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多男生:“……”

啊!!我的女神老師,難道又要落入丁牧的魔爪嗎?

衆多女生:“……”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哼!狗男女!!

丁牧換了個姿勢,繼續睡覺。

……


沈羽芝的到來在二中掀起了一陣風波,倒不是說二中的師生見識短淺,而是因爲沈羽芝本來容貌就極爲出衆,加上她已經修煉到了出竅境,修煉帶來的氣質上的改變讓她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架勢,配合她常年參悟白露劍,領悟到的冰寒之氣,更是給人一種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

種種因素加在一起,就造就了石城二中女神老師沈羽芝的名號,幾乎人盡皆知。

彭旭作爲高二年紀的代表人物,自然也得到了沈羽芝的消息,一番打探之後,發現沈羽芝竟然負責丁牧所在班級的英語教學,他就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心裏有些後悔那天和丁牧一起吃飯的時候把話說得太死了。

早知道有這麼一位女神老師要來學校任教,他說什麼也要想辦法把沈羽芝搞到手再說,這可比葉清凌要強多了。

不過不能直接展開追求,但是在沈羽芝面前刷刷存在感還是可以的。

於是放學之後,彭旭的邁巴赫停在學校門口,看到沈羽芝從裏面走出來,便從車上下來迎上去,做出自以爲帥氣的笑容,說道:“沈老師,放學了?你住哪裏?我送你。”

說話的時候他還拍了拍邁巴赫的車頂,示意這輛邁巴赫是他的。

沈羽芝露出一絲輕蔑的表情,直接就無視了彭旭,從他身邊走過去。

彭旭看到沈羽芝臉上的不屑,心裏升起一絲怒氣,又因爲他這幾天一直在吸收他人修爲提升自己,就算有嗜魔真君的幫助,也有了幾分根基不穩的狀況,於是這一絲怒氣經過嗜魔訣的放大,慢慢開始影響彭旭的神智。

自從他得到嗜魔訣傳承之後,只有丁牧敢無視他,除了丁牧,這個沈羽芝是第二個!

他惹不起丁牧,難道還招惹不起一名老師?

至於他前幾天當着葉清凌說的那些情話,已經不重要了,因爲所有人都知道那些情話就是騙人的,當他的修爲超越丁牧的時候,葉清凌就算再不情願,也要乖乖躺到自己的牀上!

所以他再一次攔在沈羽芝面前,“沈老師,給個面子?”

丁牧和孔升此時也走了出來,看到沈羽芝被彭旭攔住,孔升有些擔心,“丁牧,沈老師被彭旭攔住了,會不會出事?”

“不會,不用管,走吧。”

丁牧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就跟沒事人一樣往學校外面走去。


孔升卻提高了警惕,如果彭旭敢對沈羽芝出手,說不得他也要出面阻止一下,沈羽芝這種級別的女神,絕對不能落到彭旭手裏。

沈羽芝被彭旭攔住了去路,面色雖然沒什麼變化,但是以她爲中心,十米內的溫度已經開始下降,張口說出一個字:“滾!” 孔升聽到沈羽芝清冷的聲音,一下就愣住了:沈羽芝還真是硬氣,她難道不知道彭旭的來頭嗎?

不過女神就是女神,罵人的聲音都這麼好聽。

周圍有幾個看熱鬧的同學,看到沈羽芝如此態度,心中竟然也生出了幾分暢快的意味,不過接下里他們就開始爲沈羽芝擔心,畢竟彭旭的名聲,僅此於丁牧,是二中裏唯二不能招惹的人之一。

再看彭旭,這一次他的臉是真的掛不住了,如今他在二中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石城也闖出了一番名堂,追求一個女老師竟然還被對方如此呵斥,這要是傳出去,他的臉還要不要了?

原本還帶着笑容的臉一下就拉了下來,“沈老師,我喊你一聲老師,是給你面子!但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我不管你是託了誰的關係能在一天之內進入二中成爲畢業班的英語老師,你的關係在我眼裏都不值一提,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跟我上車,否則我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沈羽芝本想直接發作,看到丁牧就在旁邊,突然扭過頭對着丁牧露出一個笑容,“丁牧同學,聽說你在二中很有威望,遇到這種事,你都不管管嗎?”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丁牧身上,就連受到嗜魔訣影響,怒火中燒的彭旭聽到丁牧的名字也冷靜下來,心中有幾分後悔,早知道瘋狂吸收他人修爲會帶來這種後患,他就不應該在丁牧面前攔住沈羽芝。

沒錯,不是不應該找沈羽芝,而是不應該在丁牧面前這麼做。

丁牧只是看了沈羽芝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對着開車來接他的林詩慧招招手,林詩慧開車過來,然後丁牧就這麼一言不發地上車走了。

包括孔升在內的衆人懵了,這尼瑪什麼情況?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丁牧,竟然在這個時候無視了沈羽芝的求助,難道他是怕了彭旭嗎?

難道二中的格局,從此之後要發生改變嗎?

葉清凌也走了過來,看着丁牧坐車離開,眼神有些複雜:難道林詩慧就有這麼大的吸引力嗎?竟然連沈羽芝都不能讓丁牧有絲毫動搖?

林詩慧雖然在開車,但是心思還在沈羽芝那邊,她嘴上說着不擔心,但看到沈羽芝的絕美容顏和無雙氣質之後,怎麼可能不擔心?


她剛纔看到沈羽芝主動向丁牧求助,還擔心丁牧腦袋一熱衝上去,雖然彭旭不是丁牧的對手,但她心裏終歸是不舒服的。

但不管她心裏怎麼想,她還要對沈羽芝表現出足夠的善意。

“丁牧,沈羽芝是跟着你來的,你把她扔在那裏,不太好吧?彭旭修爲高深,如果動手的話,孔升根本擋不住。”

丁牧靠在副駕駛作爲上,說道:“不用擔心,就憑彭旭那點修爲,還不是沈羽芝的對手。”

“是嗎?”林詩慧心中的好奇被牽了起來,難道沈羽芝不光長得漂亮,還是一名武道宗師?

丁牧笑了笑,不說話了。

另一邊,彭旭看到丁牧離開,懸着的心落了下來。

這幾天他一直瘋狂吸收他人修爲,雖然有了長足的進步,但依舊沒有把握對付丁牧,如今丁牧離開,這裏就是他的主場,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他已經把沈羽芝當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我勸你還是死心吧,丁牧不會管你的。不要以爲憑藉你的美色就能吸引丁牧的注意!上車,我送你回家。”

雖然丁牧走了,但彭旭也不敢今天就把事情做絕,冷靜下來之後,他的理智已經迴歸,沈羽芝這種女人雖然難得,但和他要做的大事比起來就什麼都不算了,之所以要堅持送沈羽芝回家,就是表達一個態度:我彭旭要做的事,沒有人能阻止!

孔升耐不住了,走上來說道:“沈老師,原來你在這裏啊。彭旭,你也在呢?還挺巧的,這樣吧,我請你們吃飯,怎麼樣?”

彭旭點頭,“也好。”

孔升和丁牧的關係很近,他不能輕易招惹,如今孔升出面,也算是給了他一個臺階,他可以順勢下來,免得到最後收不了場。

孔升笑了,“剛好你的車不錯,你開車,咱們去富麗酒店,沈老師,怎麼樣?富麗酒店的飯菜可是很不錯的,石城聞名。”

“不怎麼樣。”沈羽芝搖頭,冰冷的目光重新落到彭旭身上,“讓開,別擋路。”

“……”孔升無奈,怎麼他遇到的人都是這個脾氣?有什麼事就不能好好說嗎?都跟丁牧學什麼!

彭旭聽到這話,剛剛放鬆的臉上再次生出了怒意。

這是幾個意思?我給孔升一個面子,你還得寸進尺了?真以爲憑藉你的美色就能吸引丁牧的注意嗎?

既然如此,那今天我還就得寸進尺了!

“孔升,你走吧,今天這事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沈老師自以爲有點本事,就不把我放在眼裏了。這口氣要是能嚥下去,我以後在石城就不用混了。”

“這……”孔升着急,眼看沈羽芝和彭旭針鋒相對,互不相讓,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了。

無奈之下,他拿出手機給丁牧打過去,如今只有丁牧出面,才能救下沈羽芝了,要不然沈羽芝今天必然要落到彭旭手裏。

可就在他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的時候,彭旭出手了。

他已經忍了太久了,再耽誤下去,就等於讓別人看他的笑話,還不如直接用強把沈羽芝帶走,反正以他在石城的能量,這麼一點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別!”孔升急忙出言制止,但彭旭根本不理,右手抓向沈羽芝的胳膊,沈羽芝卻稍稍後退,讓彭旭抓了一個空。

彭旭眼神微動,沒想到沈玉珠看起來平平無奇,竟然還有點東西,但這點本事,還不足以和他叫板,他嘴角帶着幾分不屑,再次出手,速度之快,遠超剛纔!

這一下他已經用上了七成力道,尋常武道宗師都擋不住,沈羽芝就算再強,難道還能勝過武道宗師不成?

啪!

電光火石之間,沈羽芝用左手擋住彭旭的攻擊,右手擡起在彭旭臉上甩了一個響亮的耳光,聲音之大,周圍的人都聽到了。

“就你?也配?” 所有人安靜下來,孔升更是目瞪口呆,他一直都覺得沈羽芝就是長得好看,沒什麼本事,沒想到第一次交鋒,就讓彭旭吃了一個大虧!

甚至以他化境第十重的修爲,都沒有看清沈羽芝是如何出手的!

這份實力,怕不是已經成就了武道宗師?

怪不得沈羽芝不把彭旭放在眼裏,人家有這個資本!

葉清凌見狀,心裏震驚的同時也生出了幾分自卑:原來沈羽芝這麼厲害,和她比起來,她身上所有的光芒,都被比下去了。

彭旭滿臉震驚,他沒想到沈羽芝竟然這麼厲害,不僅擋住了他的攻擊,還能發起反擊!

如果剛纔沈羽芝不是打他一耳光,而是拿一把匕首滑過他的咽喉,後果不敢想。

但是就這麼灰溜溜地走掉,不是他的風格,剛纔他沒有出全力,讓沈羽芝有機可乘,所以這一次他不會再留手了,發出一聲冷哼,朝着沈羽芝撲上去,一股只屬於武道宗師而且摻雜了幾分邪惡氣息的威壓擴散開來,孔升、葉清凌等人臉色一白,忍不住後退幾步。

沈羽芝秀眉微皺,沒想到竟然在這裏遇到了一名魔修,怪不得敢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叫囂,既然如此,那就給你一個教訓好了。

靈氣運轉,凝聚到左手上,眼看彭旭衝了上來,右手稍稍一檔,左手擡起,只聽啪的一聲,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彭旭在空中翻着滾飛了出去,他的右臉上也出現一個鮮紅的巴掌印。

這下對稱了。

砰的一聲,彭旭摔到地上,他就想不明白了,他的修爲明明已經很高了,再有幾天就能突破武道宗師的極限,藉助嗜魔真君留在他體內的魔氣,他能爆發出來的戰力已經達到了武道宗師的極限,爲什麼還是被沈羽芝一巴掌給搧飛了?

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沈羽芝,真的有這麼強嗎?

沈羽芝拍拍手,看起來就像是趕走了一直煩人的蒼蠅,慢悠悠地往學校外面走去。

孔升收起已經驚訝得張大的嘴巴,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此時他給丁牧打的電話已經通了,丁牧的聲音從裏面傳過來:“怎麼了?”

孔升這纔回過神來,“沈羽芝和彭旭動手了,彭旭敗了。”

“哦。”丁牧的語氣波瀾不驚。

孔升抓狂,“你怎麼又哦?哦是什麼意思?難道你不驚訝嗎?沈羽芝竟然也這麼厲害?什麼時候開始,武道宗師也這麼不值錢了?沈羽芝有這修爲,還來學校當什麼老師?”

“哦。”

“……”孔升聽到這個聲音,一口氣差點喘不上來,“你……算了!不說了!”

掛斷電話,孔升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細細回想丁牧剛纔說的語氣,他好像發現了一個問題:丁牧肯定早就知道沈羽芝修爲高深,所以纔沒有出面,而他還跟個傻瓜一樣白白擔心了半天。

你特麼這是耍猴呢?

葉清凌已經徹底說不出話來,如果之前她還覺得自己努努力能超越沈羽芝的話,在看到沈羽芝爆發出不下於武道宗師的實力之後,她已經有些死心了。

武道宗師不是普通的武者,一個人就能撐起一個家族,他們葉家這點東西,在武道宗師面前什麼都不是!

等沈羽芝離開,彭旭才一臉憤恨地爬起來,看着沈羽芝的身影露出了幾分瘋狂的神色,扭過頭對着在旁邊看熱鬧的人大吼一聲:“滾!!”

一衆學生知道彭旭的威名,不敢再留下來看熱鬧,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全都散開了,孔升和葉清凌也趁機走了。

如今的孔升已經徹底打消了拉攏彭旭的念頭,因爲彭旭先得罪了丁牧,如今又惹到了高深莫測的沈羽芝,他們孔家這點家底,還禁不起這麼折騰,還是老實一點吧。

彭旭呸了一聲,吐出一口帶着鮮血的唾沫,轉身回到邁巴赫裏,直奔連家而去。

到了連家之後,他甚至沒有和連州打招呼,直接就衝進了連娜的房間,很快從房間裏傳來了連娜的驚呼,隨後驚呼聲慢慢變味,帶上了幾分旖旎。

連州在房間外面聽着裏面的聲音,一張老臉漲得通紅。

他曾經以爲彭旭是他們連家崛起的關鍵,哪怕是把女兒送過去,也要拉攏彭旭,沒想到彭旭在短短十天之內就扭轉了局面,一舉將他壓制,更是讓他們連家淪爲附屬,甚至還一腳把連娜踹開了。

作爲家主,他們連家的臉面,已經被彭旭扔到地上,踩了無數次了,這一次彭旭更過分,竟然把他的女兒當成了泄慾的工具!

想到這裏,連州的心裏也不禁生出了幾分後悔,如果當初他沒有貪圖彭旭能給連家帶來的好處,就不會有這回事了吧?