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將士聽令,隨我擒下星月。”花鸞氣勢張揚,咆哮說。

“聒噪的婆娘,誰要失娶了你就一定倒了八輩子血黴,不被人殺死也會被你給煩死。讓我教你怎麼閉嘴!”星月秀臉一凝,周身星光閃耀,直接消失在空中。

“啪!”

花鸞根本不知道星月什麼時候來到自己身邊的,就感覺自己臉龐一痛,然後直接被星月給煽飛。

“轟!”

一聲轟響,花鸞直接鑽進泥土裏。

片刻之後,花鸞從泥土裏爬出,渾身狼狽,眼眸之中閃過的盡是怨毒,嘴裏吐出一口血泥,聲音震顫地說:“你……你個妖女,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花放天下!”

陡然之間,天地元氣在梵天之下化作一瓣瓣華麗的花瓣,一點點晶瑩的光芒匯聚成一片花海。花海之中蘊含一種濃烈殺機,稍有不慎就會被那華麗外表之下的美景給迷惑。

瞬間,花海震盪,宛如一朵朵耀眼的食人花,在空中綻放,然後張開獠牙,露出它血腥一面。

Www●тTk án●C○

“陰毒的女人,不但煩人而且還那麼心狠,看我怎麼收拾你!”星月一怒,立刻罵道。

“星芒破光指!”

星月一聲嬌呵,一點星芒在她指尖出現,鋒寒的光芒讓人渾身皮膚顫慄。一指星芒破滅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明亮的通道,漫天花海碰上那星芒立刻被粉碎。

瞬間,漫天花海就被星光給破開,星月嬌軀一震,整個人就像是離弦之箭對着眼神陰毒的花鸞煽去。

“啪,啪……”

“你個妖婦,你個毒舌,你個話嘮!”

“讓你自大,讓你目中無人,讓你高高在上,老孃打不醒你!”

“啪啪……”

“給老孃滾!”

花鸞再次被星月給扇了數之不清的耳光,整個人直接從空中栽倒而下,滿眼盡是不甘。

霸羽看着栽倒而下的花鸞低聲說:“都說打人不打臉,這鬼丫頭直接衝着人臉去,不過,打的爽!”

“轟!”

又是重跌在地,花鸞猙獰爬起,對着數百戰師吼道:“你們這些個沒用的男人,老孃都在這裏被人給打了,你們還不動手,尤其是你霸羽!”

“還敢說話,老孃我不把你嘴給撕了。”星月徹底震怒,一道星光大手直接在空中升起,對着地面上的花鸞蓋去。

星光大手手指纖凝,猶如玉做,掌上星光紋理不停閃耀,宛如跳躍符文一般。玉掌雖美,但是其威勢更加強悍,掌風之下元氣潰散,勁風撕咧,一片狼藉!

“青鸞穿空掌!”

看着那威勢浩蕩的巨掌,花鸞面色一寒,直接凝聚全部力量,對着那星光大手轟擊而去。

“轟!”

一道穿空巨響升起,藉着明亮星光可以看到花鸞整個人已經被大手給蓋在下面,而且是四仰八叉,狼狽至極!

衆戰師不由得側目,花鸞一向高傲至極,根本不把人看在眼裏,見到她遭此羞辱都感覺大快人心。

但是他們還在驚駭星月的力量,這花鸞怎麼說也是獵人榜第八的存在,竟然無一絲反抗之力,被星月壓着打臉!

這時候霸羽看到星月十分高興,然後小聲對人族戰師說:“咱們走,這個妖女要發飆了!”

衆人頓時一抽,然後想要慢慢走開。

“霸羽你給老孃站住,你要是敢走,我就把他們全留下!”星月充滿威脅的聲音落下,直接讓霸羽定格在當處! 霸羽回頭,看着高高在上的星月,說:“好!我留下讓他們全部都走,不然那就大喊那什麼,要是我們這些人一鬨而散,死命逃走,最少也能夠逃走幾十人。”

“到時候,流言滿天飛,說什麼事情,你可別怪我在臨死之前沒警告你!”霸羽反威脅說。

“你……登徒子!”星月羞怒,“那些人原本就與我毫無關係,留與不留與我毫無關係,讓他們走吧!”

頓時,那些人族戰師如蒙大赦,然後轉身便走。霸羽看着氣息遊離的花鸞,突然手掌一探,勁氣涌先就把她給甩在荒獸之上。

一會之後,這裏只剩下霸羽和星月橫空相對。

“你留下我幹什麼,難不成有什麼不軌的圖謀?”霸羽看着面容妖豔的星月說。

星月眉宇之間凝聚怒氣,怒聲道:“留下你幹什麼,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收拾你,今天我要把你揍成豬頭!”

星月話音落下,她就爆發出更加恐怖的速度,直接劃出一串虛影,揮起秀拳,直接對着霸羽胸口打來。

“嘭!”

星月拳頭雖小,但是一身力量強悍無比,一拳足有幾十鈞之重,霸羽瞬間就倒飛而出。

“噗嗤……”

半空之中,霸羽一口兵血噴出,但是他眼眸之中沒有一絲怨恨。

“呀……”

星月一驚,說道:“混小子,你怎麼不還手,難不成不還手我就會手軟,你想錯了,快出手吧!”

而後,星月再次發動攻擊,雙拳之上晶瑩光芒閃耀,滿天星辰都彷彿被牽動,一道星光猶如自九天降臨。

“轟!”

霸羽再次被擊中,整個人直接翻飛出一百丈,口中酸澀,但是還是忍住了。整個人腳尖點地,直接劃出一道溝壑!

“呀……”

“混小子你怎麼了,這不像你,你怎麼不還手呢?”星月開始懷疑起來。“難道是他的傷勢還沒好?亦或者說,姐姐已經將他打的服服帖帖的,不敢對我出手了。不對,混小子一向張狂無極限,絕不會向姐姐低頭。”

“混小子,我要出真力了,再不出手你就會被我打死了。你出手吧,我不想欺負你!”星月不是滋味地道。

“出手吧!”霸羽簡單地說。

“星月碎靈掌!”

星月一聲嬌呵,即刻手掌開始晶瑩起來,玉指纖柔,強悍的力量化作一道道絲線。

嗡的一聲之後,一道完全由星月光芒凝成的纖柔手掌出現在霸羽眼前,光芒璀璨照人眼,威勢破靈體!

“出手吧!”

霸羽再次底呵,整個人完全張開防禦,卻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轟!”

掌力奔發,星月玉掌直接印在霸羽的身軀之上!一聲恐怖的聲響,在天際炸開,星光炸裂,無數道光芒逼人眼目!

“噼啪噼啪……”

不的骨骼鳴動之音在霸羽體內發出,他整個人氣息沉重,顯然硬抗星月這三掌他很不好受。不過這最後一掌,星月在最後關頭,收了三分力,若不然霸羽必定中傷不起!

“這算是對你的補償,接下來我要出手了!”霸羽站起身來,對着星月說。

星月一聽,心裏不知爲何多了一份酸楚,看着虛弱的霸羽,更有一絲後悔。“逞強,打腫臉充胖子,今天我就把你男人的那份驕傲給徹底打碎!”星月看着霸羽,負氣地說。

“是不是打腫臉充胖子,你一會就知道了。男人的驕傲頂天立地,就是死也不會失去這一份驕傲,這是男人的根本也是底線!沒有那份驕傲,就不是男人。你永遠打不碎!!!”霸羽氣勢沖天,霸氣勢不可擋地說。

“哼,讓你逞強,一會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驕傲。”星月被霸羽的氣勢震懾,然後怒道。

“星月劍!”

星月一聲嬌呵,一道凌厲無比的劍光閃現而出,道道劍光和天地星辰輝映,星辰光輝化作道道神曦,縈繞在星月劍之上。星月的氣勢即刻增長三分,而且更加凌厲!

“麟龍戟!”

霸羽霸怒,黑色麟龍戟破滅而出發出有如龍嘯破滅之音,道道黑色滄桑罡芒在麟龍戟之上閃耀,龍鱗猶如玉片鱗次櫛比,密密麻麻!

“星光萬劍斬!”

“麟龍破滅戟法,一擊百獸震!”

兩聲沉悶的低呵猶如驚天水勢一般碰撞在一起,隨後捲起漫天浪花,強大的攻擊之力就在浪花濺起之間碰撞,然後相互湮滅,相互吞噬!


“轟隆隆……”


強悍的波動之聲暴擊而出,霸羽直接被震退,手臂發麻,那萬劍斬真猶如萬劍齊發,氣勢極端強悍,驚起的劍氣宛如能夠撕破蒼穹一樣,霸羽身體好幾處都被斬傷,尤其是胸口,若非他肉體強悍,此刻霸羽已經被穿胸而過!

霸羽倒飛,星月卻是安然無恙的穿過恐怖的能量波,星月劍直接劃出一道星光光弧,光弧飛出,隨後直接變身爲一道星光斬!

“我讓你嘴硬,看我不把你給打的服服帖帖的。”星月在半空之中嬌嗔,看着星光斬直接斬向霸羽!

“驕傲永不碎!毒天巫訣,毒巫手!”

霸羽怒呵,麟龍戟直接懸浮在他的面前,手中一道道印法接連升起,強悍的毒光從他的左手之上蔓延到右手之上,雙手都閃耀着猙獰黑光!

黑光吞吐,恐怖的毒氣波動宛如江水一般波瀾而出,猙獰的黑色手掌瞬間出現,對着那道星光斬湮滅而去!

在這些天之中,霸羽日日吸收石浩天體內的毒液,毒天巫訣也有了很大提升,此次毒巫手當然也有提升。此招一出,滿天星辰之力都彷彿被吞噬!


“轟!”

星光斬瞬間斬在毒巫手之上,恐怖的毒巫手一陣晃動,直接潰散開來,黑色毒氣漫天而起,那恐怖的星光瞬間都變成黑色,隨後一道道星光完全湮滅!

“竟然接下來了,看來你還有幾分實力,我不是我姐姐沒有三招之約,看招!”星月看着霸羽,氣鼓鼓地說。她公主脾氣在這時候爆發了,她一定要讓霸羽認輸,認錯,低下高傲的頭顱!

“丫頭片子,你以爲我真的收拾不了你,封天鎮妖古碑,給我出!” 霸羽語調立刻變得嚴厲起來,他周身天地元氣在此刻就像是波動了一下一般,然後再次歸於平靜。

可是,讓星月意想不到的是,兩道亮光從霸羽的手掌之中飛騰而去,那種氣息散發而下她心中猛然一冰,瞳孔之中都被那兩道亮光充滿。

“雕蟲小技,螢蟲之光還想於皓月爭輝,星海光波訣!”


星月嬌呵,體內強悍的力量洶涌而出,道道星光在她周身匯聚,嫣然一片光輝雀躍的星海,周天星辰都彷彿被拓印而下,強悍至極的力量在其之間洶涌!

瞬間,一道星光神鳳躍然於世!

“唳……”

一聲恐怖的吼聲從神鳳嘴中呼嘯而出,猶如萬獸至尊,讓一切生靈都顫抖在它的鳴聲之下,神鳳光羽展開,星光耀蒼穹,儼然有一片星海!

數十丈的神鳳,張開鳳翼,轟動之中,濃濃神威直接鎮壓霸羽!

“封天!”

“鎮妖!”

“封鎮!”

霸羽聲音猶如九天戰神,怒聲之中霸氣流轉,言出法隨一般,漫天星光在瞬間凝滯。兩道赤陽光芒,直接畫作兩道數十丈古碑,猙獰斷痕顯露着它們的滄桑,但是上面殘存的符文開始明滅!

“嗡……”

“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