開宗門,至於他們之間的事情,我是不會出手,除非你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但即使如此,我也僅僅只是救你性命!」

「多謝師姐,多謝師姐!」雖然元雪的話已經說得十分明確,那就是哪怕丹道谷的人死絕,她也只會關心李逸晨的死活,但這個結果對於如今的李逸晨來說,那也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況且如今自己好歹也是天崖海閣樓的正式弟子了,大不了到時藉助一下天崖海閣樓的名聲便是,雖然這種狐假虎威之事李逸晨不是那麼喜歡,但為了丹道谷,李逸晨顯然也顧不了那麼多。

「不要太過樂觀,我感覺這件事的背後可能會有其他派系的弟子的影子,所以到時你天崖海閣樓弟子這個身份未必會那麼好使,畢竟你下去出手,其實已經有違門規,所以……」彷彿看出李逸晨的心思,元雪還是忍不住提醒道。

這到不是打擊李逸晨的信心,而是她希望李逸晨能提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其他派系的影子?」李逸晨再次重新把自己看到的信息捋了一遍,雖然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但他仍然沒有去懷疑元雪的判斷,因為他相信元雪對於天崖海閣樓的了解絕對在自己之上。

「師姐放心,我決不會辱沒我元系的名聲!」不過隨即李逸晨還是保證道,因為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元雪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一時衝動居然主動提出幫助李逸晨,但雖女流,她也知道言出必行的道理,所以也只得與李逸晨商量一些細則之後,便讓李逸晨去自行修鍊,而她則需要去做一些安排。

畢竟半步神境可以帶造化境隨從出宗門,但這僅僅只是規則的允許,具體要操作起來,自然還有一番流程要走。

看著李逸晨漸漸遠去的身影,元雪眉頭一皺道,「我這是怎麼了?」

五道混沌之氣的確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但元雪知道自己還不至於為了這點好處就如此的迷失自己。

「大概是欣賞他這種重情重義的風格吧!」片刻之後,元雪似乎為自己找到一個借口,隨即也就開始去忙活起來。

得到元雪的許諾,李逸晨雖然輕鬆了幾分,但到也沒有完全放鬆下來,畢竟只要自己沒有真正走出宗門,那就一切都存在著變數,所以李逸晨仍然決定自己先行修鍊半個月,若是元雪那邊出現什麼意外,那麼自己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可以嘗試離開天崖海閣樓。

回到自己的住所,李逸晨回味著與易楓一戰的同時,一下子直接煉化了三道混沌之氣。

當初造化境中期之時為了突破到造化境後期同時煉化兩道都有些承受不住,但是如今李逸晨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應該能夠承受三道同時煉化。

事實上同時煉化三道混沌之氣,雖然丹田仍然有些難以承受,但到也沒有當初的那般危險,一邊消化著混沌之氣轉化而來的力量的同時,李逸晨亦開始感悟起之前的一戰。

易楓雖然敗於自己的手下,但他所用的手段更接近於遠古文明的武道,這種理念上的不同也給李逸晨帶來了極大的衝擊,憑著這份理念李逸晨再一次梳理起自己的武道來。

時間再次無聲的流逝著,不過這一次雖然李逸晨同樣渴望著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但是半個月的時間煉化三道混沌之氣已經是李逸晨的極限,而且這次沒有例外的李逸晨仍然只能對三道混沌之氣進行初步的吸收,更多的混沌之氣的力量此刻也只得殘存在李逸晨的體內,以供日後激發,又或者說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自動揮發。

不過當李逸晨停止運功之後發現哪怕消化了三道混沌之氣,但自己的境界上並沒有明顯的進步,只不過是力量比之前更強大了幾分,當然這半個月的感悟到是令李逸晨對武道有著一些重新的認知,令李逸晨感覺哪怕是同樣的武技,如今的自己發揮出來的力量也絕對不是曾經所能比擬的。

不過擔心著丹道谷情況的李逸晨如今也沒有太多的心思去感悟自己的力量,而是直接推門走了出去,他需要去找元雪,要知道元雪那邊的情況如何,好為自己的下一步作打算。

「你出來了?」不過當李逸晨走出門房之際,卻見元雪已經站在了門口。

「師姐……情況怎麼樣?」李逸晨有些忐忑地問道!

「師姐我出馬當然沒問題了!」元雪微微一笑道,「主管著元系這邊的事務,本師姐感覺他們傳回來的信息有些不實之處,外去巡察一番自然是理所當然之事,以本師姐的身份帶個隨從,那也是正常不過,只是這個隨從因為入門不久,出去了居然自己悄悄溜開,單獨去玩了,那也是無奈之事,當然至於這個隨從回來要受到什麼樣的責罰,那這師姐我可就幫不了他了!」

「多謝師姐!」李逸晨聞言再次表示起感謝。

雖然元雪只能帶他出去,事後還要他自己來承擔責任,但這個結果相比起自己悄悄逃出去已經好出太多。

因為李逸晨知道,雖然自己有逃出去的想法,但最終是否真的能逃出去,那還真是說不清楚的事情,而且真能逃出去,那後果肯定也不是一頓責罰那麼簡單,所以如今的結果對於自己來說,其實已經是再好不過的結果了。

「那就走吧!」深知李逸晨急於離開,元雪到也沒有再去多說什麼。

當即兩人立刻向外走去,有了元雪之前的準備,這一路自然也是暢通無阻,半天的時間兩人便已經走出了天崖海閣樓的範圍。

走在進入天崖海閣樓專屬的大道上,元雪又開口道,「有些話我在裡邊不便說,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這次離開其實神尊是在暗中許可了的!」

「神尊許可?」李逸晨不由一愣!

站在神尊那個高度,不要說一個丹道谷,哪怕就是整個天域的一流勢力重新洗牌,估計也不會激起他太多興趣吧。

「當然,否則你真以為以我一人之力能辦出這麼多事?」元雪彷彿看出李逸晨的疑惑又跟著解釋道,「區區一個丹道谷,自然不足以得到神尊這般重視,但你的表現卻引起了神尊的關注,看如今的趨勢,神尊有可能想收你為親傳,而這一次極可能是神尊對你的一場考驗!」

「考驗?」元雪這一解釋,李逸晨反而更加的疑惑起來。

「不錯,考驗!」說到這裡,元雪的眼中也充滿著羨慕的說道,「從你自下界上來之後的表現,足以說明你武道天賦驚人,但想要真正成為神尊親傳,光有武道天賦還不夠,還需要有情有義,當然這方面你也不缺,那麼現在神尊要看的就是你處理大事的手腕,而這次丹道谷之事,其實就是一個不錯的考場!」

「考場?這些話是神尊讓你轉告我的?」被元雪這麼一說,李逸晨的笑容也變得有些玩味起來。

「你要這樣理解,那也無妨!」元雪並沒有否認。

「換言之,也就是說只要我能交出讓神尊滿意的答卷,這次哪怕把天捅破,神尊也會為我頂著,是這樣嗎?」李逸晨當即問道。

雖然無論神尊什麼態度也不可能改變李逸晨的立場,但若是能在自己保住丹道谷的同時,還能得到神尊的支持,那情況就大不一樣。

畢竟這次各方勢力的背後有著其他各系的影子,那麼李逸晨知道若是真的完全硬拼,事態擴大,哪怕他再強也不可能完全頂得住。

但如果能得到神尊的支持,那也就等於能得到元系的支持,那時候不僅自己無礙,就連丹道谷也能安全得多。

「可以這樣理解!」元雪微微點頭,隨即又提醒道,「不過你也別樂觀得太早,在你交上神尊滿意的答卷之前,帶你出來已經是神尊給你最大的支持,但是你將要面對的卻是其他四系聯手而來的壓力,因為丹道谷似乎最近得到術道天中完整的丹道篇,這一點已經得到四系的重視,所以你要面對的極可能是同樣來自天崖海閣樓的半步神境的強者!而在你沒有值得神尊重視的成績之前,你得不到任何支持,包括我的支持,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哪怕我違背神尊的幫你,也不可能改變什麼!」

「我知道,神尊能給我如今這些支持已經很不容易了!」李逸晨微微點頭,心情卻變得有些沉重起來。

原本他以為各方勢力這次動手只是出於對丹道谷的報復,可是按著元雪的說法主要原因卻是因為自己給丹道谷的完整丹道篇。

自己的一番好心卻成為丹道谷的催命符,李逸晨也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內疚!

「難道我們元系對完整的丹道篇沒興趣嗎?」既然其他四系都動手了,這自然說明完整的丹道篇的意義,李逸晨自然也不相信元系真的能穩如泰山。

「神尊覺得你比完整的丹道篇更重要!」元雪微微一笑道。

「是嗎?那就謝謝師姐讚譽了!」本來李逸晨是想試探一下,但元雪模稜兩可的回答,卻令李逸晨也分不清楚,自己的重要是不是因為他們已經猜到完整的丹道篇與自己有關。

「這可是神尊的意思,我還沒到讚譽你的高度,按你修鍊的速度,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追上我了!」元雪微微一笑道,「這條路走完,我們也要分開了,至少在你交出神尊滿意的答卷之前,我只能保持與此事無關的距離!」

「那就此別過吧!」李逸晨當即點頭,神情之中沒有半點不滿。

自己並沒有為元系做過什麼,自然也不應該奢求人家幫助自己什麼,這一切在李逸晨看來是極為合情合理之事。

「嗯……不過分別之際,我還是給你一個私人建議!」元雪當即說道,「如今前往丹道谷的各大傳送陣都已經在他們的監視之中,所以你想要悄悄進入丹道谷的話,最好不要走傳送陣!」

「多謝師姐!」李逸晨自然也知道元雪的好意,畢竟自己悄然出現,和自己在對方的計劃之內,這顯然是有著極大的區別。

不過說完之後,李逸晨也沒再繼續逗留,而是身影一閃已經遠遁而去!

雖然諸多細節元雪沒有細說,但李逸晨能感覺到,丹道谷這一次的情況似乎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一些,那麼自己自然需要多做一些準備……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這小子?看著李逸晨前行的方向並非丹道谷,元雪也是一愣,不過這次她到沒有跟上去多問,而是身影一閃向著丹道谷的方向趕去。

神尊有指示,在得到授令之前,她只能關注此事,但不得插手,那自然也不能跟著李逸晨,不過既然知道李逸晨的目的地在丹道谷,那麼只需要盯著丹道谷,自然也就能最終遇到李逸晨,至於李逸晨如何到丹道谷,這自然不是元雪現在需要去關心的。

畢竟作為元系年青一輩中的核心人物,元雪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一定程度上也代表著元系的態度,若是自己跟著李逸晨,既會給李逸晨帶來一些不便,同時也會令其他四系誤會元系的態度。

走出進入天崖海閣的專屬大道,李逸晨自然沒有直接向著丹道谷的方向趕去。

元系能在查到其他四系的一些情況,那麼李逸晨相信他們離開天崖海閣樓的信息這邊也已經知曉,既然如此,那麼李逸晨相信如今估計不僅僅是傳送陣,只怕通往丹道谷的其他道路肯定要麼被封鎖,要麼就已經布滿了眼線。

而且更重要的是,對於丹道谷來說,哪怕是自己這樣過去,其實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特別是在自己這個天崖海閣樓弟子身份不那麼好使的前提下,單憑自己的一人之力根本沒有太多扭轉乾坤的可能。

需要其他助力!這一點李逸晨其實十分清楚,所以李逸晨現在要做的是去尋找幫手,而不是貿然進入丹道谷。

星辰盟與自己交情過硬,這邊這麼大的事情,他們應該也能收到風聲,若是他們有意相幫,那根本不用自己親自前往,若是他們沒有出手之意,那麼自己去反而會令戚少輝為難,所以李逸晨暫時沒有前往星辰盟的想法,反而向著陣神殿的方向趕去。

既然完整的丹道篇連天崖海閣樓都會心動,那麼李逸晨相信,完整的陣法篇也足以令陣神殿做出一些動作,同時相比起純粹的求助他人,李逸晨更喜歡這種利益的交換。

陣神殿,李逸晨自然也熟門熟路,同時也許沒有人想到李逸晨離開天崖海閣樓之後不是前往丹道谷,而是直奔陣神殿所以李逸晨這一路到也沒有遇到什麼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